By admin

→→→重新轉碼,刷新本頁←←←

如果無法點擊上方鏈接刷新頁面,請手動下拉刷新本頁或點擊瀏覽器刷新按鈕刷新本頁。

請記住末世戀愛守則的閱讀地址:https:///194702/

如果你刷新2次還未有內容,請通過網站尾部的意見建議聯繫我們,我們會在第一時間修復!

末世戀愛守則最新章節、末世戀愛守則閑閑鼠、末世戀愛守則全文閱讀、末世戀愛守則txt下載、末世戀愛守則免費閱讀、末世戀愛守則閑閑鼠

閑閑鼠是一名出色的小說作者,他的作品包括:末世戀愛守則、

。 「張岩哥,裡邊有動靜!」張水山那邊的動作很快,他們是老資格的獵戶了,挖陷阱,裝地漏,再到一個個小機關,那完全都是平時用來對付猛獸的法子,但是現在,擺在這條山路上,一想到,待會來的可能都是些山賊,一個個全都臉色漲紅,滿是興奮之色。

不過這些事總是要鬧出些動靜的,所以很快,山洞裡也傳出了人聲。這一下不僅僅讓張水山無法再動,只能躲避之外,張岩這邊負責伏擊的人也必須全神戒備。

張岩的盤算是,這些山賊一旦出來鑽進了張水山那邊的陷阱,他們就帶人堵住洞口,一面去救秦明,一面則以弓箭支援張水山那邊的行動。

他們兄弟倆以前用這個辦法對付過一頭黑瞎子,硬是一人正面吸引黑瞎子注意力,然後一人躲在一旁偷襲,等到黑瞎子受傷轉頭對付另一人的時候,之前那人則繼續從後方進攻。二者來回吸引,黑瞎子雖然強大兇猛,卻依舊不是他們的對手。

現如今,這一回,張岩也打算這麼干,不管對方有多少人,在陷阱跟前一定會吃虧,自己到時候就趁亂用這個法子。

現實確實如他們所料,只不過出來的人卻看起來非常警惕,張水山躲起來之後沒有了響動,這群山賊居然就在洞口張望了幾下,隨即就再度鑽了進去。

「繼續布置陷阱,我去找些柴火來,燒死你們!」既然人不出來,那就索性繼續。反正獵戶們有的是辦法,一面在繼續完善陷阱,一面則找來了柴火,就地點火。

張岩不知道找了些什麼藤條之類的東西扔進了火堆,這玩意一燒之後居然冒出來大股大股綠色的煙霧,在幾人聯手扇動之下,迅速朝著山洞籠罩而去。

「躲起來躲起來。」煙霧一起,山洞裡要是再無反應那就見了鬼了,所以張岩這邊忙著躲避,準備繼續偷襲,而張水山那邊也開始主動顯出身形,一個個全都拿起石頭砸向洞口。

「出來了!」這個時候秦氏也湊了過來,卻一眼就發現了煙霧之中有人開始不斷竄出,頓時嚇得直接蹲在了地上。

而張水山那邊很順利的把這些身影給吸引了過去,畢竟,他從這些人出來之後,就直接亮明了身份,口中高呼山賊的同時,彎弓搭箭,直接開始射擊。

獵弓的力量不大,但是他們此時的距離只有數丈之遙,雖然中間隔著樹木叢林,但是對於張水山來說,這些都不是什麼問題。他們的箭術就是在這樹林之中練就出來的。

只不過這聲呼喊,卻讓這些山賊愣住了,轉而一邊躲避,一邊反而開口說話了。

「不是山賊?」一開口,直接將張岩都給搞愣住了,他都已經瞄準了領頭的那人,正打算一箭過去先把他給解決了再說。結果卻聽到對方說了這麼一句,手中的弓箭一下子就緩了下來。

「你們事廚神的人吧?」這個時候,這個領頭的中年人再度開口,一句話提到李清檸的外號之後,轉而再度開口道:「我們是香山書院公子的手下,我們公子以前買過廚神的鹿肉,你們還記得嗎?」

「都住手!」其他的事張岩不清楚,但是這件事早就傳遍了整個積煙村,這也是李青檸發家的開始,整個村裡無人不曉。

也正是這句話,讓張岩迅速站起身來,帶人走了過來。

這一靠近,倒是讓他吃了一驚,領頭的中年人不是別人,正是公子身邊的崔常侍,這直接給他嚇了一跳,急急忙忙開始招呼眾人幫著剛剛中箭的兩人包紮傷口。

「你們來這裡幹什麼?」不過張岩也非常奇怪,自己帶人追到這裡,那是為了從邱偉手中救出秦明,這幫人在這深山老林里轉悠想幹嘛啊?

「哎,我們也是奉公子命令,前來搜尋山賊的蹤跡的。」崔常侍這一開口,眾人這才得知,這山賊已經有一段時間沒在清水縣出沒了。公子就懷疑,這些人搞不好通過山地在迂迴,避開縣城派出來的那些探子的視線,所以就讓崔常侍帶人一路追查,結果沒想到在這裡避雨一夜沒出事,一早晨反而碰到了張岩。

這一下雖然打錯了人,但是好歹兩方人手碰到一起,卻也印證了不少消息,崔常侍當即點頭開口道:「如果這個邱偉真的和山賊勾結在一起,那麼依照他對於清水縣周邊的熟悉程度,只怕山賊早就進來了,只不過潛伏在山裡,而我們不知道而已。」

「不過這樣也好,我們可以順著邱偉這條線摸下去,找到了他,八成也就能找到山賊了。」崔常侍朝著張岩笑道:「兄弟,你們既然熟悉山路,不妨我們合兵一處怎麼樣?也勝過我們在這裡亂轉啊。」

「秦明怎麼辦?邱偉會不會殺了他?」秦氏看了看天色,轉而擔憂道:「青檸將顧氏給送進了大牢,只怕邱偉都恨死她了,這會子抓到了秦明——」

「這位嫂子莫要擔心,真是因為如此,所以我敢打賭,秦明才會暫時無恙!」崔常侍的見識和眼光非常好,見到秦氏擔憂,頓時笑道:「邱偉只怕是要拿那孩子逼廚神讓步,所以肯定會讓他好好活著的,否則的話,孩子死了,還能威脅誰去?如今我們兵分兩路,張兄弟你們幾個帶路,和我們一起去追擊邱偉和山賊,嫂子你去縣城通知廚神和我家公子,告知我們的去向即可。」

「快去,聽這官人的話,快點告訴城裡人。」張水山向來是以張岩為主,所以後者只是想了想,隨即讓秦氏快速回來,自己則開始帶著崔常侍等人離開了此地,一面去匯合對方手下的其他人,一面則開始仔細尋找邱偉昔日留下的其他據點。

可以說,這一下誤打誤撞雖然沒有救回秦明,但是對於積煙村而言,實際上卻是一件好事,畢竟張岩等人得到了強援,只要找到邱偉,將山賊可能潛伏的人手打掉,那麼秦明自然可以救出來,而且連帶著積煙村也就安全了。畢竟邱偉的性子,如果真的帶著山賊摸了進來,積煙村必然是首當其衝,沒有人能逃得掉。

而此時,身在縣城內的李青檸卻實際上幾乎是本能的看了看積煙村的方向,猶如鬼上身一般連打幾個噴嚏。

「該死的,不會有人要偷我東西吧?」她神神叨叨的剛剛嘀咕了一句,外邊,公子久違的現出了身形。李皓的動作奇快,何鐵手還被他抱在懷裡,身上就近乎赤果了,一秒解扣的能力,在柳葉刀的配合下,被他發揮到了極致。

何鐵手確實中了毒,這份毒素,放在普通人身上,莫說昏迷,就是致命都是有可能的。但會對在各種毒藥中長大的何鐵手造成什麼影響,就不好說了。

興許連讓她昏迷都難。

《漫步諸天影視》第十九章用合歡功替她解毒 雖然尚未達到返虛,但若論逃命的本事,遇到一般的返虛高手,衛央還真是一點都不怕。

沒辦法,誰讓他身上好東西實在是太多了。

就比如剛剛的險境,衛央其實早就看出,這個水蠍真人可能另有所圖。正常情況下,就算水蠍真人當真想報答救命之恩,也絕不可能以這座福地空間作為報酬。尤其是雙方實力根本不在一個層次的時候,水蠍真人難道就不怕他和葉成兩人,起了殺人奪寶的心思,幹掉他然後獨吞寶藏?

一個出身普通的周天境,面對一個只有自己知道的寶藏,是絕對不可能拿出來和他人分享的。所以,哪怕後來水蠍真人一直表現的無比誠懇,但只要這個邏輯上的硬傷還在,衛央就不可能絕對信任他。

唯一的解釋是,水蠍真人身上,一定有能夠讓他自信到可以制衡兩人的手段。然而之前那場戰鬥當中,水蠍真人差一點就被那位九階大妖給殺了,也沒使出這種手段。這就足以說明,這份手段,很可能是在那場戰鬥之後,水蠍真人才得到的。

再加上察覺到其他一些情況的時候,衛央就更加懷疑,水蠍真人恐怕是某方勢力的棋子了。

然而,相比衛央的猜疑,葉成卻更願意相信,是水蠍真人真的想要報恩,所以才會有這個打算。再加上衛央確實也對這座寶藏很好奇,所以兩人才會跟隨水蠍真人來到這裡。來到這裡之後,衛易隱約以天機術察覺到,可能會有不止一位返虛降臨此處,這樣一來,衛央自然也就明白了個大概,猜到水蠍真人不過是某一方勢力的棋子,是有人想要伏殺他和葉成兩人。

水蠍真人大概怎麼都想不到,衛央雜七雜八的手段,多的令人瞠目結舌。

比如天機術。

衛央的天機術,學自魚龍島上的范梧。不過,這件事,極少有人知道。

進入福地空間后,衛央便開始將計就計,接著演戲。一邊享受探寶的快樂,一邊時刻注意水蠍真人的異動。就在他們剛剛破開最後一處重要禁制之後,衛央便第一時間施展了一手幻術神通,暫時屏蔽了水蠍真人的感知。然後,衛央將兩具早已準備好的傀儡取了出來,化成自己和葉成的替身。

這兩具傀儡,乃是出自原陵曹家純陽老祖,寶羽老祖之手,有替死之效,無比珍貴。此物亦是寶羽老祖昔日某次蒞臨東海的時候,順手送給衛央做了保命物。雖說如今衛央手上還有幾具這樣的替身傀儡,但這種保命的東西,用一件都讓人心疼,價值實在是難以估量。

以兩具傀儡化成替身之後,衛央和葉成兩人,又以大挪移符,瞬間帶著所有的寶物,直接挪移離開了那座福地空間。至於兩具傀儡身上的儲物戒指,不過只是空的罷了。大挪移符乃是前些年衛易和離景原、樂桓三人聯手製作的東西,單憑一人都難以製作出來。此物可以幫助一名周天境高手,瞬間傳送出去千里之遙。可以定點挪移,也可以隨機傳送,反正不可以超過千里。而且,使用大挪移符的時候,返虛後期之下,絕難察覺。

此物對返虛之上無用,也只有周天境用著最為順手。當時三大宗師聯手,也就製作了幾百道大挪移符,因為製作要求太高,所以並未外傳,只是分別賜給了各自重要的後輩。衛央手上也就只有十幾道大挪移符而已,這回一次就用了兩張。

不管是替身傀儡還是大挪移符,都是真正的保命至寶。如果流傳出去的話,每一件都會引發一場動亂。不過對於衛央和葉成他們來說,再好的寶貝,也只有用了才最有價值。

通過替身傀儡,福地空間內部發生的事情,兩人也進階知曉。當水蠍真人用出了天煞禁靈散時,衛央和葉成兩人,也不禁后怕。以他們身上的保命之物,就算水蠍真人使出此物,其實也無法徹底控制他們,反倒是會被他們反殺。但是,如果他們真的著了道,外面再有返虛高手圍殺他們的話,那他們就真的危險了。

小心駛得萬年船。

這是衛央昔日在魚龍島上修行的時候,最常聽老爹說的一句話。

就在兩人躲藏在千里之外,遙遙關注著這邊的動靜時。福地空間這邊,異變陡生。

……

水蠍真人覺得,自己這次是真的走了大運了。

不但得到了這座福地空間內,最為精華的一部分寶物,同時還搶奪了衛央和葉成兩人的儲物法寶。此時的水蠍真人,甚至覺得自己已經可以奢望返虛之境了。

就算達不到返虛,達到周天境巔峰,肯定不是什麼問題。

畢竟這兩人,一個是東海界主之子,一個是天玄宗前代掌門之子。這兩人身上的寶物會有多少,想想都讓他感到興奮。

水蠍真人覺得,自己這個局,布置的實在是天衣無縫。今日三人一同外出,本就是秘密出行,整個戍堡內無人知曉。如今戍堡內的那些周天境,還以為他仍然在洞府當中養傷。所以事後就算天玄宗查到戍堡這邊,同樣查不到他身上。至於以天機術秘法推演,殺這兩人的又不是他,而是那些妖族,很難推演到他頭上。得到這陣風頭過去,水蠍真人找個合適的地方,直接閉關個百八十年,說不定就直接進階周天境巔峰了。若是僥倖進階返虛,天地之大,哪裡去不得?

就在水蠍真人一邊美滋滋的想著自己未來的美好前途,一邊穿越空間裂縫,離開了福地空間之際。一種難言的壓迫感,陡然將他徹底籠罩。

一種由心底生出的恐懼之感,瞬間出現。

返虛!

這絕對是返虛!

只有返虛高手,才能有如此恐怖的壓迫感。

水蠍真人不是沒見過返虛,身在前線,水蠍真人曾經見過很多場大戰,其中便不乏返虛級的恐怖戰事。然而,那些大戰,水蠍真人都是遠遠望著,不敢真的近距離觀戰。便是以他的修為,一旦被卷進去,同樣必死無疑。

即便只是遠遠望著,幾次面前返虛的經歷,依然讓他記憶猶新。尤其是那些返虛存在給他的強大壓迫感,更是讓他永生難忘,那是一種生命本質上的差別。

然而,這一刻,水蠍真人卻再次感受到了這種感覺。

而且……距離極近!

「倒是個有意思的修者,以為憑你這點小手段,就能從我們眼皮子底下溜走?」

一個瓮聲瓮氣的聲音出現,有個身材壯碩的不像話的大漢,突然出現在水蠍真人面前。這大漢身材極其高大,竟是有近兩人高。即便是修行特殊功法的體修,正常情況下,也絕不可能有這種身材才對。

妖族!

這個傢伙,絕對是妖族。

水蠍真人雖然瞬間就反應了過來,但眼前這個大漢絕非人族。但到了這個時候,他想逃走,已經是絕對不可能的了。此時的水蠍真人,已經落入這名返虛妖王的法界當中。以他的修為,別說逃走,就連動彈一下都做不到。

更讓水蠍真人恐懼的是,在這名大漢現身之後,又有一道道身影先後出現在他面前。

水蠍真人已經絕望了。

因為此時現身的妖王,已經超過了十位之多。

「若不是你小子主動引他們上鉤,我們還真沒這個機會。」那名身材高大的妖王,像是拎小雞仔一樣將水蠍真人拎在手裡,同時笑道:「若是我們布局出手,難保不會被天玄宗的那些該死的天機士察覺,那可就半點都沒機會了。倒是你,你這傢伙是修者,又對他們兩個沒什麼威脅。天玄宗的天機士,又不可能時時刻刻推演他們兩個的行動,倒是可以瞞過他們。」

「這件事,你也算是立了大功。放心,我會給你個痛快的死法,也算獎賞你了。」

在這名大漢妖王大笑的同時,又有數位妖王,已經再次劈開空間裂縫,進入到那座福地空間當中。

「不過,你這小子倒是個運氣好的,竟然還找到了白沙王雁一族的藏寶之地。若不是我事先在給你的天煞禁靈散,事先留下了一些印記,說不定還真讓你逃了。若是你真的能夠逃走,憑你這份心智,日後說不定還真能成了氣候……」

就在這時,這名大漢妖王,突然停了下來,臉色漸漸轉變。

與此同時,之前進入福地的幾名妖王,也再次返回。只不過這一次,他們手上多了兩具傀儡。

「替身傀儡?」

這名大漢妖王,陡然驚怒,看向水蠍真人,怒道:「這兩個小子的真身去哪了?說!若是讓這兩個小子逃了,本王非將你神魂鎮壓致死,讓你求生不得,求死不能!」

水蠍真人到這會兒也傻了眼,趕忙想要解釋什麼。他其實也不明白,到底發生了什麼。然而,還沒等他開始解釋,又有一尊妖王,已經出現在他身邊。

「廢什麼話!這兩個小子出身不凡,身上自然都有保命的手段。有你這盤問的時間,說不定都被這兩個小子逃遠了!還不直接搜魂!」

就在這名妖王出現在水蠍真人身邊的瞬間,一股難以想象的恐怖力量,陡然出現在水蠍真人的識海當中。

識海,是修者最脆弱的地方,也是所有人的弱點。

所以,當這名強大妖王,直接以自身強橫神識,靠蠻力進入水蠍真人識海的時候,水蠍真人便感覺整個識海瞬間被撕裂。那是一種無法想象的疼痛,比所謂的千刀萬剮,還要疼痛無數倍。

不過,水蠍真人只來得及發出一陣凄厲的神魂波動,便再沒了生息,靈體也徹底崩解。這一刻,水蠍真人的本命法相,早已被眾妖王徹底分割成多份,分別搜索他的記憶,死的不能再死了。

「應該是在取寶的最後階段,那兩個小子以特殊手段,離開了這座福地!」

數息之後,一位妖王便得到了結論。隨即一揮手,一幅畫面出現在眾妖王眼前,正是先前三人取寶的畫面。

「這兩個小子,手段倒是厲害啊!我們一直藏在周圍,竟然都沒發現他們是什麼時候離開的?」

就在幾位妖王眉頭緊皺,不知接下來該朝哪個方向追捕的時候。遠方,逐漸出現的一道道氣息,讓眾妖王瞬間臉色大變。

「不好!」

「這是針對我們的一個殺局!」

十多位妖王,這一刻同時驚懼起來。

因為在這一刻,他們全都感知到,周圍有許多強橫至極的氣息,正從不同方向向他們靠近,已經形成了一個包圍圈,將他們徹底圍在裡面。

「該死!逃!」

為首的那名身材壯碩的妖王,瞬間身化一道光芒,向某個方向激撞而去。其他妖王也同時緊緊跟隨其後,打算合力突圍。

在他們的感知當中,前來圍殺他們的修者返虛,已經超過了三十位,其中更是有純陽級別的存在。所以,如果他們不能及時衝出包圍圈的話,肯定是要被圍殺的下場。

修者是什麼時候布下的這個局?為何事先他們半點察覺都沒有?

「回去!」

就在這十多位妖王極速逃遁的同時,一位身材越發豐腴,似乎已經連走路都顯得有些費勁的中年人,忽然擋在了他們身前。

「你是……榮胖子!」

為首那名妖王,在看清眼前這個胖子的同時,瞬間臉色大變。但此時,他的行動卻已經晚了。榮胖子一掌揮出,一個幾乎覆蓋了半個天空的巨大手掌,憑空出現,隨即一巴掌將這名妖王拍了回去。

十幾名妖王,頓時身形一滯。

就是這短暫的停滯,讓他們徹底沒了生路。三十多位返虛修者,從四面八方圍了上來,將他們死死圍在當中。

「天玄宗……咸安城……冰雪神殿……珈藍寺……落霞島……兩劍山……」眾妖王開始環視四周,周圍的返虛強者的身份,也被他們先後看清。

返虛修者,哪一個不是名聲在外?對於修真界的返虛強者,這些返虛妖王,其實也並不陌生。

可是,當他們逐漸發現,在場返虛修者,竟然囊括了幾乎所有聖地門派之後,終於徹底絕望了。

顯然,這是一場針對他們的殺局。

。 不僅他們不會到四川提貨,四川向華北銷售的貨物,必須由川軍運到山西!

罐頭廠同樣如此!

晉綏軍可以派兵去風陵渡提貨!

賒銷鋪貨,豈不是肉包子打狗,你這種人品,還指望人家信任!

想起前世,川軍進入山西境內以後,一切的物資都要川軍自己解決,摳門的閻錫山代表山西方面不會提供任何東西。

這很明顯是欺負人,山高路遠,川軍的物資根本不可能從四川運過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