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ader

「你來刺殺喻言的?」

  • Home
  • Blog
  • 「你來刺殺喻言的?」

「原本你可以不用死,但是你知道的太多了。」艾思見事情暴露,也沒隱瞞,看了看那個身後面的鎖,艾思很着急。

迅速的出手攻擊陸知衍,她知道陸知衍的身上已經被注射了鎮靜劑,現在不過是強撐著,根本就不會是她的對手。

艾思每次攻擊都是跳着陸知衍的要害去打,但是她以為陸知衍根本就堅持不了幾個回合,陸知衍卻一直在迷迷糊糊的和她一直對打。

十分鐘后,還是無法分出勝負。

艾思踢了陸知衍一腳,借力跳到了比較遠的位置,驚訝的看着陸知衍,「你……你沒中藥?」

不可能啊,那個葯是她準備的,怎麼可能出錯呢?

就坐在兩個人停下之後,在密道的後面唐浩站在這裏的,擋住了她的去路。

前後是兩個格鬥高手,艾思根本就沒有逃出去的可能。

艾思現在也明白過來,一切不過都是唐浩和陸知衍的計謀。

艾思將臉上的面具摘了下來,露出來的是唐麗的臉。

原來唐麗早就和艾思互換了身份,易容成了艾思的樣子跟在唐浩的身邊,伺機的用艾思的身份殺了喻言。

可是,她想的太好了,只可惜唐浩早就已經看穿了她。

「你是什麼時候看出來我的身份是假的?」唐麗也不掙扎,就這樣坐在一旁的地上。

唐浩蹲在地上,彷彿是看啥子一樣看着唐麗,「唐麗,我和你認識了四十多年,你以為你換了一張容貌,我就不認識你了么?」

從唐麗來動他身邊的那一刻開始,他就知道了,只不過他不知道唐麗想要作甚,就一直裝作不知道罷了。

「原來你早就知道了,我還當你不知道!看來是我真的傻了。我不怕告訴你,你們想找的人,就在這裏面。不過……你們無法救她的。」

唐麗看着唐浩,喪心病狂的笑着,「啊哈哈,你們就死了這條心吧!」 噗。

那個靠近的武靈境初期巔峰強者,臉上帶著大喜,以為殺蘇御,就跟碾死一隻螞蟻一樣簡單,畢竟兩者間的修為差距很大。

然而下一刻,他臉上的狂喜,瞬間轉化為了震驚與難以置信。

一道劍氣,瞬間擊潰了他的真氣,將他的手掌直接斬掉,帶著大量鮮血飛出去。

與此同時,又是一道劍氣逼近了,噗的一聲,擊穿了他的心臟,將他斬殺,屍體還沒有落地,瞬間就炸裂了,驚的原本一些靠近的武靈境初期巔峰的高手,無不驚悚了。

「不對,這小子的實力,比起我們所了解到的,還要更加的恐怖,你們看,他的修為,還在大武師境,怎麼可能有如此強大的戰力,那傢伙再弱,也是武靈境初期巔峰的修為啊,竟然被他一劍秒殺了?」有人驚訝,百思不得其解。

馬上,就有人面色大變,驚呼道:「大武師境極限之境,這小子,踏入了大武師境極限之境。」

「嘶。這怎麼可能?他才多大,據說在前面兩個境界,就是極限之境了,在這個境界,也是極限之境,如此可怕的武道造詣,已經超越了百里靈了。即便是當年的蘇戰,也沒如此變態吧?」

「此子不能留了,諸位,一起出手了,今日已經得罪了他,必須要斬草除根,不能給他成長的時間。」

「殺。」

那些武靈境初期巔峰的高手,察覺到蘇御踏入了大武師境極限之境后,一個個驚悚了,更是堅定了對蘇御的必殺之心。

「今日,誰敢來踏入這條線半步,我必定將他碎屍萬段。」

咔嚓。

蘇御身前三米外,被他用劍氣劃出了一條長達十幾米的劍痕,他手握長劍,立在劍痕前,氣勢如虹,的確震驚住了好幾個武靈境初期巔峰的高手。

他們不由自主地想起了之前,蘇御一劍秒殺那位武靈境初期巔峰的高手。

那位高手,連屍體都沒有留下。

「蘇御,你囂張什麼?我來殺你。」一位黑衣老者靠近了,殺氣騰騰。

他的手心,冒出了一道道黑氣,黑氣所過之處,地面都是烏黑一片,像是被潑上了墨汁一樣。

「那就先殺你。」蘇御冷眼,一道絢麗的劍光,瞬間平地而起,擋住了墨汁般的黑氣,但此刻那位老者卻已經消失了。

「哼,給我滾。」蘇御看了一眼,在他的蒼穹之眼下,一切無所遁形,噗的一聲,那位黑衣老者瞬間倒飛了出去,胸膛飆血,瞬間斃命。

與此同時,另外八尊武靈境初期巔峰的武者也靠近了。

他們是從四面八方殺向了蘇御,也有的人,殺向了蘇戰,想要湯讓蘇御分心。

「來的正好。今日,將你們一併解決了。」

轟。

蘇御目光如炬,將五臟六腑法催發到了極致,全身各處都是爆發的秘力,讓他的速度提升了一大截。

噗!噗!噗!

僅在剎那間,就有三尊武靈境中期巔峰的武者被他擊殺,鮮血飛濺。

而其餘五尊,看的心驚肉跳的,但如今箭在弦上,不得不發了。

其中兩尊,已經接近蘇戰了。

他們的實力,比起之前的其餘武靈境初期巔峰的高手都要強一大截。

蘇御與他們對轟了兩掌,被打的七竅溢血。

「蘇御,你不行的,我們在武徒境,就曾踏入了極限之境,我們的戰力,根本不是剛才那些人能比的,你今日必死了。」那兩人有恃無恐,蘇御的戰力的確太變態了,是他們見過的所有天才之中,最妖孽的一個。

未來成長起來,絕對比蘇戰還要妖孽。

但那又如何?

蘇御的修為還是太低了。

遇到他們必死。

「我們今日,要屠殺一尊未來能上妖孽榜的超級怪物。哈哈……痛快啊。」另外一尊武靈境初期巔峰的高手大笑道。

轟。

然而此刻,蘇御面色一凝,以五臟六腑法,駕馭第一副真意圖解。

頓時蘇御的戰力,飆升了一大截,達到了四階後期,無限逼近於巔峰。

噗的一聲。

大笑著要殺蘇御的那個男子,當場大口噴血,橫飛了出去,驚的後面跟來的十幾個武靈境初期巔峰的高手無不毛骨悚然。

而另外一位武師境初期巔峰的高手,卻面色大變,迅速後退。

而蘇御怎麼可能給他逃走的幾乎,迅速追上,再次催動第一副真意圖解。

當他踏入大武師境極限之境后,施展第一副真意圖解,已經到了隨心所欲的地步。

幾乎對他的消耗,每一次施展,只能達到二十分之一了。

也就是說,他能在巔峰時期,一次性是施展二十次第一副真意圖解。

戰力,直接逼近四階後期。

「想要殺我,就憑你,還遠遠不夠。」

噗。

那人直接被蘇御打爆,腦袋飛出,瞬間炸裂了。

頓時,這裡死了十幾個武靈境初期巔峰的高手,蘇御站在那裡,沐浴鮮血,手持滴血的長劍,猶如一尊地獄走出的殺神,震懾住了周邊眾多靠近的武靈境初期高手。

他們怎麼也沒有想到,蘇御竟然在大武師境領域,就具備了如此不可思議的戰力。

「邁過此線折,殺無赦。」蘇御目光掃過全場。

頓時那些武靈境初期領域的高手,全部被震懾住了,一時間,竟然面面相覷,沒有一個人敢靠近,看的遠處正在交手的郡守章騰龍等人也是都暗暗佩服不已。

「看到沒有,蘇御這小傢伙,一旦也不遜色於當年的蘇戰,你們今日來,或許要敗興而歸了,而且,還得罪了一個比起蘇戰,更妖孽的怪物。」章騰龍一掌逼退了一位準宗師,大聲道。

「哼,那又如何?他根本就沒有成長的時間,章騰龍。你看好了,他是怎麼死的?」另外一個黑衣老者面色冷漠,毫不在意的道。

雖然蘇御的戰力,潛能,的確讓他感到了相當的忌憚,但還沒有到強大到讓他們放棄殺蘇御的這次機會。

「動手吧。」

「好。」第三個准宗師點頭,從懷裡迅速掏出了一個黑色的瓶子,猛的摔在了地上。

頓時,那個黑色的瓶子內,冒出了一團團黑氣,以他們三人為中心,迅速擴散了出去。

所過之處,正在出手的各大勢力的高手,全部面色發黑,一個個瞬間全身乏力,癱倒在地。

。 沉默一瞬。

楚帝沉聲道:「小賤,鬼谷子什麼時間到來?」

小賤道:「鬼谷子乃絕世大能,當前尚未破封,預計三日方可抵達神墟城。」

聞聲。

楚帝點了點頭,三日可至,這時間一點都不長,真的。

雖然他迫不及待想要見到鬼谷子,但這點耐心他還是有的。

接着。

他內斂心神,目光朝着眼前眾人看去,時下,還在吞噬氣運的戰將已經不多。

四王之外,就剩下岳飛,李元霸,李存孝,袁洪,張奎,羊侃,鄔文化,李靖幾人。

其他人已經結束了氣運加身。

眼下。

楚帝並不擔心神墟城的安危,就算有強敵來犯,以孫武,姜尚,趙雲,關羽,曹操等人,也足以應對。

反之。

他到底非常好奇,眼前諸將氣運加身之後,到底會成長到什麼程度。

不知不覺中。

一天時間過去了。

帝宙碑內。

眾人依舊沐浴在氣運之下。

他們身影上氣息瘋狂飆升,很顯然,修為發生了巨大的變化。

楚帝知道他們還在突破,領悟中,便獨自一人離開帝宙碑。

與此同時。

蒼穹上。

一座星域之上。

無量靈氣充斥着,籠罩在一座孤峰山上。

山巔上,氤氳霧氣繚繞,一縷人影出現,他席地而坐,穩如磐石。

彷彿,已經石化。

突然。

那人雙目睜開,一道精芒從眸子裏迸射出去,蒼穹上靈氣倏地消失不見。

緊接着。

一股滔天的聖光直衝雲霄,金芒瘋狂席捲,焚天煮海。

隨着金光穿透蒼穹,各星域上隱世不出的強者,閉死關的老祖,相繼現身,目光朝着東方遠眺看去。

「聖道者,怎麼可能,那片星域早已枯寂,為何會有聖道者問世?」

這一瞬。

各個星域上的超級強者,臉色極其凝重,因為他們深知一名聖道者的恐怖。

並且聖道者問世,他們從聖光來看,對方實力不在他們之下。

如此強者絕非無名之輩,他為何會選擇那片星域。

沉默一瞬。

眾人身影消失在原地,朝着東方疾衝過去,很顯然,他們是準備去查看一番。

聖道者降臨,必須重視起來。

尤其是在不知對方身份的情況下,是敵是友,不可含糊,這事關他們以後的發展。

如果一不小心招惹一名聖道者,任何一方勢力都討不到好。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