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y admin

「你特碼算什麼東西,敢跟我們大帥這麼說話。」

「活得不耐煩了嗎?」

還沒等薛仁貴回話,性情桀驁的薛先圖就忍不住了,他將手中紫金槍指向姜左破口大罵。

「你……你是誰?」

「你可知我的身份?」

姜左被薛先圖的不遜之語氣的面色漲紅,胸中殺意鼓盪。

「我可沒興趣知道阿貓阿狗的身份。」

「你若有本事,便與我在這陣前鬥上一場,沒本事的話,趁早滾蛋。」

薛先圖是半點面子都不給姜左。

在他看來,這什麼狗屁姜左連他大哥一根毛都比不上。

「好,好。」

「就讓本王來會會你這狂徒!」

被氣的有些發懵的姜左想都沒想就同意了薛先圖提出的斗將之邀。

「唉,可憐!」

包括薛仁貴在內的所有漢軍將領皆用憐憫無比的神色看著姜左。

薛先圖生性殘暴桀驁,跟他打的人,有很大幾率會直接成為馬賽克,連個全屍都留不下來。

半盞茶過後,薛先圖和姜左皆於雙方陣前就位。

「嘿嘿!」

手持紫金槍的薛先圖朝著姜左咧嘴怪笑,露出了其嘴中森森的白牙,道:「你這個垃圾,能接我三招,我就讓你活著離開。」

言罷,薛先圖率先縱虎持槍宛若一道平地旋風般向姜左撞了過去。 管家知道這其中的厲害關係,他不敢怠慢。

一時間,管家動用了劉家所有的資源來找李小燕了。

畢竟這件事太惡劣了,一定要在最短的時間內消除影響。

李小燕從公共廁所跑掉后,她把身上的手機,扔到了路邊的清潔桶。

而後她又往小路上跑去,躲到了綠化帶裏面的灌木叢里。

這個時候,她把懷裏的永生花,藏到了很不起眼的灌木下面。

藏好花后,她又從包里,拿出了一個非常小巧的手機。

她很熟練的輸入了胡天的電話號碼,然後撥通了。

胡天正在省城的酒店房間內,看着窗戶外面發獃。

就在這個時候,他放在桌子上的手機響了起來。

胡天拿起來一看,發現是一個陌生號碼打過來。

雖然是陌生號碼,但胡天也接通了。

「喂,哪位?」胡天問道。

「天哥哥,是我。」李小燕那有些慌張的聲音,從電話里傳了出來。

胡天皺着眉頭說道:「你打我電話做什麼?」

「是這樣的,你聽我說,永生花我已經拿到了。」

「放在魔都城郊公園,進來的第三個花壇旁邊的灌木叢下。」李小燕忍住驚慌用一種決絕的語氣說道。

「什麼?」胡天也非常驚訝。

因為永生花,可是劉家的傳家寶。

可以說是價值連城的寶貝,李小燕是怎麼拿到的?

不過胡天還在懷疑當中,李小燕就繼續說道:「天哥,我知道自己以前對不起你,這輩子都沒法彌補了。」

「這件事,算是我最後為你做的一點事吧。」

「我不在了以後,麻煩你照顧一下我爸媽。」

李小燕說話的過程中,語氣非常哽咽,有點泣不成聲。

胡天也不知道究竟發生了什麼,李小燕怎麼突然跟自己告別了。

「小燕,你在說什麼呢。」胡天很不理解的說道。

「劉,劉家不會放過我的,天哥哥,永生花你記得拿回去。」

李小燕哭着說道:「天哥哥,可能這是我們最後一次說話了,其實,從始至終,我只愛你一個……」

說完后,她就很匆忙的掛斷了電話。

聽着手機中傳出來的忙音,胡天給自己點了一支煙。

雖然胡天之前恨過李小燕,但畢竟事情都過去了。

他現在拿李小燕當妹妹看待的,也沒有什麼特別的感情。

昨天,李小燕還在省城跟自己見了面,她今天就去魔都給自己拿到了永生花?

雖然這件事的真實性,還有待商榷。

但胡天從小就跟李小燕長大,對她的性格也清楚。

她不會無緣無故打電話,跟自己說這種話的。

如果李小燕真的從劉家那裏拿到了永生花,那她現在豈不是很危險?

胡天不想李小燕因為自己的事沾上什麼後果。

於是胡天直接跑到酒店的樓頂,然後飛上了高空,往魔都飛去。

胡天不知道,李小燕在魔都做了什麼。

但如果她真的拿到了永生花,那她現在的情況很危險的。

所以胡天決定親自過去看一眼,畢竟永生花,是讓宋芊蘇醒過來的關鍵。

另一邊,李小燕掛斷胡天的電話后。

她從地上找了一塊大一點的石頭,然後把手機給砸了,又埋進了土裏。

做完這一切后,她才若無其事的從公園裏出來。

出來后,她戴上了口罩,然後攔了一輛計程車。

「去海邊。」李小燕淡淡的說道。

「小姐,今天海邊風大,不適合玩。」計程車司機笑着說道。

「你走不走?」李小燕有些不悅的說道。

計程車司機點了點頭,說道:「走走走,馬上就走。」

說完后,計程車司機就發動了車子,往海邊開去。

到了海邊后,李小燕付了錢,然後往一處沒有人的海灘走去。

海灘前面的巨石下面,有一艘快艇,有個船夫正坐在快艇上抽煙。

快艇上面還準備兩箱汽油,夠行駛幾百公里的。

他看到李小燕,立刻把煙頭丟到了海水裏。

「老闆。」船夫很恭敬的從快艇上跳下來,走到李小燕面前說道。

李小燕看了一眼船夫,說道:「有什麼情況嗎?」

「沒有,今天這裏壓根就沒有人來,一切正常。」船夫笑着說道。

「嗯,送我出海。」

李小燕點了點頭,然後走到了快艇上坐下。

船夫趕緊坐到駕駛位上,然後發動了快艇,往茫茫無際的大海中駛去。

李小燕把口罩摘掉,從包里拿出了一副墨鏡戴着,模樣十分的輕鬆。

仿若什麼事都沒有發生,像一個觀光的遊客。

半小時后,快艇已經距離海岸線十多公里了。

看到這裏,李小燕的內心也終於鬆了一口氣。

兩個小時后,船夫送李小燕出了內海,來到了公海。

船夫笑着說道:「老闆,目的位置到了。」

「嗯,就停在這裏吧,會有船來接我的。」李小燕淡淡的說道。

說完后,李小燕從包里拿出了一張銀行卡。

「這裏有一百萬,你拿着。」

李小燕把銀行卡,放在了船夫的面前。

看到李小燕出手就是一百萬,船夫眼裏的恭敬之色更盛了。

他感激的說道:「謝謝老闆。」

「如果有人問起,你就當今天沒有出過海。」李小燕笑着說道。

「我知道的,老闆,你放心吧。」船夫點了點頭說道。

可就在這個時候,遠處出現了五架直升機,正轟隆隆的朝這邊趕來。

李小燕看到這些直升機,身子忍不住的顫慄了起來。

「快,快開船,往公海深處跑!」李小燕很緊張的說道。

船夫眼裏閃過一絲猶豫,他說道:「老闆,如果我再往外面走,剩下的油就不能支撐我再開回去了。」

「這個你別擔心,我不會虧待你的。」李小燕着急的說道。

「好。」船夫點了點頭,然後發動了快艇,以最快的速度往外海駛去。

可是,快艇再快,也比不上直升機的速度。

沒幾分鐘,快艇就被直升機給包圍了。

巨大的狂風,把這一片區域的海面都掀的跌宕起伏。

快艇在海面上,猶如一隻搖搖欲墜的扁舟,隨時都有沉沒的可能。

這個時候,快艇已經很難再能繼續往前開了,於是停了下來。 當蘇雲天再次醒來的時候,看向蘇紫苑的眼神完全不一樣了,那種感覺,說不清道不明,只可意會。

但王風知道,對方此時對蘇紫苑的『忠誠』,想必就算沒有拉滿,也絕對差之不多。

這讓他愈發感到警惕,同時也對蘇紫苑所修鍊的功法,產生更深層次的好奇。

「走吧,出去逛逛!」

蘇雲天之前的提議得到採納,或者說蘇紫苑本就有相似的想法,他們一路閑逛,來到了珍寶閣。

採買了一些丹藥后,三人進入某個小房間,這是消息購買場所。

房間里空空蕩蕩的,除了固定的桌椅之外,再無其他任何裝飾。

「我需要本次遺跡開啟的相關消息,越詳細越好!」

蘇紫苑對着空氣開口,王風正有些疑惑,就見椅子的扶手突然彈起,裏面是一個空空的管道,幾張紙頁從裏面彈射而出。

蘇紫苑順手接住,片刻后眉頭一挑。

「嗯?」

關於小烏山遺跡本身,裏面情況有沒有變化誰都不清楚,珍寶閣知道的並不比她多,畢竟她也是來自大勢力,提前做過功課。

她想獲知的是競爭者的消息。

這次遺跡開啟都吸引了哪些人過來,又有哪些對她有威脅,這些都很有必要了解。

洛七馮玦還有黃冰,她已經知道,地榜第八的天星爪李庭華,第十的青陽聖女柳若微,也聽到過消息。

除此之外,紙頁上記錄,還有好些位地榜高手前來,最讓她感到驚奇的是肖無心,此人足足排到地榜第六,實力強大到不可思議,外界沒有傳出任何他前來的消息,可偏偏他來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