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ader

「可以。」

  • Home
  • Blog
  • 「可以。」

「老大,這人是誰啊?憑什麼可以直接進到這裏?我們也不缺人,相反,平白無故添加一個陌生人,反而會出事……我倒不是質疑你,只是不相信這個小丫頭會和我們一心。誰來到的,誰帶走,可好?」

泰貝莎聽到有人拒絕,視線隨即瞄到說話者的身上,說話的人同樣戴着尖嘴面具,只是上綠色的頭髮,讓他看起來很有特點,但這人說的話卻很損,分明是想置她於死地。

「好啊好啊。」胖子鼓了兩下掌,這正是他所期望的。

「你趕緊坐好。我是來詢問你們意見,不是讓你們幫我做決定。」「貓頭鷹」瞄了眼胖子,「再多說一句話,我就把你肚子上的肥肉,都擠出來。」

胖子咧嘴,大腹便便地走到一個座位前,拉了把椅子坐下。

木椅以肉眼可見的幅度彎曲。

這個傢伙絕對有兩百……甚至三百斤。

泰貝莎盯着椅子,半晌說不出一句話。

「好了,輪到你了。」「貓頭鷹」扭頭看着泰貝莎。

「我?怎麼了?」泰貝莎被嚇了一跳。

「你叫什麼名字?你知道這個東西是什麼嗎?還有,你和這個東西是什麼關係?」

「貓頭鷹」從兜里掏出一個吊墜。

吊墜的繩鏈是黑色的繩子,吊墜則是一個圓形的飾品,稍微比金幣大兩圈,外層是一個金色的圓環,里側卻是透明的鏤空圖案——一朵盛開的紫羅蘭。

「只看這個吊墜,也說明不了什麼吧?你想要,我隨時可以找人幫你打造出來。」「尖嘴面具」又說了一句讓泰貝莎感到氣憤的話。

「這個東西……很真不好偽造。」另一個帶着獅鷲面具的人回答,「『王之信物』很難模仿。當時的工匠打造貴重物品時,都會附加魔法,以穩固『信物』的結構。現在的工匠沒這個實力。它的成色,要比在坐某些人的信物,都要珍貴。」

會場內一片寂靜。

「當然,我說這句話的前提是——它是真的。驗證的方法也很簡單,克萊夫先生,借吊墜一用。」「獅鷲」站起了身。

「貓頭鷹」將吊墜丟了過去。

泰貝莎看着「獅鷲」將吊墜放在桌面上,隨後拔出了佩劍。

「你想幹嘛?」泰貝莎連忙制止。

「獅鷲」沒有回答,而是揮劍斬在吊墜上。

「轟隆」一聲巨響,會議桌當即裂開,「獅鷲」佩劍的斷刃也在空中經過無數次反轉后,斜插到會議桌的桌面上。

他拿起吊墜,完好無損。

「『王之信物』,是當時的王或者大公,邀請當時最頂尖的工匠,經過無數次錘鍊,才打造而成的『物品』。所以,普通武器根本無法對其造成傷害。這是『王之信物』無疑。」「獅鷲」將吊墜又丟給了「貓頭鷹」,隨後返回座位。

「喂,你要證明它的真實性,我沒意見,能不能找一個更適合的地方?」尖嘴面具提出抗議,「茶水都撒了一身。」

沒人搭理他。

「好了,可以解釋你和它的關係了。」「貓頭鷹」說道。

「我……叫泰貝莎。」

泰貝莎舔了下嘴唇,嗓子有些發乾。

她根本不知道這個吊墜會這麼堅固。

王之信物?什麼是王之信物?

泰貝莎的腦子裏,完全沒有這個概念。

但其他人都在看她,她也只能硬著頭皮,做出解釋。

她要活下去。

「我……母親留給我,說是無論什麼時候,都不要丟棄……說它是歷史的見證,是巴利圖裏存在的證明。然後……我就不知道了。」

這句話真假參半。

在她的記憶中,母親確實提到過巴利圖裏,但並沒有說過「見證」的話。

為了活下去,為了不落到嘉絲菲的下場,她不得不杜撰一些內容。

「巴利圖裏……果然……」「貓頭鷹」喃喃自語,「是巴利圖裏的貴族……不,應該是王族。」

「加上巴利圖裏,人應該湊齊了。」一直沒有出聲、帶着「無面」面具的人說道。

「接下來,就看她的意願。是一步走到天堂,還是一步踏向地獄……」

六個人七嘴八舌,泰貝莎卻聽得雲里霧裏。

「怎……怎麼回事?」

「你想知道我們是誰嗎?」「貓頭鷹」問道。

泰貝莎點頭。

「我們是『地下拍賣會』的組織者,暗色之翼。我們所有成員,都是失落的後裔——被三大公國吞噬掉的三大公國的王之後裔。」「貓頭鷹」摘掉面具,露出一張青年的臉。

王之後裔……

泰貝莎倉促地看着其他人,她完全應付不來此起彼伏的衝擊,「這道題」對她來說,超「綱」了。

「接下來,請回答我下一個問題。」青年笑道。

「什麼?」

「是誰,讓你跟蹤我們?」

隨着這句話脫口而出,青年的視線變得越發凌厲。 這艘輪船規格,比他們的破風號還要大上一些,通體黝黑,遠遠看去,好像一頭深海中沉睡的凶獸。

「一定是亞特蘭蒂斯的人,我們上去和他們交涉一下!」

修也是驚喜的喊道。

他現在只想快點離開這個鬼地方!

然而秦風卻擺了擺手,「靠近一些,先確定對方是什麼身份,但不要直接上去!」

秦風比這些人警惕的多,也更加有經驗。

聞言加侖點了點頭,駕駛着破風號漸漸靠近。

那艘巨大黑輪的影子,也在眾人視野中不斷放大,終於看到那黑輪上,一面巨大的旗幟!

這旗幟上,是一個猙獰恐怖的骷髏頭圖案,比黑風海盜還要更像海盜!

莫名的,眾人背後升起一股寒意,都有一種感覺,這艘黑船上的人,很可能不是來自亞特蘭蒂斯。

而秦風看到這一幕,臉色更是一下陰沉了下來!

「冥王殿!」

他咬着牙,嘴裏說出來三個字。

「冥王殿?那是什麼?」

葉輕眉皺了皺眉,詢問道。

即便她是龍門的大小姐,都沒有聽說過這麼個勢力。

「這是一個極為隱蔽的國際勢力,行走在黑暗之中,只有各國軍方高層才知道!」

秦風深深吸了口氣,「他們的勢力遍佈全球,高手無數,比起天神殿也不遑多讓。」

天神殿,米國最強的武者組織,七個人造人,全部都是世界級頂尖強者!

能被評價為比天神殿也不弱,可二建這個冥王殿實力有多恐怖了……

葉輕眉倒抽一口冷氣。

秦風又道:「華夏曾經聯合其他各國,多次對天神殿展開圍剿,但最後都以失敗告終,死傷高手無數!」

就連他,也親自和天神殿對上過好幾次。

最後都是以兩敗俱傷而告終,最後天神殿也不願意再和秦風糾纏,看到秦風便自覺繞路而走。

但現在情況完全不同了,秦風孤身一人,不再是華夏的大將軍,麾下也沒有了那些強者支撐!

他一個人再想要滅掉實力恐怖的冥王殿,難如登天!

「現在怎麼辦?」

聽完秦風的話,葉輕眉不由得擔心起來。

一旁的修和加侖更是嚇得臉色都白了。

怪不得,之前在海上看到的那些強者,應該就是來自冥王殿了!

現在冥王殿的人也出現在了亞特蘭蒂斯附近,很有可能也是圖謀人魂塔!

「走,我們先退後,不要和對方交鋒!」

秦風飛快的說道。

這艘有着骷髏標緻的戰艦,他曾經見到過很多次,是傳說中的冥王艦。

這是一艘被改裝過的航空母艦!

威力超過破風號十倍不止,上面還配置了飛機,導彈,各種最先進的武器!

當然,對於秦風來說這些還不算什麼,關鍵是冥王殿的那些強者,才是真正容忍頭痛的地方!

冥王殿是全球最大的幾個黑暗勢力之一,在全球範圍內招募到了許多高手。

而且,這些高手都是各國通緝犯,作惡多端,手段狠辣至極。

秦風自己是不怕,但一旦打起來,很難保證葉輕眉等人的安全。

船上這些龍門戰士,也很可能因此犧牲!

聽到秦風的話,加侖毫不猶豫轉動手中的輪盤,駕駛着破風號掉頭準備離開。

……

突然間轉彎而去,旁邊的游輪差點沒反應過來,一下撞在了破風號的尾巴聲,發出砰的一聲悶響。

好在兩艘巨船都十分堅固,這一撞之下也僅僅是晃動了幾下,很快又平靜下來。

但這動靜卻沒能瞞過冥王號!

很快冥王號就被驚動了,彷彿一頭遠古巨獸從沉睡中蘇醒,僅僅片刻,那黝黑的龐然大物便動了起來,朝着破風號發起了追擊!

「不好,他們追過來了!」

加侖和修同時尖叫起來。

那艘冥王號比他們大了太多,靠近之後才能更看清,冥王戰艦上,全都是密密麻麻的,最先進的火炮。

甚至甲板上都裝置著導彈系統,這些導彈一旦發射,他們的破風號未必能支撐得住!

破風號雖然也是從米國購置的先進戰艦,但在買過來的時候,米國軍方就已經卸載了導彈系統。

這就使得破風號的火力被削弱了太多,只能使用普通火炮。

和強大的冥王戰艦,根本不在一個層次!

關鍵是,冥王戰艦經過多次改裝,連戰艦本身的材料都已經換了,堅固程度根本無法想像。

秦風臉色有些陰沉。

曾經華夏動用過導彈來轟擊冥王戰艦!

然而,足足一百多沒導彈下來,這艘戰艦依舊屹立不倒,在其外面,有一個強大防禦系統,當遇到強大的火力打擊時,戰艦周圍會出現一個護罩!

這護罩的機制,有點像是運用了那幾個米國人造人的原理!

轟隆隆!

更可怕的是,冥王戰艦的速度,也是比破風號快了很多,短短十多分鐘,龐大的身軀就出現在了破風號的後面。

「他們追上來了!」

修嚇得一臉慘白。

話音剛落,轟轟轟,名望戰艦便開始了兇猛的攻擊!

擺明了,是不打算讓他們離開這片區域!

想想也就是了,這片區域乃是亞特蘭蒂斯所在,破風號突然出現在這裏,絕對不會是普通遊客。

砰砰砰!

破風號上傳出了接連的爆炸聲……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