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y admin

「吾是試煉空間的新任守護者,暗影龍敖昆…小子,你又是誰?怎麼進來的?」

陳玄一怔。

試煉空間新任守護者?

敖風明明說過,他還要在試煉空間呆很多年,怎麼突然就換人了?

這個暗影龍敖昆看上去一副不好相處的樣子。

好像也不太好忽悠的樣子。

敖風突然被調走,讓陳玄感覺有些棘手。

沒辦法,想要以後繼續使用試煉空間,只有故伎重演了。

隨即,他擺出一副傲視天下的表情:「原來新任守護者是一隻小小的陰影龍…敖風那小子去哪了?」

敖昆似乎也是一怔,隨後口氣陰蟄道:「小子,先回答我,你是哪裏冒出來的?我龍族試煉空間只允許龍族使用…」

「你還不配知道我的身份。」

「呵,好大的口氣。」

「敖昆,打開【龍肝】試煉大道,本少要開始試煉了。」

「小子,你身份不明,我還是先問清楚再說。」

「敖昆,做你分內的事,不該問的不要問。」

一時間有些僵持。

陳玄的姿態隱隱起了作用,敖昆雖然沒有妥協,但明顯心裏有了鬆動。

但他仍是堅持道:「小子,你當敖風為什麼會突然被調走?近期上面明明沒有發放試煉名額,但試煉空間卻多次運轉,故而調敖風回去問話…小子,我看你身上有多次使用強化之光的痕迹…你是不是和敖風串通了?」

「龍族試煉空間是我龍族培養龍子龍女的秘地,你一個人族如何能多次使用?」

陳玄心中一滯。

果然,東窗事發了。

因為試煉空間無名運轉,龍族高層起了疑心,故而把敖風調走了。

這事應該是剛發生的,龍族高層還沒問清楚…故而這敖昆還不確定自己的身份。

變故隨時都有可能出現…萬一敖昆得知自己並非是依靠龍族名額進入的,絕對會把自己抓起來吊打。

此時最好的應對辦法是離開試煉空間,並且永遠放棄。

但…試煉的獎勵,強化之光實在是太給力了,眼下陳玄就差一個【龍肝】大道…

這可是能為自己增加大量魔抗的。

而且,過了這一次,下次再進來就能開啟高端試煉,獎勵絕對更誘人。

他不捨得放棄。

雖說此地是遠古時代龍族創造的試煉空間,但他也是依靠小世界坐標進來的,而這枚小世界坐標又是他千辛萬苦打通秘境得來的…

既然他的小世界坐標來的合理合法,那麼他也算是此方空間的半個主人。

他一臉嚴肅,沉吟開口:「敖昆,你可知道,這座試煉空間本就是屬於本少的…你非要問,那本少便告訴你,本少名為敖天。」

敖天…

敖昆一驚,此子竟敢以『天』字為名,即便是那些威勢極強的龍皇級神龍,也沒幾個敢以『天、宇、宙』等字眼為名的。

他還說這座試煉空間是屬於他的….可笑,這座試煉空間明明是遠古時代的一些神龍家族打造的…

想到這,敖昆心中一動。

莫非,這人正是那些遠古神龍家族的後人?

不然,怎麼解釋他能隨意進出試煉空間呢。

一時間,敖昆在心裏揣測著。

他要盡職盡責,但在沒有證據的情況下不小心得罪了一個大人物,,為了龍族的利益而犧牲個人利益,這種蠢事他可不會幹。

敖昆道:「這…你所說的,我無法證實,暫時按規矩來吧,相信很快高層就能傳回消息來了。」

他覺得,還是儘可能的拖延一下,只要上面發話,他就敢動手。

就算搞錯了也是上面的責任,怪罪不到他頭上。

而只要給陳玄開啟試煉,一般一場試煉至少也要幾個時辰才能完成…

屆時,高層肯定已經搞清楚情況了。

陳玄點頭道:「按照規矩,每個進來的龍子都有權利選擇一場試煉,我選擇開啟【龍肝】大道。」

敖昆陰陰一笑,開啟了龍肝試煉,將陳玄傳送進試煉大殿。

敖昆又思慮了好一會兒,覺得眼下的情況似乎並沒有什麼需要擔心的。

「嘿嘿,小子慢慢玩,等你出來了,就知道是生是死了。」

敖昆冷笑着。

可他話音未落,陳玄就出現在了他面前。

咦?什麼情況?

敖昆立刻探查,卻發現龍肝試煉已經結束,全部通關。

「這麼快?這還沒有小半炷香的時間吧?」

敖昆心中大震,此子竟然有這麼強大的實力,莫非…真的是遠古神龍家族的後人?

這些神龍家族,這麼喜歡以人身示人的嗎?

陳玄的快速通關,大大的打亂了他的安排…

「小子,可否跟我講一下你的來歷?」敖昆只好想別的辦法拖延時間。

陳玄自然知道他打的什麼主意,冷聲道:「你還不配知道我的故事……還是長點眼色吧,如果守護者是敖風的話,還沒等我出來的時候,他就已經把獎勵擺出來了。」

敖昆冷哼一聲,掏出大把的各色光團。

陳玄眼中一亮:「這八團強化之光分別是什麼屬性?」

敖昆雖然不樂意,但解答強化之光屬性是他的職責,冷冷開口道:「這八團強化之光俱是提升受用者的法術抗性,每個光團對應一系法術,可將之提高到高級抗性的水平。」

陳玄又是一樂,可以直接提高到高級水準的法術抗性,而且八個光團就是八個方面的抗性,這…簡直太逆天了。

要知道,擁有法術高級抗性,意味着可以無傷抵抗這種類型的高級法術。

迎風穿行在萬千絢麗法術中…將不再是夢。

敖昆繼續道:「分別是水穿皮、火炙皮、斷金皮、草蕘皮、土掩皮、雷淬皮、避暗皮、息風皮。」

「水穿皮,可以將水系法術抗性提高到『高級』品階,這種強化光團取自千年水滴石,水穿,即為水滴石穿的意思。」

「火炙皮,可以將火系法術抗性提高到『高級』品階,火炙皮取自千年火炙木。」

「斷金皮,提升的是金系法術抗性。草蕘皮,木屬性;土掩皮,土屬性」

「以上五個光團分別對應的是金木水火土的高級抗性….通用法術抗性,而接下來的三個光團,則是特殊法術抗性。」

「雷淬皮,可以將雷系法術抗性提高到『高級』品階,雷淬取自雷池中被天雷淬鍊千年的雷石。」

「避暗皮,提高的是暗系法術,暗系法術極為稀少,往往有虛弱、詛咒、的威能。」

「息風皮,則是風系法術抗性,風系法術是一種常見的特殊法術。」

一通講解完畢,陳玄連連點頭。

看看,這才叫專業…不但講清楚了每個強化光團的實際作用,還解釋了其來源,以便讓自己明白強化光團的珍貴程度。

這敖昆比敖風專業的多了,若是敖風在這裏,只會拉着自己碎碎念,一旦涉及到專業知識,頂多講個大概作用。

相比敖昆,這敖風就是個學渣…

見陳玄對他的講解很滿意,敖昆繼續道:「若是你喜歡聽,我可以再將各系法術的應用、龍域的奇珍異寶、地理外貌、龍族血脈大全、統統講一遍。」

陳玄心頭一炙,這麼多珍貴的知識,這都是無價之寶啊。

這敖昆實在是太友好了。

敖昆友好?

陳玄心中一動…立刻警覺起來。

他抬頭便看到敖昆那一副傾囊相授的樣子。

「這王八蛋,這哪是好心傳授知識,這是在拖延時間呢…」

陳玄不動聲色的將幾枚聖品止痛丹吞下,笑道:「快將強化光團打給我,隨後再聆聽知識。」

敖昆見狀,心中一動。

這強化光團吸收起來也是很有講究的…吸收的時候會產生劇痛,一般來說需要一個個來吸收。

若是他將所有光團一齊打進去,陳玄絕對會直接暈厥過去。

連傳授知識都省了…

他臉上一狠,手中的八團強化之光全部打進陳玄身體…

瞬間,陳玄只感覺一股股的暖流湧進四肢百骸,那一團團的能量從內向外,骨骼、肌肉、皮膜,一步步的改造著身體,最終大量的能量集中在皮膜之上…

他如今已經能抵消七成的痛感,再加上幾枚聖品止痛丹丹,是以絲毫沒有感受到疼痛。

不多時,吸收完后,陳玄一臉舒爽的的睜開了眼睛。

敖昆臉色大變:「小子,你不疼嗎?」

陳玄一笑:「不疼。」

敖昆心中驚疑,臉上陰晴不定。

這小子真是邪了門了,通關快且不說,同時吸收這麼多強化之光竟然不疼,更別說暈厥了。

可這麼一來,拖延時間的計劃再度失敗。

看來,一通講課是無法避免了。

想了想,他緩和神色道:「小子,你對哪一部分知識最感興趣?」

陳玄搖了搖頭道:「我媽等我回家吃飯,改天再來聽課吧。」

嗯?

敖昆臉色一冷。

原來這小子是在耍他,拿到獎勵后就想走。

想走?做夢吧。

眼看陳玄就要走,敖昆也顧不得什麼了,直接撕破臉皮道:「沒我的同意,你走不了。」

試煉者想要進入空間,必須以試煉資格換取。

而想要離開空間,也需要守護者的允可,由守護者操控核心控制法器…將試煉者送出去。

所以,既然打算強行扣留,那就沒什麼好客氣了的。

扣就完事了。

陳玄臉色一冷,強忍住抽出龍淵劍干他的衝動。

他冷哼一聲:「我說過,這試煉空間本就是屬於本少,本少自是想來就來,想走就走。」

說着他暗中激活小世界坐標…光芒瞬閃間,陳玄身影消失在原地。

獨留下莫名震驚的敖昆。

片刻后,一聲嘶吼回蕩在試煉空間中。

「啊啊啊….氣煞老夫….」

「啊啊啊,小子,三番五次戲弄老夫,他日相見,必將你碎屍萬段。」

正當他狂呼之時,三道身影出現在試煉空間中。

敖昆一驚,竟然來了三位龍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