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ader

「嘩。」

  • Home
  • Blog
  • 「嘩。」

石絕心掄動巨斧,全力劈砍而出。

他一直很崇拜荒天,渴望能夠成為像荒天那樣的絕世強者,故而,所用的戰兵,也與荒天相似。

在與閻無神戰鬥的同時,張若塵也在關注著書獃子和百痴那邊的情況,他很想趕過去相助,可有閻無神阻攔,讓他無法脫身。

「張若塵,蟠桃樹必定會被斬斷,你無法阻止,收斂心神,全力與本座一戰吧。」閻無神道。

在他身後,那道閻羅身影,越發凝實,執掌《死亡天書》,演化死亡國度,想要將張若塵籠罩進去。

張若塵亦是祭出了藏山魔鏡,與真理界形相結合,阻擋死亡力量的入侵。

與此同時,張若塵已經動用《時空秘典》,加持空間真域和時間長河,將兩者的威能,催發到極致。

不過,閻無神早有準備,祭出非凡的空間寶物和本源寶物,絲毫不落下風。

身為閻羅族傾力培養的絕世奇才,閻無神可說是要什麼,就有什麼,加上他本身所得到的種種機緣,他所擁有的寶物,絕不比張若塵少,甚至猶有過之。

「砰。」

真理界形被擊穿,張若塵向後倒退數步,身體巨震,險些被傷到。

剛才,他分心了!

與閻無神的戰鬥,可謂是兇險萬分,稍有分心,都可能會有生命之危。

張若塵眼神微沉,閻無神著實是一尊大敵,將其擊敗的難度太大。

他很想施展陰陽兩儀劍陣,對付閻無神,可滴血劍正在與一名死族強者激戰,難分高下。

「嘩啦。」

一柄骨刀突兀出現,攔腰斬向張若塵。

這一刀斬出的時機,把握得極好,幾乎讓張若塵避無可避。

「死。」

玉天骨皇大吼一聲。

他一直在等待偷襲張若塵的機會,只要能夠製造一些麻煩,或許就能幫助閻無神,儘早鎖定勝局。

「轟。」

張若塵左腿燃燒起熊熊神火,在頃刻間釋放出滔天神威。

「鐺。」

骨刀剛斬在張若塵腰間,就被這股神力,給強行震開。

以張若塵為中心,方圓百里出現一個巨大的坑洞,土石盡皆融化,滾燙的岩漿,在其中不斷翻滾。

玉天骨皇下方的大地,突然破裂開來,如同火山噴發一般,一股恐怖的神火,噴涌而出,瞬間將他淹沒。

「咔。」

玉天骨皇那堅愈金剛的骨身,發出破裂之聲。

「好強。」

玉天骨皇心中暗驚,頗為狼狽的從神火中閃掠而出。

如果他不是修鍊了極玉天道,讓骨身和聖魂玉化,剛才就算不死,也必然會遭受極重創傷。

閻無神哼聲道:「玉天骨皇,做好你的事情,本座與張若塵的對決,誰也不許插手。」

親身感受了張若塵的可怕,玉天骨皇哪還敢隨便出手,真要惹得張若塵殺過來,他未必能夠抵擋得住。

說到底,他還是低估了張若塵的實力,張若塵與閻無神之間的這場戰鬥,其他人很難插手進去。

聖壇之上,風岩和項楚南佇立在千星天女的身邊。

他們倆乃是聽從張若塵的安排,專門負責守護千星天女,不讓她受到任何的干擾。

看到己方的情況越發糟糕,風岩不由皺眉問道:「還沒找到那位符道地師所在嗎?」

他心中很清楚,扭轉戰局的關鍵,就在於徹底破開封界符。要不然,他們這些人,說不一定,反會被地獄界十族的強者屠盡。

「封界符完全封鎖天機,將那位符道地師的氣機,完全掩蓋住,我還需要一些時間。」千星天女道。

她其實也很著急,可此事,卻是完全急不得。

可惜,她現在還只是符道聖師,而非符道地師,要不然,做這件事情,倒是會容易許多。

境界的差距,用其他手段,很難彌補。

聞言,風岩沒有再催促,讓千星天女集中心神,去做這件事情。

「地獄界來的強者不多,可每一個都強大無比,隨便一個,都不是我所能對付,只能在這裡干看著,真是憋屈。」項楚南憤慨的道。

風岩亦是嘆息,他和項楚南都還只是道域境修為,雖然實力堪比一般的臨道境強者,可與這些地獄界強者相比,卻是有著天壤之別。

憑他們現在的實力,想要與張若塵並肩作戰,還差得太遠。

儘管險些被閻無神傷到,可張若塵仍舊分出心神,在關注著書獃子和百痴。此事關係太大,怎麼可能做到完全不放在心上?

「不行,我一定要趕過去,絕不能讓空間傳送陣有任何閃失。」

心念轉動,張若塵快速翻動《時空秘典》,從其中釋放出一道空間符篆,極速打向閻無神。

這道空間符篆,乃是之前申屠雲空,用來打破多元空間,只可惜,其力量尚未被真正激發出來,就被《時空秘典》禁錮住。

空間符篆,乃是由空間神殿的強者所煉製,威力強絕。

「破。」

張若塵全力催動《時空秘典》,與空間符篆相配合。

「轟。」

可怕的空間風暴出現,席捲向閻無神。

趁此空隙,張若塵展現出極速,不顧一切,向桃林盡頭衝去。

「攔住他。」

有地獄界強者大吼道。

石絕心和冥魔,剎那之間轉身,一人揮動巨斧,一人施展出邪冥天道。

石絕心沒有絲毫保留,運用石族無匹的力量,全力劈出一斧,將原本已經禁錮的空間,劈開一道長長的裂縫。

而冥魔則是釋放出磅礴的邪冥之氣,凝聚於一點,彈射而出。

張若塵揮動沉淵古劍,捕捉道道時間印記,演化出虛時間領域,使得周圍的時空,陷入短暫的靜止。

「砰。」

兩道銀色劍芒斬出,分別斬在石絕心和冥魔身上。

石絕心的石體的確很堅硬,銀色劍芒僅僅只是在其身上,留下一道白痕,竟是沒能斬破。

冥魔的邪冥戰體稍弱,胸口出現一條深深的傷口,暗紅色的血液,汩汩而涌。

承受張若塵一劍,石絕心和冥魔均是感受到莫名的虛弱感。

「時間的力量。」

瞬息間,石絕心和冥魔反應過來。

短暫的耽擱,閻無神已是重新追趕而來。

張若塵知道無法突破過去,當機立斷,抬手將兩團生命之泉打出,隔空打入書獃子和百痴體內。

既然暫時無法去支援,就只能希望,他們倆能夠多支撐一段時間。

「閻羅地獄。」

閻無神撲至近前,演化出一座無比龐大的地獄,給人的感覺,就像是地獄界要降臨到這個世界。

洛水一戰時,閻無神惡身曾施展過這一閻羅族秘術,張若塵依靠日晷,才能夠進行對抗。

如今,閻無神雙身合一,再度施展這一秘術,威力可謂是成倍增長。

張若塵表情嚴肅,雙手奇快無比結印,海量聖道規則,從體內湧現出來,相互交織,構成一尊偉岸的神魔。

這一次,他以明王聖相為基礎,結合五行聖道和真理之道,將神魔鎮獄施展到極致。

一邊是地獄臨世,一邊是神魔鎮獄,可說是針鋒相對。

「轟。」

張若塵凝聚出來的神魔身影,釋放出無匹的力量,將閻羅地獄抵擋住。

繼而,神魔身影爆發出蓋世凶威,生生將閻羅地獄撕裂。

在神魔身影的頭頂,有著九層浩瀚的天宇顯現出來,宛如九座無垠的宇宙。

下方的八層天宇,都極為凝實,宛如真實存在,受到神秘力量召喚,即將從未知之地,降臨到這片天地中。

最上面一層天宇,則顯得很朦朧,虛虛實實,看不真切。

九層天宇厚重至極,蘊含著無比磅礴的力量。

此刻,凝實的八層天宇中,皆有奇異力量飛出,色彩繽紛,加持在神魔身影身上,化作八彩光環。

頓時,神魔身影的力量暴增,且像是被賦予了靈魂,栩栩如生。

「砰。」

撕裂的閻羅地獄,被神魔身影直接踩在了腳下。

如此變化,就連張若塵都感到很意外,畢竟他之前在紫微宮施展神魔鎮獄,並未出現這種情況。

他能夠清晰感覺到,所有變化的根源,都是《九天明帝經》。

在這一刻,《九天明帝經》終於是顯露出了非比尋常的一面,竟是完美與神魔鎮獄結合在了一起,從根本上,讓神魔鎮獄產生改變。

只不過,這其中的種種玄妙,張若塵暫時還無法理解。若是在其他時候,他倒是可以好好去參悟一番。

可眼下,並不是去想這些事情的時候,只能先放在一邊。

既然順利擋住閻無神,張若塵把握住有利時機,立刻調轉方向,沖向空間傳送陣。

眼下沒有任何事情,比守護空間傳送陣,更為重要。

.com。妙書屋.com 兩人手牽着手,一同走進了時空裂縫當中。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