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ader

「我要10%的提成。」

  • Home
  • Blog
  • 「我要10%的提成。」

「比例太高,沒有這個行情。我不等著用錢。回到美國之後,我可以慢慢賣。那個時候會有更多的買家,我完全可以從容選擇。」

「5%,這是最低價。你要知道,我知道你的作品好在哪裡,知道它的價值所在。我了解他們,知道怎麼跟他們討價還價。我能賣出最高價。」

「價錢越高,我的提成越高,你可以跟我一起參加談判。怎麼樣?考慮一下。」

「好,我同意了。」

「這就對了,來,咱們商量一個方案來。」

「行,一共十首曲子的方案。」

「什麼,十首?」

這回輪到克萊德吃驚。

「難道十首很多麼?」

「哈哈哈,不多,不多,我希望再有十首呢。」內容還在處理中,請稍後重試!《在東京成為令和茶聖》076.嘴唇姑且是可以的(二) 千年前的狩天之戰後,缺名聲大振,他師尊的身份隨之傳出,已不是什麼秘密。

為命運神殿十二宮之一虛神宮的虛神尊。

當然,如今得稱一聲「虛天」。

中古后,虛神尊久居大劫宮,不再理會世間諸事。

最近一次露面,便是上一次的地獄神潮,他孤身跨過星空防線,與真理殿主打了個天翻地覆。據說,有真理神殿的一位古之魔神趕至,與真理殿主聯手,也未能奈何得了他。

而那位古之魔神……

有傳言,是從封神台的暗魔井中挖出,是一位誕生於亂古時期的魔神,與大魔神座下的七十二柱魔神中的某一位長得極像,有可能是同一人。

也有傳言,那位魔神,是一位遠古神魔,死後葬在暗魔井底,如今是活出了第二世。

眾說紛紜,傳言一個比一個離奇。

此事曾在天庭和地獄引起轟動,後來是真理殿主親自出面闢謠,才不了了之。

能與真理殿主聯手,對撼虛天,顯然那位古之魔神亦是一位非同小可的存在。他的此次出手,讓各方勢力,再一次將萬年前的傳言翻了出來。

總之,虛天能夠無視星空防線,進入天庭宇宙,獨戰真理殿主和古之魔神,還能從容退走,整個地獄界,找不出來幾個同層次的人物。

別看無月、玄一、血絕、荒天、絕妙、名劍神、風雲霸之流,個個威名赫赫,笑傲寰宇,但是在虛天這種人物面前,完全就是小字輩。

當初宇外星空一戰,真理殿主站在原地不動,荒天揮斧劈去,反把自己震飛了數百里。

聽聞虛天傳喚,張若塵為何驚懼?

不是因為虛天的修為有多麼可怕,只因張若塵知道,虛天曾敗給須彌聖僧,二人結下了仇怨。若仇怨不深,虛天為何創虛天劍法,只為對付須彌聖僧的時間劍法?

做為須彌聖僧的傳人,顯然是要承受這段因果。

但很快,張若塵臉色恢復過來,心中暗道,「如果虛天真要出手,早就已經碾殺了我,怎麼可能派遣缺過來傳喚?」

不過,不能掉以輕心。

誰知道這種天級人物心中在想什麼?

如果真的認定張若塵是一個威脅,不殺死他才是怪事。

看著張若塵和缺一起飛走,血屠沒心沒肺,笑道:「你們臉色怎麼那麼難看?天姥大人在此,有什麼好擔心?你們沒看見,虛天看在天姥大人的面子上,根本沒有要出手,只是喊過去見一面而已。」

阿木爾臉色微微緩和一些,道:「是啊,若非天姥在此,今天就危險了!」

在場諸神更加堅信,白羽孔雀聖車中必是天姥無疑。

小黑冷哼一聲:「看來虛天和天姥有些不對付啊,來都來了,兩人居然都沒有交流一二。」

玉靈神以鄙夷的眼神看去:「他們那種層次的交流,又豈是我們看得見,聽得見?」

「這叫王不見王!」血屠一副很懂的樣子。

白羽孔雀聖車中,身穿天尊寶紗的洛姬,急切得眉頭都擰到一起,知曉張若塵此去必然凶多吉少,很想立即驅車追上去。

但想到在虛天這種存在的面前,自己別說幫忙,恐怕都無法靠近。

過去,是徒給張若塵添亂。

天尊寶紗或許能夠嚇一嚇無月,但,在虛天的面前,完全就是雕蟲小技,上不得檯面。

「虛天既然沒有直接出手,想來是還不確定要不要殺他,若塵應該可以應對,一定可以的……」洛姬黛眉緊蹙,心中既是擔憂,又很自責。

這一次黑暗大三角星域之行,比她想象中兇險了太多。

都是為了天初文明。

若是張若塵被虛神尊所殺,她將永遠活在愧疚之中。

……

虛天沒有張若塵想象中那麼猙獰恐怖,反而有幾分仙風道骨之感,白須白髮,慈眉善目,眼神也並不多麼銳利,身形倒是極為魁梧,將那股仙風道骨沖淡了許多。

讓張若塵意外的是,冥王也在。

「拜見虛天!」張若塵恭恭敬敬行禮。

「劍膽還行,可惜已經過去太久的歲月,流失嚴重,無法與劍祖在世時的膽氣和劍勢相提並論。」

虛天站在虛空,整個時空彷彿都被定住,但他身上沒有任何神力波動外泄,與一個普通的壯碩老者沒有區別。他如此點評了一句,不再理會冥王,看向張若塵,道:「把劍魄釋放出來,讓老夫看看。」

張若塵不敢違逆,釋放出劍祖的七柄魄劍。

劍膽,代表的是劍勢。

劍魄,代表的卻是劍的精神。

虛天盯著七柄魄劍看了看,五指一握,七柄魄劍合而為一,化為一柄猶如實態的三尺光劍,劍體周圍,儘是劍道規則,如蛛網般密集。

劍聲嘩啦啦的響動,刺耳至極。

虛天搖頭,手臂一揮,魄劍分散成七柄,道:「與劍膽一般,流失嚴重,毫無價值。收起來吧!」

張若塵收起七柄魄劍,汗顏無比。

這七柄魄劍,縱然以張若塵現在的修為,都還無法完全發揮它們的力量,堪稱劍道至寶,就連名劍神都垂涎不已。

可在虛天這裡,卻稱毫無價值。

「唰!」

青萍劍不受張若塵的控制,飛了出去,落入虛天手中。

青萍劍被強奪,張若塵眉頭微皺,但只能剋制。

同時心中十分好奇,虛天為何對一柄次神級的劍感興趣?明明他身上有六柄神劍。

虛天右手握劍,左手在劍體上撫摸,那是渾濁的眼睛,越來越明亮,左右雙瞳中出現星辰海洋和無盡黑暗兩種截然不同的景象。

「好小子,居然將劍和劍靈的痕迹都抹去了,看來是走不了捷徑了!」虛天忽的笑了一聲。

缺和冥王向張若塵看去,以為虛天所說的「好小子」是他。

但,張若塵卻知,絕不是自己。

虛天所說的「好小子」,應該是上清。

難道虛天是想借青萍劍為引子,尋找劍界?

虛天可不僅僅是一位無量境的武道至強,精神力也達到天圓無缺。

地獄界的四大精神力巨頭「虛空大劫宮」,指的就是他。

虛天收起笑容,道:「也對!如果憑藉青萍劍,就能找到劍界,花影老頭早就自己去了!張若塵,你好像很不滿啊?」

張若塵知道被對方窺透內心,道:「前輩堂堂地獄界的一片天,卻強奪一個晚輩的劍,還不允許晚輩生出不滿之心?」

「若塵,虛天面前,不得放肆。」冥王訓斥一聲。

明是訓斥,實則是擔心張若塵觸怒性情無常的虛天。

缺心中暗驚,在虛天面前,便是他這個獨傳弟子,也不敢如此頂撞。

張若塵道:「我心中雖然不滿,但也服氣。前輩是天,即便想要神器,也是唾手可得。」

虛天眼神冷然,道:「小輩,你也別不滿,你可知這青萍劍本就是老夫鑄煉出來?真要論起來,老夫才是它的主人。」

張若塵心中暗驚,看向虛天。

青萍劍是他鑄成?

虛天持著青萍劍,冷峭的講述道:「須彌年輕之時驚艷絕倫,又有一個天尊父親,每到一處,必是萬眾矚目,眾生皆去叩拜,好些老夫當年喜歡的女子,都被他勾走了魂,讓人好不嫉妒。可惜這廝一點都不珍惜,後來居然拋家棄子,去做了和尚。你說氣不氣?」

張若塵知道虛天不是在問他,因此沒有說話。

虛天繼續道:「他年輕時搶我女人就算了,做和尚之後,還專門與地獄界作對,說什麼地獄不空,誓不成佛。如果不動明王大尊和靈燕子在世,老夫或許還不敢惹他,但他一個孤家寡人,有什麼好怕?」

「可惜,這廝還是有些道行,雖然每次都說自己修佛,不願與老夫動手,但卻每次都能把老夫打得灰頭土臉。」

「後來他將劍道和時間之道融合,創出了時間劍法,就更加了不得,老夫再也不是他的對手。你說,他一個和尚,為什麼還要修劍?無恥不無恥?」

「沒有誰規定,修佛者不能修劍道。或許,聖僧也是被你逼的!」張若塵道。

虛天眼神變得深邃,道:「你這話,倒是說對了!修佛者既然都能修鍊劍道,老夫為何不可以?為了修劍,當年老夫以一化身,拜入兩儀宗,修鍊了三千年,將《無字劍譜》悟到劍二十。這等劍道天資,便是須彌也不能及。」

「老夫一身從未欠人人情,悟劍之後,便將自己鑄煉出來的青萍劍,扔給了上清那小王八羔子!又與須彌戰了一場,媽的,居然又敗了!」

張若塵和冥王已經習慣虛天滿嘴髒話,甚至連自己都罵,因此波瀾不驚。

缺的臉抽動不停,似乎是今天才看清自己師尊的真面目。

修為達至虛天這個層次,根本不需要去偽裝什麼,心中是如何想,便如何說,此乃真正的返璞歸真。

「又十萬年過去,老夫連悟劍二十一、劍二十二,加之虛無之道大成,以為勝券在握。可惜,一劍惜敗!」

虛天陰沉的笑了起來,道:「這一次雖敗,但卻敗得不多。而且那時心中已經摸索出劍二十三的輪廓,自認為,一旦修成劍二十三,必然可以將其戰勝,一雪前恥。」

(本章完) 出國是白澤一開始就想好的最終對策,唐晟的追影符即便能知道三女的去向,也沒辦法直接追到國外。

即便唐晟事後想要持護照出國追殺,白澤同樣有應對手段,以趙晶晶的家族財力,再找令狐弓幫忙,讓人找關係直接將唐晟的護照扣下!

只要三女出了國,至少不會有生命危險。

第一個離開的是柳暢,她去了英國。

第二個離開的是黃湘鈴,她去了瑞士。

在前往第三個機場的路上,白澤還是開了一次預知,雖然只能看到「畫面」,但至少確定柳暢、黃湘鈴兩女已經順利離開。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