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ader

「楚王妃,旨意已經傳到,請楚王妃立即動身,跟咱家走一趟吧。」

  • Home
  • Blog
  • 「楚王妃,旨意已經傳到,請楚王妃立即動身,跟咱家走一趟吧。」

上官雲曦擰著眉頭:「瑞陽公主病重,不應該請太醫嗎?為何宣我去診治?我又不是太醫,沒有這個義務!」

瑞陽的情況她不看也知道,黃體破裂,現代醫學都棘手的突發病,以古代的醫學水平,根本救不了。

人不要臉,天下無敵,她險些被瑞陽害死,皇帝還敢命令她去為瑞陽治病?

太特么的欺負人了!

海公公面有難色,這位楚王妃性子潑辣,連皇上都敢懟,他哪裡敢正面跟她剛。

「咱家也不知,皇上的旨意就是這樣,楚王妃請吧。」

抗旨可是死罪,再不願意,也只能去一趟。

楚王府的人忐忑不安,這分明就是一個陷井,王妃一旦入宮,凶多吉少啊。

上官雲曦也怕啊,才撿回一條小命,剛逃過了小鬼,特么的又來個大鬼。

她低聲問道:「王爺身在何處?」

季嬤嬤:「王爺去上朝,還沒回來。」

上官雲曦看了一眼手錶,早上十點,按理早朝已經結束了,應該有什麼別的事情絆住了他。

皇帝老子,真是打得一手好算盤啊。

她將御賜的腰牌遞給季嬤嬤:「帶著這個去找蘭貴妃,告訴她我的情況,她自會想辦法救我。」

季嬤嬤連忙點頭。

太監直接將她帶去了御書房。

「楚王妃!」

武昌帝冷著聲,面如閻王,不怒自威。

自從上次被上官雲曦懟過,看見她血壓就蹭蹭蹭的往上躥,真想直接一巴掌抽死她。

上官雲曦面無表情,如果世界上有無恥小人,那鐵定就是武昌帝這樣的,臉皮比城牆還厚,一國之君,卻是個厚顏無恥的小人。

她淡淡應道:「是。」

「朕聽左相說,孔都督身中數種劇毒,命懸一線,所有大夫都束手無策,是你妙手回春救回了他?」

武昌帝開門見山,睥睨著上官雲曦,他記恨著上次的事,根本不給她好臉色。

「回皇上,確有此事,孔都督身體素質好,搶救及時,這才保得一命,臣妾只是學了我娘親的皮毛,不敢自稱妙手。」

事實就是如此,沒什麼好否認的。

「既然醫術高超,那朕命令你立即去給瑞陽公主治病,楚王妃,你可別讓朕失望。」。 喬穗穗細細的聽著那腳步聲,每往她這邊走一步,她就悄悄的往旁邊挪一步。等那陣腳步聲停了下來的時候,喬穗穗已經移到了看不到電梯門的邊邊了。

只是,就算這樣,她還是能感覺到戰擎淵身上的那股低氣壓。

剛才他那可是他表弟呀,都被他毫不留情的發配到國外去了。那和他非親非故的自己,還不得被他發送到外太空去呀。

跟在戰擎淵身後的李歡,立馬上前一步按了電梯。並且還意味深長的掃了一眼站在那局促不安的喬穗穗,這女的,果然夠生猛,還真是敢說。

叮。

電梯到了,戰擎淵長腿一邁,一言不發的進去了。後面的李歡自然也跟著進去了,眼看著那扇門就要關了,喬穗穗依舊站在那,沒有要進來的跡象。

「喬小姐,不走嗎?」

開什麼玩笑,她能在這個時候和他們一起走嗎?看著站在走廊那邊遭逢打擊還未還神的唐順,喬穗穗覺得應付他可比應付戰擎淵容易多了。

所以。

「我、我等下一班就好,你們先走吧。」

站在裡面的戰擎淵冷哼一聲,在電梯門即將合上之際,不緊不慢的開了口。

「通知維修部,在樓下待命,讓他們將SKey的幾部電梯維護、檢查一番。」

「明白,戰總。」

「?」

喬穗穗自然也聽到了,下一秒,立馬一個箭步趁著電梯門還剩一道縫的時候攔下了鑽了進去。

「喬小姐,你?」

「趕時間、趕時間。」

喬穗穗背對著戰擎淵,剛準備去按1的時候,身旁的李歡就搶先一步按下了。

「謝謝。」

喬穗穗小聲的道了謝,李歡詫異的看了她一眼,什麼話也沒說。

看著電梯上的樓層正一層一層的往下降,喬穗穗簡直度秒如年。背後那道目光自打她進來之後,就沒有從她身上移開過。

電梯里的氣氛沉悶的讓她汗毛都豎起來了。

終於,一層到了,喬穗穗鬆了一口氣,剛準備出去的時候,李歡就搶先一步在她前面出去了。

「戰總,那我就先走了。」

說完,李歡毫不停留的朝著大門的方向走去。臨走之時,還十分體貼的按了關閉鍵。

喬穗穗一愣,立馬就想跟上去。

結果,身子剛動,戰擎淵突然的就從後面摟住了她,下一秒,喬穗穗整個人都被他摁趴在了電梯壁上。

喬穗穗身子一顫,那張小臉被迫的貼在冷冰冰的電梯壁上,眼睜睜的看著眼前的電梯門緩緩的合上。

「想走?」

電梯到了負一樓的停車場,就再也沒有上去過。身後壓著她的戰擎淵,此刻已然俯身貼近了她的耳畔,喬穗穗甚至都能感覺到這個壞胚的薄唇正在撩撥著她的耳垂,那股灼熱的氣息就這麼肆無忌憚的噴洒在她的耳里。

喬穗穗心尖上麻麻的,只覺得有一股電流正以勢不可擋的趨勢在自己的四肢百骸里隨意流竄。

她的腿,都要軟了。

「戰總,對不起,你大人不記小人過,千萬別和我一般計較。」

喬穗穗老老實實的認了錯,難怪剛才他在上面一聲不吭的,敢情是在這等著自己呢。

「以我和你的關係,怎麼會和你計較呢。」

「……」

他聽到了自己說的啪啪啪的關係。

好在自己的雙手被他制住了,要不然喬穗穗恨不得抽自己一個大嘴巴子。

「嗯……」

這嬌媚的呻吟聲溢出來的時候,把喬穗穗嚇了一跳。差點沒站住,順著電梯壁滑了下去。

本來喬穗穗正在想怎麼回他,結果,啊啊啊,這個色胚,竟然,竟然伸出了舌尖,在舔她的耳垂。

那裡可是她最敏感的地方。

許是戰擎淵也察覺到了,眼眸一沉,腦海里立馬想起了那一晚的火熱。他可是親身體驗過的,這個女人的身材好的有點過分了。

該大的地方大的一隻手都摸不過來,該小的的地方也小的磨死人! 之後,葉如媚按照葉如妙的方法改變着自己,好幾天過去了,葉如妙覺得滿足她的要求了,悄悄吩咐人用特殊的方法將太子給引了過來。

而蘅蕪苑內,葉如媚早就準備好了。

……

葉如妙在院子內,聽着裏面的動靜嘴角揚起,就沒有她搞不定的事情,而後的好幾天太子都會來蘅蕪苑,葉如媚在東宮的地位明顯上升。

太子對她的態度發生了天翻地覆的變化,甚至還吩咐東宮的總管太監好好照料蘅蕪苑,這個庶妃和她腹中的孩子。

蘅蕪苑的變化震驚了東宮。

最讓其氣憤的自然是隔壁的上林苑。

原本太子冷落了巧青,不再折磨巧青的時候,她以為自己是高興的,終於不用再忍受非人的折磨,可是真到了這一天……好幾日太子都沒有來了之後,她竟然開始懷念,甚至是想念太子了,哪怕……他的手段讓她發顫。

「太子又去蘅蕪苑了?」巧青站在門口,眼神看向蘅蕪苑那邊,嘴動了動,「已經連着好幾日了吧?太子都去她的蘅蕪苑了。」

「您有這個心思,不如好好想想怎麼伺候好太子,照顧好自己腹中的孩子,如今的您這身子還不滿三個月,就算有那個心思也不行,太子就算是到上林苑來,您這身子也無法伺候太子。」阿華站在她的身旁,看着她一張一合的嘴,拼湊出她想說的話,不斷地潑著冷水。

「是啊,如今我也是有身子的人了……」巧青摸了摸自己的肚子,臉上露出一絲安慰的笑,身上散發著作為一個母親特有的氣息,低頭的瞬間嘴動了動,「我餓了。」

「您稍等。」

阿華去準備吃食。

不同於葉如媚的體質,巧青的胃口特別好,吃什麼都覺得很香,甚至一天要吃許多餐,一餐的量還不少。

太醫已經說過好幾次了,讓她要少吃多餐,可是她就是忍不住。

吃的少了,肚子餓得不行,最後還是要找許多吃的來填飽肚子,如此一來宮人也就不攔着她了,隨便她吃。

巧青在門口站的久了,腿開始有些麻了,才讓宮人扶着她回去坐下。

……

蘅蕪苑內。

過去的這幾日,她們在東宮內的地位發生了變化之後,葉如媚臉上的笑容就沒有消失過,而她對葉如妙更加的殷切,看她的眼神多了幾絲崇拜,又有幾分探究。

幫葉如媚解決了東宮的問題,這日她開口了,「母親前幾日就給我來了信,讓我回去一趟,她那裏有些事情需要處理,如今你的地位已經不同於往日,我便不再多待,太子也不會說什麼……聖暿王又被皇上安排出征了,我回去侯府也沒有什麼問題了。」

「你真的非回去不可嗎?」葉如媚捨不得她離開。

「嗯,你這裏暫時不需要我了,而母親需要,我不能讓她一個人。」葉如妙說的正義凜然,骨肉情深的模樣。

「行吧,這樣……我和太子討個恩典,往後你若是想來東宮讓人遞了牌子,我派人回去接你。」葉如媚大方承諾。

葉如妙笑笑沒有應答。

「不說了,吃飽喝足這個時辰回去差不多,你在東宮好好養身子,其他的事情不用擔心,如今孩子過了前三個月,已經穩固了,一般不會有什麼大問題的,記得讓太醫定時把平安脈就行了。」葉如妙做最後的叮囑。

「嗯,好。」

說到孩子,葉如媚臉上的笑容就沒有收起來過,手不自覺地摸向肚子,整個人都散發着做了母親的光環。

「倚音。」

「娘娘。」

「替我送一送妹妹。」葉如媚吩咐倚音,而後看向葉如妙,「我就不去送你了,我讓倚音送你,路上注意安全。」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