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ader

「沒事,走吧!」白曦搖頭回道。

  • Home
  • Blog
  • 「沒事,走吧!」白曦搖頭回道。

離開研究中心后,幾人在附近找了家餐館吃飯。

這是一家夫妻店。

店面不大,二三十個平方。

《我在認真玩生存遊戲》第230章:帶刀 儘管本賽季的進攻效率慘不忍睹,但是歐文的問題從來都不出在能不能打進高難度進球這一項上。能不能更加穩定高效的得分才是制約歐文從頂級單打手往巨星甚至超級巨星進階的關鍵。而歐文另外的一個問題則是他的領袖氣質真的是不行,球隊處在內憂外患中,歐文打進一個漂亮的得分之後,第一反應竟然是朝著隊友示威,這哪是一個領袖應該做的事?

庫裡帶過半場傳給了萊昂納德,然後先跑到左側底角吸引防守,等湯普森拉出來,全速往上線跑位躲開了歐文。

萊昂納德中路強打虛晃一槍,分球給左側,實際恰到好處,庫里接球跳投,湯普森沒防出來,無人干擾下又中一個三分!5:2。

歐文帶過半場連續cosover,三分線外撤步跳投想還一個,沒能完全躲開庫里,干擾下偏出,萊昂納德回收進去,搶到了籃板。

萊昂納德又傳給庫里,這次,庫里跟韋斯特的擋拆吸引了湯普森換防,隨即韋斯特攆著歐文進了禁區,庫里隨即將球吊進了禁區,韋斯特接球轉身,無視歐文的防守,輕鬆中投得分,7比2。

回防時韋斯特和庫里拍了一下手,沒能跟球隊提前續約,韋斯特有些許的不滿,但是對於庫里這個領袖,韋斯特還是比較服氣的。

這種簡單的擋拆都能輕易的製造得分的機會,騎士隊的防守也真的是很不走心!

騎士隊進攻,球傳到低位拜納姆單挑洛佩茲,轉身投籃,還是不進。湯普森中路強行腦後摘瓜,從韋斯特手裡沖搶下前場籃板球,立即二次進攻強起,造成了韋斯特的犯規。

TT雖然技術有些糙,不太配得上四號位的簽位,但是打球還是很拼的。而且,身體素質是真的好,能夠活生生把卡戴珊家族的女人給辦踏實了,只此一家,別無分店。

湯普森兩罰一中,韋斯特收下籃板后立即傳前場發動快攻,對形勢的判斷很準確,並不是一味的陣地戰。庫里接球單挑邁爾斯,帶球靠著對方往籃下沖,然後分球給后插上的麥科勒姆,後者中距離命中,9:3。

首節比賽,比賽的進程就讓主場球迷感到羞愧,除了一些神仙球之外,騎士隊甚至沒辦法在籃網隊面前得分,反觀籃網隊,則是全面開花,韋斯特,麥科勒姆們知恥而後勇,都交出了不錯的數據,再加上穩定發揮的庫里,籃網隊首節便取得了19分的領先優勢,比賽的懸念,似乎在首節結束便已經喪失。

第二節比賽,傑克的登場稍稍止住了騎士隊進攻不利的頹勢,這名亂戰高手登場便連續命中兩記中投,幫助球隊回血。不過這種零敲碎打終究是改變不了戰局,賽季至今都表現不佳的雷吉傑克遜在騎士隊漏洞百出的防線面前也終於找到了感覺,犀利的突破撕扯開了對手的防線后助攻插上的巴恩斯上籃得分,隨後又分球易建聯助攻他中投得分。

短暫的迴光返照之後,騎士隊又開始躺平任cao,籃網隊一度將分差拉大到了31分,甚至於保羅的球迷都從其他直播間趕過來為籃網隊助威,從局面上來看,還是有希望解鎖58分的成就的。

然而,籃網隊跟騎士隊又沒結什麼梁子。斷不至於把騎士隊往死里打的。下半場比賽,庫里完成了20分的基礎數據之後就下場休息,球場交給了輪換球員們來表現。對手的等級陡然下降,也使得騎士隊這邊戰鬥力上升,面對雷吉傑克遜,歐文還是拿出了一些出色的表現的。尤其是在進攻端,第三節歐文單節砍下12分,帶領球隊將分差縮小到了20分。

這個分差也基本到了籃網隊接手的安全距離的極限了。第四節比賽,萊昂納德,韋斯特登場,確保了籃網隊的勝利,最終,騎士隊主場104:122不敵籃網隊,繼續開賽以來的糟糕表現。而籃網隊則抓住了活塞隊栽在了小牛隊身上的機會,重新奪回了東部第一的寶座。

排名回到東部第一,對於籃網隊上下來說本該是值得高興的事情,但在賽后,工作人員卻傳來了讓江銘亮倍感意外的消息,球隊替補控衛雷吉傑克遜和麥科勒姆在飛機上發生了衝突,甚至有動手的情況,所幸被隊友及時拉開。

由於球隊接下來要飛往波士頓,挑戰凱爾特人,所以具體的情況江銘亮和韋斯特暫時不得而知,不過江銘亮還是相信,史蒂文斯會妥善處理好這件事。

。。。。。。

1200萬美金,摺合RMB將近7900萬,華納正式授權棱銳傳媒翻拍《緋聞女孩》的版權,這個消息一經流傳開來,便遭遇了國內劇粉的抵制和吐槽。這也並不奇怪,從國外引進版權,對經典韓劇、日劇、美劇進行翻拍的例子在華夏屢見不鮮。但翻拍風泛濫,作品質量難以保證,幾乎所有翻拍劇上線后都遭受過吐槽,有些劇評分更是在及格線下方浮動,以至於一提到「翻拍」,大家的第一印象都不是太好。甚至在《跑男》製作華夏版的時候,也遭遇過《RM》粉的抵制,但事實上,棱銳成功的對這檔綜藝進行了合法的成功的漢化,這檔綜藝也成功地幫助番茄衛視有了跟芒果衛視叫板的資本。

演員陣容怎樣安排?劇本將進行何種程度的改編和閹割,則是一些路人粉關注的點。畢竟,這些才是關鍵。

僅僅是購買版權,還沒有傳出製作的消息,便引發了這樣的轟動,也足以證明這部美劇在年輕人中的影響力。不見兔子不撒鷹的歐陽冪見到江銘亮不聲不響的搞出了這麼一個大動作,隨即挑選了一個合適的時間,致電江銘亮,跟他共商大事。

如果沒有之前的事情,S女王這個角色,江銘亮幾乎是為歐陽冪留的,而在分歧出現之後,江銘亮則表態這個項目暫時不準備啟動,便回掉了歐陽冪。

影視劇的項目,交給了棱銳而不是給自己,足以說明江銘亮對自己的不滿。心思靈敏的歐陽冪很快讀懂了江銘亮的意思。剛想約一下江銘亮的時間,自己前往紐約洽(xian)談(shen),卻被江銘亮提前把路堵死。

「這個項目至少要到明年秋天冬天才會考慮開始,在這之前,我會做很多的權衡。你不需要現在過來找我,關鍵在於你自己。」江銘亮明確表態道。。 「如何?」秦雲皺眉。

豐老低頭道:「藥材中含有大量的曼陀羅花毒,被研製過,聞了沒事,但吞服就會成為慢性毒藥。」

聞言,秦雲臉色一黑!

狗日的,這個王敏毒婦,說的一點沒錯,長期以來下這種毒藥害自己。

「別讓朕抓到你,抓到你,把你皮都扒了!」秦雲咬牙,厲聲道。

「豐老,你親自去一趟御醫院抓人,將王青鸞說的那個林泰御醫,抓起來,嚴刑拷打,如果能問出什麼消息最好,問不出便砍了!」

豐老點頭:「是陛下,老奴這就去。」

隨後。

秦雲徒步走去了盛清宮。

今天被江湖殺手刺殺,意外查出一系列事情,讓他心情很不好!

王渭的倒台,原本以為是雨過天晴,但現在看來,離成功還早。

連皇太妃竇姬都參與其中,這個皇族德高望重,身份頗高的女人,到底想幹什麼?扶持她那兩個不成器的兒子嗎?

「太妃啊太妃,既然你不講親人情誼,那麼以後,朕也不會尊敬你這個長輩了!」

「走著瞧!」

來到盛清殿,秦雲把火氣都往鄭如玉身上發了。

鄭如玉倒是聽話,逆來順受,整個人化作溫柔的暖玉,將秦雲的各種火氣敗了個徹底。

半夜,她極盡纏綿,百般溫柔,將秦雲伺候睡著了。

此刻,帝都。

九王爺的一處秘密府邸。

王敏身穿一襲白袍,難掩她的嬌艷,她勾魂奪魄的雙眸閃過一絲怨毒。

「赫百里的手下簡直是一群廢物,豐萬道那老怪物不在,一百多人都刺殺不了狗皇帝,真是活該被抓!」

九王爺秦淵,年僅十八,卻俊朗異常,比起秦錚二人,光面相就好了無數倍。

他微微一笑,把玩手中茶杯:「豐老頭後來趕到了,他們不成功是必然的。」

「若皇帝那麼好殺,本王和你父親也就不需要布這麼久的局,你也不用犧牲這麼多。」

王敏看著秦淵,美眸中露出一抹光色,有些傾慕,輕輕問道:「王爺,在意我的犧牲嗎?」

秦淵看了她一眼,付之一笑,沒有說話。

在他的心中,誰都不重要,重要的只是皇位罷了。

站起身道:「好了,你去準備準備吧,別搞那些沒用的,等我那皇嫂裴氏押送到帝都,就準備行動了。」

「不僅救王家的人,還要好好羞辱一下我那皇兄,看他在列祖列宗,文武百官面前是如何丟盡臉面,跟人心的!」

王敏眼中綻放厲色和得意,然後對秦淵露出一個感激的表情:「好,我去準備。」

她離開后。

秦淵的臉色浮現一抹跟年紀不符的深沉。

他看著夜色,自言自語:「皇兄,愚弟實在想不到好的辦法,就只能這麼給你添堵了,呵呵。」

說完,他俊朗的嘴角陰翳一笑。

……

兩天後。

秦雲上完早朝,來到御書房。

聽一眾心腹大臣的報告,包羅萬象,大多是治理民生,以及處理貪官污吏的事。

關中旱災的事,已經完全消除。

百姓也都南遷回去,民間一片叫好。

另外中原,關外等地輕微牽連謀反的世家大姓,把罰款也乖乖交了上來。

一切,都在往好的方向發展。

剛送走了顧春棠,郭子云等人。

秦雲準備去養心殿用膳。

這時候,豐老悄悄在他耳邊道:「陛下,竇太妃來了。」

聞言,秦雲眼中閃過一絲寒芒:「讓她進來!」

他立刻坐回龍椅,手捧奏摺。

竇姬太妃進來,他未曾迎接,甚至連頭都沒有抬一下。

只見竇姬一襲煙籠梅花宮裝,外罩玉蘭飛蝶氅衣,內襯淡粉色錦緞裹胸,袖口綉著精緻的金紋蝴蝶。

步伐透著高貴和大氣。

她那張年約四十的臉蛋,就兩個詞,熟女!風韻猶存!

她美眸微微詫異,今天的秦雲看起來不算怎麼友好。

但她沒有多說什麼,微微欠身:「拜見陛下。」

秦雲瞥了她一眼,又看著奏摺,淡淡道:「太妃找朕,有事嗎?」

竇姬微微一笑,道:「陛下,還是前些日子咱們聊的事,哀家已經跟禮部,還有魏大人溝通過了。」

「最後從帝都的大家閨秀之中,選了十名女子入宮。」

「但陛下放心,這些女子都是乾淨底子,書香門第,不是您不喜的豪門貴族。」

秦雲嗯了一聲,便沒了下文。

御書房,迅速陷入了沉默和尷尬。

竇姬臉色狐疑,這皇帝今天是怎麼了,對她這長輩竟都如此愛答不理!

她心中微微不悅,估計秦雲是掌握了大權,越發的目無尊長。

「陛下,你現在可要召見她們十人,看看喜不喜歡?」

秦雲擺擺手:「不用了,讓喜公公安排一下吧,畢竟是太妃送進宮的人,朕這個面子還是要給的。」

「十女皆賞,封為婕妤。」

「是,陛下!」喜公公彎腰點頭。

一旁的竇姬卻不為所動。

做賊者都是心虛的,她隱隱有些不安,秦雲的前後態度差距如此之大,難道是發現自己了?

她很快平靜下來,笑容慈祥。

「陛下,哀家斗膽請您上心一些,操勞國事雖然要緊,但延續血脈,立太子的事更要緊。」

「依哀家看,不如今晚就召見一人侍寢如何?」

秦雲心中冷笑,只怕這十人受寵之後,都將是你的心腹吧?

他看著這個成熟風情,溫柔慈祥的長輩,一頓火大,竟敢參與謀反,殺手組織一事。

現在又變著法的軟硬兼施,讓自己寵幸其他女人,想幹什麼?培養下一個王敏?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