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y admin

「珍珍啊!你究竟是怎麼回事,馬小玲疑惑著道:「這個混蛋究竟給你下了什麼迷魂藥,值得你一從英國回來就對他這般關心,要知道,天佑可在這邊啊!」他才是你的男朋友。」

「珍珍,聽到馬小玲的話,位於他們身後的況天佑神情微愣,面露苦澀之意,若是之前他見到她女朋友對別的男子這般關心,他肯定會非常吃醋。

然而現在,他卻有些淡然了!」因為現在的他變成了殭屍,他覺得現在的他反而配不上珍珍,因為他是一個嗜血的怪物,他怕珍珍看到他的真實面目。

「小玲啊!不是這樣的,我只是適當的關心一一下陳凡先生罷了!」見狀,王珍珍手足無措的否認著道:「此刻的他,滿臉通紅,剎是可愛,她也明白她這句話是敷衍之用,真實的情況,她自己非常清楚,她恐怕喜歡上了面前這位陳凡先生。」

「小玲,不用說了!」我尊重珍珍的選擇,聞言,況天佑的眼神略微黯淡起來,心中暗自嘆息,他明白,縱然他再如何愛珍珍,也抵不過此人,彷彿,他們才是天生一對一般。

「天佑,見到況天佑這禿廢的樣子,馬小玲不由的一怒,對著陳凡大叫著道:「你到底是誰,究竟對珍珍使了什麼邪術,為什麼你一來到這裡,珍珍就變成了這樣。

「呵呵,或許是我長的比較帥吧?」見狀,陳凡不由的微微一笑,對於馬小玲的怒吼,他卻是沒有在意,相反,他倒是喜歡她這個樣子。

「你,你,你,一連說了三個你字,馬小玲頓時無話可說,她從沒見過如此厚顏無恥之徒,真當是自己誇他呢。

「我不管你來到嘉嘉大廈有什麼目的,馬小玲怒吼著道:「神情憎惡的望著陳凡,總之,我不希望你破壞天佑和珍珍倆人之間的感情,更不允許你接近珍珍絲毫,我會死死的盯著你,不會讓你靠近珍珍半步,

「呵呵,對於馬小玲的威脅,陳凡不置可否,默默冷笑著,面上沒有透露出任何的表情,彷彿古井不波一般。

「珍珍,天佑,我們走,馬小玲冷哼著道:「此刻的她的內心也是複雜的,他要弄清楚陳凡究竟是誰,來嘉嘉大廈究竟有什麼目的,為此,她要去找求叔詢問一下,解開她內心之中疑惑的答案。

「小玲,王珍珍聞言,望了望陳凡,又望了望身邊的天佑,欲言又止的道,最後,他依依不捨的望著陳凡的背影,選擇了離去。

…………………..

香港,銅鑼灣

天道堂,

與珍珍天佑分開之後的馬小玲,迫不及待的來到了此地,他有許多疑惑想要請求叔解答,他想要知道陳凡究竟是誰,

為什麼她與珍珍一見到他就有莫名的熟悉的感,兩者之間究竟有什麼關係,求叔畢竟是一個老前輩,她相信,他應該知道一些的。

「求叔,我今天是來你是想詢問你一個問題的,馬小玲開口道:「我相信,以你天道堂掌門的身份,應當可以輕易的查到一個人的下落。

望著面前身穿一身黑色的中山裝,面容斯文,帶著金絲眼鏡,如同老學究一般的老者,馬小玲恭敬的詢問著道:「她不敢有絲毫的怠慢,求叔不光是茅山的前輩,更是與她姑婆相識,與她驅魔龍族馬氏一家的淵源頗深。

「哎,「小玲啊!」見到來人,何應求眉頭微鄒,想了想,旋即開口道:「關於你所說的陳凡究竟是誰,我還沒有查到,但他明面上的身份,我卻是知道一點,他於我茅山淵源極大,祖上跟我於我派祖師毛小方相交莫逆,視為好友。」

「他來歷有這麼大,聞言,馬小玲略微詫異道:「那他究竟是誰,要知道,毛道長可是非常有名的,與她們馬家並稱為南毛北馬,那可不是浪得虛名的。

「這個就不怎麼清楚了!」求叔道:「據查到的消息,他祖上乃是茅山派林九祖師的繼承人,乃是道家宗師,因緣際會之下,來到甘田鎮,與我派祖師相識。

「並且,如今的九龍集團也是他的,他可以算得上是繼承人,求叔凝重著道:「九龍集團涉及產業頗大,遍布世界各地,可以算的上是富可敵國,比之日東集團也不趨多讓,甚至是更勝一籌。

「不僅如此,九龍集團的幾位掌控者更是我的師叔,求叔道:「而陳凡,極有可能是他們的後代,與他們有著很深的關係,也就是說,陳凡是我的師侄。

所以,我不希望你能夠跟他有什麼衝突,我希望你們能夠和睦相處,畢竟,你倆在我心中都比較重要的,我不希望到時候夾在其中,難以選擇。

「斯,聽到這話,馬小玲頓時倒吸一口涼氣,她沒想到這貨來歷竟然如此之大,那豈不是說,他的身份,要比日東集團的少東家堂本靜還要尊貴。

「想到這,她的心思就活絡起來了!」馬小玲呢喃著道:「眼冒金星,滿臉貪財之色,這傢伙這麼可能,惦記著珍珍,不宰他一頓,豈不是對不起自己。

反正如今整個香港已經被天道堂給壟斷了!」她靈靈堂冷清的要死,簡直就快沒錢賺了!」若再沒有妖魔鬼怪,她的靈靈堂有限公司恐怕真的要倒閉了。

。 空天母艦,早已等候多時的天龍人王者奧喬亞對着紅王行了一禮。

雖然已經六七十歲,但不論是身份還是實力,紅王都值得奧喬亞尊重。

尊重強者在這個世界上是一個恆定不變的真理。

「聖王大人,這是書文聖大人讓我交給您的東西。」

即便身為王者,奧喬亞也並不清楚這裏面到底裝着什麼樣的寶物。

「不錯,奧喬亞前輩,多謝您了。」

一把結果盒子,打開瞄了一眼,紅王確認東西沒有被掉包。

隨後他將一年份的生命精華扔給奧喬亞。

「這一次辛苦前輩了,這是我的小小心意,還請前輩收下。」

咽了一口口水,奧喬亞直接將生命精華吞服。

感受到自己身軀中爆發的力量,他恭敬一拜,隨後不做聲離去。

「真是識時務,難怪世界政府能夠得到這個世界,和他們相比,宇宙海賊和D之一族實在是不入枱面。」

這些年,萬國揪出來的兩方探子足有上百,甚至一些萬國重臣都受到暗殺。

他曾經對於D之一族的好感,全部消耗殆盡。

「紅王,這是人造惡魔果實的資料。」

就要從戒指中拿出什麼,南丁格爾被紅王一個眼神制止。

「南丁格爾阿姨,萬國沒有人比您更適合掌管這些東西了。

製造人造果實,您需要什麼,儘管開口。」

專業的人干專業的事,紅王並不想要廢時間把一切都抓在手裏,自己又沒有南丁格爾專業,幹嘛非要豬鼻子插大蔥啊!

「謝謝。」

年紀不小了,可聽到這種信任的話語,南丁格爾依舊無法壓制自己內心的感動。

「相比較八百年前那個王國,我們現在的技術遠遠達不到那種程度。

想要製造自然系惡魔果實很困難,而且消耗太大。我並不建議萬國將重心放在這上面。

頂級強者不能依靠惡魔果實造就,我們需要的是製造一些低級的超人系惡魔果實和動物系普通種惡魔果實。

這兩種惡魔果實對您培育精英衛隊很有幫助。造價低廉,憑藉萬國現有科技都能輕鬆製造出來。

如果想要獲得堪比古代種的人造果實也是可以的。但性價比並不高。」

理智的和紅王分析人造果實的優缺點,南丁格爾的聰明才智在這一刻顯露無遺。

「一切就按照南丁格爾阿姨說的來吧,但我更希望您能夠以我為模板創造出這些惡魔果實。」

紅王的話讓南丁格爾心中一驚,以紅王的血脈為模板,這件事她很早就在渴望,但從不敢提出來。

這樣做,紅王有着自己的思量,對他而言,能夠從凱多的身體中提取出力量,製造人造幻獸種。

那自己的鋼鐵氣球天賦何嘗不是一種另類的「特殊能力」!

超乎尋常的蠻力,近乎無敵的防禦!

如果說凱多是單純的殺不死,那這些年夏洛特母子在同級強者中幾乎沒受傷。

要是真的能夠將這種力量提取出來,哪怕只是千分之一、萬分之一的削弱版。

那紅王的貼身衛隊,實力就足以堪比海軍少將。

這可是一隻軍隊!人數起碼數百!

在配合華夏軍陣,這些士卒爆發出來的力量即便是王者也必須膽寒!

這只是一個設想,但南丁格爾已經心動。

————

「你可想好了,那可是世界政府,憑你現在的實力過去,簡直就是找死。」

躺在沙發上,鎮元看着眼前赤色魚人。

胸前印着一團火紅色太陽,費舍爾泰格目光堅毅。

「我必須去!曾經的我是一個逃避的膽小鬼,但現在我希望能夠實現自身的價值。

不論是魚人還是人類都是這個世界的生命!」

搖搖頭,鎮元並沒有把實情說出來。

平等對於現在這個世界還是太早了,更何況魚人和人類也只是平等交換。

天龍人欺壓魚人、人魚,亞特蘭蒂斯也是抓捕人類配種。

這是雙方高層默許的想法,想要憑藉一己之力扭改這種局面,不得不說泰格還是年輕。

「你跟有膽魄,放手去做吧!我在背後支持你們,我會為你攔下海軍大將以上的強者,那些中將、大將就要依靠你自己了。」

「這樣就足夠了,鎮元大人,謝謝您當年救我出來。

若是這次不死,我……」

話沒說完就被泰格打斷,「好了,別說這些喪氣話,我只是一個膽小鬼。

比不上你的膽氣,就簡單給你一些支援罷了。活下來!」

對泰格真誠的說了一句,鎮元離去。

海賊世界能夠讓紅王敬佩的人不多,澤法是一個,泰格也是一個。

以鎮元、紅王現在的身份定然是不能主導瑪麗喬亞襲擊事件,他們能做的只是為泰格阻攔更多強者。

……

攀登著,哪怕距離頂峰還有數千米,哪怕雙手都已經磨破,鮮血留出。

泰格從沒有後悔,更沒有想過放棄。

他為的不是自己一人,是整個受苦受難的人民……

「好膽,竟然趕來侵犯聖地!」

守備聖地的王者睜開雙眼,見聞色之下泰格的一切行動都清晰的展現在他的眼前。

當即就要出手斬殺這個不知好歹的傢伙,但他隨後接到了一個電話。

「是,大人。」

放下手中長刀,這位天龍人王者再一次盤腿坐下,甚至都沒有給CP成員預警。

「明明是一刀的事情,非要搞得這麼麻煩,這可是狠狠抽了我們一巴掌。」

會議室中,持刀五老星臉色陰沉,他也感受到了泰格的到來。可是上面不讓動手,他也沒有辦法。

「都說我們的後輩是廢物,現在看來果然如此,到現在都沒有一個人反應過來。

不論是萬國和花之國的威脅,還是其他原因,我們的確應該整治一番了!

這次就讓這個魚人鬧去吧,一些奴隸也不需要在意。掀不起多大風浪。」

長鬍子五老星捧起一杯水,他很看的開。

「如果有後輩死了怎麼辦?」

金髮五老星試探著詢問。

「三位大人的意思是,死了就死了,反正真正的精英也不在這裏,少了一些垃圾也少了一些負擔。

死在這裏的傢伙,就不要指望他們能在二十年後對付歸來的喬伊波伊。」

。 「用手電筒不好嗎,非要用這老掉牙的東西……」

看着手裏的煤油燈,我不禁抱怨到。

「你懂個啥,這墓穴很深,走到裏面空氣稀薄,要是沒氧氣咱倆就玩完了,這油燈一來是照亮,二來也做個警示,看燈火要是滅了,咱們就得趕緊往回走……」

我點了點頭,覺得他說的有理,看來這小子經驗豐富。

我正在想起這鐵鍬搞着他始終扔在他的三輪車裏,而且每次見到他的時候,都看到他渾身的泥土,難道這小子是職業挖墳掘墓的?

我走在他的身後,提着油燈打量他的背影。直覺告訴我這小子比我想像中的還要神秘,所以總得做點堤防才好。

我們就這樣順着這條通道往裏面走。

我突然發現這裏跟我之前來過的不一樣,之前的時候只有一個圓形的墓穴,除了入口之外再沒有別的通道。

可眼下這裏卻變成了一個狹長的地洞,周圍的牆壁圓潤光滑,很明顯有人工挖掘過的痕迹。

腳下鋪着堅硬的青石板,側耳細聽還有水滴滴落的聲音。

我們提着煤油燈,試探著往前走。儘管我們的步子很輕,但腳踩在石板上,仍舊發出輕微的聲響。

在這空曠的洞穴中我們的呼吸聲都清晰可見,於是,這條洞穴更顯得深邃悠長。

往前走了一陣,通道越來越狹窄,煤油燈的火苗突突的跳了幾下,我連忙伸手護住,低聲的呼喊白先生:

「火苗跳了,是不是沒有氧氣了?」

可此刻的白先生卻一臉的嚴肅,燈火的照耀下我看到他嘴唇緊繃,眼睛瞪的溜圓,全神貫注的看着前面的石壁,彷彿根本沒有聽到我說的話。

他把手裏的短柄鐵鍬別在了後背上,伸手從身上背着的兜子裏摸出了一把鎚子。

輕輕的在牆壁上來回的敲擊,鐵鎚子與牆壁上的石頭碰撞,發出鐺鐺的脆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