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ader

「若是道友不急的話,倒是可以等幾年後我鏡月派舉辦的小型拍賣會,到時候會有天元丹拿出來拍賣。」

  • Home
  • Blog
  • 「若是道友不急的話,倒是可以等幾年後我鏡月派舉辦的小型拍賣會,到時候會有天元丹拿出來拍賣。」

「若是道友着急的話,倒是可以參加幾個月後的交易會。」燕三娘沉吟道。

「交易會?」

「不錯,幾個月後會有一場我鏡月派弟子舉辦的交易會,妾身倒是可以給道友引薦一番,或許道友可以在交易會上交易到破元果。」

「…」

雖然平白無故多了一個仇敵令他很鬱悶,但是能夠得知交易會的消息葉昭明也挺高興的。恭親王籌謀了許久今日的事。

嵇常鈞被困吉州「意外」身亡,承順帝「病重」直接駕崩。

兩位皇帝突然身死,朝中不可一日無君。這般他便可順理成章的掌握朝政,也能提前叫人約束住慎、敏二位親王。

至於昭德公……

《鳳臨朝》第706章到了這個時候,你還想垂死掙扎? 時間飛逝。

轉眼間便是到了入圍賽開始的時間。

僅僅十隻隊伍參加的入圍賽,最終角逐出四個晉級小組賽的名額,卻足足用了一周的時間。

以至於最後兩天,很多隊伍都開始坐在屏幕前,等待著最後一場bo5打完,然後觀看開始小組賽的抽籤儀式。

而四隻晉級的隊伍,則分別是lng、hle、c9、dfm。

所以,很多隊伍都在期望著,dfm和c9能夠分到自己這一組內。

自己所在的小組裡,四個名額已經確定了三個,基本上誰能出線,一眼就算看不到底,也能看的個大概。

但是這得建立在小組三支隊伍存在明顯的實力層次上的差距。

如果三支隊伍的紙面實力差距看起來不夠大的話,那第四個即將加入的隊伍,就顯得非常關鍵了!

因為萬一有個實力強勁的隊伍加入自己的小組,那自己這組很可能就會成為傳說中的死亡之組。

死亡之組不是說組內存在某個隊伍或者某兩個隊伍實力特彆強勁,讓其他兩隻隊伍感到絕望。

而是四隻隊伍的實力,咋一看全都不分上下,差距很小。

這種情況下,任何一場比賽的失利,都有可能直接影響你在小組內出線的機會!

而作為入圍賽獨一檔的兩個隊伍,lng和hle,很顯然並不是特別被前面的十二隻隊伍歡迎。

因為,相比lng和hle在入圍賽的表現,dfm和c9顯然可以更容易拿下。

……

「不要想了,我們這組有已經有了t1,所以lng和hle都不會分過來,只能是c9個dfm中間出一個了。」

綠茶看著屏幕上還在非常有儀式感的進行著的抽籤,笑了笑道:「這麼一看,出線應該沒什麼問題。」

「唯一的懸念就是我們和t1之間,誰能爭到這個小組第一了。」

「爭第一啊……」h4cker咂了咂嘴,道:「這和t1爭第一,感覺壓力有點大啊!」

「有壓力才有動力啊!」夏天卻是一臉興奮,道:「還是第一次和t1交手啊,我可是李哥十年老粉了。」

「上次你還說你是uzi的鐵狗粉,這麼快就忘了?」余秋挑了挑眉,打趣道。

「是嗎?」夏天張了張嘴,旋即話音一轉,「我喜歡李哥和喜歡uzi,有衝突嗎?」

「沒有,你開心就好。」

……

而此刻,遠在lpl的官方直播間內。

記得和澤元看著最後的分組結果,臉上露出了十分滿意的笑容。

「這感覺應該是對我們最好的一個分組了啊。」

澤元看著屏幕,咂了咂嘴分析道:「a組裡面fpx出線問題應該不大,雖然有dk這個強敵,但是有c9和rge兜著底,怎麼說也不可能出不了線吧。」

「rge就不說了,c9這裡磕磕碰碰才入圍賽打進來,小組賽就算狀態再好,我覺得也就是撐死了和rge打個有來有回。」

「想威脅dk和fpx的晉級名額,希望不大!」

「而且,作為s9和s10的世界賽冠軍,fpx和dk分在了同一個小組,為我們帶來小組賽的揭幕戰,說實話看點還是很足的!」

「唯一的懸念,估計就是fpx這裡能不能贏dk,以小組第一的身份出線。」

「是的。」記得微微頷首,旋即看向屏幕,道:「而b組裡面就更不用多說了,有我們的1號種子up,以及lck的三號種子,也是我們非常熟悉的t1,還有就是從下面入圍賽打進來的dfm以及北美的一號種子100t。」

「雖然大家都是一號種子,但是為什麼會被分在一起,想必大家也都知道了。」

「以北美那邊的整體實力來看,100t對於up和t1的晉級名額,應該也是威脅不大的。」

「而至於來自日本賽區的dfm,今年也是破歷史的第一次打進了s賽的正賽,讓整個日本賽區的玩家都瘋狂了起來。」

「但是只能說運氣不好,直接和up、t1以及100t分到了一個小組內,說的比較直接一點,dfm在這組應該是要當經驗寶寶了,基本上是看不到晉級希望的。」

「因為我們可以看一下,up——我們lpl的一號種子,t1——整個英雄聯盟項目中最傳奇的隊伍,唯一的三冠王,甚至100t我們雖然說他們的實力並不算強,但人家說到底也是個一號種子!」

「所以,只能說祝dfm好運吧。」

一旁的澤元卻是挑了挑眉,道:「那照你這麼一說,c組就有點死亡之組的味道了啊!」

「edg、psg、fnc以及hle,這絕對是死亡之組的標配啊!」

「就這四個隊伍,你說說有哪個隊伍的實力看起來是明顯比其他三個隊伍要強的?沒有吧?」

「四個隊伍無論是從紙面實力,還是說入圍賽的表現來看,其實都是屬於我們常說的次頂尖隊伍。」

「猛起來很猛,但是撈起來,也很撈。」

「不過如果真要給一個出線預測的話,那我還是比較看好fnc和hle的。」

「啊?」記得愣了愣,詫異道:「edg呢?你把我edg放哪去了啊!」

「好歹怎麼說也是我們lpl的二號種子,而且今年edg的表現,也不算多差吧,出個線我感覺還是沒問題的吧……」

然而,澤元卻是再次搖了搖頭。

「這話你說可以,我不能說啊!」澤元看向記得,哭笑不得的解釋著:「我要是說了,如果edg出線了,那大家皆大歡喜。」

「要是沒出線,我微博還不得被直接沖爛了啊!」

「噢……」記得頓時恍然大悟,大笑著點頭,道:「對對付,我差點把這茬給忘了。」

「c組那我們先過好吧,看一下另一個死亡之組,d組!」

「這一組,說實話晉級可能性也同樣難以預測。」

「不過就lng的在入圍賽的表現來看,只要正常發揮,出線應該還是很有希望的。」

「別的不說,就單單上單這個位置,ale的實力在小組內絕對是獨一檔的!」

「至於另一個出線名額,我比較看好geng,畢竟有著「管一中」坐鎮,而且這麼多年,geng好像還沒缺席過淘汰賽。」

「去年就是geng把我們的四號種子lgd淘汰了,晉級的淘汰賽,所以今年,感覺geng出線應該還是沒什麼問題的。」

「可以。」

澤元臉上頓時露出了一抹笑容,「這波預測其實和我所預測的一模一樣。」

「mad雖然貴為歐洲雄獅,但是我們lng作為神獸麒麟,自然也不會畏懼!」

「雖然說是死亡之組,但是說到底只要有足夠的實力,那就什麼都不是問題!」

……

7017k 薛越醒的比顏長歡早很多,他一睜眼便看見自己赤身裸體的趴在顏長歡身上,最詭異的是顏長歡的衣裳還爛了。

他皺眉懷疑自己,可看到滿地水漬忽然想起了昨夜發生的事情。

彷彿又感覺到了那點微弱的觸感了。

坐起身來摸了摸自己唇,低頭去看還四仰八叉睡大覺的顏長歡。

她居然還會回來,他還以為顏長歡見了自己那副可怕的樣子早就嚇傻了,沒想到還有些出息。

這丫頭沒他想的那麼沒良心。

他扯著嘴角笑了笑,隨意拿了件外袍披上,下床前用手推了推顏長歡,道:「還不起來,準備本王把你扔出去嗎?」

正說著已經穿上鞋了,只是起身之後顏長歡還是一動不動。

「你是豬嗎?都日上三竿了。」

顏長歡似乎覺得有點吵鬧,皺起眉頭來,被咬破皮的嘴唇動了動,連說話都沒有力氣了。

薛越覺得不對勁,上前用手背貼在顏長歡臉頰上,滾燙的溫度立馬穿了過來,他這才發現顏長歡身上穿的衣裳到現在還有些濕潤。

她就這樣就著打濕了的衣裳睡了一晚上。

連忙將她從美人榻上抱了起來,額頭貼額頭,確定顏長歡感染了風寒發起了高燒。

而顏長歡因為發燒腦子不清醒,身體更是沒有絲毫自控,搖搖晃晃的又要倒下去。

薛越趕緊將她抱住。

「顏長歡你是豬嗎?」

說罷,將她打橫抱起往自己的大床上走,剛放下便伸手去脫她那還濕潤的衣裳。

稍微頓了頓手,解釋道:「本王這是為了救你。」

可真的準備下手了,薛越又心裡猶豫起來,看著顏長歡因為難受而緊皺的眉頭,他暗暗罵了自己一句,乘人之危!

咬牙起身朝外大喝一聲:「來人!」

朱尚在門外守了一夜,如今聽見中氣十足的喊聲立馬推門而入,看見站得筆挺的王爺,還有昏迷不醒的顏長歡一時糊塗了。

昨夜走的時候是王爺生病的沒錯吧?

薛越不耐煩:「叫兩個侍女進來給她換洗了身上的衣裳,再找個大夫來。」

朱尚:「奴才這就去。」

「等一下。」

朱尚又回頭。

只見薛越看著顏長歡皺緊了眉頭:「把太醫來。」

朱尚本想說這也就是個小小的風寒,用不著叫太醫來吧?

可看著王爺看顏長歡擔憂的神色朱尚也不敢多說了,畢竟這人也是王爺的救命稻草,要是有什麼閃失他也賠不起。

凌安王府進宮請太醫一事立馬傳開,連徐正言都緊張起來,誤以為是秦晞出了什麼事情趕緊上門去,徐雅言聽了丫鬟打聽的知道是顏長歡也立馬背上禮品來了。

等到上了門看見秦晞好好站在院子里徐正言才鬆了口氣。

而聽聞顏長歡病了顏振立馬帶著顏樂康來了,來時恰好太醫剛進去薛越剛出來,顏振不情不願的行禮,隨後便問:「小女到底為何而病?」

薛越不好說出真相,只好臉不紅心不跳的撒謊道:「顏長歡自小體弱,如今三伏天中了暑氣,病倒也是情理之中。」

可話音一落顏振便自責的紅了眼,嘴裡喃喃說著是他這個當爹的慚愧,對不起她在天之靈的娘親之類的話。

徐正言正小心翼翼的往秦晞身邊挪,聽到此處忍不住翻了個白眼。

就顏長歡那個體質,都能當一頭小牛犢子了,還弱呢?

指不定是薛越對她幹了什麼慘不忍睹的事情!

徐雅言揪著手裡的小絹帕望著緊閉的房門,眼淚水一直打轉,不知道的還以為是她親哥在裡面生死未卜呢!

薛越本就不耐煩,顏長歡一個風寒居然招惹來了這麼多人,當他王府是旅館嗎?

見此情形更加不快,皺緊了眉頭冷聲道:「哭的倒是梨花帶雨,怎麼,你們徐家人專打本王的人的主意?」

徐正言聽完立馬知道他在內涵什麼。

趕忙將自己妹妹拉到身後來,自己則解釋道:「我與顏側妃也算好友,好友病倒,來探病也不行?」

「好友?」

他笑的譏諷,似乎是在戳著徐正言的脊梁骨罵他口是心非。

秦晞抬眼看了許久徐正言,忽然張口輕聲道:「既然各位都是擔憂長歡,月兒,燒壺好茶招待好各位。」

薛越斜眼看去,與秦晞對視一眼便錯開。

可徐正言卻看了秦晞好久。

沒過一會兒太醫才終於出來了,薛越第一個動腳可又立馬停住,看著顏振上前拉住太醫,急忙問道:「張太醫,我家長歡如何?」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