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ader

「那個人到底是誰?」宋顯追問道。 也不知道是誰規定的,日劇里總是會有一幕奔跑的畫面。

  • Home
  • Blog
  • 「那個人到底是誰?」宋顯追問道。 也不知道是誰規定的,日劇里總是會有一幕奔跑的畫面。

尤其是青春愛情劇。

追電車、追巴士、追計程車、追喜歡的人…似乎對於櫻洲人來說,奔跑向自己追求的東西就是墜熱血、墜吼的。

《求婚大作戰》又稱《長跑大作戰》。

幾乎每一集,都能夠看到主人公岩瀨健玩命奔跑的畫面,甚至第一集岩瀨健出場的鏡頭就是睡過頭怕錯過婚禮時間西裝革履地奔向婚禮現場的鏡頭。

可能是為了喜劇效果,在這一段鏡頭裡,岩瀨健中間居然還路過了馬拉松比賽現場,並且在終點前最後一段路的時候還跑贏了打破世界記錄的冠軍。

這樣就算了,第一集岩瀨健第一次穿越過去以後,在棒球比賽的現場還要再玩命奔跑一次,來了個梅開二度。

好在水上隼人不是什麼弱不禁風的小鮮肉,奔跑這種戲份到並沒有什麼難度,輕鬆跑完還要演喘氣才是最難的。

跑到婚禮現場喘氣倒下的那場戲,導演居然叫他拍了整整四個版本。

原本不累的都因為假裝喘氣喘累了。

收工的時候還被長澤雅美嘲笑了好一會兒。

第二天的戲份就是岩瀨健第一次回到過去的戲份了。

那是,高中三年級時,岩瀨健所在的棒球隊,最後的甲子園選拔賽的現場。

在原來的歷史中,岩瀨健他們輸掉了這場關乎到能不能進入甲子園的比賽,在賽后大合照的時候,明顯能夠看出身為棒球部經理的吉田禮的不甘與難過。

婚禮現場看到幻燈片播放的這張照片的時候,岩瀨健心想:「要是我那時候再努力一點,完成了對吉田禮許下的『帶球隊進入甲子園並且獲得優勝』的諾言是不是就不會是現在這樣的結果了?」

於是教堂的妖精適時出現了,在一番金句頻出的長篇大論中,回應了岩瀨健的願望,送他回到了這張合照之前。

也就是比賽的現場。

到底是富士電視台下一季主打的月九劇,預算就是充足。

為了拍攝《求婚大作戰》的學校鏡頭,劇組租下了一間高中的場景進行拍攝。

在今天率先拍攝的棒球比賽里,有著大量的觀眾,其中有扮演主角團學校同學的劇組的固定群演,也有一群臨時請來的業餘觀眾。

說是請來或許有些不太恰當,用導演的話來說:「她們說她們都是來幫忙的,不收錢。」

是的,「她們」。

只要站在棒球場上仔細往上看的話,就能夠看見,除了一群學生裝扮的群演以外,都是普通日常裝扮的少女或者家庭主婦。猛烈的陽光似乎都擋不住她們的熱情,拿著劇組派發的比賽應援套裝激動地期待著誰的到來。

她們中的絕大部分人,都是沖著水上隼人來的。在劇組提前在周圍招募群演的時候,主動跑過來說免費幫忙,並且呼朋喚友一傳十、十傳百地喊來了一棒球場的人。

這些免費來幫忙的「好心人」,雖然名義上都是說著要幫水上隼人的忙,但要說她們是水上隼人的鐵粉還是有些過分了,大概都是沉迷水上隼人的顏值,難得碰到了能夠現場看見他甚至參與他演戲的機會,過來一睹他的廬山真面目吧。

但熱情是真的熱情。

看水上隼人出來的時候她們的歡呼就知道了。

因為是一個挺大的場景,劇組調度各方面都比較困難,加上這些「好心人」都是友情幫忙的人也不太好指示,所以整個劇組包括導演都非常希望比賽的這一段劇情能夠順利地迅速拍完。

畢竟,雖然不用切這些群演的近景,但是一個遠鏡頭掃過去,大家都是死氣沉沉的樣子拍起來還不如拿5毛特效做一些群演呢。

所以在正式開拍之前,水上隼人被導演推了出去,先行給他的粉絲們一些福利,讓她們能夠好好配合拍攝。

穿著一身白色棒球服,水上隼人右手拿著棒球棒順勢搭在肩上,左手則是拿著一個用來喊話的大喇叭,臉上帶著陽光的笑容,一個高中的棒球少年形象就塑造完畢了。

聽聽,在他走出遮陽棚站在棒球場中央的時候,觀眾席傳來的歡呼聲、還有各種應援物敲擊、揮舞發出的聲音響徹球場。

莫名讓水上隼人有種真的在甲子園決賽出場的現場感。

「好帥啊!」

「隼人君!!!我愛你!」

「啊啊啊啊,這身裝扮,就是我高中初戀的棒球隊的前輩啊!」

觀眾席不斷傳來「啊我死了」的呼喊聲,水上隼人對此表示淡定,畢竟自己照鏡子的時候還時不時被自己帥到呢,更何況她們。

但是…

「咳咳!大家安靜一下聽我說!」水上隼人還是謹記著導演的吩咐,用喇叭呼應大家安靜下來。

在騷亂了一陣以後,台上的觀眾還是逐漸安靜了下來,仔細聽水上隼人說話。

「聽說你們都是來免費幫忙的?真是太感謝你們了。」水上隼人九十度對觀眾鞠躬感謝道。

「不辛苦!」「我們是來見你的!」「好帥啊!」

台上一下又喧鬧了起來。

但是很統一地,在水上隼人直起腰再次拿起大喇叭以後,大家又一次安靜了下來。

「今天太陽很猛,大家注意一下不要中暑了。每個人的座位上都有劇組派發的水和毛巾,大家可以自由使用。」

「好!」

「然後今天的拍攝就拜託大家了,我們希望能夠儘快拍攝完畢,也不耽誤大家的時間。」

「不耽誤!」

「還說不耽誤,那邊那個舉著我的海報的!對就是說你!把海報放下,拍到了就穿幫了!」

「哈哈哈哈!」

「很感謝大家的配合,為了感謝大家,我準備了簽名照,如果有需要的,等拍攝完畢了大家可以到劇組工作人員那裡領一下。」

水上隼人畢竟不是傑尼斯,藤原奈緒也沒有在這方面限制他,倒是可以隨意給粉絲髮福利。

「嘩~~~」地一下,原本秩序很好的觀眾席一下爆發了驚人的呼聲。

「但是!!!」水上隼人加大了音量把她們的聲音壓了下去:「如果拍攝不順利我就不給了!」

「所以大家要,好!好!配!合!噢!」

「好!!!」

看來大部分的粉絲都是喜歡偶像對自己強勢一點的。 「怎麼還沒有回來!」

林小木站了起來,他有點不放心,準備親自去找找大白,按理說有阿刁在,遇到危險也能跑走的。

「有情況!」小虎在門口忽然說道。

林小木和楊然趕緊來到屋外,不是大白和阿刁回來了,而是樹林里出現了一雙雙發著光芒的眼睛,是淡藍色的。

這是狼群呀,十幾頭狼在樹林里行走,準備過來林小木的房屋處。

「嗷嗚……」

狼群開始發出嚎叫,楊然已經拿出了狙擊-槍了。

「林小木!是你們!」樹林里的一頭狼忽然喊道。

林小木和楊然都能聽懂,包括小虎,這聲音他們熟悉,正是狼王的,曾和他們並肩作戰,對抗活屍群的狼王。

林小木也總算看清楚了狼王的身形,月色在樹林里並不明顯,被樹木給遮擋了很多。

「狼兄,你們怎麼來了……」

林小木話還沒說完,就看見這片小樹林的樹木又開始動了,想攻擊狼群。

「狼兄,小心,那片樹林有詭異,樹木都變異了。」林小木大喊著提醒狼王。

大片樹木已經緩過來了,又恢復了延伸能力,瞬間,整個樹林里全是延伸的樹木纏繞,眼看就要將狼群全都包圍住。

「大膽樹妖,敢傷害我的朋友,我就用毒液將你們全都毒死為止。」林小木怒道。

他實在不知道喊這些變異的樹木什麼,脫口而出喊出了樹妖。

確實有威懾力,至少這些樹木聽到林小木的威脅之後,全都縮了回去,不敢放肆了。

它們已經嘗到了林小木那些毒液的厲害,更可惡的是還有一隻金雕配合著在空中揮灑毒液,防不甚防。

狼群從警惕備戰到鬆了一口氣,雖然它們在這荒野中也是一霸,幾乎也沒有誰願意得罪它們。

但剛才那些變異樹木,還真不是它們能對付的了的,沒有林小木,它們估計會全軍覆滅。

「嗷嗚……」

狼王帶領狼群趕緊跑出這片詭異的樹林,表示著對林小木的感激。

「林小木,謝謝,你又一次救了我的同伴。」狼王誠懇的說道,還有點傷感。

確實,上百頭狼的狼群,經歷過那次活屍群的戰鬥,現在剩下不到二十頭,實力大大削弱,不悲傷才怪。

「狼兄言重了,小意思,既然遇到了,就是緣分,你們怎麼跑到這裡了?」林小木問道。

「找食物路過這裡,純屬巧合。」狼王回答道。

此刻它看到了楊然和小虎,對著她們點頭示意,接著問道:「那隻金雕和兔子呢。」

「嘰!」

說曹操,曹操就來了。阿刁的尖嘯聲傳來,接著一道白色的身影從另一個方向竄了出來。

大白和阿刁都回來了,時間剛剛好,正好和狼群們匯合在了一起。

「狼兄,它們回來了,正好我想請你幫咱們一點小忙。」林小木心思活絡了起來。

「你有恩於咱們狼群,不止我,我的同伴都願意幫你的。」狼王很爽快的答應了。

林小木點了點頭,開始詢問大白巡視的情況。

大白很認真的解答,每一個細節都講的很清楚,可見它這次是真的非常嚴肅認真。

直到這時,狼群才算是明白了,林小木等人要去對付三頭獅子和一隻狐狸。

「狼兄,那三頭獅子你是否知道?」林小木問道。

狼王點了點頭:「知道,它們也是荒野的霸主之一,常年佔據著這塊位置,也沒人願意招惹它們,你也見過呀,那次在神域之地。」

「原來是那三頭獅子,那還是虎兄虎嫂的舊識呢。」林小木嘀咕道,接著看向阿刁,「阿刁,你看到了,是那三頭獅子嗎?」

「主人,現在經你們這樣說,我想起來了,好像還真是。」阿刁思考道,「當時沒太在意。」

林小木:「那狼兄能否說服它們不要插手,交出那隻狐狸就行了。」

「這要換做以前,那沒有什麼問題,那三頭獅子興許會給我點面子,現在……」狼王又傷感的看了眼僅剩的十幾頭狼,道,「恐怕不行。」

林小木也不意外,確實,以前上百頭狼,這三頭獅子還會顧忌,現在這十幾頭還不夠它們打呢。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