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ader

「馬小玲」虛弱的笑了一下,癱倒在地上,看著祭台上的身影,道:

  • Home
  • Blog
  • 「馬小玲」虛弱的笑了一下,癱倒在地上,看著祭台上的身影,道:

「該做的,我們都已經做了。接下來就看你的了。」

……

一切陷入了沉寂。

天空之上,大日如來高坐於雲端,愕然看著自己的手掌,那裡一道爪印痕迹出現,佛血滴落。

但更讓他感到意外的是,

他突然之間,調用不了人書的力量了……

……

「阿彌陀佛……」大日如來念了一聲佛號。

人道一心,地覆天翻。

他見到了來自人道的力量。

「大日如來!這是……」觀音菩薩愕然道。

「是團結的力量!他們做到了,他們給了我們一個驚喜!」此時的大日如來,反倒輕輕一笑。

這樣的結果,是他也沒有算計到的。

但下一刻,大日如來的臉色有些變換,一道高大的怪物身影忽然出現在他們面前,淡淡道:

「驚喜?我會讓你見識到,什麼才是tmd驚喜!」

……

祭月完成。

所有的玄陰之氣都被陳煒所吸收。

此時的陳煒,感覺到了身軀前所未有的強大,哪怕面對大日如來,也沒有半分壓力!

陳煒此時,身高十丈,體型怪異,背生雙翼,

雙眼如同深邃的紅寶石,

表面如披鱗甲,雙掌如獸,

一股蠻荒的兇悍氣息從身上爆發!

……

陳煒平靜地看著對面的大日如來,與其對視。

觀世音菩薩向前,對著陳煒誠懇勸慰道:

「陳煒,大日如來這麼做,也是有他不得已的苦衷,如今既然你已經祭月成功,便是最完美的結局,何必再多生事端?」

陳煒點了點頭,對著觀世音施禮道:

「道理我都懂,但是,我要報當年暗算之仇。」

「而且,人類也不需要一個高坐雲端,被眾生信仰,卻不庇護蒼生的神佛。」

對於觀世音。他還是比較尊重的。

至少觀世音化身的妙善上師,一直在人間拯救蒼生,尋求一線生機,從未放棄人類。

但是佛祖大日如來,擁有世間頂級的力量,卻只是順應命運,置蒼生於不顧。

不管他是出於什麼顧慮,在陳煒這裡,他都要付出代價!

……

大日如來宣了一聲佛號,

「阿彌陀佛,是本座做錯了,施主既然有怨言,所有後果,本座一力承擔。」

陳煒眯了眯眼。冷笑一聲道:

「自然是你一力承擔,還想別人替你受過不成!」

說罷,陳煒身影消失,出現在大日如來面前,

一拳轟出!

「蹦!」

天地炸裂,雲氣在半空消散,

陳煒和大日如來的身影顯現在天地眾生面前。

……

大地之上,

眾生愕然抬頭,看著天空之上浮現的如來法相。

「那是什麼?」

一道小孩兒的聲音響起,指著天邊一個方向。

「是神明!是神國的神明!」

「不是,是佛祖!佛祖在度化東京的亡魂!」

「不對,佛祖對面怎麼還有人?那是人類嗎?」

「是東京的邪惡生物!一定是這樣!佛祖在凈化東京的邪惡!」

隔壁的大阪市,路上的行人,被小孩兒的話語所驚動,紛紛抬頭看向天空,然後便被天空的景象所震驚。

「哈哈哈,毀滅吧,讓這個世界徹底毀滅吧!」

有年輕人突然發狂,崩潰的嚎叫著。

周圍的城市陷入混亂,並且以病毒的方式向全世界擴散。

這個世界出現了神明!

……

大地上發生的一切,影響不到陳煒和大日如來。

看著眼前大日如來身前浮現的金光,陳偉皺了皺眉頭,

是想當縮頭烏龜嗎?

陳煒此時的戰力,幾乎與大日如來相當。但就境界而言陳煒似乎卡到了瓶頸,無法突破到與如來相同的境界。

或許過一段時日。當儲存在體內的玄陰之氣徹底被煉化,自己或許可以和大日如來平起平坐,

但此時的自己,似乎低估了大日如來的實力。

……

大日如來再次宣了一聲佛號,道:

「阿彌陀佛。既然施主已經證道,那這人間,便交給施主了。」

說罷,大日如來雙手合十,身影變淡,佛光收攏,就要遁入虛空。

既然你不讓我主宰蒼生,

那我走?

反正你也打不過我……

……

陳煒聞言,險些被大日如來的無賴行為,氣的噴出一口老血!

我辛辛苦苦算計了幾十年,結果還讓你成功離開?我不要面子的啊!

陳煒臉色冰冷,就要阻止大日如來離去,但下一刻,天空中突然出現一陣爽朗大笑聲:

「哈哈哈,道友,既然做錯了,還是不要這般不負責任的好,留下吧!」

一道身影出現,大袖一揮,

大日如來隱去的身影再次浮現。

……

「尊者。」

大日如來皺了皺眉,雙手合十行了一禮。

陳煒止住身形,看著突然出現的人影,

是當年出現在將臣身邊,傳授自己《盤古玄功》的神秘老者?

伏羲衍身?

陳煒行禮道:「見過前輩!」

老者讚許的看了陳煒一眼,雙目閃爍著亮光,很是開心。

「你做的很好,真的很好,沒有想到你居然可以走到這一步!真是出乎了我的預料!」

他是真的開心,陳煒此刻給他帶來的驚喜太大了!

……

陳煒道:「多虧了前輩賜下的玄功。」

老者搖頭道:「我的東西我知道,他雖然可以讓你少走彎路,但走到這個地步,是你自己的努力和天賦。」

盤古玄功雖然很珍貴,但裡面只是指出了路的方向,具體走多遠,還是要看個人。

老者感慨一聲,有些恍惚道:

「我從你的身上,看到了盤古族人的希望!」

……

沒有多說,老者轉身看向大日如來,道:

「大日如來,既然稱呼我為尊者,看來你已經知道了我是誰,這麼說,你也知道自己的身份了?那你為何一直避我不見?」

老者氣質飄然,瀟洒無拘,卻是帶著一股玄妙道韻。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