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ader

【只有兩分鐘時間!把握好分寸迅速離去!】邪影的聲音傳來。

  • Home
  • Blog
  • 【只有兩分鐘時間!把握好分寸迅速離去!】邪影的聲音傳來。

巢穴隨着基澇的腳步而晃動,到了最後,幽綠霞光化成了滔天大浪,朝着災笛席捲而去。

「什麼玩意?」

災笛一驚,發現一個裹着綠光兩米大小的光團迅速朝着他而來,帶着漫天霞光!

他凝聚幽能護盾,同時就是順發數百發螺旋丸丟了出去,轟擊在幽綠濤光上,震的濤光如同海水浪濤擊天!

同時基澇的一掌也隨之拍來,災笛與之對轟,而後兩者退開,大範圍的浪潮盪開,胚胎晃動不已。

其中的蟲王眼皮不斷打顫,似乎就要醒來。

「C+初期,兩分鐘殺不掉,趕緊走!」邪影開口道!

「該死!」基澇終於動容了,這波心態直接就處在爆炸邊緣!

但最終忍住了,他涌動出碧海霞光,瞬間無蹤,就此離開了!

巢穴內的碧霞肉眼可見的消散。

走了?災笛發獃。

「算了,不管了!」

災笛搖了搖頭,同時看向胚胎。

「進化胚胎,我的第五部將,就在裏面嗎?看來這波你提升蠻大的哈!哥哥也來陪你湊湊熱鬧!一起洗澡澡咯!」

災笛目光逐漸發亮,這可是好東西,進化胚胎全是幽能,對自己大有益處,反正自己將來是他老大,分點蛋糕不過分吧?

於是直接貼進胚胎,渾身爆發幽能,鑽了進去,開始大口大口吸收幽能,猶如喝稀世佳釀般,災笛美滋滋極了,絲毫不顧其他。

「嘶…」(邪魔族!!怎麼會有邪魔族??)

胚胎中的蟲王終於從漫天幽綠的世界中醒來,感知著體內紊亂的邪能,頓時心中驚怒。

處於進化關鍵的她造到了邪能的衝擊,這後果非常嚴重,如果強行進階B-,絕對淪為邪魔族的奴役,如果中斷進階,她將遭到反噬,無緣B-,陷入了兩難境地!

居然被邪魔族鑽了空子,差點被污染同化!!

「你就是我的第五部將嗎?」胚胎內部幽能朦朧,一蟲獸踏着光雨走來,赫然是災笛,他正驚訝望着身前超級龐大的身軀,居然這麼大!

「!」蟲王側頭望去,有點懵逼,怎麼會是幽燼?是他驚走邪魔族,讓自己醒來的嗎?這隻變異的首領蟲,居然救了一心想要殺他的自己,她有點恍惚,

雙方就這樣盯着看了許久。

忽然,災笛直接道出虎狼之辭:

「喂,肥蟲,你能告訴我,你怎麼長這麼大的嗎??」

「話說,我見你天賦奇才,有蟲神之資,要不要做我手下?」

「五狗子這至高無上的名稱就屬於你了!」

這個蟲王,在聽到肥蟲兩個字,頓時懵了,而後差點幽能紊亂。

她死死盯着災笛,這傻缺在講什麼鬼東西?自己可是蟲王,收自己做小弟!找死不成?

忽然,一個想法出現在蟲王思緒里,如果將邪能轉移給幽燼,自己就能無損突破至B-了!

想到此,蟲王冷冷盯着災笛,頓時一股意志籠罩住災笛。

「哎哎哎…」災笛也察覺到了,頓時運轉共情抵抗著這股要鑽進他大腦的意志。

「啊….」

兩股精神力在災笛腦子裏打架,讓他頭痛欲裂,直接翻滾了起來。

「你踏馬,勞資把你救出來,你丫的搞我是吧?艹!你要這樣玩,我可就不客氣了啊!!」

災笛罵罵咧咧道,抵抗意志的同時,又施展共情朝着蟲王而去。

無形的精神印記,頓時進入蟲王的身軀,湧入她的精神世界。

遭了!

蟲王臉色一變,她全力攻佔災笛的精神世界,根本沒想到災笛能抵抗多久,也就沒有防守,結果直接着了災笛的道。

結果兩股精神意志直接交融在一起。

同時胚胎光芒大綻,散發出刺眼的光芒,液態幽能流動,一股無形的能量將兩者拉到了一起。

「卧槽!!這是怎麼了??」災笛只覺得無法控制身軀。

「遭了!!居然是共情??為什麼是共情??」蟲王內心慌亂了,她也無法控制身軀。

「我去…..這尼瑪….怎麼回事?這曖昧情況是鬧哪樣?共情不能對雌性蟲獸施展嗎??特么澤哥沒說啊!!」

「啊…….」

「雅….雅蠛蝶~」

該死!!沒想到,還是中招了!蟲王絕望閉上眼。

最終,兩者的身軀,終於被拉扯到了一起,同時,兩者的意識頓時朦朧了起來。

……

反觀正面戰場,正處於基澇控制蟲族大軍不要命的攻擊。

「!」望着不要命衝來的蟲獸,聯盟軍指揮官直接傻眼了,蟲王現在都毫無章法了嗎?

身處千萬蟲群包圍的姜澤,已經激戰了兩小時,放了不少大範圍群攻,差不多幹掉了千萬隻左右。

閃耀之劍!

蒼穹上爆發恐怖的波動,而後熾白爆閃。

不少C+蟲獸,連逃都來不及,被姜澤一發閃耀之劍,瞬間帶走。

死的那是一個嘎嘣脆!

三千萬蟲群圍攻?

苦戰?

寡不敵眾?

不存在的!

還有不少殘血首領蟲從蒼穹墜落,頓時吸引了無數玩家趕來!

「艹!,這個BOSS是勞資的!」

「這可是澤哥留給我們的殘血湯,此時不搶,更待何時!」

「都讓開,勞資補刀王,現在就拿下這貨!」

玩家們成群結隊的沖了過來,鋪天蓋地的攻擊齊齊轟擊了過來!

姜澤餘光瞟見下方蟲群正不要命的衝擊聯盟軍的防線,揮手一道黑色方尖碑坐落而下。

「繁華,你通知聯盟軍指揮官,讓部隊位居後方,撐開防禦罩,留一道縫隙!」

「好!」繁華點頭,立即通知下去。

一時間聯盟軍的部隊猛地急流勇退,在後方集結撐開一道漫天的光幕,擋住密集的攻勢,同時打開一道巨大的缺口,面向所有玩家!

無數被當在外的蟲群頓時如泄洪般順着缺口涌了進來。

姜澤抬手就發動了一個新任務。

「叮,星球任務:抵擋狂暴的蟲群!」

「目標:成功抵擋蟲群!」

「任務獎勵:1W貢獻點」

友情提示:臨時復生碑已安置,本次活動死亡無損失!

任務一發佈,玩家們瞬間炸鍋了。

「熟悉的一幕又來了!兄弟們,隨我上前!」

「有系統這一句活動死亡無損失這句話,我就放心了!」

「艹!兄弟們殺啊,收割起來啊!」

玩家們直接嗷嗷嗷就全部朝着缺口處沖了上去。

「聖王殿下,我們,我們也上嗎?」喬爾急忙看向哈尼磊。

「你們就在後方施展遠程攻擊,不要上前,正面叫給玩家們就可以了!」哈尼磊命令下完,自己就急速沖向了蟲群。

艹!

一條通道,全是蟲獸,還是聚怪情況下!

這可是刷怪的好時機,勞資怎麼可能錯過這等好事!

隨着玩家大軍的殺入,很快就和蟲群再度激戰了起來!

可突然。

彷彿受到了來自蟲王的最高指令,所有蟲群一陣停頓,瞬間不在攻擊,開始如潮水般撤退!

整齊鑽入冰川消失不見,只留下空蕩蕩,坑坑窪窪的戰場。

「卧槽,發生了什麼?尼瑪還沒開刷都跑?我褲子都褪了!」

「艹了,全跑了!」

「瑪德,還有些身為BOSS的蟲獸,寶物沒爆出來之前,還踏馬想跑?」

玩家們一愣,家那蟲群退去,他們怎麼甘心還沒開刷怪就沒了,頓時罵罵咧咧起來,一路稀里嘩啦砰砰轟擊追殺。

【姜澤,想殺瘋狂找到主巢穴了!】天啟的思緒傳達給姜澤。

【太好了!】

姜澤一愣,接着就是狂喜,找到了蟲王所在地,那一切就好辦了,頓時聯繫繁華。

「繁華,這裏是主巢穴坐標!調集所有部隊,大軍壓境!隨我斬殺蟲王!」

姜澤說完便化作雷光奔著坐標,消失在天際。

玩家們也是收到了消息,想殺瘋狂找到了最終boss巢穴的地點。

「我擦,難怪蟲群退去了,原來想殺瘋狂找到蟲王巢穴了,兄弟們趕緊跟上去啊!」

「蟲王?瑪德,我倒要看看,這個蟲王長什麼樣子,能跟嫂子一樣化人形嗎?」

「艹!到你這裏,萬物皆可化形是吧?」

玩家們紛紛恍然大悟。

數百艘運輸艦懸浮蒼穹,有聯盟軍的,玩家部隊的。

所有人紛紛登上運輸艦跟隨大部隊而去。

……

偷香 「以後遇到事情,就應該做出最果斷的選擇,就像剛才那樣,讓對方毫無還手之力,這樣才不會讓別人覺得你好欺負。」

葉臨天寵溺的看著凌雪薇,細心的交代道。

凌雪薇聞言,甜甜的笑了笑,踮起腳尖,在葉臨天的臉上吧唧了一口。

葉臨天頓時愣住了,他沒有想到,老婆會在外面親自己,頓時開心的不得了。

拉著凌雪薇的手緊了緊,兩人笑意盈盈的在小路上散著步。

黑夜,總是感性而又危險的。

葉臨天突然放慢了腳步,眉頭微微皺起,眼中閃過一絲警惕。

「老公,出什麼事了?」

凌雪薇也察覺周圍環境有些許異樣,更明顯的感覺到了葉臨天突然而來的警惕。

葉臨天聞言,微微的搖了搖頭,小聲的說道:「保持警惕,我們被跟蹤了。一共有四個,而且實力都不低,其中有一個是四星天極主帥的強者,最低的也是二星玄級主帥。」

「我們怎麼會被這些人跟蹤?」

凌雪薇聞言,驚訝的捂了捂嘴巴,眼中有些許的害怕。

除了剛才的那個羅家二少爺,根本就沒有招惹到如此厲害的強者!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