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ader

【築夢師小美】展開占卜,說到:「奇怪啊,兩個選項,占卜結果都是凶!」

  • Home
  • Blog
  • 【築夢師小美】展開占卜,說到:「奇怪啊,兩個選項,占卜結果都是凶!」

【狹路相逢跑得快】道:「這個時候還佔卜什麼,不就是為了出去嗎,選離開了!」

周南道:「要相信科學,既然占卜結果顯示為凶,那肯定就有危險,不過兩個選擇都有危險的話,還是出去吧,這個地牢迷宮已經沒有什麼好拆的了。」

於是,四人全都選擇了「離開」。

周南又道:「經驗寶箱我開了,材料寶箱歸你們,咱們出去了!」

言罷,他跳下炮台,上前辨認出經驗寶箱,輕輕打開寶箱蓋子,一片金光之後,周南收到了系統提示,他升到了28級!

【離大譜】、【狹路相逢跑得快】、【築夢師小美】三人也上前開了材料寶箱,

接下來眾人也不停留,滿懷期待的沖向了迷宮出口。

那是一個閃耀著白光的大門。

周南第一個沖了出來,然後他就看到了一個巨大的鎧甲人,那鎧甲人比海神都要龐大得多,他的身體如山峰一般,個頭恐怕有千米之高,胸前有一個光芒刺眼的十字光痕,此時右手反握著一把巨大的散發著銀色光芒的巨劍,向著周南這邊刺過來。

轟隆一聲。

周南眼前一黑,如同陷入黑夜。

旁白聲緩緩響了起來:「探索時間超時,未能及時準備好祭品,您被深空之主擊殺,完成個人結局,五秒之後退出副本。」

「叮,您的隊伍已經團滅,謎之城探索結束,判定位糟糕的結局,無額外獎勵!」

「叮,您可以領取《謎之城(共一章)》旁白一部,閱讀,尋找忽略的線索,爭取下次獲得更多劇情。」

系統提示聲結束時,周南與【離大譜】他們已經回到了任務大廳。

「這就掛了?」

「不是吧,第二章剛開始就死出來了啊。」

「真·活不過第二章!」

「探索超時是什麼意思?還有那個巨人,他是深空之主?什麼鬼啊!」

「你們忘了么,李達普讀過碑文,空中出現十字聖痕的那一刻,舊日的聖約散發光輝,祭品必須準備好!我們超時了,沒能準備好祭品,然後就翻車了!」

「什麼是祭品?」

「不知道啊!我待會兒讀一下旁白,說不定能找到線索。」

「解謎副本果然不好玩……」

【離大譜】三人議論出聲,他們都還有些不服氣。

周南卻覺得無所謂了,這趟副本的收益已經非常不錯了,自己升到了二十八級,得到了齒輪英熊,還得到了【迷宮地牢的建造圖紙】,已經賺得足夠多了。

「好了,家族活動結束,有機會再來刷這個謎之城副本,我去也!」

周南用出劍蝶卡牌,立刻凌駕於劍諜強芬之上,【魔流劍】發動,便就出了任務大廳。

片刻后,周南在落日林後方建造了【迷宮地牢】。

迷宮地牢設定為地下城,所以周南使用建造圖紙之處,身前只出現了迷宮地牢的入口,那是一個類似傳送門的建築物,周南一步踏入其中,就宛如來到了一座地下宮殿。

自家這座迷宮地牢與【謎之城】副本中的地牢迷宮區別極大,地面鋪著的是大理石,通道寬敞,牢房整潔,每間牢房外面都有門牌號,其中桌椅齊全。

周南在這迷宮地牢中探索,他感覺這裡一點也不像迷宮,到處都有指示路牌,而除了999個牢房之外,還配備了食堂、操場、廣播室、管理室,以及一個大型傳送陣。

不過那個大型傳送陣可不是能離開地牢的傳送陣,而是通往「勞役之地」的特殊傳送陣。

「所以,地牢玩法中,還包括勞改?」

周南研究了一下「勞改傳送陣」,發現其中一個傳送點也沒有,如果家族有了資源產地,似乎就能與這個勞改傳送陣鏈接起來,而囚犯通過勞改可以縮減刑期。

不過由於沒有具體的「勞改地點」,關於這方面的玩法,無法具體得知。

「這監獄,太空曠了。要不……抓幾個人過來熱鬧熱鬧?」

周南不禁心中一熱。

片刻后,他返回任務大廳,發現其中果然多了一個專門的「監獄窗口」。

在這個窗口中,可以查看到通緝信息以及玩家收押情況,周南在其中稍一研究,很快就找到了一條信息。

「玩家【斗戰·斗戰磚家】,現關押於無盡城地牢,剩餘刑期23天12小時28分,轉獄費用2300枚金幣。」

周南再稍一研究,很快就明白了「轉獄」是什麼意思。

自家有了迷宮地牢,那就與材料王國的所有地牢聯網了,周南可以花費一定的金幣,將其他區域大城地牢中收押的玩家囚犯,轉移到自家的迷宮地牢中坐牢。玉帝看着這菜市場一般的舉動,他居然也沒有馬上制止,而是靜靜看着不說話,他知道這些人不會因為一兩句話而停下,新仇舊恨也不會那麼容易消散。

只等他們稍歇以後,就是自己的時候,定要讓這些無法無天的神仙付出代價!

這些還在互相傾軋的神仙完全不知道,接下來會發生什麼樣的事情,也沒有注意到玉帝黑著臉,眼神正冰冷的看着他們。

而此時上了天庭的鎮元子,一路暢通無阻,也沒人敢攔他,等他走到太上老君道場,來了這太清境大赤天……

《我在西遊搶信仰》第一百四十三章「吃羊」 看到這一幕,現場眾人再次懵了。

李成鐸急道:「你……你的枷鎖……」

林漠冷笑:「我都說了,我們這是將計就計,故意引你們出來的。」

「你真以為,我會被這種枷鎖困住?」

「我早就把這些枷鎖打開了,故意裝作被困,就是引你們過來的!」

宋瑞澤等人皆是暴怒,他們徹底發現,這次是真的上當了。

此時,林昭一揮手,大喝道:「給我殺了他們!」

外面立刻衝進來一群人,正是林昭親自訓練的守衛。

林銘面色驚惶,顫聲道:「義父,這……這不關我的事啊……」

林昭冷聲道:「不關你的事?」

「哼,你覺得我是聾子嗎?」

「剛才你們說的話,我已經全部聽到了!」

林銘差點癱軟在地,他知道,自己這次是完蛋了。

「殺!」

林昭一揮手,他身邊眾人立刻沖了上來。

宋瑞澤等人面色皆變。

他們的實力也都不弱,可是,想要對抗吳寨這麼多人,那根本不可能。

現在他們被圍在這地牢裏,吳寨眾多高手一起圍過來,他們就必死無疑啊!

宋瑞澤等人都絕望了。

就在此時,外面突然傳來了一個冰冷的聲音:「林昭,不想再死一個女兒,就放了他們!」

林昭和林漠急忙看了出去,只見這地牢入口處站着兩人,正是蠱尊與賀千雪。

賀千雪被蠱尊掐著脖子,呼吸都困難了。

林昭見狀,面色一變:「蠱尊,立刻放了我女兒!」

「不然,我與你不死不休!」

蠱尊狂笑一聲:「林昭,你這種威脅,對我而言,沒有任何意義!」

「我只給你一次機會!」

「放了他們,不然,我就當着你的面,殺了她!」

說話間,他手裏加了幾分力量。

賀千雪頓時面色脹得通紅。

林漠急了:「蠱尊,放開她!」

「我們放這些人離開!」

林昭也緩緩點頭:「蠱尊,只要你放了她,我林昭用性命擔保,絕對會放了這些人!」

蠱尊冷笑一聲:「我不需要你擔保。」

「你只要放了他們,那你女兒就能活!」

林昭和林漠互視一眼,最終,林昭擺了擺手。

門口那些人撤了出去。

宋瑞澤等人大喜過望,大搖大擺地走了出去。

「堂堂吳寨,不過如此嘛!」

「哈哈哈,各位,再見啦!」

宋瑞澤大笑着揚長而去。

林銘急忙想要跟出去,卻被林昭一腳踢開。

他急忙求救:「宋家主,帶我一起走!」

宋瑞澤瞥了他一眼:「一個廢物而已,帶你走幹嘛?」

林銘懵了,他沒想到,自己竟然被這樣拋棄了。

林昭瞪了他一眼:「還沒看出來嗎?」

「你已經沒有用處了,他們不需要你了!」

林銘徹底絕望了,他終於知道,自己這一次到底是犯了多大的錯誤啊。

宋瑞澤等人離開后,林昭沉聲道:「蠱尊,現在你可以放了千雪吧!」

蠱尊冷笑一聲:「不好意思,我這個人,向來不遵守什麼承諾!」

「這個女孩還有點用處,我先帶走了啊!」

言罷,他抓着賀千雪,轉身就跑了。

林昭和林漠面色大變,急忙追了出去。

蠱尊的速度極快,在前面急速而奔。

林昭和林漠全力在後面追趕,一直跑了半個多小時的時間,他們來到了一處無人的山林。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