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ader

一絲絲可能都不許有。

  • Home
  • Blog
  • 一絲絲可能都不許有。

而回去路上的林芙跟王雨薇同車,面對面坐着,真是怎麼看她的臉怎麼不爽。

明明是她的親祖母,為何偏要留下眼前這個狐媚子。

她剛才甚至壯著膽子說她也願意留下,結果竟然被拒絕了,嫡母看她的目光更像是要吃人。

好像她說了什麼不該說的話一樣,呵,真是好笑,竟然直接替祖母回絕自己。

可是祖母還偏偏不能不給嫡母面子,所以自己就真的只能跟着她回京了。

真真是可惡至極!

看着王雨薇的笑容,都覺得特別刺眼,有什麼好得意的,再怎麼樣,那也是我親祖母。

王雨薇自然感受到林芙對她的不友好了,只是她能怎麼辦,當時情況下她還能拒絕不成?

再說了,她確實是發自肺腑的感到高興,算了,同為庶女,自己還是外人,她對自己嫉妒也是能夠理解的。

讓她瞪兩眼就瞪兩眼吧。

丁苓見林萱一直笑眼彎彎的模樣,忍不住問道:「有什麼好笑或者值得高興的事情嗎?怎麼今早你從那邊出來就一直這樣了。」

「嗯。」林萱說道:「是好事呢。」

彩雲說道:「姑娘就那麼喜歡王家姑娘?她若是來這邊,老夫人會不會安排她跟姑娘一道住啊?」

「王家姐姐人挺好的,平日裏話不多,事也不多。真要是住在這邊也沒什麼不好啊,直接將北屋收拾收拾讓她住就行了。」林萱說得不太在意。

又不是她在京都府中的星月閣,這裏給誰住不是住啊。

彩雲愣了一下,隨後說道:「姑娘不介意將北屋讓出來給王姑娘住,只怕王姑娘自個也會拒絕的。婢子先將西廂給收拾出來,北屋夫人剛住過,簡單灑掃收拾一下就能讓人入住了。」

「你看着安排吧。」

林萱說着就轉身去了書房,她的畫這麼多天總算是要完成了。

等今天收尾之後,雖然還不是很滿意,不過好歹是她第一幅嘗試改變的作品,她還是想帶進空間給太奶奶當面過目一下的。

太奶奶若是覺得她畫的可以,就將畫作送去給太爺爺。

心裏這麼想着,腳步也跟着加快了,她已經有點迫不及待想要知道太奶奶會怎麼看她的畫作了。

等人真的到了書桌前,看着放在上面的畫像,林萱整個人反而靜下來了。

。飯後,周想招呼管贊強跟她一起離開,「你跟我去一趟鎮上,我有件事交給你做。」

管贊強不疑有他,點頭應下。

仨寶從車窗伸出頭來,跟外公外婆道別。

車子拐上了主路,看不到乾爸乾媽揮手了,周想才問管贊強對車外那一直揮手捨不得進屋的兩道身影有什麼感想。

管贊強嘆口氣,

《重生八十年代有空間》第1562章你為什麼打我是,在大周兒子是不差,但跟冥滄褶相比,兒子根本就不配擁有名字!

在這一點上,蔣貴妃非常的有自知之明。

兒子聰明是有,但那也是有她在才能讓他發揮好,一旦脫離了自己,那就等同於放飛了自我,自我感覺太良好,往往容易出事,這便是她當初為什麼極力反對讓他去大明。

結果,她這邊努力了那麼久,就快成功了,就被皇帝打亂了一切,兒子更是不聽勸,覺得自己父皇委以重任了,就是他該好好表現的時候,一定要拿出一定……

《田園悍妃之攝政王欠收拾》第85章蠢兒子 蕭錦麟送陸離回家的路上,一路上綳著臉一言不發,陸離也沒說話,蕭錦麟沉默了一會兒,問她是不是還不舒服,她說有點頭暈,蕭錦麟便抱着她給她揉揉太陽穴,讓她回家后叫大夫看看,可別有什麼藥性后遺。

陸離讓他也小心些,不知道今夜是誰設的局,搞不好是陳家內部出了內鬼,那他還要在陳家住一晚,實在讓人擔心。

「禾苗不跟着你出來了,你每回帶出來的人都不一樣,是不是還沒尋到得用的人?那你更要小心,切莫以身犯險。」

蕭錦麟讓她不要擔心,將她送回陸家后,在陸家門口站了一會兒,從衣襟前的暗袋裏掏出個笛子來,輕輕吹響。

陸庭月在閨房中將要就寢,聽到了這笛聲,她的丫鬟也聽到了,說誰大晚上還在吹笛子,擾人睡覺不是。陸庭月輕笑不語,在丫鬟轉身時一掌將她劈暈了,利落披衣出門。

蕭錦麟聽到落在身後的腳步聲,回過頭來,看到一身錦衣的小七,話音裏帶着冷意:「做陸家二姑娘還順心么?」

小七身心一顫,立刻就跪了下來,多年的訓練生涯已經讓她的反應刻進骨髓了,對着蕭錦麟她永遠直不起腰板來。

蕭錦麟讓她起來:「你如今已經是陸家二姑娘了,不必再如此謙卑,起來吧。」

蕭錦麟親自去扶她,小七呆愣,他竟親自攙她起身。

蕭錦麟看着小七,眼裏盛滿柔情,輕聲問她:「我答應了你父親,放你自由,但我如今有事求你,你還願幫我么?」

他溫柔說話的時候,能將人溺死,小七雖然知道他還是在利用她,卻心甘情願。

「我永遠是殿下的人,殿下有事儘管吩咐。」

蕭錦麟說:「我要你還像以前一樣保護阿離,行嗎?」

小七放在身側的手收緊,猶豫片刻終究點頭,但她問蕭錦麟:「殿下還相信我么?」

蕭錦麟說:「用人不疑疑人不用,小七,當初是我對不起你,你姐姐對這件事毫不知情,你在她身邊的時候她也待你跟好,我希望你不要記恨她。」

小七心中沉重,她就知道,他來找她能有什麼好事,還是為了保護陸離,她多想說,她可以為他做任何事情,唯獨不想保護陸離,

「好,我沒有記恨她,我會好好保護她的。」

蕭錦麟由衷發笑,他說:「不會太久,只在她出嫁之前的這段日子需要你保護,你們是姐妹,日後不管什麼場合你們都一起出席,不要讓她落單,婚後她就不必你再費心了。」

小七聽他這意思,是婚後就不會再和她有什麼聯繫了,她大概是個賤骨頭,放着好好的陸家二姑娘不做,還想跟着他。

「不僅是她,殿下還有別的吩咐我也願意接令的,父親的話您不要放在心上。」

蕭錦麟笑着說沒有了,「我怎能再讓你去冒險,陪在阿離身邊不會有什麼危險,只是提防小人,你一向警醒,我才託付你。」

小七輕輕點頭,雖然感謝他的信任,心裏卻百般不是滋味。

「你的傷好全了么?有沒有留下後遺症,需要什麼葯告訴我,若是我不在,就聯繫暗衛營的兄弟,聯繫方式還和以前一樣。」

他難得的體貼入微,讓小七深陷其中,不去想他的利用,此刻他就是關心她。

蕭錦麟叮囑了小七幾句,讓小七先進去,他目送她進去,小七回頭連步伐都是僵硬的,她從來都是目送他離開,追逐着他的背影,這一次他讓她先走,她走了幾步忍不住回頭,看到他站在月光下滿眼溫柔看着她。

今晚的月光真好。

小七回到閨房裏,拿出暗衛營配的秘葯在小丫鬟鼻尖熏了一下,小丫鬟沒多久就悠悠轉醒,還奇怪自己怎麼睡著了小七說她可能是太累了,夜深了,快去睡吧,她也要睡了。

小七不喜歡人家給她守夜,小丫鬟退下后,便是她一人獨處,想到今夜的殿下,如果這一切不是為了陸離該多好,她曾經以為她在暗衛營受殿下格外優待是因為殿下待她不同,後來才知道,確實是不同,這份不同只是因為她的父親姐姐罷了。

交代了小七做這些事情,蕭錦麟回到陳家,陳欽南還在等他,想向他解釋今夜的事情,蕭錦麟抬起手來制止:「如果不是特別重要,你先去洞房吧,春宵苦短。」

陳欽南輕笑,只對他說:「我府中還在排查,但就目前查到的線索來看,你要提防七皇子。」

蕭錦麟的對手不僅僅是太子,他還有好幾個兄弟呢。不管他們能力如何,只要還會喘氣,就會對他造成威脅,他一直針對太子,倒是忽略了那幾個。

蕭錦麟想到白日裏在花園碰到七皇子,當時還當是偶遇,原來是刻意為之,真是翅膀硬了,竟敢對阿離下手。

「好,我知道了,你先去歇息吧,明日我應當會很早離開,你先忙家裏的事,我若有事會來找你的。」

那麼多人想向他投誠,但只有陳欽南是他絕對信任的人,蕭錦麟時常想自己是不是很失敗,經營了這麼久的人脈,也只有一個陳欽南成為他的心腹,但也慶幸還有這麼個心腹。

給蕭錦麟提過醒,陳欽南心裏稍安,便回到新房去了,陸庭瑜已經昏昏欲睡,還靠在床邊沒有躺下,直到陳欽南回來,她才揉揉眼睛強打起精神來。

陳欽南扶着她躺下,讓她先睡,他洗個澡就來,陸庭瑜搖搖頭,說她方才已經睡過一覺了,這會兒不困,等着他。

新娘子在苦等,陳欽南檢討自己失職,去凈房快速洗漱,出來見陸庭瑜還坐在床邊,一身紅衣洗盡鉛華,如一朵出水芙蓉在等君採擷,他擺手讓丫鬟們下去,丫鬟們退下時把房裏的燈都吹滅了,只留了床邊一盞小燈。

陸庭瑜看着陳欽南走過來,心裏忐忑不安,在陳欽南傾身過來時,她煞風景地問了句:「這盞燈不吹了嗎?」

陳欽南笑聲喑啞,說這盞燈不能吹,吹了就看不見了。陸庭瑜還是不明白,不是要睡覺嗎?不關燈怎麼睡得着。

陳欽南讓她閉上眼睛聽他主導,後來她就明白了,為何這盞燈不能吹。

。 抱歉!…

章節內容獲取超時……

章節內容獲取失敗……

→→→重新轉碼,刷新本頁←←←

如果無法點擊上方鏈接刷新頁面,請手動下拉刷新本頁或點擊瀏覽器刷新按鈕刷新本頁。

如果你刷新2次還未有內容,請通過網站尾部的意見建議聯繫我們,我們會在第一時間修復!

誰在劇本殺遊戲里親了我最新章節、誰在劇本殺遊戲里親了我卡糖、誰在劇本殺遊戲里親了我全文閱讀、誰在劇本殺遊戲里親了我txt下載、誰在劇本殺遊戲里親了我免費閱讀、誰在劇本殺遊戲里親了我卡糖

卡糖是一名出色的小說作者,他的作品包括:誰在劇本殺遊戲里親了我、重生后男主成了大魔頭、

。 傅總吃起醋來,後果很嚴重。

他遲早會恢復記憶,然後跟他秋後算賬的。

余卿卿是他的女人,傅總未必會把她怎麼樣,但自己就不一樣了。

華森還想多活幾年,不想成為他們夫妻之間的炮灰。

余卿卿微微笑了:「你是不是忘了,當初在桐城的時候,你是怎麼給霍錚戴綠帽子的?」

華森不有一愕,嘴角也微微下沉,意味着他此刻非常不悅。

同時也在自問:在桐城的時候,他跟傅清寧的關係看起來很曖昧嗎?

大概是這樣吧。

從前跟她太熟悉了,哪怕她已經結了婚嫁了人,在他心中,也依然將她當成是自己的小公主。

無他,習慣使然而已。

余卿卿在桐城住了那麼久,親眼見到過他跟傅清寧一起吃飯,想必也聽到過不少。

而且,並不怪霍錚多心。

華森這個傅家童養婿的身份,本就令人懷疑。

就連傅君年和余卿卿都會側目,就別提身為傅清寧老公的霍錚了。

華森咬了咬牙,道:「余卿卿,你跟那個傅君年真是越來越像!」

一樣的招人討厭!

夜晚,希爾頓的酒會準時拉開帷幕。

這次的酒會,主要是慶祝溫氏和戴夫集團展開密切合作,所以主角是溫妤和傅君年,還有戴夫集團派來的高管代表。

讓利與戴夫集團的合作,是為了將來收購LT集團鋪路——

這種淺顯的商業模式,溫景鴻是十分清楚的,所以對他的長女也十分滿意,一直在跟賓客誇讚:「我這個女兒啊,倒是讓我省了不少的心……」

周圍的賓客們也在湊趣兒:「是啊,虎父無犬女。溫小姐才華橫溢,溫董也可以享清閑,真讓人羨慕啊!」

「是啊,我這次的事兒,真的很辛苦妤兒和Tom了呢。」

溫夫人穿着一身孔雀藍的旗袍,站在溫景鴻身邊,保養得當的面孔上,帶着春光霽月般的笑容,令人如沐春風。

她手裏舉著一支香檳杯,沖着他們兩人致意:「妤兒,Tom,我敬你們一杯!」

這種場合,溫妤很給這位繼母面子,安安分分的跟她碰了杯。

一飲而盡之後,她才緩緩向四周看了眼,道:「咦?怎麼不見哥哥?今天這麼大的場合,他竟然不來湊個熱鬧嗎?」

溫氏夫婦聽了,神色或多或少,都有了些變化。

溫華斯是溫景鴻寄予厚望的兒子,可是偏偏,這個兒子被溫夫人給寵壞了。

年紀比溫妤大了三歲,可是論起胸中丘壑經緯,還不及溫妤的三成,是個典型的紈絝子弟,日常生活除了開遊艇玩女人,就是看球賭馬,奢侈至極。

不像溫妤,年紀輕輕,就能夠獨當一面了。

溫華斯畢竟是溫家唯一的兒子,溫景鴻想把溫氏集團託付給他,也覺得這個兒子實在有些拿不出手。

前不久,溫華斯還把一所高校里的女生,給擄到了自己的公寓。

結果那個女生卻是個貞烈不屈,直接從他公寓樓上跳下來,當場死亡。溫夫人在溫景鴻那裏哭了半天,溫景鴻不得不花了一大筆錢,幫着兒子擺平了官司。

這件事,在波士頓的上流社會裏,早就鬧得沸沸揚揚了。

人們一直認可:溫華斯是典型的草包!

溫妤忽然在這個場合上提起這個人來,無非是瞧著溫夫人不順眼,所以想着法兒的提起溫華斯,讓大家想起他曾經做過的噁心事罷了。

溫景鴻好面子,臉色頓時不太好。

還是溫夫人,微笑着說:「他去法國出差了,大約要下周才能回來呢。」

加上周圍的人在這裏湊趣兒,暫時也就將這個話題給揭了過去。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