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ader

不知該如何回答。

  • Home
  • Blog
  • 不知該如何回答。

「回來你不告訴我!你特助怎麼當的,扣你這月的績效!」荷眉發火也是很嚇人。

掛了電話,荷眉才想起手邊的咖啡,這都放涼了。自言自語,西河回來了,那麼左燃,左燃也一定回來了。

當然,荷眉猜的沒錯,昨天早上還在韓江家的時候,左燃接到一通緊急的電話,作為片區的志願消防員,左燃被通知緊急趕往一個火險現場,進行協助。

左燃回到家的時候,已經是在消防隊開完總結會,部署完下一期救生技能訓練,滅火戰術服務。已經是傍晚了。

西河和小工,正帶著今天沒賣完,還剩下不多的餅乾,趕回家來。

「左燃,你鼻子黑黑的。」小工看見左燃回了家,親切的攀上左燃手臂。

「今天跟媽媽過的開心嗎?」左燃抱起小工問。

小工揪起自己的衣襟,幫左燃擦掉黑灰。「好啊,而且今天西河和韓叔叔去簽了字。帶我一起去的,領了那種紅色的小本。」

「哦。」左燃眼神有點黯淡,雖然說自己早就指導這些,早就心裡做好了一百個準備,事情真的走到這一步,心裡還是不舒服。

「所以你就能每天見到小可了?」左燃問西河,他伸手拉住西河的手臂,「你真的決定好了?」

「嗯,是。」西河沒有看左燃的眼鏡,兀自忙碌著,把剩下的餅乾裝盒子。又開始忙著準備晚飯。

左燃覺察出西河並不想說太多,也就不問了。成年人的情緒,在這種情況下,不說出來的往往都是真的。

「我很開心。」小工摟住左燃的脖子,「小可要搬到我們家一起住。」

「什麼?!」左燃大吃一驚,「小可搬過來?誰帶他搬過來?」

「韓江帶他一起搬過來。」西河淡淡的說。

「不是你和小工偶爾過去,而是這爺倆長期搬過來?」左燃沒想到這個合同,居然搞到這樣的情形。我的天,當西河跟自己談起這件事兒的時候,自己當初就不應該同意。

這引火燒身啊。

這引狼入室啊。

「韓江也不一定能住下來。就是應付一下街道管委會的摸底檢查。不然我們結完婚,戶口落在一起也拿不到出租鋪面怎麼辦。」西河耐心解釋。

「你覺得他住進來回自己再回去?」左燃有點著急,依照自己對韓江的了解,這個男人,在堅持做一件事情的恆心上,可以說和自己不相上下。當然,堅持喜歡一個女生,也在此列。

「嗯我也很擔心。」小工從左燃懷裡擰下來,「我擔心小可不喜歡我們的房間沒有玩具,韓江叔叔不習慣我們家的小桌子和衛生間。」

「為什麼小工會這麼想?」西河蹲下身,問。

「我在小可家,他們家的衛生間是坐著的,我們這裡的是蹲著大大的。」小工說,「我已經跟小可解釋了,他說他有點擔心,可能不會用。」

「沒事沒事。」左燃也蹲下,把小工放在自己膝蓋上坐好。「他們如果不會用啊,他們就會搬出去的。」

對吧,西河?左燃對著西河眨眨眼,畢竟西河一直在自己身邊,至少過去5年,西河一直陪在自己身邊。

晚飯好了,院子里的小桌子擺出來。小工搬著小板凳放好三個。幫助西河端上飯碗,擺好碗筷。開飯嘍!

樹蔭下的晚餐,清涼又愜意。今天西河給夾了菜,一人一個雞腿,小工分了半個給左燃,「左燃你今天辛苦了,多吃多吃。」

左燃也不客氣,一口塞進嘴裡,「謝謝小工,真香!」

就在此時,聽得小院門口有人急促的按門鈴。

「我來。」西河起身去開門。

「你們這個衚衕也真是不好找!車完全沒辦法開進來!」韓江一抹額頭的汗,拉一把小可。「來小可,我們到了。」

小可拽著自己的小箱子,裡面聽起來咕隆咕隆的,不像是衣服什麼的。往小院里張望,一眼看到小工:「小工!我來啦!」

「小可!」小工立馬放下飯碗奔了過去。兩個小人跟小糯米糰子一樣粘在了一起。

哎!那個人!韓江手一指,「你站起來!我媳婦,我戶口所在地,我允許你在這吃飯了嗎?」

西河瞪了韓江一眼。忍住沒發火。去問小可:「小可吃飯了嗎?」

「沒呢,肚子餓了!」小可實話實說。

「我帶你去洗手,我們一起吃飯!」小工拉著小可的手,跑回屋,跑到衛生間。

西河轉身回廚房,去盛飯。

借著這個空擋,左燃站起來,挑釁的對韓江說,「怎麼樣?看到啦。西河給我準備的晚飯。你來呢,就借光吃一口好了。我同意。」

韓江正要發作,聽得房間里小可在尖叫。幾個成年人趕忙跑到衛生間門口。

衛生間里,小工正摟著小可的頭安慰:「不怕,不怕,我在呢,蟑螂自己都怕我。」不遠處一隻拖鞋底下拍死只大蟑螂。

小可看見韓江,跑過來保住韓江大腿。把頭埋好,淚眼婆娑不敢看。

小工站直身體,挽起袖子,拿起刷子,打好水,跪在地上,仔細的刷每一片地磚,把縫隙都刷白,「臭蟑螂,我弄乾凈,就沒有蟑螂了。」

小可抹抹眼淚。

左燃看見小工小小的身體跪在地上,努力的刷地板。左燃蹲下來,「小工,我和你一起。」 沈岩面色一急,「小姐三思,既然陛下有意不讓丞相消息傳回盛京,小姐可千萬別去戳破這層牆紙。」

陛下封鎖丞相失蹤消息,肯定有其用意,不管是何種用意,都是為了盛京和平,小姐若是貿然進宮,戳破這層薄紙,以後陛下和謝家之間難免生出隔閡,那樣,對謝家和小姐來說,都沒好處。

謝如蘇眼底風雲變化,終是闔眸,斂下所有不甘,坐回座位。

沈岩說的沒錯,姑父封鎖爹失蹤消息,肯定有其用意,現在盛京風雲變化,薛家獨大,若是這個時候,爹失蹤消息傳出去,對謝家和陛下來說,都沒好處。

說不準薛家會趁勢將擁護爹的那些官員全部收買,就算爹到時平安歸來,盛京局勢已定,也再無轉圜餘地。

她也是昏了頭,沒想到這茬。

她一定要好好想想,下一步該怎麼走,才能解決這次問題。

前世,前世清河旱災是怎麼解決的?

她記得,前世清河旱災解決,是在宇文無極帶兵去清河送糧之後。

她記得那次,宇文無極壓糧到清河,沒過幾天就收服山匪,被世人盛讚神勇無敵,戰神臨世,之後,宇文無極班師回朝,她還在城門口迎接來的。

前世她不知道張羅峰和張邵青有沒有去。

如果說張羅峰和張邵青在宇文無極之前賑災壓糧,為什麼會失敗?為什麼後面輪到宇文無極去?

雖然張羅峰帶兵天賦不如宇文無極,但好歹是戰場上馳騁多年的老將,而且,那個時候宇文無極才十五歲,就算打仗再有天賦,能到什麼地步?

宇文無極簡單就能解決的山賊,憑什麼張羅峰沒解決?

「沈岩,你倆跟我去外祖父府里借人。」不論是搜尋爹蹤影還是探尋那群山匪來頭,都要人馬。

謝府都是些只會三腳貓功夫的護院,不足為用,而外祖父並肩王府不同,因為軍功卓越,先皇特地恩賜,霸桑十八騎可不歸皇室號令,直屬何霸天。

先帝還說,若是來日扶桑君主不忠不孝,昏庸無能,霸桑十八騎之主,可號令十八騎,匡扶正義,將扶桑交到民心所向之人手中。

先帝去后,誰都沒見過霸桑十八騎,就連謝如蘇,也一直以為那是傳說中的東西,就算外祖父整日跟她講霸桑十八騎如何如何厲害。

她一直覺得外祖父吹牛,就像古書中,總是形容帝王是命定之主,出生彩雀環繞,瞳孔異於常人,其實如何,誰都不知道。

直到剛剛,她才想起,外祖父書房那幅戰場殺敵圖上的十八名黑衣人是誰。

那些,就是霸桑十八騎。

因為外祖父跟自己講霸桑十八騎的時候,眼睛盯著的,是那幅畫。

謝如蘇很快開門出去,可把院內澆花的攬秋嚇一跳,穩了穩心神,放下花灑,「小姐,您要出去?」

「嗯,出去一趟。」謝如蘇點頭,腳下步子沒停,沈岩沈石一同跨過門檻,跟上去。

「奴婢陪您。」攬秋作勢要去凈手。

「不用,沈岩沈石會跟著我。」

攬秋神色一暗,望著謝如蘇離去背影,絞手咬唇。

從後院支輛馬車,沒要車夫,沈岩沈石會駕車,一路到並肩王府,袁副將剛好到門口,看樣子是要出去。

看見前面趕車的沈岩沈石,神情有些訝異,迎上去,「你們怎麼來了?」。 第62章、呵護博士,侍弄種羊

第二天一大早的紫泥泉種羊場,交接種羊過程在核心種羊圈外的外圍羊圈裡進行。紫泥泉種羊場又臨時增派了一輛5噸大卡車,連同莫海東自己家的解放牌5噸大卡車一起被噴霧消毒后,停放在外圍的羊圈內。

當種羊被趕出來裝車時,古力娜扎指著種羊耳朵上釘著的橘黃色塑料圈,問劉牧羊說道:「這是什麼玩意呀?我怎麼從來沒有見過?而且還要釘在種羊的耳朵上?」

劉牧羊回答說道:「這個塑料圈叫羊耳標,釘上它,就說明該只羊已經經過我們紫泥泉種羊場檢疫防疫過了,是健康、無疾病的種羊。耳標上還備有每一隻種羊的代系說明,比如說每一隻種羊的生產地是在某省某縣某種羊場,種羊的爸爸媽媽爺爺奶奶外祖父外祖母又都是誰?這樣每一隻羊的身世都可以記錄在案、跟蹤溯源!所以說綿羊育種是一件很繁瑣、很細緻的科學培育和篩選過程!」

這時劉德仁走過來對古力娜扎說道:「劉牧羊馬上將要和你們一起同車去塔格特團場種羊改良實驗站,組織上已經同意劉牧羊同志去塔格特團場任職,今天他就要去你們那裡報到,他的主要職責就是要研究、改良和推廣我們的新疆軍墾美利奴細毛羊種羊。由於人手不多,種羊改良推廣的事務又非常繁重,因此劉牧羊和習秀念兩個人肯定忙不過來,為此,你古力娜扎作為高中畢業生,到時候還是要多多協助他們兩個人,當好他們的助手和幫手!」

古力娜扎聽罷,頓時喜出望外地說道:「想不到劉牧羊博士這麼快就要到我們家,和我們一起並肩戰鬥啦!從此,我古力娜扎就再也不用愁這批種羊養不好啦!」

這時趙紅柳揶揄地「取笑」古力娜扎說道:「沒想到古力娜扎姐姐就這麼迫不及待地要把我的劉牧羊大哥哥當成你自家人啦,你怎麼就這麼性急呢?!」一番話說得大家頓時哈哈大笑!

莫海東倒也不避諱,憐愛地摸了摸趙紅柳的頭髮說道:「如此說來,你以後應該怎麼稱呼古力娜扎和劉牧羊兩個人呀?比如說古力娜扎,你是繼續叫她姐姐還是改口叫嫂子呀?還有劉牧羊博士,你是繼續叫他哥哥還是改口叫姐夫呀?」大家聽罷又是哈哈大笑!

趙紅柳聽罷靈機一動,歪著頭俏皮地回答說道:「如果劉牧羊哥哥不在身邊的時候,我就仍然叫古力娜扎姐姐;如果古力娜扎姐姐不在身邊的時候,我就仍然叫劉牧羊大哥哥;如果他們兩個人都同時出現在我的身邊,那麼我就聽聽他們兩個人的意見,然後再決定怎麼稱呼他們倆!」

劉牧羊聽罷,也愛憐地摸了摸趙紅柳的臉蛋說道:「我的小紅柳妹妹就是這麼絕頂聰明!從今往後,紅柳妹妹想怎麼稱呼我們,就怎麼稱呼我們!」劉牧羊的一席話頓時說得小紅柳很不好意思地紅著臉抿笑。

裝車完畢,莫海東的卡車上裝上了30隻種母羊,車中間用隔離網隔開,前後各裝15隻;而紫泥泉種羊場的卡車上只裝了10隻種公羊和15隻種母羊,而且中間同樣用隔離網將種公羊和種母羊分開。古力娜扎見狀問劉牧羊說道:「你們紫泥泉種羊場派出的那輛車,將車廂中間隔離一下,是為了隔離種公羊和種母羊。但是我們家的這輛車裝的全部都是種母羊,為什麼還要在車廂內把它們前後分隔開來呢?」

劉牧羊聽罷回答說道:「把30隻的大羊群隔離成兩個15隻的小羊群,能夠減少在運輸途中羊只相互擠壓和踐踏的發生,有利於減輕羊群在運輸途中的應激反應,從而保護羊只的健康!這些種羊太金貴,也是我們寶貴的育種研究成果和繼續實驗材料,馬虎不得,所以我今天要親自押運,以防止運輸途中出現意外!」

古力娜扎聽罷感激地點點頭說道:「為了這些種羊的運輸安全,還要難為你這個大博士來和我們一起擠這趟車,所以外人咋看起來,你一點都不像是個羊博士,反而倒有點像是一個老羊倌!」

劉牧羊聽罷,哈哈大笑地說道:「我何止是一個老羊倌,待一會兒,我還要和我們種羊場的司機輪流開車,當一個老司機呢!」

莫海東聽罷,趕緊勸阻劉牧羊說道:「待會兒我讓古力娜扎坐上你們的車,讓古力娜扎代替你開車!到時候你就只管在車上歇著,要把你這個大博士的精力全部放到種羊的安全、技術管理上,並隨時指導我們侍弄好這些種羊!」

大家聽罷頓時一陣叫好!劉德仁教授也對大家的意見表示支持,並勸導劉牧羊說道:「你就聽大傢伙的,你的價值就在於要把自己的主要精力放在指導其他人一起提高綿羊育種的技術水平,這樣要比你一個人什麼事都要事事躬親要強上千百倍!」

劉德仁教授隨後讓食堂師傅朝車上塞進許多好吃的煎餅、並給每個人的軍用水壺加滿水,然後對大家解釋說道:「這些都是給你們在路上準備吃的,你們就盡量不要停車在路邊飯店吃飯,因為飯店周圍停靠的動物運輸車輛,難免不會將病疫傳染給咱們的寶貝種羊!」

眾人聽罷,不禁敬佩劉德仁教授對綿羊育種防疫的嚴謹科學態度,紛紛表示一路上將會絕對聽從劉牧羊博士的指導,全力保證把種羊安全地運回家!

劉牧羊博士感激大家對自己的呵護和信任,於是就開始發號施令地關照大家說道:「待會兒開車,由我們紫泥泉種羊場的卡車在前面引導,你們後面的車一定要跟著前車的節奏『先慢、后快、常停車』,以便讓種羊逐漸適應長途運輸。我們每走一段路程就要停車檢查一下,對趴下、跌倒的種羊要及時拉起,否則種羊就會因被踩、擠壓而窒息死亡!特別是在上下坡時更要注意經常檢查。每輛車上的兩個司機要輪流開車,以保證精力充沛地開穩、開好車,而且盡量不要讓車輪走坑窪之地,也盡量不要急剎車,以免使種羊因為顛簸、急停而導致跌倒和情緒恐慌!」

臨開車前,劉德仁又讓紫泥泉種羊場的職工朝兩輛車廂的後部裝上了一批已經用塑料薄膜包封好了的實驗器械和實驗用具。劉牧羊博士對此對大家介紹說道:「這些實驗器械和實驗用具都是由我們紫泥泉種羊場專門研究和設計出來的種羊人工采精和人工授精器具,而且也是我們紫泥泉種羊場的綿羊育種設備器材廠專門生產出來的,一般都是跟隨著種羊一起同車配送,到時候我們將要在塔格特團場親自傳授推廣這種種公羊人工采精和種母羊人工授精的科學方法!這可是一項目前在國際上居於領先水平的種羊人工輔助配種技術哦!」

古力娜扎聽罷,敬佩地回應說道:「我們以前只是聽說過傻兒子要在父母親的親手調教下,才能學會和媳婦圓房生兒子的笑話,沒想到種羊也可以人工輔助圓房呀?!而且還是目前國際先進水平的育種技術!如此說來,我們應該在回去之後趕緊學會它,也來教會那些傻子種公羊是如何同『美羊羊』種母羊們圓房的!」大家聽罷頓時哈哈大笑!

上了卡車之後,劉牧羊博士讓古力娜扎坐在紫泥泉種羊場老司機旁邊觀察。老司機師傅態度和藹地對古力娜扎說道:「從紫泥泉種羊場到博樂市和塔格特團場場部的路我已經比較熟悉,因此這一大段路程就不用你指路啦!你就集中精力觀察我駕駛的速度和平穩度,待會兒你就照著我的樣子接替我開車就行啦!」

古力娜扎聽罷,感激地朝師傅點點頭,並伸出雙手把劉牧羊按躺在座椅上柔聲地說道:「我的大博士,你就放心大膽地閉目養神躺一會兒,讓緊繃的大腦鬆弛一下。你一定要注意勞逸結合,才能事半功倍!」劉牧羊聽罷頓時會心一笑,順從地半躺著靠在座位上開始閉目養神!

後面的卡車上,莫海東居然讓方澤濤首先開車!羅蘭見狀開玩笑地問副駕駛座上的莫海東說道:「莫海東大叔,你怎麼就這樣放心大膽地讓方澤濤這個新司機首先開車呢?要知道昨天古力娜扎在駛進種羊場之前,就曾經不由分說地把方澤濤給強行抱離了駕駛座位!」

莫海東聽罷,哈哈大笑地回答說道:「我們三個人中,方澤濤是個新司機,古力娜扎算是個熟練司機,我莫海東就算是個骨灰級的老司機。因此,我看得出方澤濤的駕駛技術已經基本上能夠應付路面駕駛了。至於古力娜扎昨天有些謹慎也是正常的,而且我還看得出來她可能是為了要在紫泥泉種羊場的職工和劉牧羊博士面前露一手!這是因為習秀念前幾天曾經給古力娜扎介紹過未曾謀面的劉牧羊博士當男朋友,不過古力娜扎當場就責怪習秀念竟然給他介紹了劉牧羊這麼一個三十歲的老男人,因此古力娜扎當時還氣得把習秀念給臭罵了一頓!可能古力娜扎暗地裡已經對未曾謀面的劉牧羊產生了一點好奇感,於是她就想用自己的駕駛技術在劉牧羊博士面前顯擺一下,沒想到還真的把劉牧羊博士給怔住了!」

全車人聽罷頓時哈哈大笑!羅蘭揶揄地對莫海東說道:「這個古力娜扎,這短短的幾天時間內,就依次向習秀念和方澤濤求過愛,以致於想男朋友都給想瘋了,於是又迫不及待地想看看劉牧羊博士到底長得像什麼樣?謝天謝地,劉牧羊博士還真是一個貨真價實的鑽石王老五!」

方澤濤也趕緊接著羅蘭的話頭說道:「正是由於劉牧羊是一個研究成果卓越的畜牧獸醫博士,所以我們所有人都應該好好地呵護他,讓他好鋼用在刀刃上,發揮出他對細毛羊育種改良事業的最大作用!」大家聽罷紛紛點頭稱是!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