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y admin

不過總算歐陽芷是個十四五歲的少女,他們也就樂一樂,沒誰當真,看了一會兒,刻的就是一個光頭和尚,誰不會刻呀,然後各自又忙自己的事情去了。

顧沖看着手中的這卷書,默默點頭,似乎書中的某句詩文很和他的心意,對於周圍的環境,完全置若罔聞。

歐陽芷畢竟是女孩子,刻完一個佛像之後,再刻的時候,又有人笑他,歐陽芷回頭看了一眼公子,完全沒有聽到周圍的喧鬧一樣。

歐陽芷臉皮子薄,有些撐不住這裏的環境,卻又不敢拒絕顧沖給她佈置的功課。

也不知師兄跑哪兒去逍遙了。

老半天都沒看見他的人影,不會為了躲清閑,溜出去玩了吧。

歐陽芷剛歪了歪腦袋出了一會兒神。

忽然,「砰」的一下。

後頭一個拿着書卷的手,就敲在了她的頭上,「又在發牢騷,你不刻好一點,怎麼會有人買,沒人買佛像,公子哪來的錢給你們兩個買衣服,咱們吃什麼。」

歐陽芷委屈的眨了眨眼睛「哦」。

其他人聽到這裏,卻是哄然大笑,「還真是要賣出去的。」

「跑到萬佛聖地跟前賣佛像,你這二人倒也夠膽大。」

顧沖搖了搖頭,沒有說話。

忽地,就在這個時候,人群後面捲起聲浪,好似有一個東西沖了過來,一個青年大叫着救命:「師父,師父,有個幾個瘋和尚要謀殺你最喜愛的徒弟了。」

正是姜懷安,他渾身破破爛爛。

眾人聽到聲音,趕緊給他讓開。

「抓賊!」

「抓賊!」

後方有人放聲大喊,隨後十八名武僧聯袂急奔,將顧沖和姜懷安團團包圍,領頭的則是一名中年和尚與一個眼中閃著精明之色的商人。

「阿彌陀佛,在下萬佛聖地外門弟子元真,這位小施主快快將偷盜李大商人的金佛還給他,否則定當遭受皮肉之苦!」

這名中年和尚捏著古銅色佛珠,作獅子吼喝道。

「姓李的奸商血口噴人,我只是在他店裏逛了一圈,根本就沒有拿任何東西。」

回到顧沖身邊后,姜懷安底氣大增,不客氣的懟了回去。

那叫做李大商人的富態中年人雙手叉腰肌冷哼道:「臭小子,當時店裏只有你一人,不是你拿的又是誰拿的的?要是不給也沒關係,那就拿一千兩黃金出來!今日有萬佛聖地的高僧為我主持公道,任你說出一朵花來也跑不掉!」

「我相信姜師兄,肯定你們血口噴人,狼狽為奸!」歐陽芷見姜懷安被人欺負,也站出來打抱不平道。

聽到「狼狽為奸」四個字,中年僧人眼睛一瞪,當即就要發作,而這時顧沖卻先一步發話了。

「你是萬佛聖地『元』字輩的?元字輩可是五十年就有了,基本都是正式弟子,而你居然還只是外門弟子,看來多半是不學無術。」

顧沖搖搖頭,雖然沒有嘲諷的表情,但是話語卻具有十足的殺傷力。

「小僧當年乃是內門弟子,後來犯了戒律清規才被貶到外門!施主居然對我萬佛聖地的輩分如此了解?但即使如此也不應該在小僧面前提起……」

元真和尚聲音低沉,這種當面揭短的行為,令他背後的十八棍僧都是義憤填膺,面紅過耳。

他們可都是萬佛聖地的人,哪怕只是外門弟子,也不是一般人能招惹的,而且身為僧人對於名譽一事更是看得極重,又怎容顧沖一個青年對他們的師兄指手畫腳?甚至侮辱?

「原來是犯了戒律,卻還偏偏不學好,萬佛聖地這種佛門聖地,不曾想也是個藏污納垢的地方!」

顧沖此言一出,就是旁邊的李大商人都是駭然色變:「這青年好重的戾氣,好大的膽子,竟然敢在梵州詆毀佛門!」

「眾弟子聽令!布十八棍僧陣,降妖伏魔!」

果然,被顧沖這麼一激,便是菩薩都要發火,元真和尚暴喝一聲,十八棍僧呼嘯而上,結成了一門奇異的陣法,人影棍影重重,奧妙無方。

「嗯,萬佛聖地終究是有點東西……」

顧沖點頭贊道。

他現在眼界何等高?

普通武人能得他一聲贊已足夠自豪,奈何元真等和尚卻是氣炸了肺,就是旁邊的一些看熱鬧的武者都感覺這青年實在太過狂妄了一點。

在他們看來,這十八棍僧的小夜叉棍法已經爐火純青,每一個放在江湖上都是小高手,又有着元真這個萬佛聖地先天武僧主持,十八棍僧陣變化無窮,幾乎已經全無破綻,易地而處之下,即使先天圓滿的武人手段出盡也難以脫身!

而這只是還只是外門僧人而已!

萬佛聖地佛門祖庭,畢竟有着足以自傲之處! 「不會吧?老白?」

「你條件不差啊?怎麼會沒簽約呢?」

「呃,等會想想怎麼面對老班吧。」

「你這不是拖咱班的後腿嗎?」

同學們看着白雲飛,一個個無語的搖頭。

白雲飛平常的表現怎麼樣大家都清楚,雖然不是拔尖的學生,但也不差。

而現在居然沒找到公司簽約,都是一個班的學生,原因眾人心裏也都知道一些,還不是感情上那些事鬧的?

但能怪誰?自己想不開,分手的人多了,也沒見白雲飛這樣的。

劉洋看了呵呵一笑,你不是挺有能耐嗎?不是會唱歌嗎?到畢業了,連個簽約公司都找不到?

這時候,不知道誰喊了一聲「老班來了。」

眾人轉頭看去,果然,教室門口處,演員三班的祁老師走了進來。

祁老師笑着走上講台,「人都到齊了?」

班長劉洋道:「老師,到齊了。」

祁老師點了點頭,「那好,到齊了我們就開始班會,從今天之後,你們都是要正式踏進娛樂圈了……」

洋洋洒洒,老祁說了一大堆,頓了一下,目光在台下面掃了一眼,才繼續說道:「還有件事,就是咱們班裏畢業生簽約公司的問題。」

「今天一早,教務處的就找我談了話,今年畢業生還沒有簽約的,全年級就剩五個人了,咱們班就有一個。」

一時間,全班學生看向白雲飛。

老祁也狐疑的跟着大家的目光看向白雲飛。

這時候,教室門口有人敲門。

「祁老師,開班會呢?你們班的簽約情況,我給你拷優盤裏了。」教務處一男老師走進來道。

說着,把一個白色優盤遞給老祁。

老祁道了聲謝,等男老師走了以後,才掃了一眼白雲飛。

他也只是得到通知,說班裏有學生還沒簽下公司或者工作室,沒具體說是誰,難道是白雲飛?

老祁道:「你們等等,我看一看。」

說着,老祁把優盤插進自己電腦里。

劉洋幸災樂禍的朝後瞥了一眼,又看了看吳珊妮,昨天酒吧讓白雲飛出了風頭,今天這場子算找回來了。

全班只有三個簽約了一流娛樂公司的學生,其中就有他劉洋。

而白雲飛呢?別說三流娛樂公司了,連工作室都簽不上。

這麼一比,高下立判。

劉洋站起來道:「老師,要打開多媒體嗎?」

打開多媒體,把屏幕投放在幕布上,讓大家看一看,昨天那個「才子」,實際上有多垃圾!

所有人都簽下了公司,只有白雲飛後面是個「無」,嘖嘖。

想起昨天晚上白雲飛把他整的那麼尷尬,劉洋就心頭火起。

老祁擺了擺手,「我先看看。」

說完,老祁打開文件,電腦屏幕上出現他們班的簽約情況。

突然,老祁眼睛一瞪,見了鬼似的。全班簽下一流娛樂公司的,也就那麼幾個人,他都清楚,但怎麼又突然增加了一個?!

發了會兒呆,老祁抬了一下頭,目光盯着白雲飛看了一陣。

同學們也都注意到了班主任老祁的表情,紛紛為白雲飛默哀。

劉洋嘿笑一聲,心裏爽啊。

老祁看向劉洋,沒明白這小子笑什麼呢,擺了擺手道:「行了,你打開多媒體吧。」

老祁原本想着有一個學生沒找到簽約公司呢,這麼大庭廣眾之下投放,有點傷學生尊嚴,打算自己看看,然後單獨找這個學生問問就行了。

沒想到,和他想的壓根就不一樣。

那就不用遮著掩著了,這是好事啊,能增加一個簽約一流娛樂公司的學生,他臉上也光彩,學校還會給他發獎金。

劉洋站了起來,心裏發笑,等著吧,一會兒有好戲看了。

白雲飛看着劉洋去開多媒體,心裏也有些不自在,他雖然做事大大咧咧,但也是要臉的啊。

這下丟人了。

白雲飛有些頭疼,暗罵原主給他丟下了這一個爛攤子。

孫亮小聲道:「大哥,催眠會嗎?」

白雲飛皺眉道:「孫子,看過這類書。」

孫亮錘了白雲飛一下,「滾你丫的,等會兒你就自我催眠吧,別管其他人怎麼說,曉得伐?」

孫亮覺得自己能做的,就是開導安慰自己哥們。

白雲飛點了點頭,笑道:「曉得嘞。」

劉洋一邊開着多媒體,一邊看了眼白雲飛,呵,還笑得出來?等會兒有你丟人的。

講台的幕布上,表演三班的簽約表格被投放了出來。

大家向幕布上看去,先是找了自己的那一行,然後許多人不約而同的向白雲飛那一行看去。

唰!

全班同學傻眼了!

吳珊妮瞪大眼睛,一臉驚訝。

劉洋咽了口唾沫,目瞪口呆!

孫亮張大著嘴巴,瞠目結束!

只見白雲飛的名字後面,寫着六個加黑加粗的字——「璀璨娛樂公司」。

嗡!

全班立刻炸鍋了!

「我靠!」

「真的假的?」

「我不是做夢吧?誰說白雲飛沒簽上公司?睜眼說瞎話吧!」

「厲害了我的哥,不聲不響幹了票大的!」

「璀璨娛樂啊!一流娛樂公司啊!」

「算上白雲飛,咱們班有四個簽約一流娛樂公司了,能被璀璨娛樂力捧,只要能力不是太差,以後成為二線明星很有可能啊!」

白雲飛也愣住了,怎麼回事?他怎麼就和璀璨娛樂搭上了?他怎麼不知道?寫錯了吧?

孫亮吸了一口氣,轉頭看向白雲飛,道:「雲飛,你丫的扮豬吃老虎啊,連我也都瞞着?」

白雲飛聳了聳肩,一臉無辜和茫然。

這時候,台上班主任老祁的電話響了起來,老祁接通電話,說了一會兒,才放下電話。

看向白雲飛,笑道:「白雲飛,你行啊你,真能沉住氣,簽了璀璨娛樂公司,到現在才暴露出來,哈哈,我今天要是不臨時開這個班會,怕是得等很久才知道這事了。」

劉洋剛才一直盯着白雲飛呢,也看到了白雲飛的表情,很明顯,白雲飛很可能也不知道這事,再說之前怎麼可能一點風聲都沒有?

肯定是教務處的老師寫錯了!

劉洋站了起來,打着為白雲飛着想的幌子道:「老師,是不是教務處弄錯了?萬一雲飛這兩天要簽其他公司呢,別耽誤雲飛了。」

其他同學也跟着點頭,很可能弄錯了。

不是他們不信,璀璨娛樂公司可是業內一流娛樂公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