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ader

但是,直覺告訴他,破開壁壘,必然有大麻煩出現。

  • Home
  • Blog
  • 但是,直覺告訴他,破開壁壘,必然有大麻煩出現。

既然是大麻煩,那就算了。

想到這,他從新回到了巨石上。

「咦,你想幹嘛?你越線了!」

周陽看到李青衣正像螃蟹一樣,一點點橫向挪動,半隻腳已經越過了分隔線。

「沒有,你看錯了!」李青衣第一時間回到了原位,冷漠地眺望遠方。

「你!」周陽一時無語,「我剛才去確定了,天上有層壁壘。」

李青衣嗯了一下。

「能和我說說怎麼回事呢?」

「不知道。」李青衣搖搖頭,露出迷茫,「這應該在我沉睡之後發生的。」

「那你怎麼知道天是假的?」

「直覺。」

得!遇事不決,量子力學;解釋不通,就靠直覺。

「你們的等級是怎麼劃分的?」李青衣問道。

周陽說了一遍。

「看來你們等級劃分是繼承我們的,並沒有改變。」

李青衣點點頭,「我能感受到你擁有遠距離傳送,你去星球對面看過么?」

「看過,有一層無形的壁壘包裹住了整顆星球。」周陽點點頭。

星球對面很混亂,周陽很少去,但剛才在高空,已經是太空的位置了,所以周陽不用擔心什麼。

「你能做到么?」李青衣突然問道。

「我?」周陽沉吟了一下,「三個我應該可以坐到。」

「那就是做不到了。」李青衣嘆了口氣,「這是一層保護,至少要SSS級別才能做到。」

「SSS級?」周陽皺了皺眉頭,聯盟根本沒有SSS級的異能者,連SS級的高手都沒有,除了他。

目前應該加上半個李青衣,對方應該是SS級的,不過好像掉級了,只能發揮出S級的力量。

「以前我們的文明就有SSS級,揮手間可以毀滅星球……」

「等一下!」周陽突然變色,「我有要事,回頭見!」

揮手灑了一堆零食,周陽消失不見。

【叮~警告!離李巧芸死亡劣化為偽劣還有五天,請務必加快拯救速度。】 李明輝無論如何也沒有想到柬軍能夠衝到這幾道關卡。

他認為,憑自己的實力,柬軍的作戰能力,有前三道關卡足能夠把柬軍擋住,因此,除了那前三道防線之外,其它的,都形同虛設擺樣子而已。

因此,當吳江龍帶人真的衝到這裡時,守衛處關卡的越軍一下子就慌子,因為他們沒有重視,所以便沒有足夠的防備,至此便受到強烈的打擊,所以就受到了沉重打擊,這就是因和果的關係。

突然之間,守衛的越軍看到有柬軍衝上來,也想用槍擋一擋,他們不僅是為了要面子,也得顯示一下自己的能耐。讓越軍萬萬沒有想到的是,他們僅僅是露了幾下頭,腦袋瓜子便給人敲掉了好幾個。

這柬軍也太厲害了,是他們嗎?

越軍不相信也沒轍,過來的這些人可穿的都是柬軍服裝,看不出什麼特殊的,不信也得信。

在這裡守衛的越軍本來就人數不多,武器也夠不上重火力,面對敵人兇狠的攻勢,哪還敢多有一點戀戰之心。於是,這些越軍能跑的就跑,跑不了的則找個隱蔽之處躲起來就是。

一次次的進攻之後,憑著吳江龍的狙擊槍發揮出的巨大作用,很快,他們攻上了寨卡山山頂。

吳江龍到了,其它人自然不會成問題,隨後,電視小組的人也跟著趕了過來。

登高遠望,面對寨卡山的另一面,那裡是靜靜的山谷和隨風搖動的樹濤,看不到人的影子。也就是說,那裡沒有了越軍。

其時,在出發時,這些人早就接受過情報信息,知道寨卡山以外,完全脫離了越軍的控制。現在,這個世界上只有越軍是敵人,除了姓越的之外,其它的都是友好鄰邦,碰到誰都是幫助,沒人會阻攔或要你的命。

因此,到達這裡的人員,人人心裡都鬆了口氣,知道從此就安全了。

表面上看是如此,難道就真的安全嗎?

非也!

當吳江龍看完寨卡山另一側的景色,迴轉身再往身後的山下看時,他的心不由的又提了起來。

只見山下的越軍重新集結起來,黃糊糊一片,正追趕著為數不多的幾個綠影在撕殺。

吳江龍知道,這是原來阻擊的越軍又想著要追趕了,如果不把他們徹底解決掉,這種糾纏恐怕沒完沒了,即使你過了寨卡山頂,越軍還可能追到寨卡山下,直到被他們趕到窮途沒路為止。除非能有強大的部隊把他們阻止住,或者乾脆把這伙越軍一個不留地全都幹掉。

這些條件,吳江龍都沒有,柬軍也沒有。一來這個地區沒有柬軍的任何部隊駐紮,他們所選擇的道路是在倉促中決定的,柬軍即使往這裡調部隊,派兵來接應,現在都來不及。這是第一。第二,目前山下的越軍在人數上,武器裝備都要優於柬軍,如果讓他們用上四0火箭筒,迫擊炮等重武器,即使柬軍上了山頂或者過了山,危險依然存了。因為越軍可以人不到位,但能用這些武器打靶。

用鋼鐵來對待這些人肉之軀,那還有什麼好地結果!因此,當務之急就是把這股越軍擋住,不讓他們上來,等著電視小組的人跑遠了,沒有危險再說。

於是,吳江龍對焦團長說,「老焦,我們還得抵擋一陣,讓電視小組的人先走。」

焦團長知道我們是什麼意思,這裡面當然包括吳江龍和洪志。

本來,柬軍的任務就是掩護。吳江龍算是從中國來的電視小組裡的一分子,他當然數於被保護對象,而不是保衛者。先前,是利用他的優秀來幫助柬軍,現在目的達到了,也衝到了目標位置,這時就不能再讓人家冒險了,所以,焦團長絕對不會同意吳江龍留下。

「可以,但是你和洪志得走。」

焦團長不容置疑地做出決定。

「先別爭了。」吳江龍發現山下的柬軍士兵越來越危險,「先把他們幾個救下再說。」

說完,也不管焦團長是什麼態度,便快速衝下山頂,朝著一塊大石跑去。

吳江龍都去了,別人還能耽擱嗎!於是,這十人小隊隨著他,又返回山下,重新聚集到了吳江龍周圍。

吳江龍迅速找好一個位置,也不發話,舉槍便朝越軍射擊。

他用的是狙擊槍,別人能比嗎?當然不能。由於距離還遠,加之目標看不清,為了不傷到自己人,他們必須小心開槍。

這時,戰場上,也就是小分隊這一邊只有吳江龍一支槍在響。

只聽得「叭,叭」

狙擊槍成了獨人舞,一個人表演起來沒完。

再看被打的那一邊,吳江龍的槍幾乎是槍槍不走空,槍槍都有目標被擊中。擊中的可不是什麼木頭靶,也不是玻璃瓶子,那是一個個活生生的人,是越軍帶著頭盔的腦殼。

隨著槍聲響起,這幾個腦殼接連被擊碎。

人的這個死法太可怕了,要比機槍掃射中彈恐怖的多,即使那時身上中多發彈都沒這一發可怕。

當越軍發現有人對他們進行子彈點名時,越軍怕了,真的是怕了。

就聽有人喊,「快隱蔽,快隱蔽,狙擊手。」

越軍不傻,裡面還是有高人,很快就判斷出危險所在,為了不出現更多的傷亡,他們也只能做出這個選擇。

一聽是這個,越軍呼呼啦啦地找隱藏地點,沒人再敢挺著胸脯向前沖了。

頓時間,那片黃糊糊的移動目標看不見了。

那些臨時找不到掩體的越軍,則就地卧倒,盡量把身體放地。

由此一來,吳江龍沒了目標,只能空轉著槍身在尋找。而那些被越軍追趕的柬軍呢!趁著這個當口,快速向山上跑,與吳江龍小分隊合到一處。

吳江龍並沒有讓他們停止,他知道,接下來,這些越軍還會追擊,畢竟這些柬軍戰士還很年輕,對待越軍缺少經驗,一味的硬來只能是喪失生命,最好的辦法就是讓他們先走,由小分隊這幾人斷後。

焦團長不依,還纏著吳江龍,讓他趕緊走,由柬軍來代替他阻止越軍追擊。

吳江龍當然不會同意,他知道這裡人數越多,形成的密度越大,對山下的越軍就會更有利,如果人都走了,越軍沒有了追擊目標,他們就會知難而退。

其實,越軍也不知道寨卡山那邊是個什麼情況。

由於目前越軍還沒佔領那一地區,也就無法證實那裡是否安全,目前這樣做,就是因為他們還不認輸,還想最後賭一把。

最後,焦團長還是聽從了吳江龍的意見,不過走時交待好,他在山後等著他。

「這個好辦,一定做到。」吳江龍算是與焦團長達成了意見。

於是,大部隊全部撤走,這裡只留下了為數不多的幾人。

人是少了些,但無所謂,一來人少暴露的目標就少,不會被越軍大量殺傷。另外,這裡已經是快接近了山頂,地形對守的一方當然會更為有力,幾乎就是一夫當關萬夫莫開之勢。

吳江龍轉頭四處探看,想要找一個能阻住越軍的守點。

目前這裡也算不錯,不過,防守的範圍太大,萬一越軍從兩側包抄,就有可能被包了餃子。吳江龍可不願意同越軍死拚,必在須找一個即能保存自己,又能消滅敵人的地方。

這時,他發現了一個地方不錯,那就是公路的轉彎處。

一外是懸崖,人上不去自然不可能從上面向下攻擊,而下面呢也是懸崖,從下面同樣上不來。要想通過,只能是走公路。

一條公路也就三四米寬(那時的山路可不像現在的馬路,一修就是四車道,六車道,只要能過輛卡車就行,平是也不過是牛車馬車之類的,更多的還是為了人走著方便。即然如此,道路能有多寬?我這麼說能理解了吧!)

吳江龍看到這裡后,對身邊的洪志,還有留下的幾名柬軍戰士說了聲,「撤」

隨後,他們六個人就朝著這個地方快跑。

為什麼要快跑,慢點又有什麼危險呢!

當然有了,山下躲著的可都是越軍,越軍暫時不敢出來,還不是先前受到狙擊槍的打擊。如果他們知道這裡人少,可能就會一股腦地衝過來。如果是這樣,別說是一支狙擊槍,就是再多幾支也難以阻止住一個集團似的衝鋒。

吳江龍提著槍,洪志等人緊跟,撒鴨子便朝山路上跑。

除了這裡好走些,也沒別的道,只能是順著公路跑。

開始時,越軍還有些發楞,還在琢磨著怎麼把上面的人都消滅掉,但受限於狙擊槍,有點害怕。當他們發現吳江龍等人撤了后,知道追擊的時候到了,隨後有人喊,「追。」

於是,越軍從後面一邊朝山上射擊,一邊開始邁步向上追。

由於先前受到狙擊槍的打擊,越軍到現在還是心有餘悸。他們怕啊!真怕弄不好,那支槍從某一個地方偷偷地再次露頭。

越軍真的不知道狙擊槍具體在什麼位置,由什麼人操縱,如果知道,他們早就用火箭筒專朝那裡轟了。

柬軍人數也不算少,人人都提著槍,大老遠的,越軍怎麼能看出誰是狙擊手,他們只能是憑著子彈出膛方向瞎猜,猜不著那就瞎碰,誰挨上誰就倒霉,所以,到現在,他們的心還是提著的。

不過,越軍中也有大膽的,並不個個都是怕死鬼。

有人要問了,在自衛反擊戰時,越軍不是挺能打的嗎,怎麼現在怕死了。

那時的戰鬥可與現在的不同。那時是中國軍隊在越南作戰,說白了,越軍是想守衛自己的領土,怕被中國侵略,所以他們玩著命也要拚死抵抗。而現在不同,他們是進入的柬埔寨領土,正好與那時調了個。他們入柬,還不是為了獲利,獲利幹什麼,那是為了過好日子。所以,這樣一來,他們當然要惜命,命沒了,還談什麼美好生活。

這就是此時的越軍不願玩命的根本原因。

於是,有幾個大膽的越軍便加快了步子,快速朝山頂上跑。

吳江龍他們幾個是撤,並非逃跑,如果越軍能估量出這個計謀,接下來也就不會吃大虧了。

可越軍偏不往這方面想,還以為是自己人多力量大,把山上的柬軍嚇跑了呢!

由於吳江龍和越軍事先便存在著一些距離,因此,在同等速度情況之下,越軍不會把吳江龍他們追的太緊,這樣一來,肯定會給吳江龍留下充分的準備時間。

其時,吳江龍也不用做什麼準備,只是轉過那個山彎,給他一個好一點的地方便於自己開槍就成。

吳江龍和洪志幾人穿過了山彎,又跑出五十米不到的距離。

如果他們這樣跑下去,估計用不了多久就會追上焦團長掩護的電視小組這隻大部隊。真要是那樣,吳江龍他們是到了,可後面的越軍也到了,接下來的就不是能不能下山的問題,很可能會經歷一場屠殺。

你想啊,一旦越軍從山上下來,那他們就是據高臨下,在武器,人數都占著優勢的情況之下,越軍能不大開殺戒嘛!

吳江龍總不會傻到這個程度,真要是那樣,豈不是前功盡棄。

這隻不過是猜測而已,根本就不可能發生。

只見吳江龍選好一個地點后,便做好了狙擊準備。

他為什麼要選這樣一個地點,而不是在山上多堅持一會,等大部隊走遠了,自己再追不成。

不行,那樣的話,吳江龍他們幾個就可能被越軍纏住。

別人是救了,可他們幾個就得留下。當英雄自然不用說,死了之後人們還會永遠懷念他,到今天可能在寨卡山上還能找到幾處記念碑之類的東西。

吳江龍可不想死,董燕才給他生了兒子,他還要回家好好地去看兒子,去照顧老婆,甚至,他連一點傷都不想帶回國。

怎麼辦,唯一可行的辦法就是這一招,張飛拉樹頭,給越軍一個疑兵之計。

果然,越軍剛一露頭,吳江龍便是連連開槍。

在開槍之前,吳江龍與洪志他們說好了,如果越軍過來的人數少,就又他點名射擊,一個不能放回去。如果多了,就由洪志他們進行火力支援,絕不能讓越軍鬧情楚這裡有多少人,是些什麼人。

必須讓越軍產生懷疑,在這一地區有大批的柬軍存在,只有那樣,才能徹底讓越軍沒有了追下去的想頭。

。 「小妮子,你該不會得絕症了吧。」

顏長歡幾乎以為是自己劇透了。

張大了眼睛不可置信的看着葉欽天,但看他的表情好像還是一無所知的樣子,應當是猜測。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