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y admin

只有司徒凡拿起了某個罐子倒出裡面的東西吃了起來。

「抱歉,肚子有些餓了,稍微填飽一下,才有力氣和你干架。」

來生瞳一怔。

她的小心思被對方看穿了。

果然偵探都沒那麼好糊弄。

遲則生變,來生瞳迅速朝著司徒凡而去,主動出擊,先下手為強。

在奔跑的過程中,司徒凡這邊已經吃完,看到衝過來的貓眼,以不變應萬變。

近到跟前,來生瞳抬腳一踢,橫掃。

又狠又快。

原本司徒凡理應被這一腳踢飛,但挨了來生瞳一腳,卻紋絲不動,彷彿一尊金剛佛像。

「這…怎麼可能。」

來生瞳微微一驚,她的力量什麼時候這麼弱了,連一個人都踢不飛。

剛才那一下,司徒凡沒有反應過來,實在是太快了,但好在全身力量強大,下半身雙腳穩住了。

沒錯,剛才吃的東西就是菠菜罐頭,瞬間變成了大力士。

雖然身體表面沒什麼變化,但司徒凡能感受到全身充滿了力量,彷彿可以生擒猛虎大象。

強,太強大了。

不信邪的來生瞳又再次抬腳踢,但這次司徒凡早已有了防備,時刻注意著來生瞳,抬手抓住了橫掃過來的腳腕。

「這姿勢有些不雅哦。」

調侃的話語,只見夜幕下,一人抓著另一人的腳,兩人面對面站著。

聞言,來生瞳眉目一橫,右腳用力掙扎,卻感覺到對方手上強大的力量。

無論怎麼掙脫,那隻手彷彿鋼鐵一般,紋絲不動。

這個方法不行,來生瞳見機又換了一個辦法,借力道壓下被抓住的右腳,趁勢抬起左腳掃向司徒凡的肩膀,以此打中目標,掙脫被抓住的右腳。

想法挺不錯,這一腳也如願踢在司徒凡肩膀上,但被抓住的右腳並沒有放開。

打是打中了,但人家雙腳就沒移動過,這攻擊就好像文弱書生打在壯士身上,不疼不癢。

來生瞳懵了。

一次可能是巧合,二次就不是巧合了,這傢伙真的可能是在扮豬吃老虎。

挨了兩下,司徒凡再好的脾氣也有些不爽了,抓住貓眼的腳腕往他這邊一拉。

結果就是懷中抱著小姨子。

突然的舉動,來生瞳有點猝不及防,連帶著整個身子撲向了司徒凡。

「你放開我。」

結果這一靠近,來生瞳慌了神,第一次被男人抱住,心跳莫名其妙有點加快。

一時竟忘記了反擊。

司徒凡一手摟著來生瞳的腰,另一隻手抓住大腿,卻無暇其它心思,說道:「放你也可以,但是不準再攻擊我,而且畫我要拿走。」

摟著小姨子,也是逼不得已,誰叫空有力量,反應卻不及對方速度。

剛才都有目共睹,被抓住一隻腳,來生瞳還想著用另一隻腳攻擊,他要是不做點什麼,隨時都可能再次挨一腳,或者拳頭打臉。

所以,有時候不狠一點,就很難制伏一個人。

「行,畫給你,你快放了我。」

這樣的姿勢,來生瞳俏臉『騰』的一下成了紅柿子。

什麼都不想了,只想快點離開這個男人,離得遠遠地就好。

司徒凡鬆開了雙手后,來生瞳迅速退走,並轉身向著箱子跑去。

「嗯?一點都不乖。」

意識到來生瞳的舉動,司徒凡眉頭一皺,迅速拿出了伸縮劍,抬起手,幾乎同一時間,劍出鞘,向下砍去。

。內容還在處理中,請稍後重試! 任風華的秘書,才不會因為張燕而去觸任風華的霉頭。

任風華剛才可是說得很清楚了!

任何人,都不能打擾他們的談話。

張燕算個什麼東西?

要不是看在她和人事部經理,是男女朋友的份上。任風華的秘書,都懶得搭理她了。

「張燕,你夠了!」

「任總現在誰都不想見,你趕緊走。再吵,小心任總生氣,把你開除了。」

任風華的秘書,說話盡量壓低了聲音。

因為他知道。

任總現在接待的那兩位,身份很不一般。

他跟了任風華幾年。

還從來沒有見到過,任風華有對誰這麼恭敬過。

張燕碰了一鼻子灰。

她心裡雖然有點不甘,卻不敢真的得罪任風華的秘書。

畢竟,人家可是任總的心腹啊。

萬一他在任總耳邊,說上幾句難聽的話。

張燕真的會被開除。

到時候,還可能會連累到她男朋友。

想到這裡。

張燕不敢就再糾纏,急忙轉身離開。

反正,她和蘇小蠻認識。

想讓蘇小蠻在任總面前,幫她說幾句好話。

張燕完全可以等在電梯前。等蘇小蠻他們出來了再說。

而這時,在任風華的辦公室里。

身為華力集團總裁的任風華,已經親手,分別為李初晨和蘇小蠻,端上一杯熱茶。

李初晨輕抿了一口茶水。

就說道:「任總,我這次過來,主要是想和你商量一下,採購晶元的事情。」

「李先生,您叫我小任就可以了!」

任風華搓著手,滿臉堆笑道,「這晶元的事情,不用商量,您有需要,我就給您生產。」

「只要李先生,不嫌棄我華力集團就好。」

李初晨聞言,就滿意地點了點頭,道:「既然任總這麼爽快,那我就不說廢話了。」

「小蠻,你將我們的需求,告訴任總。儘快把合作方案,確定下來。」

境外獄神殿,現在,樹敵是越來越多了!

李初晨暗中幫助劍神的事情。

山本家族,怕是遲早都會查到他頭上來。

再加上。

那個神秘的滅神殿,最近,似乎也有大動作。

獄神殿的壓力,會越來越大。

為了應對隨時可能出現的威脅,獄神殿的戰力。

必須儘快提升上去。

除了大家的戰鬥力,獄神殿的防禦系統,也急需得到升級。

而系統要升級,就離不開晶元的支持。

蘇小蠻是這方面的行家。

李初晨把溝通的任務,交給蘇小蠻。

她坐到任風華的辦公桌前。

一邊寫寫畫畫,一邊和任風華溝通交流。

經過大半個小時的會談,蘇小蠻基本能確定。

她所需要的晶元。

華力集團,可以生產。

並且,任風華也保證。

華力集團做的晶元,質量絕對不比美英集團差。

甚至,華力集團做的晶元,會比美英集團做得更好。

合作的事情談妥之後。

李初晨正準備離開,任風華卻急忙喊住他。

「李先生,其實,我還有一個不情之請,不知道李先生,能否幫我一個忙?」

李初晨抬手示意了一下,「任總請說。」。 畢竟何梅正是需要的年紀,他如果滿足不了她,估計情況會愈演愈烈。

別說是背叛他了,就算是跟他離婚也是很正常的事。

而且最主要的是,王二麻子到現在都還沒有孩子。

雖然他平時覺得,有沒有孩子無所謂。

但是他也知道,如果自己不要個孩子,那自己老了不是沒人管了嗎?

所以他曾經偷偷的去縣裏和市裏的醫院去看過,但是都沒有什麼效果。

如果胡天把他的身體治好了,也算是老來得子了。

這樣一來,不就老有所依了嗎?

想到這裏,王二麻子激動的抓住了胡天的手臂。

他說道:「小天,你給我治一下吧,要多少錢我都給你。」

「你覺得我是缺錢的人嗎?」胡天冷冷的說道。

「那……」王二麻子獃獃的說道。

胡天說道:「我給你治好可以,但是劉軍那件事,你要好好解決。」

「這怎麼解決呀?」王二麻子紅著臉說道。

畢竟他也知道了,今天白天的那件事,不是劉軍的錯。

而是自己的老婆癮大,主動去勾飲劉軍的。

嚴格來說,劉軍還是受害者呢。

胡天淡淡的說道:「有句老話是這麼說的,叫家醜不外揚。」

「這樣吧,這件事確實是你老婆做的不對,而且你還把劉軍給打傷了,你明天主動去給他賠禮道歉。」

「至於你老婆,你也別怪她了,畢竟她也有需求的。」

「我給你治好后,你以後就好好跟她過日子吧,爭取這兩年要個小孩,畢竟再不生就晚了。」

聽到胡天這麼說,王二麻子小雞啄米似的點了點頭。

他笑着說道:「小天,你說的很有道理,我聽你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