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ader

吳三桂被套上枷鎖的時候,指著烏拉翻臉怒罵。

  • Home
  • Blog
  • 吳三桂被套上枷鎖的時候,指著烏拉翻臉怒罵。

烏拉不說話,嬉笑着上去掀了幾個巴掌。

「死蠻子,不知禮法!還想入山海關禍害中原!」

吳三桂腫著臉,繼續罵。

事到如今,所有的憋屈徹底釋放,如若癲狂。

他吳三桂什麼都完了。

失去了山海關為依託,再無退路。

而吳三桂本就是大族子弟,在烏拉這樣粗鄙的人手裏屢遭羞辱,簡直就是要比殺了他還狠毒。

「死蠻子?你們大族子弟就比死蠻子強?京畿是大明腹地,沒有土地的百姓有多少?

災情餓死的又有多少人?每年增加的賦稅又有多少?」

烏拉冷笑着說道,就在他眼中看來,吳三桂這樣的人,連夏國偏僻山林里的野人都不如。

從夏國密談這些年的情報所看,官紳收攏土地的風氣之盛,首當在前的就是宣大,其次就是京畿。

而京畿的官紳卻從未盡到守護之責,從一直以來,不管是四方流寇,還是南下的建奴,京畿百姓被擄掠過後,大明京師內的官僚,還會繼續出來壓迫。

其中就以吳三桂的體制最盛。

要說吳三桂能走到今天這一步,靠的並不是他自己一人,大明皇帝信任與他,全然是因為吳三桂後邊的世族。

「百姓?什麼百姓?」

吳三桂不知烏拉為何要說及賤民,明明談的就是戰事,中原是世家大族的,與賤民何干?

「拖下去吧。」

烏拉直接不願再看吳三桂的模樣。

邊上一名排長將人拖走,吳三桂不停叫罵,排長捏住了嘴巴,匕首一晃,反手就是割下了一條舌頭……

外邊投降的明軍,正一個個等著安排分配,忽然就見到了一個蓬頭垢面的身影。

竟是他們的吳總兵…….

……

京師屏障

宣大府。

李自成入了宣府就是兵抵河北。

宣府總兵王承胤受降之時,宣府城內,百姓舉城嘩然皆喜,結綵焚香以迎。

官民百姓喜迎闖王的到來,崇禎皇帝在宣府的佈局直接化為泡影。

朝廷的將領直接不戰,投降了,人口和裝備全部送入……

不過還是事有意外,李自成的大順軍正享受着百姓的愛戴,遠處卻傳回了山海關告急的消息。

山海關不是大順軍把守,是大明朝廷的命脈,而李自成此時卻慌了。

大明朝廷的東西同樣也他李自成的,夏軍兵馬突然襲擊山海關,擺明了是要對京畿有所企圖。

吳三桂他早就聯繫過,只是價格還未談攏。

「傳令信使,封吳三桂為大東王,駐守山海關!」

李自成直接連流程都不走,為了招降吳三桂,條件簡單粗暴。

「召集各路兵馬,即刻入兵京師!」

各方兵馬立即行動起來,許多原本還在宣府各地尋樂的闖軍,也立即聚集起來。

而李自成在進入宣府之後,竟不知用了什麼手段,四方的流民再次聚集了起來。

有些地方的人被殺光了,有空餘的土地,就分配出來給將兵,好讓闖軍有盼頭的賣命。

數十萬的闖軍浩浩蕩蕩。

大明京師是李自成最後的目標,絕對不允許出現意外。

而此時。

京師。

崇禎皇帝已經數夜未睡,朝廷征天下兵馬勤王,可京畿以外的兵馬無法調集,只好又把目光放在了京城之內。

大明國都的官紳豪族眾多,召集京勛戚官們捐助些餉銀倒也還能挺過一段日子。

「皇爺,兵災將至,京畿內的人口進入京師,現在京城的男丁,同樣還有十八萬人!」

駱養性走入大殿,對着皇帝稟報。

這段時間以來,殘餘的錦衣衛成為了崇禎帝最後的依靠,在山海關告急后,朝廷就徹底沒有了可以指揮的兵馬。

大臣倒是挺多的,每天上朝都是烏泱泱的人影,可出謀劃策的沒有,領兵打仗的更是稀缺。

無奈之下,崇禎皇帝只好想到了捐響的方式,以此來召集一拼青壯,死守北京城。

「十八萬人……」

崇禎皇帝反覆的踱步,一番計量之後,又是問道:「十八萬人不少,各戶官紳的捐響又有多少?」

駱養性猶豫了一會,可還是說道:「皇爺,京城內的官紳傾囊相助,四百餘戶人家,總計捐餉四十萬兩。

平均每戶出資千兩白銀,都已經是掏空了家底,再也沒有了……」

崇禎皇帝聞言點了點頭,似乎還有一些感動。

畢竟他自己也沒有多少銀兩,京師各戶能湊齊如此多的錢物,怕已經是極為不易了……

「傳令下去,國庫內再出二十萬兩,朕的私庫出餉三十萬。

總計白銀九十萬兩,廣募京師青壯,配合官兵抵禦李闖。

能有為者,無論官民可拜將,可封侯!」

崇禎皇帝大手一揮,當下他是要孤注一擲。

而在真的歷史軌跡上,崇禎皇帝的確是在李闖到來前仔細佈置了一番。

此時的大明朝廷,儘管是關口盡丟,可不管是從人數,還是從軍備物資上來說,都是能有與闖軍一拼之力。

駱養性得了聖令,很快下去佈置。

而過了兩日,餉銀錢糧充足,崇禎皇帝親自登上城頭,進行了動員演講。

百姓得了銀錢,激動歡呼者甚眾。

臨近京畿的各地衛所也急忙入京發誓,要為大明朝戰至最後一刻。

「皇上,我等願為大明死而後已!」

司禮秉筆太監,兼京師城守曹化淳跪地表示衷心,駱養性更是拍著胸脯。

崇禎皇帝仔細看了一圈,自己身邊還是有人的。

而經過皇宮的宣傳,整個大明京師內是戰意昂揚,看起來的確是頗有氣勢。

畢竟大明京師城高牆厚,官紳們鼎力相助,又有百姓愛戴,這北京城定是攻不下來。

「李建泰,朕命你駐守保定,半月內不得讓流寇臨近京師!」

崇禎在表忠心的人眾,指了一個身影。

李建泰是明廷大學士,兩袖清風,可在捐資時,還傾盡所有,出了兩千白銀。

這樣的大臣當然是值得依靠。

「謹遵天子命!」

李建泰似乎很激動,老淚縱橫,拎着兵馬就出了京城,往前沿陣地趕去。

「甚好!」

崇禎皇帝心中寬慰幾分,又派駱養性鎮守東門……

7017k 林精緻的房子是一個三層的歐式別墅,臨湖而建,裝修十分奢華。

進屋的時候,一陣冷風撲面而來。

葉秋忍不住打了個寒噤。

「林姐,這房子你一個人住?」葉秋問道。

「我和小潔兩個人住。」林精緻口中的小潔,就是那個短髮女子,她叫孫夢潔,是林精緻的助理。

在車上的時候,林精緻已經為葉秋介紹過了。

「林姐,我給你一個建議,要麼換個房子,要麼,就請幾個保姆讓她們也住在這裏。」葉秋說。

「為什麼?」

「風水上說,宅大人少是不吉利的。」

「哦,還有這說法?」

葉秋道:「大道生一氣,一氣分陰陽,陰陽為天地,天地生萬物。在風水中,房子屬陰,人屬陽,陽壓不住陰,那麼人就會出現問題,比如失眠多夢、精神恍惚、多愁善感、容易中邪,甚至,還會碰到一些不幹凈的東西。」

「哼,封建迷信,胡說八道。」孫夢潔一聲冷哼,根本不信葉秋的話。

葉秋懶得反駁,也不知道為什麼,孫夢潔好像對他很有意見似的,一直不給他好臉色。

倒是林精緻用她那雙漂亮的眼睛看着葉秋,彷彿發現新大陸一般,好奇的問道:「葉秋,你還會看風水?」

「嗯,會一點。」

葉秋得到的傳承中,就有風水玄學和奇門遁甲。

「你真厲害,不僅會茅山符咒,還會看風水,我感覺撿到寶了。」

被林精緻這麼一誇獎,葉秋只感覺身心舒爽。

「對了,你那身功夫是從哪裏學來的?」林精緻又問。

「說了你有可能不信,有一天我做了個很奇怪的夢,在夢裏面遇到了一個白頭髮的老頭子,他傳給了我很多東西,除了功夫,還有茅山符咒也是他傳給我的。」葉秋一臉認真的說道。

林精緻以為葉秋不方便說,笑了笑,沒有繼續追問。

孫夢潔一點都不客氣,直接罵道:「騙子!」

葉秋暗道委屈,怎麼實話實說就沒人信呢?

「小潔,點一份外賣吧,晚上什麼都沒吃,餓了。」林精緻吩咐道。

「是。」孫夢潔恭敬的應了一聲。

葉秋道:「等外賣送過來,起碼一個小時后了,林姐,要不我給你煮麵吧?」

「你還會做飯?」林精緻驚詫。

葉秋笑道:「煮麵是最簡單的,我五歲就會了。」

都說窮人的孩子早當家,他從小跟錢靜蘭相依為命,做飯洗衣服這些家務事他都會。

「行啊,今晚就嘗嘗你的手藝。」林精緻說:「麵條和雞蛋都在廚房裏,你自己找吧!」

「好,十分鐘后開飯。」

葉秋鑽進了廚房。

林精緻看着他的背影,嘴角微微翹起。

這個小動作被孫夢潔看到了,孫夢潔有些不滿,說道:「林總,你最好不要對他的廚藝抱有期望,我就沒見過幾個男人做飯好吃的。」

「好不好吃待會兒就知道了,現在就下結論,為時過早吧?」

孫夢潔立刻閉上了嘴巴。

十分鐘后。

葉秋端著一碗熱氣騰騰的番茄雞蛋面,從廚房裏面走了出來。

「林姐,面好了,你嘗嘗。」

林精緻看了一眼碗裏,鮮紅的番茄汁和滑嫩的刀削麵,讓人一看就有食慾,再吸吸鼻子,發現酸酸的番茄香味在使勁的往鼻子裏面鑽。

林精緻拿起了筷子,挑出一根麵條放進嘴裏,吸吮上面的番茄汁,然後「噓」了一下,把一根麵條全部吸進嘴裏,慢慢的嚼爛。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