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ader

唐海文渾身一顫,心底升起一股不安的感覺!

  • Home
  • Blog
  • 唐海文渾身一顫,心底升起一股不安的感覺!

謝中天和謝飛父子更是忍不住地顫抖,看着宋世德和葉臨天的眼神,充滿了不敢置信!

太可怕了!

實在是恐怖至極!

這葉臨天到底是什麼人?竟然能讓東州市一把手對他畢恭畢敬?

這真的是傳聞中的葉家廢物嗎?

葉臨天輕輕頷首,「宋市,這位唐會長以權謀私,公報私仇,你覺得應該怎麼辦?」

宋世德當即扭頭,指著唐海文冷聲喝道:「唐海文,我宣佈,罷免你醫療協會會長的位置!還有,我會讓警署的人對你進行調查!」

轟!

宋世德這話無疑直接宣判了唐海文的死刑!

唐海文心裏明白,自己這些年做的那些事,足以讓他被槍斃!

話音落下,一陣警笛聲從門外傳來,隨後數十名警署人員走了進來,對唐海文還有謝家父子出示證件,冷聲道:「三位,我們是東州市警署人員,現在正式逮捕你們,你們有權保持沉默,但你們所說的一切都將作為呈堂證供!帶走!」

噗通!

唐海文和謝家父子被嚇得直接癱在了地上,滿眼恐懼!

唐海文渾身都在顫抖,抱着宋世德的大腿不斷求饒:「宋市……宋市……饒命啊!求求你放過我這一次,我發誓我再也不敢了……」

謝中天和謝飛父子也跪在地上,不斷地磕頭求饒!

宋世德冷哼一聲:「唐海文!你該求的人不是我!」

聽到這話,唐海文頓時明白了,連忙對着葉臨天磕頭求饒:「葉先生!我錯了!是我有眼不識泰山,冒犯了您!求求您放過我這一次吧!只要您放過我,我願意給您當牛做馬……」

葉臨天冷眼看着他,沉聲一喝:「自作孽不可活!來人,將他們帶走!」

幾個執法人員當即衝上前,準備將唐海文等人帶走!

唐海文見求饒無用,頓時暴起,惡狠狠地看着葉臨天和宋世德,大吼道:「葉臨天!宋世德!你們不要欺人太甚!我可是晉北邵家的人,邵家主可是神醫張春景的弟子,你們這樣對我,就不怕得罪邵家和張神醫嗎?」

唐海文此時滿臉怒意,他本不想將事情鬧大,但奈何對方一點情面也不講!

他可是邵家的人,邵家乃晉北第一世家豪門,多少權貴豪門,都與他有着不菲的關係!

區區一個東州一把手,竟敢如此對他,那就別怪他斷了他的仕途!

更何況,邵家可是出了名的護犢子!

自己擔任東州醫療協會的會長,可是邵家和上任一把手欽定的,宋世德一上來就要直接罷免自己,未免也太不把邵家和上任一把手放在眼裏了!

如今,東州的前任一把手田霖,早就坐上了省主的首席秘書,如今的地位,可謂是一人之下,萬人之上!

他宋世德,竟敢忤逆田秘書的意思?

這不是不想幹了嗎!

況且,邵家背後可是華國三大神醫之一的張春景!

偌大的華國,誰敢不給張神醫面子!

即便是華國掌握著滔天權勢的那些大佬,也都要求着張春景看病,就連神閣四大長老也與張春景有着不少往來!

張春景之名,響徹整個華國,更是受萬人尊崇和敬仰!

聽到唐海文的話,宋世德皺了皺眉頭,冷聲開口:「唐海文!這裏是東州,不是晉州!我宋世德要罷你的職,不必經過任何人的同意!就算邵家再怎麼厲害,他還能插手我東州的事不成?」

宋世德怒了,他沒想到,這唐海文死到臨頭還敢如此囂張!

仗着有邵家撐腰,竟敢不把他放在眼裏!

唐海文冷冷地笑着:「好!我這就給邵家主打電話,我倒要看看,你宋世德今天能把我怎麼樣?你別忘了,我背後還有田霖秘書!」

唐海文怒喝一聲,掏出手機,給邵家打了一個電話!

而宋世德在聽到田霖之名時,眉頭幾乎擰成了一個川字,臉色也是難看到了極點!

葉臨天注意到宋世德的異常,低聲問道:「田霖是什麼人?」

宋世德連忙回道:「回先生,這田霖是本省省主身邊的首席秘書,權勢滔天,同時也是東州市的前任一把手,他有省主撐腰,不是我能對付的。而且這田霖在東州的勢力也是根深蒂固,很多豪門權貴都與他交好,雖然他人走了,但是他的影響力卻絲毫未減,所以,很多時候很多事情我也是心有力而力不足……」

說着,宋世德無奈地嘆了一口氣,他雖胸有大志,卻是無處施展!

葉臨天沒有說話,將目光移到了唐海文身上!

。 一臉幾天,木兮都過得渾渾噩噩的,木爸爸和木媽媽還是沒有鬆口,只是家裡沒了她的歡樂聲,木爸爸成天板著臉,木媽媽也覺不鬆口。

木兮在家裡呆的壓抑,每天吃了飯就是回房間。

有時候寫著寫著作業一抹眼角就是一片濕潤。

「爸媽,我去上學了。」

木兮背著書包,站在玄關處換了鞋子。

「好,路上慢著點。」木媽媽應道。

「嗯。」

木兮無精打採的出了門。

等門重新關上,木媽媽這才嘆了口氣,對木爸爸道:「老木,你說這開心這幾天一直沒精打採的,這也不是個辦法啊!」

主要是這幾天木兮吃飯很少,經常會發獃也不知道在想什麼,有時候叫好幾聲才反應過來。

木爸爸打著領帶,聞言手頓了下,「過幾天就好了。」

隨後又煩躁的扯了扯亂糟糟的領帶,「這什麼領帶,怎麼那麼難系!」

「哎呀,你瞎扯什麼啊!」木媽媽皺著眉過去接過來,她整理好熟練的打了個漂亮的領帶,「我真是上輩子欠你們父女倆的。」

木爸爸穿上西裝,出門前又叮囑了幾遍:「你可不要答應讓開心停學,這不是胡鬧嗎?就要高考了。」

「好好好,我知道,」木媽媽道。

……

上午過半,高二五班的氣氛有些詭異,季楠連忙偷偷的碰了碰木兮的腰。

只見木兮呆愣愣的望著黑板出神,感覺到季楠的手指,她才回了神,隨後才看到班主任站在講台上,臉色不太好的看著自己,班裡也安靜的過分……

她不明所以的看了眼同桌,只見季楠悄悄的推過來一張紙條。

木兮看完臉色更加蒼白了。

「木兮,你說說這個題怎麼做?」

張老師雖然不滿意有人在課堂上發獃,但是畢竟木兮一向乖巧聽話,而且成績也很好,在學校的排行榜上也是前幾名的,自然可以寬容一點,所以他決定給她一個機會。

好在印在腦子裡的知識是沒有忘的,木兮看了遍題目就開口:「秦朝……」

流暢的回答完了之後,張老師的臉色才好了點,揮手讓她坐下了:「以後上課要好好聽講,你下課來我辦公室一趟。」

木兮吶吶的點點頭,她這還是第一次因為上課不好好聽講被叫進辦公室。

她坐下之後,季楠就在那個寫著:老張叫你答黑板上的題的那張紙條上加了個哭臉。

木兮咬著唇,可憐巴巴的看了她一眼,剛被訓過,她倆都不敢再不老實。

很快下課鈴聲就響了,張老師收拾了東西,像是怕她忘了又叫了一聲:「木兮,來我辦公室。」

「好。」木兮忐忑的應了一下。

等班主任張老師出去之後,班裡的人才有意無意的看木兮,大家都想知道班主任教訓好學生是不是也那麼凶。

「兮兮,別害怕,大不了你就撇嘴哭,我就不信老張能咋的你!」季楠出主意道。

木兮本來還很憂愁,這下被她逗得「噗」的笑出聲,她笑道,「你以為老師是老虎嗎?」 「你要不要試試?」

周秦沒有直接回答舞陽,反而帶着玩味的笑看着她。

「我試試。」

舞陽躍躍欲試,想體驗一下,能讓人發出那麼銷魂的聲音的感覺是怎麼樣的。

「不行!」

宋紫裕堅決反對,要是真的被舞陽這個小浪蹄子知道師兄的好,今後肯定會更加堅定纏着師兄。

「你要是敢對對她動手,我就、我就!」

宋紫裕轉過身,委屈巴巴地看着周秦,雙目含淚。

「我就不理你了!」

這或許是,宋紫裕唯一能想道「懲罰」周秦的辦法了。

「好好好,我不對她動手,這總行了吧。」

周秦聳了聳肩,走到宋紫裕面前,牽起她的手,這才讓她安心一些。

「那個,陣法已經準備好了,你們打算出去嗎?」

阿努看着周秦,怯怯地說道。

他再也不想感受剛才那種感覺了,雖然很爽,但是非常羞恥。

「那就一起走吧。」

周秦點了點頭,拉着阿努走進了陣法。

「這個陣法應該能多次使用吧?」

周秦在陣法激活前,問了一句。

「可以。」

阿努點了點頭。

「這樣,你先和我一起出去,你們她們兩個再和你的寵物出來,怎麼樣?」

周秦說道,同時打開了同心環,與宋紫裕的心神鏈接在一起。

只要他感受到危險,那麼宋紫裕就會第一時間知道這是個陷阱。

如果沒有危險信號,那麼就代表安全,可以進去。

「好,要小心。」

宋紫裕上前理了理周秦的黑袍,滿是關切地說道。

「我曉得。」

周秦咧嘴一笑。

見兩人那麼親密,舞陽有些難受。

紫裕跟我在一起都沒這樣過,憑啥跟你這個臭男人,就那麼開心!

不行,我要拆散你們!

「紫裕。」

舞陽將宋紫裕拉開,扭頭對周秦說道:「你放心走吧,我會照顧好她的。」

周秦:「……」

怎麼感覺她在咒自己死呢?

「走吧,阿努。」

周期大人大量,沒有跟=她計較。

一陣幽藍色光芒亮起之後,周秦和阿努就被傳送出去了。

……

傳送陣的另一邊。

月影軍團確認青色平原不會發生戰事後,馬不停蹄地往石峰嶺趕去。

就在石峰嶺百裏外,他們發現不遠處亮起一陣光。

「走,過去看看。」

月影軍團軍團長當即下令。

不一會,剛剛傳送過來的周秦和阿努就被月影軍團給包圍了……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