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ader

在加上我和唐三兩人拜師的消息,本就沒有傳多遠,沒被多少人知道。所有你們躲的遠遠的,到時候萬一出個什麼事,你們也好撇得一清二百。」

  • Home
  • Blog
  • 在加上我和唐三兩人拜師的消息,本就沒有傳多遠,沒被多少人知道。所有你們躲的遠遠的,到時候萬一出個什麼事,你們也好撇得一清二百。」

聽著林一所分析的話,王聖只覺得自己想個白痴一樣。完全一副,我怎麼沒想到這些。

就連旁邊的唐三都是暗中驚嘆,林一的分析能力。

而穆林聽著則是哈哈笑了聲,擺手示意他繼續說。

「而這第二就更加簡單了,那就是你們兩完全不怕這諾丁城主,所以連面都不出。

因為即便是出了什麼萬一,你們也都能控制的下來。」

林一說完之後,又添上了一句,「但是我覺得其實更多的是,是老師對我的考驗。

老師其實想看看我在如此場景中是如何應對的,所以即便情況變的更為複雜,您也沒有出現,卻在事後出現的原因。」

穆林聽完之後,直接鼓掌,大加讚賞,「分析的不錯,有頭有尾,比起你的幾位師姐好上太多。」

林一看著穆林鼓掌,隨後直接鬆了一口氣。

因為在看到穆林出現的時候,他就已經開始在腦海中構建怎麼裝筆,怎麼裝一個讓背後這個陰影主人崇拜且讚賞他的幣。

隨後他把從零星看過的推理小說中的語句打亂,在結合現在的場景,說上一次。果然這個效果很不錯,至少讓自己在穆林心中的肯定地位越好了。

隨後穆林看著林一,「那你能不能分析出,我為什麼來找你?」

「如果老師不是為了跟我斷絕關係往來的話。那就是來表揚我,給我發獎勵的。」對於裝筆這種事,林一深知得趁熱打鐵,所以這句話幾乎是不加思索的說道。

穆林那陰沉的臉,接連露出那比哭還難看的笑容,「桀桀桀桀…」

林一看著穆林那猙獰的笑容,直接後退一步,這笑的怎麼比反派還反派呀!

就連王聖都環抱起了自己,來回搓動雙臂。

唐三則是有些嫌棄的捂住了耳朵。

玉小剛走到幾人身邊,看著穆林,有些不解的問道,「你笑的這麼開心幹嘛?」

當玉小剛說到開心兩個字的時候。林一,唐三,王聖都看向他。

驚訝的眼神中充滿著,「你從哪裡聽出來,這笑聲是高興呀!」

很顯然剛才因為離的遠,所以玉小剛沒有聽到林一那一場精彩的瞎幾把分析。

穆林看著玉小剛,「你不是要帶你的弟子去魂獸森林嗎?一起吧,順便我也給我的新弟子送個見面禮。」

唐三聽聞后,看著玉小剛,有些興奮的問道,「這是真的嗎,老師!」

至於他興奮的原因其實很簡單,因為他在和郭縣跟班交手的時候,就看到過他們釋放魂技的奇異場景。以及在那奇異場景中所帶來的力量,

因而他也想看看,自己擁有魂技是個什麼體驗。更重要的是,他想看看自己會不會因為有了所謂的魂環而突破玄天寶錄的瓶頸。

這對於他來說是很重要的。

玉小剛點點頭,「嗯,你現在已經是先天滿魂力了,要是不加魂環,那麼魂力是不會上漲的。魂力不上漲,那你的等級也就不會往上升。」

其實玉小剛還想說,還有一個主要原因就是因為你欺負了城主的兒子。而那個城主又極其的小心眼,而你的老師我沒有能力保護你,所以我帶你去魂獸森林還有一個目地就是躲一躲。

但是他能這麼說嗎?

這麼說出來,那也太丟面了。

所以玉小剛選擇了沉默。

林一看著穆林問道,「那老師,我能帶上我的這個同學嗎!」

隨後林一指向王聖。

王聖心中一緊。這對於他來說是個很好的機會,因為一但錯過了這個機會。雖然自己依舊能獲得魂環,但那卻也要等到下個學期。如此長的時間對於他來說就是修鍊的空白期,這樣他就會同期的魂士拉來距離的,而且對於報考中級學院也是很不利的。

穆林低頭看了一眼三個小人中的王聖,「也到了10級了嗎?看著這個小子這麼懂禮貌的份上,就帶上他吧。」

穆林如此輕描淡寫的一句話,卻是讓王聖十分激動。或許這對於他們來說著不算什麼,但是這對於王聖來說,無疑是改變了他的一生。

「給你們一個時辰收拾。一個時辰后,我們在大門口等你們。」

穆林交代完后再次和玉小剛離開。

林一看著兩人離開,剛轉過頭,便看到王聖對他恭敬一拜,「林一,謝謝你。」

林一看著他,能感覺到他的真心,隨後拍著他的肩膀,「都是幾個兄弟伙,說這些就見外了撒。」

「要是我以後有事求你幫忙,你不要裝不認識我就好了。」

聽到這裡,王聖拍著自己的胸口,「我發誓,以後你林一找我做的事,就算是上刀山火海,我都一定給你辦到。」

林一看著他那激動的樣子,拍了拍他,「沒的這麼嚴重。」

「喂,你們兩個還收不收拾東西?」

唐三交叉抱手站在一旁看著他們客套來客套去,忍不住的問道。

「收拾呀!怎麼不收拾。」

這兩人也是反應過來,隨後拉著唐三,三一同向宿舍走去。

三人剛走,路過一個拐角的時候,小舞直接跳了出來。

這一下,把三人嚇的不清。

他們還以為是郭縣這麼快就來報仇了。

唐三甚至是直接舉起了綁有袖箭的那隻手。身為唐門精英的他能保證,他可以在一瞬間洞穿敵人的喉嚨。

還好他在一瞬間,看到了小舞所穿的粉紅色衣服,這才控制住了。

林一拍著胸口,不由好氣的說著,「我說故奶奶呀,人嚇人嚇死人,你不知道呀!」

小舞對著他吐了吐舌頭,調皮的道,「我跟你們一起回宿舍。」

王聖問道,「小舞老大,剛剛你突然離開去幹嘛了?」

「拉肚子。」 「姜荷!」

燕九坐直了身子。

姜荷正要反駁,一抬頭,撞進他烏黑的眸子中,想要反駁的話,頓時咽了回去,心虛的移開目光,說:「去年,來我家議親的多,我爹就放話,說十七歲再給我議親。」

姜荷黑白分明的眸子閃了閃,她這話可沒誆人。

隨着姜家的崛起,在整個豐安縣,也有名聲了,想要和姜家結親的人,更是連門檻都快踏破了。

姜松看了一圈,都不符和他心中的女婿人選,最後,放出話,等姜荷十七歲再議親。

因為這事,姜松也被人不少人勸說,說姜荷十七歲議親,等到成親,豈不是得十九歲,那就太晚了。

可姜松十分的堅持,姜荷更是舉雙手贊同。

「那是誰親口答應我,十五歲議親,我先排隊的?」燕九傾身上前,看她這心虛的小模樣,既氣惱,又無可奈何,沒辦法,誰讓他就只看上她了呢?

「排隊,排隊。」姜荷不習慣他離她這麼近,會讓她心慌意亂,總覺得自己都不是自己了,偏偏她坐的地方,又避無可避,她抬起頭,問:「燕九,你能離我遠點嗎?」

「你先告訴我。」燕九輕笑着。

啊啊啊……

姜荷心底尖叫着,簡直要瘋,他難道不知道他這丰神俊朗的臉龐,全部長在她的審美點上嗎?

不笑的時候,那是高冷男神,這一笑,弱化了他的高冷,強化了他眼底的溫柔和深情,她……招架不住啊!

燕九眼看着她白皙的小臉,紅的就像是煮熟的蝦子一樣,心情大好,他側身,唇近的似乎要貼在她的耳垂上,姜荷渾身僵著身子,好似被人施了定身術。

「姜荷,我心悅你。」

燕九低沉的聲音,很有磁性,給人一種安全感。

他的話,更是如從蜜罐里拿出來一般,甜入她的心扉。

姜荷抬眸,四目相視,此時此刻,她從他的眼底,能感受到他濃烈的情意,她的睫毛微顫,說:「燕九,你可知,想做我的夫君,就不能納妾,不能有通房,這一生一世,只能有我一人。」

姜荷是絕對接受不了,和別的女人,分享自己的夫君,那樣的話,她寧願單身一輩子。

「弱水三千,一瓢足矣。」

燕九伸手握着她的手,他的唇微揚,凝視着她,等待着她的答案。

他表面上看着鎮定自若,實際上,心跳加速,比平時起碼快一倍,他在緊張。

得到這個結論,姜荷先前緊張的心思,全然的放鬆了一下,三年的時間,足以讓她想清楚,更何況,他們相識不止三年。

喜歡的人,也喜歡著自己,姜荷覺得她是慶幸的,她的唇角不斷的往上揚,黑白分明的眸子裏,盛着盈盈的笑意,甜甜的笑容,讓燕九心底明了,他握着她的手,放在他的胸口。

「別笑,你還沒告訴我答案。」燕九十分的執著。

姜荷睨了他一眼,眼波流轉間,瀲灧動人。

「我想聽你說。」燕九痴痴的看着她,真想把她擁到懷裏,揉進骨子裏,讓她永遠都離不開他。

「咳,那你聽好了,我聽說一次。」姜荷清了清嗓子,說:「你若不離不棄,我必生死相依。」

這麼肉麻的話,她是真不好意思說出口,正要逃,冷不丁的發現,她整個身子都被他攬在了懷裏,從他手臂傳來的力量和頭頂傳來高興的笑聲,似乎也能感受到他的喜悅。

劉嬤嬤正端著菜,還沒進院子,看到相擁在一起的兩個人時,又退了回去。

「老婆子,你又退出來做甚?」

「我們等會再去。」劉嬤嬤看向老頭子,特意把他拽開了。

隔了約莫一盞茶的時間,劉嬤嬤才和老頭子上菜。

「少爺,快嘗嘗,這湯熱乎著呢。」劉嬤嬤笑盈盈的將端擺桌上,正準備替他們布菜。

燕九主動接過碗筷,給姜荷舀了一碗湯,說:「嬤嬤燉的魚湯特別好喝,快嘗嘗。」

「嗯。」姜荷看着燉的奶白的魚湯,濃郁的香味撲鼻而來,看得出來,燉了很長時間,輕輕嘗了一口,湯鮮味濃,她讚賞道:「很好喝。」

「好喝就多喝點,還有很多呢。」燕九不停的給姜荷夾菜,把她的碗都堆的冒尖了。

姜荷忍不住提醒道:「夠了,再夾下去,我要吃不下了。」

「不怕,吃不下歸我。」燕九理所當然的說着。

姜荷的嘴角一抽:「……」

她看向一旁的劉嬤嬤,邀請道:「嬤嬤,你們不一起吃嗎?」

「不了,我們還有呢,你們吃。」劉嬤嬤帶着老頭子一起走了。

燕九道:「嬤嬤最守規距,我讓她一起吃,也不願意。」

「對了,燕九,我有個事,特別好奇。」姜荷一邊喝魚湯,一邊問:「我聽說,你娘既是誥命夫人,又是長公主?」

「着急見未來婆婆了?」燕九挑眉。

『咳!』

姜荷差點被魚湯給嗆了。

燕九忙起手,輕拍着她的後背,提醒說:「又沒人跟你搶。」

「卡。」

姜荷捂著喉嚨,一副被魚刺卡住的樣子,那痛苦難受的模樣,把一向鎮定的燕九嚇壞了,等他慌張的喊人拿醋的時候,姜荷才『哈哈』大笑,說:「怎麼樣,嚇壞了吧?」

「沒被卡著?」燕九上前,捏着她的臉,確定她沒被卡著,才鬆了一口氣,抬手就打了她的……

「燕九!」

姜荷又羞又臊,她又以不是三歲小孩!

「你下次再敢嚇我,幸好沒真卡著。」燕九嚴肅的看着她。

『哼。』

姜荷不理他,一副不高興的樣子,就連剛剛的美味,都不香了。

劉嬤嬤本來以為出事了,見他們兩沒事,才放心。

「丫頭,嘗嘗這個冬筍,用臘肉炒的,你愛吃。」燕九給她夾菜。

姜荷也將碗一端。

燕九一點不生氣,他道:「我們西楚,並沒有附馬不能當官的事情,而且,我娘嫁給我爹在前,封長公主在後。」

姜荷聽到想聽的,不由豎起了耳朵,可就是不回話,埋頭吃飯,不得不說,劉嬤嬤的飯菜,做的還是非常合她口味的。

「是不是特別奇怪,是不是特別想知道?」燕九望着她,這生氣的小模樣,看着格外可愛。

。 城中的位置肯定比李恪現在想像的要艱難的多,除了一些西域的士兵之外,還有一些百姓,現在對李恪也是恨之入骨。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