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y admin

在太陽星之上,完全混成了公主一般的存在。

某一天,白澤歸來。

白淺淺還沒有隨白澤離去。

洪荒之中,一道聲音,如同洪荒大呂一般,響了起來。

「吾,洪荒男仙之首東王公東華道人,秉承洪荒之勢,立東華仙殿,今日持斬神劍,召集洪荒眾仙!」

此話一出,便如同是火山爆發一般,傳遍了整個洪荒。

帝俊、太一,大為震怒。

「可恨!這東王公,居然拿着雞毛當令箭,召集洪荒眾仙前往東華仙殿!」帝俊一怒,周身的太陽真火,仿若都快要控制不住了一般。

「大哥,我們該如何是好?東王公此舉,分明就是有了一統洪荒,掌控洪荒的舉動啊!」太一問道。

「召集手下,前來太陽神宮議事。」

……

昆崙山!

玉清元始,呵呵一笑道:「狂妄,東華道人,居然敢憑藉斬神劍,召集洪荒眾仙,他以為自己是個什麼東西?兄長以為,我們當如何?」

太清老子摸了摸鬍子,輕笑道:「我們好好領悟道祖講道真意便可,這與我們,有什麼關係?」

說着,便看向了不遠處的通天。

通天道人,仿若根本沒有聽到剛剛東華道人的聲音一般。

目不斜視,望向前方。

整個人,宛如是化作了一柄凌厲的長劍,頭頂之上的雲彩都要被撕開了一般。

……

西方須彌山!

接引道人問道:「我們當如何?」

准提道人點頭:「去一趟,只要有仙人前往,我們便可以前往。到時候,最好可以結交一番,再不濟,在東方大地找點好處也行,我們西方,實在是太過貧瘠了。」

巫族!

帝江冷哼一聲。

「想要統領洪荒眾仙?我看他是想要統領一統洪荒吧?本座將九轉玄功,再提升一個層次,誅殺此獠!」

一時間,洪荒之中,一流大能,根本沒有響應東華道人的。

小仙倒是不少,即便是如此,大羅金仙修為的仙人,也聚集了不少。

不過,這都是后話了。

太陽神宮,大殿之中。

帝俊手下,強者雲集。如果姜晨在說這話時,肩能不聳動,臉上的表情能稍微收斂一點,韓凌天或許會信。

隨手施了一個水鏡術韓凌天又把剛才的動作重複了幾遍然後立刻停下開始回溯。

當他停下來看到水鏡術中剛才的動作時,臉不由得再黑了幾分,姜晨看到自己的徒弟這個狀態再也忍不住笑出了聲。

……

《我的師尊超級無敵》第二百九十五章除非忍不住 「這就是一群喪盡天良的畜生!」上官鳳汐突然罵了出來。苗仁台震驚的看著上官鳳汐。

「我們想要跟這伙山賊拚命,可是我們除了這些鈍刀什麼都沒有。聽人說官道上經常有押鏢的經過,那些鏢師肯定有好的兵器,等弄夠了兵器,就去跟這群山賊拚命,大不了同歸於盡。」

只是苗仁台沒想到他們第一次搶劫竟然就遇到了李固等人,雖然被李固一下子就打倒,知道李固肯定不是普通人,因此一合計便向跪下請求李固幫他們將寨子里的姑娘給救出來。

「小李子,這伙山賊太囂張,我們去把他們給滅了吧。」上官鳳汐此時躍躍欲試的說道。

李固看了眼其餘眾人,孔延急忙上前說道:「李少俠,我們還有緊要的事情要做,不能耽擱的。」

孔延不希望在這裡再節外生枝,他只想能夠儘快的完成楚昭王的任務。他們習慣了這十年錦衣玉食的生活,早就對江湖的風風雨雨厭倦了,不然他們也不會在十年前,投入到楚昭王的麾下。

「段兄,你怎麼看?」李固問道。

「我想給他們些銀子就可以,那官府不是一百兩銀子就會出兵了嗎?」段思平說道。段思平雖然對大盛的官府十分厭惡,而且這伙山賊也讓他很惱火,但是他卻不願節外生枝。況且也不知道這伙山賊到底什麼實力,對於不確定的事情,他一般不太願意做。

「如果官府又想要二百兩了呢?」李固微笑著問道。他很清楚,官府之所以只要他們拿出一百兩銀子,是因為他們知道苗台等人連五十兩銀子恐怕都湊不出來,如果他們能夠拿出一百兩銀子,那麼官府必然會要他們再拿出一百兩銀子,如此往複,無窮盡已。

「這個……」段思平沒有辦法解答李固的問題,因為李固說的很有可能。如果官府再要一百兩之後,再要一百兩呢,難道就這樣一直去湊嗎?那這群姑娘可能已經早就被糟蹋了。

「你的意思是?」段思平問道。

「在下這個人有時候就是喜歡惹麻煩,要是沒有麻煩纏身我還不舒服。」李固說道。

段思平嘆了一口氣說道:「既然如此,我便陪你走一遭算了。」

李固看了一眼苗仁台,問道:「苗大叔,你知道那伙山賊的老巢嗎?」

「知道,他們每次搶了糧食,都會讓我們給運過去。」

「那好,你讓這些人都先回苗家寨等著,你帶我們去這個山賊的老巢,我們去幫你們把人救回來。」李固然後看了一眼丁真、柳澤和凌遠峰以及萬窟山七俠說道:「你們跟著這些人也到苗家寨里等著我們。很快我們就會回來了。」

「我也要跟你一塊去。」上官鳳汐說道。

「就算我不叫你去,你就不去了嗎?」李固微笑著說道。

李固很清楚上官鳳汐的性子,這樣的事情,她肯定會去插一杠子。但願這些山賊能夠有些鋼筋鐵骨,別經不住她的折騰。

盤龍寨便是這伙山賊的據點,在距離官道往南二十里的地方。段思平將苗仁台背在背上,在他的指點之下,很快就來到了盤龍寨。

這時正是晌午,這伙山賊將苗家寨一搶而空,還搶走了十幾個姑娘,正在大開宴席慶祝。

山賊的大當家名叫吳應龍,正坐在宴席的首位,端起一碗酒一飲而盡,大呼道:「痛快,痛快!」

在吳應龍左首的是山寨的二當家,名叫宋豪,此人雖然一身的書生的裝扮,但他卻是三個當家之中最是心狠手辣之人,將苗家寨的姑娘搶來也是他的主意。

「老大今夜可要金剛不倒了。」宋豪淫笑著說道。

聽到宋豪的話,吳應龍更是痛快的大笑著,說道:「還是二弟心眼兒活泛,到時候讓每個兄弟都嘗嘗女人的滋味。」

這伙山賊聽到吳應龍的話,便都端起一碗酒,敬向吳應龍,大喊道:「謝大哥!」

「我看還是那個叫苗晴兒的女子帶勁兒,之前我見到她就感到有點骨軟筋麻,時常想把她弄到山寨里做個壓寨夫人。」坐在吳應龍右首的三當家鄭虎一臉淫笑的說道。

「今晚就讓這個娘們兒給三弟暖床如何?」吳應龍笑道。

「當然還是大哥先享用過,小弟再跟著分杯羹。」鄭虎眼珠轉了兩圈,猥瑣的笑道。

「我們兄弟三人,有什麼好計較的,誰先誰后值得甚麼差別。」吳應龍大笑道。

「小弟謝過大哥。」鄭虎一臉淫笑的說道。

這伙山賊便你一言我一語的說著葷話,喝著酒,不多時便見面色潮紅,有點酒醉的模樣。

「報!」外面的一聲高叫,卻將吳應龍三人的酒氣消散了三分。

「什麼事,這樣慌慌張張?」吳應龍問道。

「大當家,外面有四個人闖進山寨來了。」那小嘍啰說道。

「什麼人這麼大膽子,敢闖我們山門?」鄭虎突的站起來喝道。

「是那苗家寨的苗老頭領著三個人打了進來。」小嘍啰說道。

一聽小嘍啰的話,鄭虎頓時火冒三丈,喝道:「這老頭不識抬舉,竟然還敢領人來我們山寨鬧事!」

鄭虎將身旁的大刀一挎,雄赳赳氣昂昂走出了大殿,來到外面一看,果然見苗仁台領著三個人闖了進來。那些守門的嘍啰都被李固打斷了手腳躺在地上嗷嗷叫著。

「你們是什麼人,這麼大膽闖我山門,打傷我的手下。」鄭虎大喝一聲。

李固聽見聲音抬頭一看,卻見一個人身穿褐色長袍,雙目怒瞪,手裡提著長刀。

「你便是這伙山賊兒的頭兒?」李固眯著眼睛問道。

「我便是盤龍寨的三當家鄭虎,識相的趕緊兒麻利的滾蛋,省的大爺的大刀不長眼。」鄭虎喝道。

上官鳳汐聽到鄭虎的話,忍不住「噗嗤」一聲笑了出來。

鄭虎見上官鳳汐兩靨如生桃花,巧笑倩兮,雖不飾濃妝,卻是天然的風采,竟是一段傾國傾城的姿態。鄭虎一時間,竟有些痴了。

「這女子倒是好相貌,比那柴屋的娘們兒強的多了。」鄭虎心中暗想道。他復有轉念一想,說道:「若將這女子留在山寨當個壓寨夫人,豈不是快活似神仙?」

這樣想罷,鄭虎卻突然高聲喝道:「大爺姑念你們無知,便恕你們闖山門之罪,將這個娘們兒留下賠罪罷了。」

上官鳳汐聽到鄭虎的話,不由得怒從心頭起,高聲喝道:「畜生,竟敢輕薄你家姑奶奶!」話音未落,便見上官鳳汐將腰間的綢帶往前一扔,鈴聲驟起,便向鄭虎打去。鄭虎雖然是盤龍寨的三當家,論武功自然比苗仁台這些普通人高上不少,但是若是比上官鳳汐這等人,那簡直是有天壤之別。

鄭虎只聽到上官鳳汐一聲怒喝,還沒有看見她有什麼動作,嘴巴上便了一招,然後刀脫手,順勢倒飛了出去。這時恰好吳應龍與孫豪也走出了大殿,卻急忙扶起鄭虎,卻見鄭虎的左臉中了起來,口中的牙齒也碎了好幾顆,滿嘴的鮮血不斷的往外冒。

「你們是什麼人,為何對他下此毒手?」吳應龍喝道。

「對付你們這種人,有什麼毒不毒的!便是將你們都殺個乾淨,人們也不過是叫個好!」上官鳳汐說道。

「哼!好個牙尖嘴利的女子,難道你欺我們盤龍寨無人么!」吳應龍大喝一聲,便要擎刀而上,向上官鳳汐砍去。

上官鳳汐看著他的模樣,不禁笑了起來。

吳應龍聽到上官鳳汐的笑聲,更是怒火填胸,忍耐不得,剛想揮刀就上,卻被宋豪給攔了下來:「大哥且慢!」

「二弟,有何話說?」吳應龍問道。宋豪在盤龍寨一直是詭計多端,擔當著軍師的角色,吳應龍對他向來也是言聽計從。

「大哥,這一仗打不得。」宋豪小聲的說道。

「為何打不得?」吳應龍奇怪的問道。

「大哥,你覺得你能一下子就將三弟打成這樣嗎?」宋豪指了指嘴角流血的鄭虎,說道。

吳應龍看了一眼鄭虎,不禁搖了搖頭:「我不能。」

吳應龍雖然是這三個當家中武功最高的那一個,但是他的武功也不過比他們高出一點而已。吳應龍就算是想要打敗鄭虎,最少也要十招開外,而且也不可能將鄭虎打的這麼重。

「這三個人肯定是個硬茬子,弄不好我們整個山寨都折在他們手中。」宋豪說道。

「那以二弟之意,當如何?」吳應龍問道。

「待我與他們交涉一番再說。」宋豪說道。說完,整了整衣衫,往前踏出一步,拱手施了一禮,高聲問道:「三位大俠,光臨我們盤龍寨,不知有何見教?」

「你不知道?」李固不屑的看著宋豪說道。他對這個一身書生扮相的人,不知為何格外的厭惡。

「煩請大俠賜教,我們實在不知道。」宋豪卑躬屈膝,將姿態放得很低,說道:「我們與三位大俠素未蒙面,正可謂是往日無怨,近日無仇,卻不知道怎麼衝撞了三位大俠。」

「我聽說你們洗劫了苗家寨,而且還擄掠了十幾個女子?」李固淡淡的問道。

「原來三位大俠為的是這件事,這實在是個誤會。」宋豪說道。

「誤會?」

李固鄙視的看了宋豪一眼,但是宋豪卻像是沒看見一樣,接著說道:「真的是個誤會,我們盤龍寨向來是奉公守法,怎麼會做打家劫舍的勾當,三位大俠前往不可聽信小人之言,中了他們的圈套。」

「你胡說!」苗仁台聽到宋豪的話,氣的怒火燒心,忍不住高喊了一句。內容還在處理中,請稍後重試! 自己只是普普通通的上班族,如果真惹上了大人物,恐怕毀了事業都是小的。

想想女人就覺得背脊發涼,心底有些后怕。

「算了,現在只能放棄這個話題了,回去向主編交代一下,然後準備下一個採訪,」女人拍拍正駕駛的背椅,禮貌的叫了一聲,「師傅,麻煩開車吧。」

「是啊,可惜了這組照片了,別說這個女孩還挺上鏡的。」

男人一邊欣賞自己抓拍來的照片,一邊惋惜的搖頭,雖然很不舍,但卻不得不一一將其刪除。

「你都刪啦?」女人湊過頭去,瞥了一眼。

「不然嘞?留着當隱患?」

「……」女人無語凝噎。

因為不光男人害怕惹禍上身,她其實也同樣害怕,尤其是證實了那個男人是誰之後。

好在,兩人回到公司之後,把事情的原委講述了一遍之後,主編並沒有為難他們,只是點頭表示自己知道了,讓他們回去工作。

從記者離開陶琳的甜品店,前前後後不到一個小時,某家媒體突然宣佈破產,聽到消息之後,有不少人好奇的打探了一番,尤其是參與採訪一一的那些人。

打聽之後才知道,原來破產的公司就是那個咄咄逼人,揪著一一不放的女孩所在的公司。

至於女孩怎麼樣了,大家無心去關注。

他們在意的是自己有沒有哪裏得罪到對方,無心顧及其他。

發生了上午的事情之後,楊昭霖便不放心讓她走出自己所能控制的範圍之外,於是強行帶着她去了自己的公司,當然江玲也一併一起。

「等下我會讓人給你們安排一個空閑的辦公室,讓人幫你們置辦好東西並且裝飾好,從今以後你們的約定的地點從陶琳的甜品店挪到這裏,有什麼需要儘管提,當然,去陶琳那除外。」

「不是吧,朱一嵐已經被抓了,你至於這麼杞人憂天嘛,再說了,她又傷害不了我,至於輿論,我比她會運用。」

「好,你棒,但你別忘了朱一嵐是被抓了,但是李芷茹和她的父親還在外面,總之不管你怎麼反對,決定我已經下了,不接受反駁,你只能欣然接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