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ader

在這不到半年的時間裡,看著他從一開始的瘦骨嶙峋到如今身高都快趕超她了。

  • Home
  • Blog
  • 在這不到半年的時間裡,看著他從一開始的瘦骨嶙峋到如今身高都快趕超她了。

看著這前世的小叔叔一點點地長大,程晚晚總覺得有些不可思議。

這事怎麼想,都是件非常奇妙的事情。

前世,這小叔叔比她大了十六歲,她出生時時,他已是少年!

這一世,居然可以見證他的童年!

在輩分上也是平起平坐的,程晚晚莫名有種翻身農奴把歌唱的……亢奮。

怎麼說這小叔叔也救了自己一條性命,他生日總得送個像樣的生日禮物才說得過去吧……

程晚晚坐在小板凳想了想足足一個早上,最後決定送張光頭照片給他做個留念。

確定了送什麼生日禮物,8月7號晚上,程晚晚一反常態乖乖地給沈玲玉幫忙洗澡。

「奶,我們明天去鎮上照相好不好?」

聞言,沈玲玉搓泡泡的動作不禁一頓。

之前,每年大年初一,她都會帶上四個兒子到鎮上拍一張全家福。

丈夫去世后,她就不再堅持這個習慣了,算下來也快十五年了。

「奶有空了再帶晚寶去。」沈玲玉敷衍的應了聲,繼續給她搓泡泡。

經過十多天的忙碌,晚稻的秧苗都插完了。

這話一聽就是不想帶她去,程晚晚沒再堅持。

夏天的白天比較長,洗完澡出來,天還沒有黑下來。

程晚晚看到小暴君也洗澡出來了,直接上前將他拉回山頂的老屋……。 第1022章

他,彷彿看到了自己光明的未來和前程。

宋三喜自然高興,但還是很穩,「哦,原來如此。王老闆,恭喜了啊!」

「呵呵,不喜不喜,要恭喜的,是你小子,真能!麻煩明天,派公司人員和我們這邊相關部門接洽,商談一下征地補償。只要談妥,一次性撥付到位。你小子,生態養殖場,做的很漂亮嘛,呵呵」

宋三喜大喜,但依舊很穩,「謝謝王老闆大氣啊!請放心,我方一定積極配合這樣的工程項目,為中海的未來,積極貢獻自己的力量。」

「哈哈,你小子,會說話!順便,你的容喜,可以着手設計辦公大樓和體育館的樣式了。承建方,應該是你們。」

「啊!」宋三喜故作驚訝,「王老闆,這可使不得啊!這麼大的工程,怎麼着,也得招投標的嘛!」

「你小子,別開玩笑了。招投標是什麼,我怎麼聽不懂?中海,這地方,我說誰修,誰就修,還能有假。到時候,預撥一半款子給你。」

王文洪,是真的沒拿宋三喜當外人似的,這話來的硬氣,有底氣。

宋三喜只能屈服了,「唉,好吧,王老闆一番好心意,在下就領了。回頭,咱一起去一趟省城吧!」

「好!到時候,通知我。看你的了!」

「沒問題。」

通話結束,宋三喜一臉微笑,看着阿虎,「咦?阿虎,你咋這表情?」

阿虎深吸一口氣,獃滯的表情才活泛了起來。

他雙手大拇指一豎,「馬賣皮!宋三喜,你這也太牛批了吧?這項目,你還能把顧少哦,顧東,我要叫他顧東了。反正我被開除了,呵呵」

「顧東這孫子,這下子,不曉得要氣成什麼樣子了呢!你這下,發大財了呀!」

「我可聽說,辦公大樓和體育館只要一搬,那片地方,土地要升值得嚇人呢」

阿虎說着,比他自己要發財還興奮。

宋三喜卻很穩,淡然的笑笑,「發財,談不上。這些,都是情理之中的事情。顧東的失敗,也是意料之中。只是,阿虎,你被開除了,以後什麼打算啊?」

阿虎這才有些苦澀的笑笑,「把工作交接了,休養一下身心再說。如果你不嫌棄,我就跟着你·干,替你開車跑腿什麼的,都行。工資報酬的話,你開了就是。」

宋三喜笑了,「別這麼說。回頭,我給你安排個老闆,你跟着他,不會虧待的。」

「哦?你還是瞧不起我嗎?」阿虎這話說的,還是有點直。

「不是那個意思。我其實身邊,不需要保鏢什麼的。我這個人走哪裏,不像顧東,喜歡講排場。剛才打電話這個王市總,知道吧?」

「呵呵,知道,王文洪嘛,我跟着顧東,見過他好幾次!」

「他兒子王輝,現在算是我的人。過陣子,王輝要去緬國發展,開採玉礦。那邊,人生地不熟,環境複雜。如果跟着你這麼一個高手去,會有不少便利的。」

阿虎一聽,還有些興奮,「緬國是吧,哈哈!我們那個時候訓練,也在邊境上,在緬國還有個秘密的訓練營基地呢!去那邊,我真熟。」

宋三喜一聽,喜出望外,「是吧?那可真是不錯嘛!那個玉礦,起碼價值上百億,到時候,我給王輝說一聲,給你至少百分之十的利潤,可還行?」

「我的媽呀!百億的百分之十,十個億?」阿虎震驚了,心跳都加速了,「這踏馬也太多了吧,人家王公子,捨得?」

宋三喜一笑,「他面前,我說話,好使。」

阿虎感激道:「宋三喜,哦,不,三喜哥,你真夠意思!果然,龍哥也沒看錯你,覺得你是個人物啊!行,這工作,我就去幹了。那邊,我是真的熟,呵呵」

說着,自信上臉了。

宋三喜點點頭,「所以,最近這些日子,你也不用替我做什麼。出門在外,伺候人,當人保鏢,你這也有日子沒回家了吧?還是趁著沒去緬國之前,回趟家,好好休息一下嘛!」

阿虎滿心的都是感動,「三喜哥,謝謝你。你真是善解人意,體貼他人,夠朋友,義氣啊!那行,我也有五年沒回過老家了,真得回去看看了。」

「是啊,五年,說長不長,說短不短的。誰知道你在外面怎麼樣,委屈嗎,痛苦嗎,孤獨嗎?回家,總是人生一個避不開的命題。無論走多遠,飛多高,老家,才是你的根。」

阿虎聽的,眼淚都快下來了 楚塵能夠想到,蕭朗有想利用他的實力將楊小瑾帶出那棟房子的意思。當然,那肯定也是路遇自己后一瞬間冒出來的想法。畢竟,蕭朗不可能會提前知道他出現在那條馬路邊。

只是,楊小瑾這個女孩身上還有很多疑點,在楚塵的腦海中盤旋著。

「你怎麼肯定?」蕭朗忙問。

楚塵抬手看了一眼時間,「時候不早了,我請你吃飯。」

蕭朗就近找了一家酒樓,戴著鴨舌帽的蕭朗並沒有惹人注目,兩人來到了一間包廂內,楚塵點了幾個菜后,示意服務員出去的時候把門關上。

「楚塵……」蕭朗剛想開口,楚塵已經打斷了她,淡聲地說道,「你覺得楊小瑾會有危險嗎?」

蕭朗一愣,認真想了一會,「小瑾說,她一直以來,都是過著這樣的生活,危險倒是不會有,可是,我想讓她過得更好。」

「一個盲人,會盼望著外面的世界嗎?」楚塵繼而說道,「說不定她心底里對外面的世界是抗拒的。」

蕭朗錯愕,顯然沒想到楚塵會說出這樣的話來。

「蕭小姐,你有跟楊小瑾說過,想帶她出去感受外面的世界嗎?」

楚塵說話的同時,用手在桌面上比劃出了幾個字,並且指著一側的牆壁。

隔牆有耳。

蕭朗的臉色下意識地一變,她沒想到會被人跟蹤。

「其實,她現在過得挺好的。」楚塵說道,「她雖然看不見外面的世界,可那一棟房子,就是完全屬於她的世界,在房子裡面,她不需要依靠任何人都可以活下去,如果你硬要將她帶出去的話,可能會適得其反。」

蕭朗沉默了片刻,「或許你說的對,是我考慮不周。」

「楊小瑾有你這樣的朋友,也是她的幸運。」楚塵微笑,「你每隔一段時間去看望一下她,就足夠了。」

「好。」蕭朗回答,頓了下,開口說道,「抱歉,今天是我唐突。」

「沒什麼,你也是為了她好。」楚塵轉移了話題,「對了,你下一站要去哪個城市?」

「廈城。」

「廈城可是個好地方。」楚塵嘆了一聲,「去拜一下鄭成功先生,肯定會給你帶來好運。」

包廂內的兩人開始聊起了廈城。

約莫半個小時,菜也上齊了,楚塵率先動筷,「蕭小姐,這家店的叉燒不錯,你來試試。」

兩人吃了一會後,楚塵目光一瞥,隨即突然說道,「走了。」

蕭朗驚訝,「你怎麼知道?」

「我們練拳腳功夫的,耳朵會比一般人靈一些。」楚塵說道,「而且,在車上我就注意到,我們離開楊小瑾的房子之後,就一直被跟蹤了。」

「所以你才故意引對方來到這裡,然後擺明了語氣,不會插手小瑾這件事。」蕭朗的眼睛一亮,眼神帶著期盼,「你還是願意幫助小瑾的,不是嗎?」

「你為什麼不理解為,我故意引對方來這裡,就是撇清關係,明確告訴他們,我不會插手關於楊小瑾的事情。」楚塵回答。

蕭朗一怔。

楚塵說的,也確實是道理。

「你對楊小瑾的家庭了解多少?」楚塵問,「她的父母現在還在不在,以前是做什麼的,還有她現在的這個叔叔跟她到底是什麼關係,幾年不來見一次,還讓人將這棟房子監視起來,這其中必定牽扯了不少事情,這些,你都了解嗎?」

蕭朗完全愣住了。

楚塵問的,她全部都不知道。

在蕭朗的角度上,她只想帶著楊小瑾走出新的世界,卻不想到,楊小瑾的身上,會不會纏繞著一條又一條的枷鎖,阻擋著她走出去。

尤其是今天發生的事情后,蕭朗此刻更加意識到,蕭朗想走出去,恐怕不是她想象中的那麼容易。

「小瑾或許現在沒有危險,可是,我有種感覺,她每天都置身危險之中。」蕭朗的心中隱隱有著不安,抬頭看著楚塵,她同樣有種感覺,楚塵不會眼睜睜地看著這種事情在自己的眼皮底下發生而無動於衷。

蕭朗也沒有再開口請求楚塵的幫助,畢竟,楚塵剛剛也說了,楊小瑾的背後可能會牽扯到很多事情,沒有人願意輕易去招惹麻煩。

「你放心去廈城。」楚塵此時卻爽快地開口,「她的家離我不遠,如果真有危險,她給我打電話的話,我一定到。」

蕭朗點頭。

對於她而言,楚塵能夠主動答應這個,已經很難得了。

「謝謝你,楚塵。」

吃完飯後,蕭朗開車送楚塵回去。

一路上,楚塵也在沉思,有一件事,楚塵並沒有直接告訴蕭朗。

他之所以毫不思索地判定楊小瑾被軟禁,那是因為,在踏入那棟房子的那一刻,楚塵察覺到了奇門之術的存在,只是,那股波動極其微弱,一時半會間,楚塵沒法察覺出具體,這也說明了,布置這奇門之術的人,實力非凡。

楚塵答應幫助楊小瑾,更大的原因就是因為楊小瑾的背後跟奇門扯上的關係。

「對了,楊小瑾長什麼樣子。」楚塵突然問道,「她為什麼在家裡也蒙著臉。」

蕭朗讓他上車的時候,用的可是『美人計』。

蕭朗沉吟了會,「說實話,我也沒見過摘下面紗后的小瑾。」

「什麼?」楚塵愣住,「為什麼?」

「我第一次見她的時候,她就是這樣了。」蕭朗說道,「後來漸漸熟悉之後,我問過她,當時小瑾回答說,是她叔叔讓她隨時隨地都蒙著面,因為……」蕭朗頓了一下,「長得太好看,怕被人惦記了。」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