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ader

在這場熱鬧的慶功宴上,洛玉檸把蘇銘喊了出去,在冰雪中,她冷聲道:「爭強好鬥,你今後哪裡還有這樣的好運氣。」

  • Home
  • Blog
  • 在這場熱鬧的慶功宴上,洛玉檸把蘇銘喊了出去,在冰雪中,她冷聲道:「爭強好鬥,你今後哪裡還有這樣的好運氣。」

說著,她就走了回去。

獨留蘇銘在風雪中訝然自笑。

……

獸炭燃燒著。

蘇銘回憶結束,兀自笑了笑,看來今天的事情,倒是給自己這一家,做到了不少的改善。

不過年會預考的結束,實際上也意味著正式年會的來臨。

到那一天,洛家在外奔波的諸多族人都會回來,而蘇護和劉雲二人,也會在這半個月里,把自己的實力再次提高。

前世時間線里,洛家年會上,這二人可都把實力提高到了淬體境七轉巔峰,那種實力,就算是在靈武宗也是一代小天才了。

可想而知,前世那時的蘇銘,普普通通,如何能是對手?

叮!

砰的一聲,蘇銘只聽得手中的靈武劍,劍吟了一聲,似乎是在響應他心中時隱時現的戰意。

「木人巷快開始了,我得快點去闖關,闖過了木人巷,我可以得到破境的丹藥,快速突破到淬體境五轉。」

蘇銘細數著。

而算算時間,明日就是木人巷開啟的時間,到時候免不了還要鬧一場龍爭虎鬥出來。

至於之前,答應東江堤壩上,那位老者和粉衣少女的事情,他手上也沒有閑著。

千幻劍訣!

這是一部來自於前朝的劍訣,雖然高深莫測,哪怕是以蘇銘前世曾到過的劍道層次,也不禁要說一句,放在凡塵俗世中,這就是一部頂級功法。

而這部劍法,之所以強大,跟它來自前朝還是有關係。

武道文明,也並不是越發展越強盛,而根據天地間靈氣不斷的減弱,真相則是從前的武道文明更強盛,往後只是衰弱。

而千幻劍訣的問題,也出自前朝。

它字形晦澀難懂,有些字樣,已經丟失於古籍之中,而差之毫厘謬以千里,在破解原意上就是個莫大的難題。

此外,還有前朝劍修的古法修鍊,可供參考的原本,同樣丟失,如今都沒了參考,怎麼破解。

更有著圖形模糊破損的情況。

可以說,千幻劍訣,就是一部讓人可惜的滄海遺珠,途有美貌,卻無法一觀。

而那位紫衣老者,畢生畢世,都渴望這樣的功法。

蘇銘陷入了破解工作中,時至如今,這門功法,他已經破解了一半。

一個月後,和這紫衣老者正式交付的時候,足以交出一個好的答卷。

……

天將佛曉,旭日東升。

蘇銘已經站在了靈武宗木人巷口上。

鎮守長老睜開了眼睛,莫長老驚呼了一聲:「好早的弟子!」

在半個時辰后,才有著一位位弟子,從靈武宗各處趕來。

這些人有說有笑,勾肩搭背,儼然都有著自己的朋友圈,但當看到蘇銘佔據了木人巷的第一個位置后,不少人都是眼眸一冷。

「蘇銘這個廢物,憑什麼佔據木人巷的第一名位置!」。那是一尊魔神,面容模糊,看不真切,立身於虛空之中,雙手結一神秘道印,腦後有一輪黑色的神環若隱若現。

看著那魔神,一股天上地下有我無敵的無上霸氣,便迎面撲來,震懾人的心神。

「這是誰?」

姜塵的心神大受震動,不自覺的便被這尊神魔畫像所吸引。

他也算是見多識廣之

《西遊,我體內有九隻金烏》三二六罪業寶輪 一時之間,我完全被嚇得楞在了原地,傻愣愣的看着從鋼架背後爬出來的鬼臉兒。

慢慢的那鬼臉兒的身體也從鋼架背後爬了出來,我看的清清楚楚,那些鬼臉兒,或者說行屍走肉,身上都穿着當年賊寇的軍裝,可這距離當年那場戰役,都過去了足足四五十年了。

就算那些賊寇一直躲在這地下要塞里,一直苟活到了現在,那也是白髮蒼蒼的老翁了。

可眼下,那些賊寇卻明顯不是活人,他們一個個,臉上的皮肉、脖頸上的皮肉,像是被什麼東西給活生生腐蝕乾淨了似的,瞪着眼睛看着我們,沒有嘴唇、沒有嘴皮,只剩下了一個血窟窿的嘴巴微微張了開來,不斷的發出那種呼哧呼哧,好像是大喘氣的聲音。

「我去特娘的……九爺,這……這些是啥玩意啊!賊寇復活了!」

看着那些慢慢從鋼架背後爬出來,渾身皮肉都被什麼東西腐蝕幹勁,身上還穿着當年賊寇軍裝的那些行屍走肉,一個十分可怕的念頭從我腦海里冒了出來。

這些賊寇,變成如今這副行屍走肉的模樣,也許壓根就不是意外。

想到這兒,我忍不住狠狠吞了一口口水,然後慢慢轉過頭,看了一眼不遠處那些烙印有骷髏頭圖案,裏頭裝着毒氣彈,可如今卻已經是一片狼藉的木頭箱子。

也許……當年這個地下要塞發生過一場災難,一場常人無法想像的災難。

儲備在這兒的毒氣彈、儲備在這兒的化學武器,不知道因為什麼原因泄露了出去當時修建、駐守這座地下要塞的賊寇們,有的及時撤離了出去,臨走前炸毀了隱藏在那大瀑布背後的出口,有一部分賊寇沒來得及從這地下要塞撤退出去,被那泄露的毒氣給活生生毒死在了這個石窟裏頭。

最後就變成了我們現在看到的那些行屍走肉,變成了不人不鬼的樣子。

「媽的!剛剛還挺害怕的,現在聽九爺您這麼一說,八爺咋就覺得這麼解恨呢!」

「報應,真特娘是報應!」

等我說完,陳八牛緊握着手裏頭的百葉衝鋒槍,狠狠吐了一口唾沫,很大聲的嚷嚷了幾句。

被陳八牛這麼一說,我心裏頭也只感覺有種說不出的舒坦。

試想一下,當年那些賊寇修建這座地下要塞的目的是什麼?不就是為了儲備和研究那些毒氣彈、那些化學武器來對付我們的同胞嗎?

地下要塞里發生毒氣泄露,那些賊寇怎麼算都是自食惡果。

看着石窟洞頂上那些,好似被人剝了皮,露出了血肉、露出了血管,不人不鬼、好似喪失、好似行屍一樣的賊寇,我不敢想像,如果當初,真讓這些賊寇,把那毒氣彈投放到了當時的戰場上,當時為了保衛祖國拋頭顱灑熱血的戰士們,會面臨多大的災難。

呼哧…

呼哧……

我兩正瞎想這些不着邊際的問題之際,從鋼架背後爬出來的行屍走肉越來越多,一眼看過去竟然有七八十個。

毫無例外,那些賊寇還穿着軍服,可就像是被人給剝了皮一樣,全身的血肉都暴露在了空氣當中。

更可怕的是,第一眼看過去,那些變成了行屍走肉的賊寇,給人的感覺,就已經不再是有感情的人,而是一群兇殘嗜血的野獸。

那些行屍走肉的動作,也像極了野獸,它們的手掌腳掌,似乎都發生了某種不為人知的異變,十根手指頭和十根腳指頭,變得很長,還像是野獸一樣,長出了尖銳的指甲,有的耳朵也變得很尖,還長出了灰色的絨毛。

那些賊寇,像是猴子似的,四肢並用的在洞頂那些鋼架上爬行着,可無一例外全都瞪着一雙猩紅色的眼睛,死死地盯着我們,像是要把我們給生吞活剝一樣。

很明顯,我們誤打誤撞,闖到了這兒,驚醒了這些因為毒氣泄露,身體發生某種變異,成了行屍走肉賊寇。

「八爺,小心點,咱……咱這些怕是捅了馬蜂窩了!」

「怕個卵,八爺正愁沒機會給咱們那些無辜受難的同胞報仇雪恨呢,老天爺開眼啊,給了咱這個機會!」

我也沒想到,自己剛剛那種大事不妙的預感,竟然這麼快就變成現實了,可陳八牛那傢伙卻沒覺得有什麼危險,反而是端着手裏頭的衝鋒槍,露出了一幅狠色。

呼哧…

呼哧……

下一刻,從鋼架背後爬出來的那些變成了行屍走肉的賊寇,突然嗖嗖嗖的就從洞頂上竄了下來,它們的動作,四肢並用、靈活的像是猿猴。

「哈哈特娘的來得好,今天讓八爺教訓你們這些畜生!」

我還沒來及完全反應過來,陳八牛那傢伙便是哈哈大笑了起來,直接端著衝鋒槍,就扣動的扳機。

噠噠噠…

槍口立馬迸射出去了一道道火舌,不絕於耳的槍聲響徹了整個石窟,那些變成了行屍走肉的賊寇,雖然看着就跟野獸似的兇殘,動作也靈活的如同猿猴。

可面對衝鋒槍,也還是顯得不堪一擊。

很快,沖在前頭的那些行屍走肉,就直接被掃到了在地上。

子彈擊穿了那些賊寇的身體,可卻是一點鮮血都不會噴濺出來,就好像是他們身體里的血液,早就被抽幹了一樣。

有的賊寇,直接被掃到在了地上,可是很快又從地上爬了起來,繼續呼哧呼哧的叫喚著,然後朝我們撲過來。

那種感覺怎麼說,就好像是因為當年毒氣泄露,這些賊寇自食惡果,變得像是被人活活扒了皮,像是身體里的鮮血都被抽幹了,現在看到活人,它們變得對鮮血、對活人的血肉,有一種遏制不住的貪婪,想要撕咬、啃食活人的血肉,來補充自己。

看着一個接着一個的賊寇,被自己掃到在地,陳八牛那傢伙也跟打了雞血似的,哈哈大笑着,嘴裏頭還不停的嚷嚷着:「爽啊!太特娘的解氣了!」

「來啊,你們這些畜生!」

很快,那些變成了行屍走肉的賊寇就被陳八牛全都給撂趴下了,有的只是被打爆了腦袋,有的更是直接被掃成了一灘爛肉,畢竟我們手裏頭的傢伙事,可不是那打一發就得重新裝填底火的土獵槍了,而是當年賊寇仿照蘇國製造的最新式衝鋒槍,那殺傷力和射速可不是開玩笑的,莫說是血肉之軀了,就是鋼板,這麼一梭子子彈掃射下去,只怕也得被打穿。

遠遠地看過去,那七八十個變成了行屍走肉的賊寇,全都被掃趴在了地上,就像是一堆被剝了皮的爛肉,還泛著一股子好似鹹魚發臭的那種腥臭味,反正說不出的噁心。

眼看着危機這麼輕而易舉的就接觸了,我心裏頭鬆了一口氣,可卻是有種不太踏實、不太對勁的感覺。

陳八牛那傢伙呢,則是端着手裏頭的衝鋒槍,還一個勁的嚷嚷着不過癮,心裏頭的惡氣沒撒完,要是在特娘來個百八十個的,那就舒坦了。

「行了八爺,別瞎嘚瑟了,咱趕緊找找看,這兒有沒有出路能離開!」

「哈哈,九爺爽,真特娘太爽了!」

可是沒等我們徹底鬆一口氣,突然我就看到那些明明被陳八牛用衝鋒槍給掃成了爛肉的賊寇,那些殘肢斷臂,竟然如同之前那打不死的怪蛇似的,開始蠕動了起來,然後慢慢又湊在了一起,很快又重新變成了一具好似是被剝了皮,露出了裏頭血肉的怪物,搖搖晃晃的從地上慢慢爬了起來,呼哧呼哧的低吼著,嗖的一下子又朝着我們撲了過來!

「你大爺的,這特娘打不死了還!」

陳八牛大喊了一聲,急忙又端起衝鋒槍扣動了扳機。

伴隨着噠噠噠的一陣槍聲,有的行屍走肉被掃到在了地上,可有的卻是硬生生盯着那槍林彈雨撲到了我們近前。

頓時那股像是鹹魚發臭的噁心味道,就迎面撲了過來。

我來不及多想,也急忙端起槍扣動了扳機。

衝到近前的幾十隻行屍走肉被我打成了篩子,也的確是到了下去,可很快又從地上爬了起來,甚至於那些行屍走肉身上的彈孔,都在快速的癒合著。

怎麼說,那些賊寇,因為毒氣泄露,變的好像是被剝了皮的行屍走肉,它們的身體、甚至於是腦袋被打穿了,很快那沒有皮膚包裹的血肉,就會開始蠕動起來,然後長出一個個像是腫瘤似的大疙瘩,很快連帶着那彈孔都長好了,都癒合了下來。

幾輪下來,那七八十個變成了行屍走肉的賊寇,壓根就沒被打死,因為就算是被打成了篩子、打成了一攤爛肉,它們也會重新拼湊在一起,然後再次復活過來。

更駭人的是,那些賊寇,一開始雖然給人的感覺就不在像是人類,反而像是一群沒有理智,只剩下了兇殘嗜血這西野獸本性的怪物,可它們至少看着還像是一個人,儘管它們像是一具具被活活剝了皮、抽幹了血液行屍走肉,可外形看上去,至少還像是個人。

然而,被我和陳八牛用衝鋒槍給掃到幾次后,那些賊寇,徹底變得不像是人了。

它們身上穿着的賊寇軍服,都被打成了破布條,幾次詭異的重新復活之後,它們身上長滿了那好似腫瘤一般的大疙瘩,就像是我們之前在焚屍爐里遭遇到的那條打不死的怪蛇、像是那蛇妖潭裏頭,那隻龜身蛇頭的怪物。

想到這兒,我猛地明白了過來,焚屍爐那條打不死的怪蛇,只怕不是什麼修鍊千年成了氣候的蛇精裘尺,而是因為當初這地下要塞里賊寇研製的某種毒氣泄露,沾染了那毒氣,那蛇才變成了那副詭異的模樣,蛇妖潭裏頭那隻外形酷似玄武神獸,可卻是兇殘異常,以巨蟒血肉為食的怪物,多半也是當年那些賊寇鼓搗出來的怪物。

「特娘的,邪了門了,這些賊寇當年到底在這兒幹了什麼!」

「這特娘……特娘都是些什麼怪物!」

剛剛還嚷嚷着再來百八十個,也不夠解恨的陳八牛,這會看着那些幾次死而復活,身上長出了腫瘤似的大疙瘩,而且變得更加兇殘的賊寇,也是慌了神,額頭上開始拚命的往外滲著冷汗珠子。

然而禍不單行,福不雙至,就在這個時候,我們身後突然傳來了砰砰砰的巨響。

我聽的很真切,那是什麼東西,在撞擊這石窟大鐵門的聲音。

在這不見天日的地下要塞里,能有那樣蠻力的,怕是也只有那隻龜身蛇頭、渾身同樣長滿了腫瘤的怪物了……。 砰!

陳凌一腳踹在凱恩的后腰,根本不給對方調整的時間,右手閃電彈出,再次抓住右手,冷漠的聲音響起來:「你就是那個折磨三個炎**人的傢伙,是吧。」

「我……」

凱恩心頭猛然一顫,一股莫名的恐懼襲上心頭,感覺下一刻,自己就要遭受難以想像的折磨一樣,立刻想認輸!

陳凌怎麼可能給他機會?

陳凌五指猛然一折。

咔嚓一聲,對方手腕發出清脆的斷裂聲。

「啊!」

凄厲的慘叫立刻堵住凱恩認輸的聲音。

「我……認……」

啪!

凱恩剛張開嘴巴,陳凌左拳砸在他的面門上,與對方的牙齒撞擊。

對方的牙齒爆出五六顆,而陳凌的拳頭也是皮開肉綻,鮮血四處飛濺。

也不知道是陳凌的鮮血還是凱恩的鮮血會更多一點。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