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ader

外面的夜色已經黑了,何凡出門吃飯,順便買東西。

  • Home
  • Blog
  • 外面的夜色已經黑了,何凡出門吃飯,順便買東西。

忙的差不多了,已經九點多了。

回去升級紙人,精純之後的鬼氣,改造紙人陣法,讓紙人實力大增。

八級頂峰!

「以前我的力量,太差了。」

何凡思索著,鬼氣質量,也是實力強弱的關鍵。

現在的他,完全能虐殺之前的自己。

而且,鬼氣提升,他改造紙人所需的鬼氣,也變少了,速度幾乎提升了一倍!

忙活了一會兒,改造了四個紙人,何凡便盤坐恢復。

沒有教室的四倍陰氣,他運轉鬼氣修鍊法,還不如玉清心法來的快。

鬼氣恢復,等到十一點,何凡才去老李小賣部。

虞夕帶著西西,早已等候多時,老李依舊大氣不敢喘,僵硬地站在一旁。

「怎麼每天這麼晚?」虞夕清冷地問道。

「在家修鍊。」何凡連忙解釋道:「你看,我現在只剩下一雙腳無法虛幻了。」

說著,運轉鬼氣,身體虛幻起來。

「凡爺真是奇才。」老李連忙拍馬屁。

西西也一臉崇拜地道:「何凡哥哥好厲害。」

虞夕嘴角抽了抽,為什麼有種,這三個都是智障的感覺?

你是鬼啊!

你還有一雙腳不能虛幻,你還挺驕傲?

真是,恨鐵不成鋼!

「算了,先去辦正事。」虞夕壓下心中火氣,道:「將東西給老李,隨我去陰陽通道。」

「好的。」何凡點點頭,問道:「那忘川河那邊?」

「使者們在那邊守著,凡是過去的鬼,都會拿下。」虞夕清冷地道:「我們負責,封住陰陽通道。」

「老師已經有辦法了?」何凡驚喜問道。

「嗯。」虞夕點點頭,沉吟道:「此事還需要你幫忙。」

何凡警惕地道:「我能幫什麼?老師該不會,又拿什麼蓋世鬼體糊弄我吧?」

虞夕沒有說話,鬼氣包裹他和西西,飛上高空。

何凡還沒來得及反應,身子已經到了高空之上,周圍是漆黑鬼氣,看不清四周。

虞夕的速度很快,瞬息間,已經來到墓園上空。

墓園已經恢復,幾乎看不出什麼異常。

他們沒有下去,因為張九峰說,今晚還會有鬼來。

現在已經快到約定時間了,來的剛好。

一股陰風吹拂而來,整個墓園的雜草都在晃動,陰冷刺骨的氣息瀰漫,整個墓園的溫度在降低。

一名中年男子,從遠處飛來,濃郁的鬼氣,絲毫不弱於昨夜的那個陰兵。

下等猛鬼!

「張九峰。」

猛鬼到來,目光掃視墓園,尋找著張九峰身影。

「嗯?約好此時相見,怎麼不見人影?」猛鬼皺眉,面色凝重起來:「難不成,他帶著純陰之體跑了?」

「他下去找你了。」

冰冷的聲音響起,恐怖的壓力瀰漫,整個墓園,都在壓力籠罩範圍。

「誰……」

猛鬼面色一變,身子剛要動彈,恐怖壓力之下,卻是動彈不得。

壓力如一座大山,壓迫的他身子都佝僂下去,鬼體都在顫抖。

虞夕帶著何凡和西西飄然而下,一身紅衣,泛著猩紅殺意。

「虞夕?」

看清來者,猛鬼面色大變,驚恐道:「你從陰界上來了?」

他萬萬沒想到,虞夕沒有在陰界抵擋洪水,而是來了陽間!

「想要引忘川河,貫穿陰陽?」虞夕神情冰冷,殺意翻湧:「誰給你的膽子?!」

猛鬼面色一變,頂著巨大壓力,咬牙道:「不,不是,我只是來逛逛。」

「是不是逛逛,我會讓你交代清楚!」

虞夕右掌輕揚,鬼氣猶如靈蛇,蔓延而出,纏繞住猛鬼。

「呃啊……」

凄厲的慘叫聲響起,猛鬼身子急速縮小,鬼氣化作小球,將猛鬼囚禁其中。

虞夕隨手將小球遞給西西:「交給你了。」

「嗯嗯。」西西連連點頭,再運絕望之力。

何凡目光透過鬼氣,看見了光球中的猛鬼,沒有絲毫兇殘,只有無盡的恐懼與絕望。

「以夢魘術,讓他陷入無盡的絕望,再由西西擴大絕望。」

虞夕淡淡道:「除非心智特別堅定者,否則,不可能不坦白,學會了嗎?」

「呃,會了,會了。」何凡連忙道。

西西是虞夕給他的搭檔,之前膽小,老是哭。

跟著他抓了幾次鬼,膽子大了起來,就跟著使者審訊那些鬼。

看樣子,西西已經磨鍊的差不多了。

虞夕帶著他們,飄到陰陽通道所在的墳墓,淡淡道:「算算時間,忘川河洪水也差不多要到了。」

何凡神情凜然:「老師,那快點動手,不然的話,就來不及了。」

「不必太著急,昨天回去后,我與使者已經布下封印,能夠堅持一兩個小時。」

虞夕平靜道:「何凡,你聽過夸父的故事嗎?」

「夸父?追太陽的那個?」何凡一愣,不知道虞夕什麼意思,道:「聽過,但這個和夸父有什麼關係?」

「夸父逐日,途中口渴難耐,喝乾了兩條河。」虞夕幽幽道。

何凡總結一句:「當時的夸父,真渴了。」

虞夕扭頭看向他,陰惻惻地道:「你要不要跑兩步?」

「我跑個什麼……卧槽,你讓我喝乾忘川河?」何凡終於反應過來了,身子連退,不可思議地看著虞夕:「老師,你在開玩笑,對嗎?」

我又不是夸父,只是個九級鬼!

昨晚你讓我干一碗忘川河水,今晚,你特么直接讓我干整條忘川河?

你可真瞧得起我!

「你覺得,我在跟你開玩笑?」虞夕冷冰冰地看著他。

「老師,這樣不好,真的。」何凡麵皮抽搐,身子緩緩後退:「我就算是撐死了,也不可能喝乾忘川河。」

虞夕清冷地道:「不需要你喝乾,只要擋住洪水就行了,還有,你不用後退,你跑不掉的。」

「你就算是想要謀殺學生,也不至於用這種手段吧?」

。 秦舒想了想,「嗯,逃避不是長久的辦法,我會支持你的。不過,你在酒店多住兩天再回去,可能那個時候你爸媽也不會來找你麻煩了。」

溫梨點頭,「謝謝你,小舒姐。」

「別跟我客氣。」秦舒彎唇一笑,想到什麼,「對了,你學的是服裝設計吧?我還要請你幫個忙呢!」

「嗯?」溫梨不知道,有什麼是她能做的。

秦舒說道:「幫我選一套宴會禮服。」

她自己的風格就是越簡單越好,但褚臨沉嫌太素了,讓她好好準備過兩天在儀式上穿的衣服。

秦舒這才想到找外援。

溫梨毫不猶豫地答應:「沒問題。」

兩人來到海城最大的購物中心。

這裏奢侈品雲集,溫梨還沒來逛過,顯得興趣十足。

身為服裝設計專業的學生,她習慣性地把視覺看到的東西,轉化成素材,儲存在腦子裏,需要的時候隨時可以拿出來學習。

記住網址et

雖然才大一,但她的設計作品多次得到老師的讚揚,並且鼓勵她去參加比賽,只是因為不夠自信,她一直沒去。

把高奢的女裝店幾乎都逛了一遍,溫梨都不是很滿意。

她想選一條既符合秦舒要求,又最能凸顯她氣質的禮服。

「那家店怎麼樣?」秦舒的目光不經意落在一家門店上。

這家店的位置並不突出,而且名字也很簡單:華衣。

是一個國內的服裝品牌,好像……沒聽過呢?

但是能夠出現在這個奢侈品牌雲集的地方,肯定不會是一般的店鋪。

溫梨看了一眼,眼神也亮起來,迫不及待拉着秦舒走進去。

「兩位客人您們好,請問想要選什麼場合穿的禮服呢?」

這家店顯然是主打禮服的,一進門就直接問清楚客人需求。

「你好,我們想先看看。」溫梨對這家店的衣服很有興趣。

秦舒也是點了點頭。

她戴着口罩出來,一般人認不出她來。

「好,那你們先看看。」導購員微笑說道,但臉上的熱情淡了幾分。

她的工作經驗告訴她,這種說「隨便看看」,大概率都不會買,而且看着兩人穿着都很樸素,幾乎可以用路邊攤形容了,不太可能買得起。

哎,真的就……隨便看看了。

這時候,又有客人進來。

導購員再次面帶微笑地迎上去,同樣詢問了一遍。

「我要參加一場頂級的名流宴會,就是兩天後褚氏的接任儀式你知道么?聽說你們店裏有著名設計師tm的作品,先拿來給我看看吧。」

這位女顧客渾身上下是名牌,精緻漂亮,好像還有點眼熟。

導購員一看就知道這是個大單子,立即殷勤地把人請進來,「這位女士,您先坐,先喝茶,我這就去幫您拿裙子試穿。」

秦舒和溫梨正在看衣服,聽到門口的聲音,她轉過頭去。

王藝琳剛準備從導購員手裏接過茶,一抬頭看到秦舒。

她愣了下,很快裝作若無其事的樣子,接過茶撇開了臉。

心裏卻暗道了一聲:哼,真是冤家路窄!她眸光暗沉了幾分,道:「罷了,不過是一個男人而已,既然晴晴喜歡,就隨她吧,你去查查周隨的背景,將他老婆弄死,給晴晴騰出位置來。」

她刀尖舔血已經多年,說起取一個人的性命,不過是如同談論今天的天氣一般尋常。

然而,南叔卻搖了搖頭,道:「小姐護得緊,不讓查,她說過了,周隨就是個化名。而且我聽小姐那邊的人說,小姐自己已經出手了——」

聽說葉晴渝自己出手,端木敏非但沒有感到有心,反而有幾分自豪。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