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ader

夜北梟一怔,這個男人這麼不經揍嗎?

  • Home
  • Blog
  • 夜北梟一怔,這個男人這麼不經揍嗎?

但是他余怒未消,又上去一腳,把凱撒踢出去幾米遠,再次撞上船艙壁。

「就憑你,還想覬覦江南曦,真是做你的春秋大夢!」

凱撒顫巍巍地從地上爬了起來,他抹抹嘴角的血,邪笑道:「夜北梟,不要覺得你有點本事,就自以為是。我敢打賭,你走不出這裡!」

江南曦看著他的眼神,心頭突突直跳。

她上前和夜北梟站在一起,對凱撒說道:「凱撒,收手吧,今天我們放你走,你也放過我們,好嗎?」

夜北梟一怔,不解地看著江南曦。現在的局面,他已經拿到主動權,只要他和白瀟霆裡應外合,外面的那十幾個人,不足為懼,而凱撒今天也必死無疑,他絕對不能放虎歸山。

這是他的打算,可是為什麼江南曦看起來很害怕的樣子?

這時,凱撒仰頭哈哈大笑。

他蒼白的手指,指著江南曦:「小心心,這麼多年了,還是你最了解我啊!」

江南曦心頭劇烈顫抖,就知道自己猜對了。

她上前一步,擋在夜北梟身前,決絕地說:「凱撒,我答應和你走,而且絕不逃走,你放過夜北梟!」

夜北梟臉色一沉:「南曦,你說什麼呢?沒有你,我怎麼能獨活?」

江南曦的眼淚下來了,她搖著頭:「阿梟,你不了解凱撒,他就是一個瘋子,他沒有你看起來那麼見到,他必定還有後手,他什麼事都幹得出來的!」

夜北梟卻微微一笑:「那又怎麼?他今天勢必走不出這件船艙!他今天只有死!」

江南曦也提醒了夜北梟,因此,他把江南曦往自己懷裡一帶,把她的頭埋在自己的胸口,而對那個拿著武器指著凱撒的人,下了絕殺命令:「李亮,動手,殺了他!」

凱撒死在這裡,他還有天大的計劃,也沒有用了。

保鏢李亮,眼眸一眯,手中的武器對準凱撒的腦袋,手指放在了扳機上。

而凱撒卻微笑地看著他,好像是要慷慨就義的戰士,又好像胸有成竹一樣。

他的神奇讓李亮心頭一駭,他不再猶豫,立刻扣動扳機。

然而,想象中凱撒被射成篩子的畫面,並沒有出現,武器只傳來咔咔的幾聲輕響。

啊?怎麼會這樣?

不只李亮,就連夜北梟也都愣住了。

他心頭一凜,看向守著門口的那個保鏢:「張臨,你,動手!」

張臨立刻舉起武器,朝著凱撒一頓操作,可是,也依然只傳來咔咔的幾聲輕響。

這時李亮把武器給拆開了,竟然裡面是空的,根本沒有彈藥。

他驚駭道:「夜總,我們上當了!」

夜北梟也已經預料到這種結果,他沒有猶豫,把江南曦推到一邊,上前去抓凱撒! 通天緊急傳音,臉色陰曆。

像是吃了個死老鼠。

這林凡怎麼還不死?

在與逐風廝殺之後,那般重的傷勢,就連肌體都像是要分裂成很多段。

結果,竟然還這般的狂猛,衝殺群敵包圍中,如入無人之境,手中鮮有能抗過他兩戟者。

他有意制止天人界諸強援助林凡,卻又是在無意之間成全了林凡的威名。

這讓他如何忍得?

林龍冰冷的掃了一眼通天,手中金龍劍出現,隨後揚起,一劍劈下。

劍如虹,殺氣如海。

一劍出,金色神龍狂殺而去,竟是將第七屆擁擠人群犁出一條血染的通道來!

在這通道兩旁,盡都是殘肢斷臂,全都是人頭滾滾!

林龍早就忍不住。

他與林凡本為一體,自然是知曉,林凡此際真的是外強中乾了。

看似狂猛的攻殺,其實都是林凡在極力催谷;無限透支自己的潛力,方才如是。

若不是林凡一直制止,他早就攻殺而來。

林凡太了解通天,知曉只要他撐過一段時間,以最是駭人的攻殺之力狂殺一通,通天定然會命天人界的人參戰,不允許他一人獨殺所有第七界參賽者,從而獨得所有榮光。

林凡賭對了!

「殺啊!」

「殺啊!」

天人界之人跟隨在林龍身後衝殺,要去戰絕諸強,揚名立萬。

可很快,他們駭然的發覺,跟隨在這林龍身後,他們根本連敵人都碰不了,全都被誅殺!

這簡直聳人聽聞。

這小龍王敖欽竟也這般之強,根本不弱林凡半點啊。

「殺!」

林凡此際亦在衝殺。

林龍從前方攻殺,他從後方追著潰逃的第七屆人猛攻。

前有狼後有虎。

第七界諸強凄厲叫著。

看不見絲毫生機了。

「旱魃兄,你們敗了。」天弘笑著,他看向旱魃,笑眯眯:「那些賭注,我笑納了。」

旱魃冷冽的看捉天弘:「此戰,非吾界不如,只敗於林凡一人爾。」

「是嗎?敗就是敗了,哪裡來的這麼多理由?」天弘輕笑。

旱魃冷哼,他拋出一個符戒,被天弘握在手中;天弘放出神識掃過,滿意的在手中掂了掂:「很不錯,言而有信。」

他二人都是帝者。

在他們眼中,哪怕是聖者的滅亡,也不可能掀起任何波瀾。

那擂台之上,一個個妖孽的死去,根本沒有讓他們無波的心境掀起任何的波瀾來。

戰,終。

第七界所有參賽之人,死絕,一個都沒剩下。

林凡此時以重戟支撐身軀,在大口的喘氣,額頭上儘是白毛汗,細密的血珠從他周身毛孔浸出,將他整個人都染得血紅。

他覺得自己的肺要炸了。

兩界臨帝之下一戰,以第七界諸強死傷殆盡而終。

這一場大戰,天人界毫無疑問,為最終的勝者。

可,最強者是誰?

所有人心中,都認定,這最強之人,肯定是林凡了。

只因,他啃下了第七界最強的那幾人。

無論是皇倪、皇天、逐風等。

誰不是威名赫赫?

若不是這些人先慘死林凡手中;勝敗、難料。

「你們很不錯,本帝很滿意。」天弘看向擂台,帶著和煦的笑容。

「殿下過譽。」

「殿下客氣。」

諸人都在恭敬的行禮。

只因,這天弘不只是帝者,他還是天神親子,貴不可言。

天弘笑了笑:「絲毫沒有客氣,至於所謂的過譽更是無稽之談,本帝因爾等而榮。」

諸人臉上都出現喜色。

能夠得到帝者如此誇讚,無論是誰,應該都是與有榮焉吧?

天弘掃過諸人,隨後視線釘在林龍(敖欽)身上,道:「特別是小龍王,真不愧是龍子,強悍得一塌糊塗,可惜未有聖榜,不然丁當可排在前十去。」

林龍眼神微咪:「殿下過譽了。」

「不不不、本帝從不輕易誇讚任何一人。」天弘笑著搖頭,且道:「依本帝看,就算是鳳凰族駙馬,怕也是要差你一籌。」

林凡心中冷笑。

現在,就要在他與林龍之間找仇恨,挖溝壑,樹敵意?

可惜了,天弘兄弟的這個願望,是註定不可能達成了。

林龍眼神怪異,卻是道:「曾與他征戰過不止一兩次,互有勝負,道不敢如此說。」

天弘呵呵一笑:「小龍王就莫要在自謙了,只看此際,你依舊有十足的戰力,而他林凡此時站立為艱便可知。」

聽聞此話,所有人眼神怪異。

都不可思議的看向天弘。

此地所有人,誰能不知,這林凡之所以此時如此艱難,看上去再無戰力,那還不是因為,他的敵人太強?

別的不說,就單隻是魔尊徒孫,就可以橫掃此地百分之九十以上的強者。

而敖欽,之所以現在,還這般的神氣十足,不外是因為他沒有遇見對手而已。

可現在,這天弘,竟然以此來判定兩人的強弱;何其可笑?

通天此時也嘆息:「敖欽兄,戰力蓋世,足以稱雄臨帝下之極,就別在自謙了。」

林龍皺眉,沒有說話。

卻聽通天繼續道:「此次兩界臨帝下一戰,最強者已然出爐,他便是龍族小龍王——敖欽,諸位,本尊意在此,誰贊成,誰反對?」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