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y admin

如今的他配上這些,望辰五重可能都追不上他。

他神色大喜。

但隨後,他就喜不出來了。

「卧槽,剎車!」

他一瞬間卸下了所有鎮壓位技能,但他身形依舊在朝前飆射。

哐當一聲。

「啊!」

……

幾分鐘后。

客廳沙發上。

賢鈺小臉緊繃,憋著笑,伸出小白手,倒了一些葯在手掌中,隨後朝雲空額頭輕輕揉去。

「所以,你就是這麼撞牆的?」

賢鈺怎麼想都想不出來。

「咯咯。」她有些憋不住了,笑出了聲。

望辰期要什麼力量去自殘,才能在頭上弄個這麼大的包?

雲空額頭紅腫,一臉苦笑,躺在沙發上。

「沒辦法,剛才速度太快了,沒有剎住車。」

賢鈺坐在他旁邊,手指扭動,輕輕幫雲空額頭上藥。

一邊上藥,賢鈺還一邊抱怨道。

「真是的,這麼大的人了,還要我來照顧你,以後我要是當生命師了,生命能量肯定不夠你一個人用。」

是啊,雲空自從修鍊之後。

都受了多少傷了。

同一時間,別墅外。

善御和許安武回家了。

「老許,厲害啊,我感覺你的槍都要接觸到大成境界了。」

許安武一臉兇狠,隨後他輕笑道。

「你的劍也很強。」

兩人一路互吹,隨後,當他們走到別墅門口準備掏雲空給的鑰匙時。

旁邊的善御瞳孔一縮,出手止住了許安武,悄悄道。

「別出聲,他們好像在客廳……。」說著,善御比了一個勾勾手勢。

許安武也是愣住了。

好傢夥,這兩人居然趁他們不在家搞這些!

想到這裡,他們還是不進去打擾了,咳咳,偷聽一下也是可以的。

於是乎兩人拿著兵器,趴在了別墅大門口開始偷聽起來。

裡邊傳來一陣梭梭聲。

賢鈺傲嬌的聲音從門內傳來。

「雲空……不要動,會很痛的。」

裡邊傳來雲空絲牙咧嘴的聲音。

「不怕,使勁點,你的手法很好……。」

善御:「!!?」

許安武:「……。」

。 「嗯,我之前是睡得太熟了,沒有聽到。」

「原來如此,少奶奶早餐做好了。」

「好的,等一會兒,我馬上就下去。」

溫惜從浴室裏面剛剛走出來,她擦著頭髮,身上的痕迹清晰明顯,她沒有想到,陸卿寒彷彿是屬狗的一樣,她伸手摸了一下自己的鎖骨處,火辣辣的疼痛。

對着鏡子看了一眼,都已經出血紅腫了。

想起來他說的。

這裏是他留下的標籤。

溫惜覺得這一處,又火辣又曖昧。

疼的同時,又麻又脹。

溫惜看了一眼時間沒有想到,男人折騰了她這麼久,雖然洗了個熱水澡,但是一身疲倦。溫惜今天還要出門,她要去一趟動嵐傳媒,換了一件白色的針織打底衫,小V領口蕾絲邊的設計。

溫惜本來脖頸就修長,肩頸線完美的直角肩。

穿上這件衣服也很襯托她的氣質,但是從昨晚到清晨兩個折騰了很多次,脖頸間都是紅痕,裸露在外面的肌膚,不少留下的曖昧痕迹,但是這個季節又不能穿高領的。

溫惜下了樓。

「徐姐,你看見我的絲巾了嗎?就是那條淺卡其色,U&M的早秋限定款。」

溫惜下了樓,看着坐在客廳裏面的風沁雅。

風沁雅正在跟陸卿寒聊放在桌子上的薔薇花。

原來,家裏是沒有薔薇花的。

溫惜瞬間明白,是風沁雅帶來的。

她沒有想到,這麼早,風沁雅就來了。

風沁雅站起身,隨着溫惜的走進,目光落在了溫惜脖頸上裸露的紅痕,她自然是知道這些紅痕代表着什麼,她沒有想到陸卿寒即使失憶了,竟然還會著了這個女人的道,她咬着唇,努力的讓自己冷靜下來,不要在卿寒哥哥面前丟失了分寸。

但是溫惜脖頸上的紅痕,真的很刺眼。

「四嫂。」

溫惜笑着看着風沁雅,「沁雅來了,吃早餐了嗎?不如一起啊。」

風沁雅吃過了,但是一想着陸卿寒跟溫惜兩個人吃早餐,她就點頭答應了,「還沒有,我帶來了我做的糕點,四哥四嫂,你們嘗嘗。」

溫惜淡笑,「沁雅妹妹這麼早就來了,我記得莫川的演唱會門票,是下午吧。」

風沁雅臉上表情沒有變,「是啊,但是我早上起得早,做了糕點,就想着來給四哥四嫂來嘗嘗,我記得以前四哥很喜歡吃。」

……

餐桌前。

溫惜喝了一杯牛奶,她早上吃的不多。

一杯奶,一片吐司,一個煎蛋就好了。

徐姐從樓上下來,「少奶奶,你的絲巾找到了,在少爺的衣帽間裏面。」

溫惜擦了擦唇角,將絲巾帶上,她對陸卿寒說道,「我要去公司一趟。」

男人應了一聲。

溫惜還想說什麼,看着風沁雅坐在男人旁邊,她想要說的話也就咽下了。

在風沁雅來了之後,這個男人又恢復成了這副冷漠的樣子。

溫惜不知道,他失憶這件事情,需要持續多久。

但是,總是有希望的。

溫惜的車停在門口,剛上了車,忽然想起了剛剛吃飯的時候,隨手將手機放在了餐桌上手機,忘了拿。一星期過去,冬至到臨。

林閬帶着保溫桶和幾本書前往醫院,街道兩旁提前有了聖誕節的氣息,白鬍子老人笑呵呵出現在商鋪的櫥窗。

她在憧憧結綵里莫名惆悵。這些天發生了很多事,一方書店開業了。虹姐說,守好這一方天空。

大家經常去陪嘉樹,好多故事在回憶里升溫,嘉樹氣色漸好。木頭講,何迎眼睛紅腫地上班,見了誰都有無名火。

「小鄭,你不用等我,先回去吧。」林閬拿好東西下車。

司機小鄭點頭:「好的。」

林閬一邊走,一邊調整心情……

《流光刺客》第90章絕版歌謠 聽到副官再三肯定的話,貞德清楚,破城也就在明后兩天。

他頂多撐三天時間,三天之後若沙魯的大軍還回不來,那這個巴黎城便要拱手送給大不列顛人了。

「沙魯將軍,那你快點回來吧,你若再晚回來,恐怕就見不到我了。」貞德望著城外,望向遠方,他深深的嘆了一口氣。

……

第二天天色剛亮,貞德尚在熟睡,炮轟聲直接將他從床上震醒。

他連滾帶爬跑到城牆上,只見士兵們已經在拚死還擊。

貞德王子不是帶兵的料,可他也清楚,如果自己不在這裡,軍心更會不穩。

大家會以為他已經丟下軍隊獨自逃跑了。

因此誰都可以後退,只有貞德王子絕對不能後退。

他不會上前與對方死拼,而是站在士兵當中不停地指揮吶喊。

他必須要讓大家看到他的身影,讓士兵們知道貞德王子還沒有後撤,貞德王子永遠和他們站在一起。

正在他吶喊的時候,數枚子彈從他的頭皮上刮過,瞬間留下血痕。

連頭髮都被刮掉了,鮮血直刷刷的往下流。

強忍的疼痛,貞德依舊沒有選擇爬下去。

他要讓士兵們看到他,他要給士兵們勇氣。

儘管他不是用兵如神的將軍,可此時他要當一個勇往無畏的王室。

這樣才能夠對得起他那高貴的王室血脈。

在貞德王子拚命之下,第二天的攻勢總算被他守了下來。

夜晚,貞德和副官們圍坐在篝火的旁邊,軍醫已經替貞德包紮好了傷口,看著貞德那滑稽地包紮樣子,沒人笑得出來。

原先的副官們以為貞德就是個紈絝子弟,是一個依靠著王室血脈才當上將軍的人。

今日再一看,貞德雖然不是百戰百勝的常勝將軍,但也算是血氣方剛之人。

在面對敵人的時候。做到了以死相拼,這一點就很值得他們尊敬。

因為在真正的死亡面前,沒有多少人可以保持淡定無畏。

「貞德王子明天督戰,就讓我去吧。」一旁的副官看到貞德受了這麼嚴重的傷,他心疼地讓貞德不要上場。

貞德搖了搖頭:「我身為王室在場可以提振軍心,還有這些包紮,明天全部要拆掉,不能讓士兵們看到我受傷了。」

他要在士兵面前樹立一個無敵的形象。

只有無敵之將軍才能夠率領無敵之士兵,若貞德受傷了也會影響軍心的。

「可是將軍……」

還沒等副官說完話,就被貞德王子打斷了。

「不必再說了,明天我依舊上場,或許明天是最後一戰了。」

經過今天的清算,他們只剩下一萬餘人,明日一戰,這一萬多人也會打光,貞德王子推算,若援軍依舊沒有來,便是城破的時間點了。

聽到貞德王子這樣的說辭,所有的副官都低下了頭顱,他們都露出了沮喪的神色。

「不必憂傷,若要死亡,我定會死在你們之前。」貞德王子拍了拍副官們的肩膀,他可以欺騙士兵們,卻不能夠欺騙這些副官。

需要坦誠激起副官們戰鬥的意志。

這便是置之死地而後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