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ader

宋顯不禁為夜北梟掬了一把同情淚。

  • Home
  • Blog
  • 宋顯不禁為夜北梟掬了一把同情淚。

三個人正說着話,江松親自跑進來彙報說:「南曦,裴家來人了,說是要見你!」

江南曦眉心一跳,裴珏還真是步步緊逼啊。

昨天她才被夜北梟拒絕了,今天就上門了!

她問道:「來了幾個人?」

江松說:「裴家大小姐,帶着四個保鏢!」

江南曦點頭:「讓他們進來吧!」

江松連忙道:「南曦,夜總臨走前交代了,不讓裴家人進門。你現在快給他打電話吧!」

江南曦卻微微一笑:「不用,裴珏見不到我,她不會善罷甘休的。我就給她這個機會!去吧,讓他們進來!」

「南曦」江松還是有些猶豫。

江南曦笑道:「江伯伯,你快去吧,放心吧,我不會有事的!」

「那好吧!你還是先給夜總打個電話吧!」江松說着,走了出去。

江南曦並沒有給夜北梟打電話,她想先見見裴珏再說。況且這是在江家,裴珏能做什麼?

很快,江松領着裴珏等人,走了進來。

裴珏帶來的四個保鏢,兩個留在了客廳門口,兩個跟着到了客廳里,凶神惡煞般地站在裴珏身後,裴珏倒是一臉甜美的笑容。

她穿着一件淡粉色的斗篷,斗篷有一個大大的白狐狸毛領,襯托着她一張嬌小的瓜子臉,更加嬌俏靈動。

尤其是一雙黝黑清亮的眼眸,骨碌碌地靈活地轉動着,讓她看起來就像是鄰居家調皮的小妹妹,惹人憐愛。

裴珏表面看起來,完全沒有心機的樣子。

她望着江南曦,上下打量她一番,笑道:「你就是南曦姐姐啊,你比新聞上漂亮多了!我是裴珏,冒昧前來,希望沒有打擾到你!」

江南曦笑道:「這聲姐姐不敢動,裴小姐能光臨寒舍,非常榮幸,請坐吧。不知道你喜歡喝點什麼?」

裴珏坐在沙發上,那兩個保鏢依然站在她身後,很煞風景。

江南曦卻笑笑,完全不在意。

裴珏道:「我不挑的,姐姐讓我喝什麼,我就喝什麼。」她依然叫着姐姐。

喬天羽在一旁看不下去了,這個女人太能裝了,假惺惺的套什麼近乎?於是起身道:「我來給裴小姐泡茶吧!」

墨先生喜歡喝茶,喬天羽的泡茶技術,可是得到了墨先生的真傳。前面察覺到到花梓卿進來的月寂離腳步更快的朝前走去,這下界的女人,怎麼都這麼纏人?

「哎,你別走那麼快啊,我跟不上你的腳步。」花梓卿一邊小跑一邊說道,老了老了,都走不動了。

……

暗幽山。

幾人在暗幽山轉了一圈別說入口了,連個人影都看不見。

「我實在走不動了,要不我們歇會兒吧,這麼大個暗幽山,找入口,那不是異想天開嗎?」說著,烈焰便鑽進了神獸袋中。

說什麼他也不出來了,除了走路,他都……

《大佬她今天又打臉了》第六十五章:我有你要找的消息 他什麼都不想想,可是短短兩天,卻彷彿經歷了他年輕時四處碰壁都不曾領悟的絕望,無數問題不斷塞進他腦子裡。

微信上是余青一條接著一條的消息。

除了先開始的兩處抱怨,後面都是艾菲亞一系列動作帶來的各種滯工。

那個女人盯著他,是那麼說的。

「蘇言,你成長的太快了,我不敢給你機會了。」

「你已經嘗到了成功的甜頭,所以,也到我出手的時候了。你知道么,你現在的成功,除了你自己的努力,也有我的幫忙。」

「我能幫你起來,自然也有辦法毀了你的一切。」

「高中時候我就喜歡你了。」

呵——

蘇言棄掉杯子,拿起酒瓶,直接開始往嘴裡灌。

惱人的手機鈴聲響了起來。

想來又是那些煩心事。

蘇言直接按斷。

沒有安靜兩秒,手機重新響了起來。

蘇言煩躁的拿起手機,想要直接關機,卻看見屏幕上是個陌生的號碼。

——逃避解決不了問題。

——面對也解決不了問題。

橫豎都是一樣的結果。

他盯了那串數字兩秒,還是接起了電話。

「哪位?」

「蘇言對吧……我是紀開元。」

蘇言滯了兩秒,腦海中關於紀開元的記憶瞬間翻了出來。

紀開元那種層次的人,他現在還接觸不到。

他對於這個人,只是知道而已。紀家在國家境內勢力極大,紀氏的手更是伸入各個領域,且都建樹頗豐。

這樣的一個人,怎麼會突然聯繫他。

難道艾菲亞竟然有這樣大的能力了么。

念頭一晃而過,蘇言覺得自己心裡便涼了半截。

他真是想不通,他跟艾菲亞在此之前根本沒什麼接觸,怎麼就會讓對方如此行事。

「聽說蘇公子最近生意場上有些麻煩事兒,不知道可有我能出手幫忙的地方。」

正忍不住心生悲意的蘇言被對方這個問題問愣住了。

「您……是什麼意思。」

「我可以幫你解決現下的問題。」

……蘇言酒徹底醒了,只是,經此一事,蘇言卻清楚的明白,天上沒有平白無故的好事,就連自己努力來的,都看不清背後的真真假假。

「當然,我也需要蘇公子幫一個小忙。」

「女兒頑劣,跟我吵了一架之後,離家出走,最近一直借宿在你家,多有叨擾。」

借宿在他家?

蘇言腦海里瞬間晃出了那個拽著他手腕怎麼也不樂意撒手的姑娘。

紀開元的女兒?

他剛剛才甩開那個女人!

蘇言一時無法接話。

「那丫頭混的跟個小子一樣,雖然平日里玩的瘋了些,卻從未對哪個人另眼相待過。」

「她對你,我不知道是喜歡又或者是什麼的,但你該清楚,她不是你能肖想的。同樣的,我不希望自己的女兒不開心。」

「她變成現在這般樣子,也有我教養不利的責任,我聽說蘇公子為人謙和,天賦非凡,不如你就教她些為人的道理吧。你當她的老師,我替你解決麻煩。」

「但是,不要讓她知道我們之間的交易,也不要知道我曾對你說過這些話。」

「不然,後果你知道。」

紀開元讓他做的事情,跟艾菲亞想要得到的相比,簡直就是一片漆黑中送來的曙光。

即使他不喜歡跟一個女人朝夕相處,此刻也有些忍不住動心了。

「若是你一時做不了選擇,我等你回復。」紀開元敲了兩下桌面。

蘇言咬咬下唇,帶著些啞意的聲音透過話筒傳過去,「不必了,我答應你。」

掛了電話之後,沒兩秒鐘,蘇言便起身拿著外衣出了屋子。

念白正在網吧里開了一台機子大殺四方。

主要是她找便宜師傅未果,只能在遊戲世界里虐一虐菜抒發一下心裡的怨念了。

[特別關心]WWW:找我幹什麼

聊天軟體彈出的消息讓念白眼睛一亮。

是小白啊:嚶嚶嚶,師父你可算出現了,一日不見,如隔三秋,甚是想念(╥╯^╰╥)

[特別關心]WWW:打住,我沒你這麼丟人的徒弟

是小白啊:師父,做人要有良心,你都收了我拜師禮了!!

[特別關心]WWW:良心可以當飯吃?

是小白啊:師父,別鬧,有事兒

是小白啊:師父,你是個男的不?

電腦面前坐著的十歲男孩兒咔嚓咬了一口蘋果,小臉兒帶著憤怒,噼里啪啦的敲了一頓鍵盤。

[特別關心]WWW:你敢質疑我的性別?!

是小白啊:啊啊啊,不是,師父我是要求助。

是小白啊:教教我怎麼能讓長相帥氣的小哥哥喜歡上我唄

[特別關心]WWW:我一直覺得今天你有點兒奇怪

[特別關心]WWW:我總算想明白了,今天你講話方式怎麼那麼噁心

是小白啊:…….

[特別關心]WWW:你這樣看著就沒腦子的,還是別想那麼有技術含量的事情了,這輩子都不可能的

念白看見這句話,剛要懟回去。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