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ader

就在葉雲準備升級之際,一隻一階遊魂遊盪而來,看著葉雲發動了攻擊。

  • Home
  • Blog
  • 就在葉雲準備升級之際,一隻一階遊魂遊盪而來,看著葉雲發動了攻擊。

妖風斬!

【獲得982生存點】

高達Lv.3的妖風斬,直接將著小小的一階遊魂撕成碎片,982生存點再度入手。

葉雲也在這段時間摸清楚了生存遊戲生存點的獲取方式。

斬殺零階詭異獲得10-100的生存點,一階詭異則是100-500,二階詭異則是500-1000,三階詭異諾是沒猜錯想來也是1000-5000,至於之後的還需要自己繼續摸索。

看著高達18930生存點,葉雲沒有多想直接花費五千生存點晉陞的四階。

【玩家葉雲達到4階,獲得技能:妖化Lv.1(0/10):能夠幻化人形,維持時間最多1小時,且能夠隨意變大變小,最高可能變大10m。】

「很好,正是我現在需要的技能。」

看著升到四階得到的技能,葉雲很是歡喜,因為這代表著又能和人一樣行走了。

直接花費1160生存點將妖化技能升到Lv.5,而持續時間也提升到了5個小時。看著剩下的一萬多生存點,葉雲也是毫不含糊,直接懟在了自己的等級上。

【玩家葉雲達到5階,獲得技能:幻化Lv.1(0/10):整副身體幻化成漆黑的黑氣與無數烏鴉,向著四周逃離,在此期間無法被攻擊,持續時間5分鐘。】

【檢測到生存遊戲詭異局初始場已經有玩家達到五階,遊戲天數減少一天,剩餘時間四天。

遊戲結束后,任何詭異玩家沒有達到三階,將會被遊戲內的詭異抹除。】

遊戲的聲音響徹整個生存遊戲,無數玩家聽到遊戲的聲音,有的人震驚無比,也有的人瘋狂埋怨。

【恭喜你達到五階,神秘禮包發放,請從以下選擇之中選擇其中一項:

1:五萬生存點

2:神秘道具

3:進化一次】

看著上面的三個選擇葉雲不由得思考了起來,首先五萬生存點直接被排除,因為這個玩意對於自己而言並不難獲得。

至於進化一次和神秘道具就有些難選擇了,畢竟自己現在是烏鴉詭異,雖然達到了五階,可惜還是普通的烏鴉潛力不大。

不對,自己現在擁有吞噬掠奪,完全可以憑藉量變引起進化,雖然需要的時間久了點,但也並不是不能做到。

想到這裡葉雲也不在糾結了:「我選擇神秘道具。」

【玩家選擇神秘道具,恭喜玩家葉雲獲得道具:形態轉換珠(無品階):吸收任意一隻詭異,玩家將會該詭異的形態,以及能力,可隨意在本體與副形態之中轉換。

消耗八千生存點可將道具融入自身體內,一旦融入之後,無法交易,無法取出。

是否融入?】

「不融入,這可是好東西。」

看著獲得的這個神秘道具葉雲很是興奮,比獲得幻化技能還要高興。

要知道獲得了這個道具,就能獲得另一個形態,還能隨意切換,也能夠將其培養。

看著僅存的2770生存點,葉雲不由得感嘆生存點不經花,隨意將幻化技能提升到Lv.5級,而持續時間也提升至10分鐘,這可是一個逃命的好技能。

再度將自己的一些技能提升一個等級之後,葉雲開始考量起了選擇什麼詭異來給形態轉換珠吸收。

看著滿地的殭屍,葉雲頓時覺得這是個很不錯的選擇,殭屍力大無窮而且防禦力很驚人很符合自己烏鴉本體。

葉雲揮舞著翅膀來到了一局賣相還算不錯的殭屍面前,吐出來形態轉換珠,將這一具還算完整的殭屍吸收。

【玩家葉雲使用形態轉換珠,獲得形態:殭屍。

玩家:葉雲

本體:烏鴉

等級:5階(0/50000)

天賦:吞噬掠奪(唯一天賦),飛翔Lv.4(0/5000)

技能:爪擊Lv.4(0/500),嘶叫Lv.4(0/500)迷惑Lv.4(0/500),羽刃Lv.4(0/500),妖氣護體Lv.4(0/1000),妖風斬Lv.4(0/500),妖化Lv.5(0/5000),幻化Lv.5(0/5000)

形態:殭屍

等級:零階(0/100)

天賦:吞噬掠奪(唯一天賦),力大無窮Lv.1(0/10)

技能:屍毒Lv.1(0/10)

生存點:1110】 「笑什麼!滾阿!再笑挖了你的眼珠子喂狗!」

察覺到廚子不懷好意的笑容,顧綿綿惱羞成怒,又氣又羞的她不停地跺腳,雙手更是攥緊成拳頭,死死地拽著衣襟。

廚子趕緊跪在顧綿綿的身下,求饒道:「奴才罪該萬死,奴才不知是小姐在這裡,奴才以為這裡只有豬在哼唧……」

「滾阿!」

顧綿綿倒是不想再跟他多說幾句,轉身就走開了,兩個丫鬟更是黑著臉,跟著小姐離開。

這樣子,要多狼狽就有多狼狽了。

回到閨房,顧綿綿洗了一個澡,換了衣服,之前被顧西川摔在地上的傷口這下又在豬圈之中有了摩擦,傷口更是紅腫了幾分,只是想起來那個難以入眠和二師兄相伴的日子,她的心情又羞又氣,又一次被氣哭了。

本來想要教訓顧西川,讓她關在豬圈裡面求生不得求死不能,結果自己卻成為了笑話。

只不過,顧綿綿這兩次交鋒。

她也算是明白了些許。

其一,之前那麼手無縛雞之力的顧西川這幾次的力氣卻出人意料的大。其二,自己單打獨鬥,還真的鬥不過這個瘋子了。

「阿,氣死了!」

顧綿綿越想越不服氣,她準備去找姐姐了。

倩倩姐姐從小就比自己有心機,若是能得到姐姐的幫助,顧綿綿知道,她肯定能徹底讓顧西川這個傻子身敗名裂,屈辱地跪在自己身下。

想到這裡,顧綿綿就一路小跑來到了顧倩倩的閨房。

閨房內。

顧倩倩挺直脊背,她一邊漫不經心聽著妹妹聲淚俱下的控訴,一邊高傲地坐在古銅鏡子前面,她拿起來胭脂花片放在唇上用力一抿著,又拿起來白玉金簪子挽住發簪,再用脂粉輕輕地塗抹在臉頰上。

好一個國色天香的美女!

顧倩倩似乎都覺得自己是人類顏值天花板了,沉浸在古銅鏡前的自己。

相比於顧西川,顧倩倩也是美人,只是她的美麗帶著鋒利,就像是一條毒蛇一樣帶有攻擊性,尤其是那雙艷麗的眸子有著黑漆漆的光彩勾人又魅惑,小小的翹鼻帶著一絲清純。

只是。

按照容顏,她只能排在顧西川的身後。

顧西川是京城第一美女!

想到這裡,顧倩倩的眼神更是兇狠了幾分,手裡的簪子也一直懸空著,整個人獃獃地出神。

「哎呀,姐!」顧綿綿看著她不語,不滿地嗔怪道,「姐,如今顧西川已經瘋傻了,她排不上名號了,你已經是當之無愧的第一美女了,別看了,你現在要看看你可憐巴巴的妹妹,幫幫我唉!我要虐死顧西川!虐死她!」

顧倩倩這才回眸,看著惱羞成怒的妹妹,她伸出白嫩嫩的手搭在她的肩膀上,她輕笑一聲。

「好妹妹,別怕,姐姐我已經想出來一個好計謀了。」

顧綿綿一聽到這裡,整個人都興奮了。

「姐!什麼好方法呀!你要怎麼虐她?這次你可幫我出出氣!」顧綿綿握緊拳頭,她一想到之前跟顧西川結梁子,她就恨不得讓她被虐死!

顧倩倩笑顏迷離卻帶著幾分狠意。 剛才的一幕沒被攝像頭大哥捕捉到,因此直播間里的網友們完美的錯過吃瓜。

大家輕聲細語的交談著。

等待許久,大約過了一個多小時左右所有的受邀嘉賓全都進入大堂。

台上出現西裝革履,穿著禮服的男女主持人,他們說著開場白,「各位來賓,歡迎你們來到第8屆京市電視劇燦星獎藝術節……」

兩個主持人字正腔圓,感情飽滿,嗓音清晰的傳入大會堂的每個角落,席位上的藝人們認真的聆聽。

開場白說完,宣布開幕式的表演,這是由CX男團帶來的唱跳。

不是勁爆的熱歌,古風古味的曲調令人耳目一新,台下懶懶洋洋的人們也被提起了幾分興緻。

唐舒安點評道,「那個跳舞的小哥哥不錯,身體柔軟,一看就知道是練過芭蕾或者名族舞。」

話音一落。

顏知許注意到坐在前一排的小舅舅身上縈繞的氣息變得低沉危險。

她手指微動,「還行,一些動作有點生硬,可能是排練的時間不夠。」

安靜的觀看錶演。

開幕式完畢,他們退場,大家禮貌的雙手鼓掌,台上正式進入最激動人心的時刻。

「現在,將由我們宣布,一年一度的電視劇最佳男主獎。」

聽到主持人的話在場的許多男明星們以肉眼可見的速度緊張起來。

顏知許坐在位置上。

璇璣傳還沒播放,自己今年沒什麼影視作品,只是來走個過場順便配合節目組宣傳璇璣傳而已。

她眸色認真地望著台上的大屏幕。

「今年入圍電視劇最佳男主獎的有《迷城》里心向正義破案的警官林棋。」

「韜光養晦爭霸天下的《帝傾天下》三皇子楚易照。」

「《旭日》里為國為民努力搞科研的陳肖東,以及《劍仙》里一心向道救萬民於水火的師尊容城。」

「他們的演技不俗,表現出色,與角色本身融為一體,為大家演繹出催人淚下的悲歡離合與家國情懷……」

隨著主持人的話,大屏幕上出現一部部他們參演的電視劇,還有最佳的經典片段。

「下面由華婷女士為我們揭曉,今年的京市電視劇燦星獎藝術節最佳男主花落誰家。」

攝像機大哥極有眼色的把鏡頭對準入選的四位男演員,他們極力表現鎮定但一些細微的動作出賣了內心的焦慮。

同一時間,直播間里的網友們也緊張的心臟懸起。

【保佑保佑,希望最後的贏家是我們楚易照,他飾演的三皇子真的是太戳我了。雙手合十.jpg】

【好緊張啊,不知道會不會是老臘肉陳叔。】

【希望是我們家容影帝,但是去年他剛獲得過獎,蟬聯的可能性不大。唉聲嘆氣.jpg】

【林棋的演技和表現力也很出色,我已經很久沒有看到像《迷城》這種演技和邏輯都在線的懸疑破案劇了。】

【我也很希望是陳叔,但是這部劇實在太冷門了……】

……

在眾人緊張的情緒下,華婷女士走上台,站在固定好的話筒前,接過一張密封的信函,輕輕的打開。

「第8屆京市電視劇燦星獎藝術節的最佳男主是——」

。 秦俊譽很清楚自己的定位,在雲傾綰眼裡只能以友人自居。

有御天凜那樣強大自信的人站在雲傾綰身側,什麼時候能輪到他光明正大的喜歡?

別做夢了。

喜歡不過是一廂情願,只會給雲傾綰徒增煩惱,這一點他比任何人都清楚。

他不想,也不願成為她的煩惱。

「譽兒……你……」

陳蓮還想說什麼,卻見秦俊譽鬆開了她的手,轉身去了屋子裡,一臉苦澀道:「娘別再說了,兒子心如明鏡。」

見秦俊譽的身影消失在房門口,陳蓮話到嘴邊又咽下,她確實無法干預兒子的想法。

雲傾綰多好的姑娘呀,要是能給她做兒媳,那可是她祖上八輩子修來的福分。

倒是讓人惋惜……

看到秦俊譽似乎備受掙扎,陳蓮也疼在心裡,從此後再沒提起這個話題。

回到雲園,雲傾綰三人剛剛走到大門口便見曉蘭曉雨二人守在門前,似乎一早便等在這裡待她們歸來。

「小姐,凝竹姐姐,阿哲少爺,你們回來了!」

二人異口同聲地說道,然後為三人打開了雲園大門迎著她們進去。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