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y admin

就是把假的化成真的!

眾生願力,具有具現一切的力量。可以說,只要眾生願力夠多,那便能夠具現出自己想要的一切。

就是先天至寶,眾生願力也能具現出來。不過,那需要的眾生願力實在是太龐大了。

怕是需要洪荒所有的生靈,一同祈禱千年,如此產生的眾生願力,才足以無中生有,憑空具現出一件先天至寶來。

姜塵的香火神道,就是基於這個理念誕生出來的。

凡人在現實之中,雖然只是一個凡人,並無任何超凡力量。但在幻想之中,他們卻可以移山填海,騰雲駕霧,飛天遁地,駕馭風雨雷電,堪稱無所不能。

所謂念念不忘,必有回應。

眾生的幻想、期盼,在這個擁有超凡力量的世界,並非是無力的,它們就好像一個巨大的寶藏,在虛空之中漂流,等待着有心人的發現。

而姜塵就是這個有心人。他發現了這股來自眾生心中的力量,將其統合在一起,進行了歸納與總結。

於是,香火神道誕生了。

神道的力量,可以移山填海,可以騰雲駕霧,可以飛天遁地,更可以駕馭風雨雷電,堪稱無所不能。

這些力量,都是眾生幻想出的力量,於神的身上得到了完美的體現。

由此可以看出,所謂的香火神道,就是對眾生幻想的具現化。將眾生幻想中的自己,以神的面目具現出來。

所謂神,就是集合眾生的幻想所化,是眾生夢中的自己,所以,他們生來偉大。

誰的幻想之中,自己不偉大呢?

「心神之海,完全由精神構成的世界,不存在任何物質上的力量,堪稱天生的神域,進去感悟一番,若是能有所領悟,必然能對我完善香火神道有着不小的助力。」

心中一動,姜塵邁開步伐,朝着心神之海所在的方向走去,欲進去一觀。

只是,奇妙的變化發生了,就見姜塵走來,無論速度有多快,那心神之海與他之間的距離,始終未曾發生過變化,沒有縮短一寸,可望而不可即一般。

「咦?」

「這心神之海的等級這麼高,連我都無法跨越真實與虛幻的界限,靠近那裏?」

眼前的一幕,令姜塵無比的震驚。他本以為,以他的實力,真實與虛幻在他面前應沒有任何阻力才對,真虛只在一念之間。

虛幻也好,真實也罷,他一念之間就可跨越,化真為虛,化虛為實。

但如今看來,事情卻不盡然,姜塵還是有些高估自己了。眼前這心神之海,以他的力量就無法跨越,進入其中。

「我還就不信了,身為未來神道之祖的我,會被一個小小的心神之海擋住腳步。」

心中發狠,姜塵運轉虛空無量大道經,心與天地合,身與虛空合,轉瞬間便跨越了真實與虛幻間的界限,身體直接虛無化,來到了心神之海的附近。

但也僅限於此了,心神之海就好似不存在一般,任由姜塵如何接觸,都是碰之不到、觸之不及。

「看來,我還是高估了自己。」

這時,姜塵也不得不承認,他還是高估了自己,他對於真虛之道的領悟,並沒有想像之中的那般強大。

眼前的這邊心神之海,就不是現在的他能夠以肉身觸及的。

搖了搖頭,姜塵將多餘的心緒甩出,旋即不再多想,直接遁出神魂,朝心神之海飛去。

這次,沒有任何的意外發生,姜塵的神魂輕易的就進入了心神之海當中。

神魂,本就是精神力量的高度體現,不存於物質世界,與心神之海的力量同源。是故,心神之海會排斥姜塵的肉身,卻不會排斥他的神魂。

還是姜塵境界太低的緣故若是他的實力再進一步,修成了血肉生靈的境界,肉身與神魂徹底合一,不分彼此,隨意的改變自身的狀態。

那他輕易的就能進入心神之海,無需像現在這般,還需遁出神魂。

邁步進入其中,姜塵看到的,是一個個小世界。這片心神之海,就是由無數個小世界組成的海洋。

姜塵記得,曾有人說過,一個人有無數個念頭,而每一個念頭,都可以視為一個世界。在這個世界裏,念頭的主人,是無所不能的。

這句話,在心神之海這裏,得到了完美的體現。

在姜塵的眼中,那組成心神之海的無數個世界當中,每一個世界裏,都有一個至高無上的神明,他們的力量大小不一,形狀也各不相同。

有的宛如凡人一般,卻是至高無上的帝王,三宮六院、榮華富貴。有的是商人,掌握著無窮財富,坐擁嬌妻美妾。

有的權傾朝野,為一代權臣。有的是絕代名將,於戰場之中立下不世功勛。

也有的,是高高在上的仙人,或是騰雲駕霧、或是移山填海、或是掌握風雨雷電……

更有的,化身成無上真龍,遨遊四海。化身成六臂神人,享受着世人的膜拜……

這些生靈,力量、模樣、身份雖皆不相同,但他們卻有一個共同點,那就是皆為眾生的念頭所化,是他們的夢想所化。

當一個人,動了成為皇帝的念頭,那映照在心神之海中,就會出現一個他成為皇帝的世界。

動了成為仙人的念頭,那心神之海中,就會映照出一個他成為仙人之後的世界。

心神之力,就是這麼的玄妙,凡有所想,必有所應。

也是這時,姜塵突然意識到,心神之海與神域還是不同的。兩者雖然都是眾生願力所化,但卻有着本質的區別。

心神之海,是眾生念頭直接匯聚而成。而神域,則是純粹的眾生願力所化,裏面的眾生雜念,已經被過濾了一遍。

所以,在心神之海中,看到的是一個又一個的小世界,而在神域之中,看到的卻是一個整體。

這是本質上的區別,神域要比心神之海更為高等,是心神之海的進階版。

不過,眼下姜塵所開闢的所有神域中,品質上確實是勝過心神之海一籌,但在力量上,卻無一個能與其比肩。

這片心神之海的力量,真的是太強大了,比姜塵的力量都要強大,若是能將其煉化,或許能讓他對真虛之道的領悟更上一層樓。

同樣的,將這麼大一片心神之海轉化成神域,不知會為姜塵提供多少神力,完全可以助他進一步的完善香火神道。

不止如此,洪荒誕生至今,眾生逸散的心神之力何其之多,它們在虛無之中遊盪,形成的奇異景象,絕不止眼前的心神之海一處。

甚至可以說,這片心神之海,只是龐大的心靈世界的冰山一角。只有掌握了這片心神之海,姜塵才能一窺心靈世界的究竟,染指虛幻之界。

以此心靈之海為坐標,姜塵完全可以步步蠶食其餘的心靈之海,到了最後,更是可以將整個虛無之界,都納入自己的掌控之中。

這樣,姜塵就能成為虛無之神,化身成心靈的主宰,掌握眾生的精神世界。

此道,亦是一條無上大道。

成為虛無之神,下一步,就是煉假成真,化虛為實,以心神之力干預現實。

ps:晚上還有一章。

7017k 李翎不解道:「小楊,你是說,趙金蓮和王福才不久前在這房間里行了房事?」

「趙金蓮和王福才?」楊真搖了搖頭,點撥道,「那如果有第三者呢?」

「第三者!?」李翎愣了一下,隨後恍然大悟,「你是說,趙金蓮和第三者偷晴,被王福才給抓到了,然後……他們乾脆來了個殺人滅口?」

李翎總算是明白了。

楊真笑着點點頭:「嗯,我覺得這種可能性很大。」

李翎也跟着點頭:「這確實算是一種可能,可是,咱們沒有證據啊?」

雖然這個世界上有很多冤案,但是李翎並不是喜歡製造冤案的那個人。

「確實沒有證據。」楊真說道,「不過,咱們可以想辦法,讓趙金蓮自己招供,如此一來,那邊不需要什麼證據了。」

「讓趙金蓮招供?」李翎苦笑,「既然她已經準備掩蓋了事實,那想讓她招供,就很困難吧?」

楊真想了想:「嗯,咱們必須在心理上擊敗她!」

李翎蹙眉:「怎麼擊敗她?」

「這個……」楊真略顯尷尬,然後說道,「李大哥,你們不是辦案老手么?這個你們應該很清楚啊?」

李翎沒有否認,沉思了片刻,道:「看來,咱們只能誘騙她了!」

頓了一下,李翎補充道:「小楊,待會兒我來主審,你來配合,咱們合力將趙金蓮的心理防線給擊破!」

「好!」楊真點了點頭。

「走!」李翎一揮手,「咱們現在先去檢查一下王福才的屍體,看一看他是怎麼死的?還有,確認一下他身上有什麼其他的傷痕,這樣對咱們會有幫助。」

之前,李翎吩咐大家不要亂動屍體,就是怕破壞現場。

而現在,他和楊真已經推測到了王福才之死的原因,故而這才決定去查探屍體。

兩人走出了卧室,重新來到大廳。

檢查屍體,必須下蹲或者做一些細緻的動作,李翎和楊真二人直接身上的盔甲收了起來,這樣方便他們行動。

王福才的屍體仰面躺在地上,一把菜刀正插在他的胸口,鮮血淌了滿地。

一直到現在,這傷口之中還會滲出血液。

這說明,王福才沒死多久。

「來,小楊,咱們先將屍體翻轉過來。」

李翎蹲下,先將插在王福才胸口的那把菜刀拔了出來,放在一旁,然後招呼楊真。

楊真點點頭,配合著李翎,將王福才的屍體翻轉了過來。

二人檢查了一番,卻根本沒有什麼發現。

王福才的前身和後背,雖然有些地方確實被磕磕碰碰到了,但那都不是致命傷。

就目前來說,致命傷就是這把菜刀。

「這王福才的屍體,沒什麼特殊之處,確實是這柄菜刀將他一刀致命。」

檢查完之後,李翎皺起了眉頭。

「嗯。」

楊真也點了點頭,可隨即,他問道:「現在我就只有一個疑惑。」

李翎道:「什麼疑惑?」

楊真說道:「如果真按咱們猜測的那樣,趙金蓮和第三者在卧室被王福才發現了,那麼那柄菜刀是應該是在廚房裏的,怎麼會跑到大廳里來?」

「這……」李翎想了想,看向擺放在地上的菜刀,說道,「或許是那第三者跑到廚房裏去拿的。」

楊真搖了搖頭:「如果是第三者跑到廚房裏去,那麼,王福才也極可能會在廚房附近遇害,而不會是在大廳。」

「也是。」李翎說道,「可按理說,他們不應該是在卧室里嗎?怎麼又會跑到大廳里來了?小楊,該不會咱們的猜測不對吧?」

雖然確實有這個可能,但是楊真仍舊堅持自己的猜測:「我在想,如果王福才在卧室發現了趙金蓮她們的苟且之事,然後雙方慢慢拉扯,這才來到了大廳。就在王福才和那第三者扭打之際,趙金蓮便跑到廚房拿了一柄菜刀出來。」

「可是,那廚房裏的那口大鍋,那就是證明趙金蓮當時是在廚房裏煮飯啊?」李翎開始有點懷疑楊真的猜測了。

楊真說道:「李大哥,那都是可以作假的!」

李翎頭都大了。

自從十年前那場事故之後,他幾乎就不怎麼管事了。

沒想到現在,又攤上了這個案子。

說實話,如果不是楊真和關小羽的加入,李翎早就上報了這個案子,他現在是什麼都不想干,只想老老實實的工作和領工資,然後拿回家養老婆和孩子。

「唉!」李翎嘆了口氣,說道,「小楊,要不然此事,就讓你來主審,我來助你,咱們去會一會趙金蓮,如何?」

正在說話之際,大廳里的其他人一個個面露不解:

「老大,你和小楊在說什麼啊?」

「就是啊!什麼第三者?難道說這裏還有第三者?」

「老大,如果實在查不出來的話,咱們把案子上報得了。」

……

李翎白了眾人一眼,沒好氣的罵道:「你們都閉嘴吧!」

聞言,眾人這才啞口。

隨後李翎又看向楊真,笑道:「小楊,咱們接着來,現在,你說該怎麼辦?」

楊真心裏苦笑了一下。

昨日他就從郭東那裏聽聞,說李翎現在有點自暴自棄。

現在看來,確實如此。

不過,既然李翎不想管這件事,那楊真決定試一試。

第一,這是他來到夜行司的第一個案子。

第二,他對這樣的案子也很有興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