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ader

抱着華曉萌坐在一旁的蕭謹言嗤笑一聲,站起來,道:「人就交給你了!」

  • Home
  • Blog
  • 抱着華曉萌坐在一旁的蕭謹言嗤笑一聲,站起來,道:「人就交給你了!」

盧哲一直看蕭謹言不順眼,態度也不怎麼好,今天卻是真誠的說一句:「哥,你真是我親哥,謝謝了!」

蕭謹言不搭理他,只是道:「好好把握機會!」

「好的好的,我會的!」盧哲說着,喜滋滋的將蘇軟軟抱起來,不知道軟軟看見他會不會很高興,肯定會的吧!

盧哲並不在蘭亭苑住,而是住在環境非常不錯的高檔公寓之中,聽說這邊還住了不少的明星。

他雖然很久沒回來了,但家裏經常有人打掃,乾淨的很。

蘇軟軟被他放在床上的時候,睡得還很安穩。

盧哲累了一天,洗完澡出來的時候,就聽到蘇軟軟嘀嘀咕咕的說:「萌萌,來,再喝!」他湊過去,在女人柔軟的唇上親了一口,越看越喜歡。

哎呀,他家軟軟怎麼能這麼可愛呢!

蘇軟軟身上穿的厚衣服早就被他脫了,只剩下一件粉色的貼身小毛衣和黑色的休閑褲。

感受到身邊的熱源,蘇軟軟一滾就滾進了盧哲的懷裏,哼哼唧唧的伸手抱緊了男人的腰肢。

盧哲呼出的熱氣噴灑在女人的發頂,長長嘆一口氣,小祖宗唉,沒有這麼折磨人的啊!

以免自己做錯事第二天被蘇軟軟大卸八塊,盧哲只是淺嘗幾口,適可而止,痛並快樂着抱着人進入了夢想。

一夜好眠,翌日!

蘇軟軟人還沒清醒,只感覺自己被一個大大的火爐包裹着,渾身都熱出來了汗,她不舒服的扭扭身子,想到什麼緩緩睜開眼睛。

結果觸目所及是一大片白皙的胸膛,她的腦海有一瞬的空白,順着看上去,下一秒就看到盧哲溫潤好看的臉龐。

蘇軟軟還以為自己在做夢,昨天她明明是和萌萌在一起喝酒,怎麼可能會看見盧哲,可她也不至於喜歡某人喜歡到做夢都想看見他。

伸手掐了掐自己的臉,疼痛感蔓延,她更懵了。

隨即覆在她腰間的大手動了,將她整個人往懷裏帶帶,還問道:「怎麼這麼早就醒了,再睡一會兒,乖!」

盧哲嘴裏說着,還無意識的在蘇軟軟的腦袋上重重親兩口,「聽話,我太困了!」

蘇軟軟徹底反應過來,大喝一聲,「盧哲,睡你大爺睡,給老娘起來!」

砰砰砰!

幾分鐘后,臉上狠狠挨了幾拳的盧哲,乖乖的跪在床上,低着頭認錯,「我錯了!」

蘇軟軟看着他臉上青紫色的痕迹,咬牙怒道:「錯哪了?」

盧哲可憐巴巴的,「哪都錯了!」

「我問你,昨天我不是和萌萌在一起嗎?怎麼會出現在這裏?」蘇軟軟雙手叉腰,氣惱的問。

盧哲轉頭就把蕭謹言給賣了,「你昨天和萌萌喝酒喝多了,蕭謹言給我打電話,讓我接你回來。」

「所以呢!」

「所以我就抱着你睡了一晚上,我真的什麼都沒幹!」說到這件事情,盧哲就來了精神,腆著臉湊過去。

蘇軟軟一把推開他的臉,「說話就好好說話,靠這麼近幹什麼!」

盧哲嘿嘿一笑,強忍着想要將人摟進懷裏的衝動,道:「你看咱爸咱媽都同意了,你就讓我從了你吧,萌萌和蕭謹言都修成正果了,別晾着我了成么!」

蘇軟軟聽到這話臉又黑了,盧哲這個不要臉的,竟然悄無聲息的就將她爸媽給收買了,現在都改口叫咱爸咱媽了。

盧哲還在說:「你看小白白有了陳安然,馬大哈有了胡娜,就你自己一個人還單著,咱不能從大部隊落下,對不對啊,軟軟,好軟軟,我等的好辛苦啊!」

蘇軟軟雞皮疙瘩都起來了,嘴裡冷哼一聲,「誰要和你在一起!」她下床急急忙忙的從卧室衝出去,耳朵尖都紅透了。

「軟軟,別急着拒絕我啊,你跟我在一起后,你想去哪我都帶着你去,喜歡玩什麼咱們就玩什麼,軟軟,我總結了和我在一起的十大好處,慢慢講給你聽啊!」

盧哲顯然是看到了蘇軟軟的變化,知道對方有些心動了,心思越發的活絡起來,還得讓岳父岳母做做工作,媳婦兒不好追啊!

。 正華實驗室,絕密會議室之中,屏幕之中的決策者們在嚴肅的望着許正華。而此時此刻,在全球各處,不知道多少作戰部隊全員在崗,武器設備全部打開,隨時待命。

星際導彈基地、洲際導彈基地等,所有導彈也做好了發射準備。一旦命令下達,目標設置完成,不需要兩秒鐘就可以點火發射。

一種淡淡的緊張情緒似乎籠罩了整顆地球。

在不知道多少人的等待之下,許正華淡淡說出了自己的命令。

「3371團級核導彈部隊,0652師級核導彈部隊,0717遠程打擊師下屬核導彈部隊,分別向最靠近自己的鳳凰基地坐標,展開全火力進攻。時間,立刻。」

決策者們臉上現出一抹驚愕。他們無法理解許正華的這道命令。

那三個核導彈部隊對應了鳳凰一號,二號,三號基地。這三個基地都深藏於地下,便連核彈進攻,都一時之間無法影響到他們。這一點許正華必然是知道的,但既然如此,他為什麼還要發起進攻?

他為什麼又要對鳳凰基地發起進攻?他想摧毀鳳凰基地嗎?為什麼?

決策者們下意識的想要阻止,但許正華神色之上滿是凝重。他繼續重複著自己指令的最後兩個字。

「立刻,立刻!」

經過短暫的內心掙扎,元首也吐出了這兩個字:「立刻!」

這些命令實時向軍隊之中所有團級或以上指揮官廣播。而被點到了名字的三支部隊,幾乎立刻下意識的便開始了操作。一直到輸入坐標,即將可以發動打擊的時候,他們才意識到這其中似乎有什麼不對。

可是便在這個時候,元首的命令也到來了。

「立刻,立刻!」

「立刻!立刻!」

容不得絲毫遲疑,容不得一點猶豫。指揮官與戰士們以最快的速度輸入好了相關數據,剎那間,數枚戰鬥部之中裝載了核彈的火箭便拖着長長的尾巴快速飛起。它們並未飛起太高,便在空中轉向,向著目標風馳電掣而去。

這些都是地對地中程導彈,但其同樣可以進攻距離較近的目標。此刻,三支作戰部隊,距離對應的鳳凰基地最遠的,其距離也不過只有不到一百公里而已。

這麼一點距離,導彈從開始發射到擊中目標,最多只需要十幾秒鐘。

在許正華下達發射導彈命令的瞬間,文華宮那處湖中涼亭之內,天子臉上現出了一抹愕然。似乎便連它都無法理解許正華這道命令的奧秘。

此刻,獲得了天子同意的莫鴻山已經興沖沖的離開了這裏。他的臉孔有些扭曲,視線有些瘋狂。他似乎已經想好了重建滅世組織之後要做什麼。

但此刻暫時沒有人去注意他。所有知情者的注意力都放到了許正華下達的命令,以及可能引發的有關天子的反應上去了。

涼亭之內,微風輕輕的吹拂著,天子臉上那抹愕然漸漸消散,似乎它已經想通了什麼。

「原來是這樣。吳淵,許正華,你們還真是讓我刮目相看啊……」

鳳凰一號基地坐標處,其外表是一片起伏的山巒,其上滿是蒼翠的植物。有一條小河沿着山谷蜿蜒而來,旁邊還有一些野生動物在悠閑的喝着水。

這裏風景優美,閑散而安逸。單從外表來看,沒有人能想像到在這地下一萬餘米的深處,竟然還隱藏着一個人類都市。並且,那處都市之中極有可能正在孕育著遠超人們想像的超級武器。

此刻天空湛藍,萬里無雲。

便在此時,一顆小黑點從天空之中猛然砸下。它的速度極快,在動物們尚未反應過來之前,便轟然擊中了地面。而在擊中地面之前一瞬間,高爆炸藥不通過核裂變的鏈式反應便直接引發了聚變材料的聚變反應。於是一瞬間之中,無窮無量的光和熱便從導彈戰鬥部之中釋放了出來。

在這一刻,便連正午的陽光都暫時失去了顏色。

歷經千萬年而仍然堅韌的巨石如同冰雪一般被瞬間汽化,消失的無影無蹤。屹立了數百年的巨木一瞬間便煙消雲散,動物們更是在一瞬間便化作了灰燼。

山頭被削平,山谷被填滿。所有植被一掃而空,山峰之上滿是熔岩的暗紅。

大地在嘶吼,在悲鳴。

這振動甚至於傳導到了一百多公里之外的遠處,就像是一場地震一樣。戴着厚厚濾光鏡的戰士們抬起頭來,便看到山峰之中似乎出現了一顆太陽。

太陽消失,巨大到似乎連接了天地的蘑菇雲騰空而起。就算隔着一百多公里,也似乎可以感受到它其中所蘊含的恐怖力量。

但這並不是終結,而只是一個開始。在第一次氫彈攻擊之後,還有第二次,第三次。在這其中,也夾雜着眾多的常規高爆炸藥導彈,以及重炮轟擊。因為他們接到的命令,是全火力進攻。

這意味着他們必須拿出全力,動用手中所有可以動用的力量,全力,不惜代價,不計後果的進攻那個坐標點。

似乎那裏真的有什麼強大的,必須要消滅的敵人存在。而……如果那裏真的有什麼敵人存在的話,哪怕它是如同影視劇之中描述的如同怪獸一般的怪物,恐怕也早就被撕成了碎片。

沒有任何生命能在這種進攻之下倖存。

那裏的生態環境算是全毀了,但很顯然沒有人在乎這一點。

此刻,鳳凰一號基地。

羅海雲剛剛結束一天的繁忙工作不久,剛睡下不到半小時時間。

這段時間之中,鳳凰基地里有關激光炮的開發工作進展順利。五號原型機已經造了出來,正在進行最後階段的緊張調試工作。新一階段的論證工作也隨之開始進行,武器專家們試圖在五號原型機的基礎之上,修補它的缺點,提升它的性能,以便進行六號原型機的開發工作。

但已經有武器專家論斷,五號原型機已經是現階段的理論水平與技術水平下所能製造出的最先進的激光炮了,想要再次提升,製造出六號原型機恐怕不太現實。除非理論與技術水平再度出現突破才有可能。

但不管如何,只要涅槃指令一天沒有到達,新式武器的研發工作,對現有武器的提升改進工作便要一直持續。哪怕這意義不大,但只要能再給它提升千分之一的性能也是好的。

便在羅海雲剛睡下不久的現在,一陣急促的警鈴聲打破了房間之中的寧靜。如同訓練了千百次一樣,在警鈴聲響起的一瞬間,羅海雲就一下子坐了起來,眼神清澈,行動敏捷。

似乎剛才的他只是在假裝睡覺一樣。

他隨手披上一件外套,立刻衝出了卧室,沖向不遠處的總控制室兼基地管理委員會委員會議室。

在這過程之中,他似乎感覺自己腳下的大地在輕微的震動着。但他並沒有多想。

其餘十六名委員也是同樣的反應。

委員們剛剛就位,最新情報便已經到來。

「基地檢測到了相當幅度的振動。」

「地震么?鳳凰基地的選址是在地殼穩定區域,這裏發生地震的可能性不大!」

「不是地震!」秘書焦急的彙報著:「據分析,這些震動來源於地表。而根據計算,普通的武器根本不可能將震動傳達到這裏來。那麼唯一的可能便是,核彈!」

「外界有人在用核彈瘋狂的攻擊我們!且暫時看不到停止的跡象!」

羅海雲的神色瞬間變得凝重。

「這些進攻,會為我們帶來什麼樣的影響?」

秘書快速連通了某個通訊,另一個聲音便傳了出來:「羅主管,按照我們的計算,短時間內遭受這些進攻,除了一些震動之外還沒有什麼。但時間長了的話,如果進攻一直持續,我們鳳凰基地所處的地下空洞將會變得不穩,有坍塌的危險!到時候,鳳凰基地就毀了!」

當的一聲,如同一柄大鎚重重的砸在了羅海雲的腦袋上。

是救世者文明要毀滅鳳凰基地了么?最終戰爭已經發生了么?

「羅主管!有來自外界的最新信息!」

一份文件快速呈送到了諸位委員手中。

「世界政府命令,立刻涅槃!立刻涅槃!立刻涅槃!」

羅海雲猛地抬起頭來。其餘十六名委員也同時抬起頭,望向了羅海雲。

他什麼都明白了。

原來,這就是當初吳淵院長所說的,可以令自己不會有絲毫猶豫,不會有絲毫遲疑,一接到命令,立刻就會去執行的涅槃指令傳遞方式。

還能猶豫、遲疑、懷疑什麼呢?此時此刻這種情況之下,不立刻去執行涅槃指令的話,我……還有別的選擇嗎?

就算此刻這道涅槃指令是滅世組織,是救世者文明冒充世界政府發送的,又有什麼不同?面對即將被毀滅的鳳凰基地,這道指令是由誰發送而來的,有區別嗎?

他猛地站了起來,脖子上青筋暴起,語氣森然。

「傳我命令,鳳凰一號基地,立刻涅槃!」

這條指令被以最快的速度傳遞到了整個鳳凰一號基地的每一個角落。在這一剎那,不知道多少聲嘶吼在鳳凰一號各地響起,並匯聚成了兩個字。

「涅槃!涅槃!涅槃!」

7017k 若是不算上胡彪這個見習指揮官,華國的這一個新戰隊,如今算是固定的人員現在只有12個而已。

所以,在當楊東籬他們消失的那一刻,另外18個被選中的網友也分別的在現代消失了。

在這些新加入的網友中,依然大部分的人員都是那種挺著啤酒肚,一臉油膩的摳腳大老爺們。

正常嘛!這是以系統當前的挑選方式之下,非常正常的一個結果。

好在系統也不至於就此坑胡彪、一直的坑到死,其中還有有一些比較特別的人物,能讓他在本次艱難的任務中,可以派上一些用場。

其一、在南方的某個狹窄的出租房中,一個25歲左右的工地小哥,手裡提著一個屎黃色的安全帽,帶著一身的臭汗下班后返回了這個臨時的家。

進門之後,他根本不顧自己一身的臭汗,直接倒在了房間里的那一張單人床上。

頓時讓涼席和毛毯上,立刻就沾染上了大片的汗跡。

不過話又說回來,其實這哥們的出租房已經是髒的可以了,到處都是扔的滿地的垃圾;垃圾上面飛舞著好些的大頭蒼蠅,整個房間的氣味那叫一個濃郁。

之所以這樣,那是有原因的。

在房間白熾燈的照耀之下,這哥們原本就是因為毀容而看起來猙獰的臉,在這一刻像是惡鬼一般的嚇人。

每每回想起來,自己為什麼會淪落倒這一步。

工地小哥就有著一種老天爺不長眼,想要指著天罵娘的衝動。

要知道,當年他楊江漁可是一個國內名校、化學系的高材生,一直很是受到了導師的看重、同學的羨慕。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