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ader

文學網 走出店的時候,已經是傍晚時分了。

  • Home
  • Blog
  • 文學網 走出店的時候,已經是傍晚時分了。

丁飛宇忍不住回過頭來。

身後的這間店,在幾分鐘之前還是屬於他的,可惜現在已經易主了。

他有過輝煌,在還沒到三十歲的年紀里,就開了五間店。

但就在今天,這些店都不屬於他的了。

一時不順,資金斷裂,無人可依靠的他,無奈地拋售了所有的店。

他,破產了,還欠了一身債。

這些年來,他年少輕狂,不知失敗為何物,就算到了現如今這般田地,竟也沒有多少沮喪。面前路車流依舊,看起來與平常也並沒有什麼不同。

他微微地嘆了口氣,大步往前走去。

來到公交車站旁,手機響了起來。

屏幕上顯示著「黑心師太」。

這所謂的黑心師太,是他半個月前才認識的,年紀都是他的兩倍多了,要不是賣房給她,丁飛宇才不會存她的電話。

他都快被這黑心師太逼瘋了。原本談好按市場底價賣的,結果簽合同的當天,這可惡的師太還硬生生壓價五六萬。

五六萬塊雖不多,可這是承諾給底下員工最後一個月的工資。他再三力爭,無奈對方絲毫不肯鬆口,咬牙就要壓價。

真是人為刀俎,我為魚肉。

只能忍了。

現在合同都簽了,錢也交了,這師太又要幹什麼?

他點下通話鍵。

手機里蹦出了咄咄逼人的話:「喂,你今天必須給我搬走!」

他不好發作,努力地保持着笑容說道:「李姐,你不是說給時間讓我找房子嗎?要不再寬限幾天,我找到房子就搬。」

「不行,你不搬出來,我們明天怎麼搬進去?」電話那頭語氣還是很堅決,絲毫不退讓。

丁飛宇沒有動怒,悠悠說道:「行吧,你也知道我為什麼賣房了。你要再逼我,我等會就買根繩子,吊在客廳里。」

對方顯然有些忌憚,說話也有點不自然:「你,你別嚇我,我這個年紀的人了,什麼風浪沒見過。行了,我也不是那種沒人性的人,這樣,給你一個上午,明天中午之前,你必須給我搬出去。不然,到時候,我找保安抬你出去。」

一個上午就一個上午,總比在夜晚露宿街頭好。

他很快就答應下來了。

掛了電話,抬頭看到公交車緩緩停靠了過來。

他匆忙往車門走去。

沒走幾步,卻被旁邊衝出來的一個人推了回來。

推他的人長得有點胖,肚子上的肉就像那公交車上的車輪,一圈一圈地往外鼓著。

此時,有些涼風,這人額頭上卻趴滿了汗珠。

丁飛宇認識這人。

這人叫蘇騰華,是他上一家店的員工。平時脾氣還算不錯,就是不知今天吃了什麼,異常得有點像發怒的犀牛。

「你什麼時候還錢?」不知是跑累了還是太過激動了,蘇騰華話里還帶着氣。

丁飛宇站正身子,急急地說道:「騰華,我肯定會還大家錢的。不過,我現在實在拿不出錢來了。你回去跟大家說下,今年內,我一定還錢!」

蘇騰華抹了抹額頭,抓下了一把汗,說道:「我盯了你一個下午,就看到你剛轉讓了店鋪,哪裏會沒錢?你是不是想跑路?還走得那麼快,害得我差點都跟丟了。」

丁飛宇哭笑不得。那錢還沒進他褲袋,就被其他的債主截了。

他哪裏還有錢。

可,眼前這人能信他的話嗎?

他耐心地說道:「騰華,你要相信我。你當初也是我找來的,你應該清楚我的為人。」

蘇騰華急了:「你不還錢給我沒問題,可你得還其他人的。我都在他們面前拍胸口說,一定會討錢回去給他們的,你可不能讓我做這惡人。」

丁飛宇瞧見公交車都快走了,心裏有點急,可眼前的人就像一座山堵在前面,進退兩難。

蘇騰華像是看出了丁飛宇心思,他皺起了眉頭,伸出柱子般的手,再次往丁飛宇肩膀上推去。

丁飛宇沒想到他突然出手,根本沒有防備。他整個人站立不穩,直接往後倒去,慌亂間,想抓住點什麼,卻不小心被站台上的凳子絆倒,腦袋直接磕在了站台的玻璃板上。

滿腦暈眩。

他慌忙往腦殼摸去,還好,沒流血,只是鼓了個包。

玻璃也沒碎。

他怒了:「你幹什麼?有事好好說,想殺人啊!」

蘇騰華也是沒想到會這樣,伸出的手也沒收回來,憨憨地說道:「我也沒想到你這麼弱。」

周圍的人都在遠遠地圍觀。

丁飛宇不想多停留,趁著蘇騰華還在發愣,直接跑向公交車。

蘇騰華反應也快,狂命追上去,把丁飛宇從車門處扯了下來:「你不能走!」

丁飛宇掰開蘇騰華的雙手,卻見公交車已走,只好退了回來。

蘇騰華也跟過來,左右看了看,說道:「你不是開車上下班嗎?你那車還挺貴的,你車呢?」

「賣了!」丁飛宇沒好氣地說道。

蘇騰華似乎意識到了問題的嚴重,小心地問道:「你當初說,不是天塌下來,你都不會賣掉車的。你不會真的沒錢了吧?」

丁飛宇用掌心擦了擦還有點痛的腦袋,說道:「錢沒了,爛命有一條,要不?」

蘇騰華抬起手臂,朝額頭拱了拱,把汗擦掉,才說道:「我要你命幹嘛?我知道你不是那種會跑路的人。當初,你帶我,還讓我當副店長,我還是很感激你的。要不是底下人有困難,我也不會過來逼你。算了,我不催你了,我回去跟他們說去。他們會理解的。」

說完,拖着個胖胖的身軀走開了。

丁飛宇看他走遠,沮喪地搖搖頭。

又是十分鐘過去,沒等到公交車,倒是等來了家裏老爸丁路的電話。

他已經有一個多月沒打電話回去,現在老爸來電話,是不是聽到了什麼風聲?

他深深地吐口氣,坐直起來,接了電話:「喂,爸。」

還好,丁路話語平靜,也只是說下注意身體之類的寒暄話,並沒有問太多。

丁飛宇鬆了口氣,說道:「你們也要注意身體,對了,媽腳痛的病好了點沒,記得按時敷藥。」

「你媽腳沒事,就是昨天去了醫院,醫生說高血壓,打了幾瓶。」丁路說道。

「啊?媽沒事吧?」丁飛宇急了起來。

「沒事,都回來了。我打電話給你,是有個事情想跟你說。」丁路頓了一下,繼續說道:「你新房不是剛入伙了嘛,你姑媽想過去你那邊看看。順便,我們也想過去。」。 由於有了上一次吸收神賜魂環的經驗,再加上神賜魂環的吸收十分順暢,雖說沒有吃飯喝水那麼簡單,但是也差不了哪去,所以唐元此次吸收神賜魂環,所耗費的時間極少。

再者,自唐元精神世界中那「幽冥地府」的雛形已經完善,他從接受裂天猿尊的獻祭開始,就沒有再將能量用在別的地方了,而是全心思地提升自己的魂力,在他通身經脈穴道貫通的基礎上,魂環吸收得十分之快,魂力也以驚人之勢暴漲。

不到半天的時間,唐元的昊天錘武魂上,就多了一枚紅光閃爍的第七魂環,而且這個第七魂環,比前面那六個紅色魂環,顏色更要深得多。

有點像……血色!

不過顏色雖深,與其他的六個魂環整體看上去,也不覺著有什麼突兀的地方。

吸收完這枚神賜魂環之後,唐元也沒有多說什麼,死亡之神向他拋來一個肯定的目光,讓他繼續去接受虛無劍靈和奔雷怒熊王的獻祭。

似乎死亡之神送出的不是一個令整個斗羅大陸都聞風震動的神賜魂環,而只是對心愛徒弟的一個小小禮物罷了。

虛無劍靈和奔雷怒熊王的獻祭,也與之前一樣,沒有什麼波瀾,當虛無劍靈獻祭結束之後,唐元就已經達到了九十級,沒有多餘的停滯,緊接著就接受了奔雷怒熊王的獻祭。

在將八大魂獸王者的魂環都附加到了昊天錘上后,浩瀚如海的能量,已經將唐元從八十級,一舉推到了九十二級的層次。

本來以這八大魂獸王者所有魂環加起來的能量,足以讓一個普通魂師,從魂士直接晉陞到封號斗羅的級別。

奈何唐元的魂力實在太過凝實,尤其是在他一次次與魂獸之王大戰過後,以及一次次地在淬體過程中,魂力的凝實程度,甚至已經超過了奔雷怒熊王。

再加上他耗費了天罰雷龍和神威虎皇的魂環能量,來具象建造精神世界,所以這些魂力,只能夠他提升十二級的。

不過即便是這樣,唐元也很知足了,雖然他在一年的時間裡,就完成了許多人一生都無法達到的輝煌,可他的實力並沒有一絲虛浮,相反卻十分穩固,只需要一場大戰,他就穩穩地站在了名副其實的九十二級封號斗羅王座上!

誰也撼動不了!

二十三歲的封號斗羅啊,說出去都沒有人信,但是就真真切切的在這斗羅大陸極南之地,人跡禁地的幽冥嶺中,出現了。

說起來還真是造化弄人,唐元最先修鍊的第一武魂生死簿,如今只有七個魂環,雖然他達到了封號斗羅的級別,可生死簿武魂上第八、第九魂環的位置還是空缺的。

相反,一年前連一個魂環都沒有的第二武魂昊天錘,此時滿滿當當地排滿了九大魂環,而且……

全部都是紅色!

當昊天錘被唐元釋放出來的時候,唐元腳下所浮現的一道道紅色魂環,彷彿就是唐元腳下所鎮壓的血海,令人無比驚懼。

「死神第四考,前往幽冥嶺,為第二武魂昊天錘添加八個魂環,時限一年,已完成,獎勵二十萬年神賜第七魂環,獎勵死亡神位親和度百分之十,目前親和度為百分之四十。」

一道熟悉的聲音,在唐元的精神世界中響起。

神賜魂環自然沒有出現,因為死亡之神已經提前給了他。

但是「死亡神位親和度」,唐元卻能夠切身感受到的。

之前「生命第四考」完成的時候,也獎勵了百分之十的「生命神位親和度」,唐元那個時候就有發現,他在那一刻感受到生死簿武魂中,傳輸到右眼的生命之力本源在一瞬間暴漲了許多,隨後又恢復到正常的傳輸速度。

這次「死神第四考」完成之後,唐元的左眼也同樣有此感受,這讓唐元確定了自己的猜測,看來當自己完全與死亡、生命兩大神位的親和度達到百分之百的時候,自己就完全擁有了極致生命之力與極致死亡之力。

至此,「生命第四考」、「死神第四考」,唐元都完美地完成了考核。

死亡之神走到唐元身邊,拍了拍他的肩膀:「感覺怎麼樣?」

唐元咧嘴一笑,握緊雙拳,道:「感覺很好,謝謝老師,謝謝師娘。」

死亡之神興緻勃勃:「嘿嘿,終於把老師放在前面了。」

唐元撓了撓頭,有些不好意思,他其實很尊敬死亡之神,只是偶爾腹誹死亡之神的嚴格罷了,嗯,偶爾。

生命女神卻不慣著死亡之神,白了他一眼道:「德行,能不能樹立一個成熟穩重的老師形象?」

死亡之神撇了撇嘴,這次倒是破天荒地反駁了一句:「這麼多年了,遇上一個好弟子容易嗎我,就不能讓我開心兩句?」

生命女神嫣然笑道:「好、好、好,就讓你開心幾天。」

說這話時,死亡之神認真地注視著生命女神的雙眼,在確定這句話就是字面意思,沒有讓自己脊背發涼的感覺后,才鬆了口氣。

倒是唐元,心中十分感動,死亡之神雖然可能是隨口一說,但是聽在唐元的心中,卻是莫大地肯定。

他從小就天賦異稟,無論走到哪裡都是天之驕子,再加上他的死靈山莊的少主,在比比東的關愛下,周圍的人也都對他青睞有加,讚美之聲自然是不缺的。

但是,這些話從一向對自己十分嚴厲的老師口中說出,唐元是無比珍惜,也無比開心的。

死亡之神沒有察覺唐元的異樣,而是對他道:「好好熟悉一下你新獲得的魂環吧,一個月後,新的考核就會開始了。」

唐元詫異道:「新的考核?」

死亡之神點了點頭,一副「理所當然」的表情,道:「對啊,現在只是完成了『死亡第四考』和『生命第四考』而已,後面還有五考、六考、七考、八考、九考,兩個神位,你就還有十次考核,距離完成全部考核,加冕死亡和生命兩大神位,你還差得遠呢,年輕人。」

唐元聽完這一連串的數字,突破到封號斗羅級別、獲得九個十萬年以上魂環、精神世界中「幽冥地府」的形成等等一系列喜意,一下子泄了氣,全都消散不見了。

不過,他也明白,死亡之神說的沒錯,的確,自己還差得遠啊…… 第1305章

姜凌風將水盆放下,就轉了身,下樓去端早膳去了。

等秦臻和沐心藍收拾好,姜凌風正好端著飯菜回來,三碗米粥,幾個小油餅,還有兩小碟冷盤。

免費的朝食,這就算是極好的了。

秦臻,沐心藍還有姜凌風三人坐在餐桌椅子上吃飯。

「君姑娘,你接下來怎麼打算的?」

姜凌風問道。

昨天晚上就想問了,但太晚了,就憋住了。

秦臻頓了下,她放下手中的筷子,看著姜凌風和沐心藍道,「正好我想跟你們商量一下,我想開個醫館。」

「啊?」

「什麼?」

不管是姜凌風還是沐心藍,都被秦臻這話給弄的一臉懵。

這怎麼就要開醫館了?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