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ader

既然是自己的血,張術也不在意,走進去之後沒一會就開車往自己的家中趕。到家中之後,張術迫不及待地進入了空間。

  • Home
  • Blog
  • 既然是自己的血,張術也不在意,走進去之後沒一會就開車往自己的家中趕。到家中之後,張術迫不及待地進入了空間。

在別的地方不方便,還是家裏最後安全感。

裏面的蔬菜都已經成熟了,上次種子店的老闆送的那些種子也都已經長出了菜。明天早上來進行採摘的話根本就來不及,沒有辦法,現在就開始。

張術準備了一個瓶子,裏面裝滿了泉水,然後用意念力工作起來。體力的消耗非常快,還好張術有泉水,於是半個晚上就這麼過去了。

蔬菜終於完全收割完畢,有花菜,有青椒,有四季豆,還有薺菜猴頭菇,由於張術之前買種子和秧苗的時候很雜,所以這一次的蔬菜竟然有好幾十種。

「這下應該不會再缺了。」張術想着,將這五大筐的蔬菜運上了車,後備箱兩筐,車裏面三筐,總算是都安排好了。

這下,就沒有什麼事情要做了,直接等著第二天來就可以了。張術鬆了一口氣,實在是累得不行了,於是馬上洗漱上床睡覺了。

第二天早上六點,張術就已經被鬧鐘鬧醒了,還好昨晚自己喝了很多的泉水,要不然現在根本就起不來。

張術飛快地洗漱完畢,正準備下樓,趙雅婷的電話就來了:「張術你在哪?昨天一天你到哪裏去了?打你電話也不接?現在東西準備好了沒有?」

趙雅婷幾乎一晚上都沒有睡,一直都在忙着廚師大賽的事情。張術一聽她的口氣不善,想到自己昨晚一定是昏過去了,所以才沒有接到趙雅婷的電話。但是現在又不是解釋的時候,於是趕忙回道:「我馬上過來,東西都已經準備好了。」

「那你趕緊過來!」聽到張術這麼說,趙雅婷的口氣一下就變好了許多。張術鬆了一口氣,誰知道那邊的趙雅婷又大聲來了一句:「那你現在趕緊給我過來!不要磨磨唧唧的!」

說罷,也不管張術聽到了沒有,直接就掛了電話。

張術一愣,剛剛不是態度很好的嗎?怎麼一下又變成這個樣子了?真是女人心海底針啊。

想着,張術也不耽擱直接就開了車往趙雅婷那邊趕。

因為特別早,路上根本就沒有多少輛車,經過上一次的事故,張術學乖了,雖然人比較少,但也沒有開得特別快。

到富甲一方的時候,天剛剛亮。趙雅婷已經在門邊守着了,看到張術過來,直接就下去問道:「是不是在你的後背箱裏?快點打開,要準備起來了。」

張術慌忙將車子停好,開後背箱,又將前面的三大籮筐搬了下來。菜胖子一看,也連忙過來將東西搬到了旁邊一輛巨大的卡車上。

「這是什麼啊?」張術看了看那輛大大的卡車,上面已經裝滿了各種東西,調味料還有各色的菜刀。

「廚師比賽只提供場地,工具都是自己帶的。那邊只有最簡單的配料和最簡單的刀具,這些都是廚師經常在用的,順手,所以就帶上了。」

趙雅婷解釋道,等將五筐全部都搬上去后,趙雅婷也坐了上去,「你要不要一起來?我們現在去佈置會場。」

「一起去唄,難得的事情。」坐在司機位子上的菜胖子從裏面探出頭來,笑着說道。張術一看,也是,這可是難得的事情,反正現在自己又不在醫院,直接去就好了。

「好!那我就一起去開開眼。」說着,二話不說上了趙雅婷的車。

那廚師坐在前面,也就是菜胖子的邊上,張術原本是想看看的,但最後一想,反正之後比賽的時候能看到,何必急於一時呢?再說了,這富甲一方的廚子,肯定是與眾不同的。

「在想什麼呢?昨天去哪了?怎麼都聯繫不到你?」坐到了車子上,趙雅婷又開始問起在電話中問過的事。

張術一愣,最後沒有辦法了,只能如實回道:「我前天晚上出了車禍。」

「什麼?車禍?」趙雅婷大吃一驚,「怎麼?這樣的事情你怎麼不告訴我?」

這麼嚴重的事情,張術竟然都沒有說出來?

「說什麼,還害你們擔心,反正傷得不重,這不?現在都已經能出來了。」張術笑着說道,趙雅婷眯着眼睛看了他好一會,之後懷疑地問了一句:「能這麼簡單?出車禍住院這麼點時間就出來了?也不好好檢查檢查,醫生吃屎的?」

……

張術無語了,趙雅婷真不愧是女強人,簡簡單單就能說出讓人吐血的粗話來。什麼叫吃屎啊,一個女人竟然會說這樣的話?

。 林湘拿出一個掛件,原來是她送的,小姑娘倒是心靈手巧,上次家長會上就看見她維護悅悅,這此肯定不會讓她吃虧。

張子葉這才止住眼淚,笑了起來,「阿姨你要是喜歡我可以再多做幾個給你。」

林湘挑眉問,「會不會太麻煩?」

「不會啊,只要你喜歡,等我畢業之後你要多少個就給你做多少個。」張子葉清秀的眉眼一臉認真。

「謝謝啊,那你在幫我做一個兔子好了。」林湘笑着。

李宏盛坐在椅子上如坐針氈,他給兩個母親倒了一杯茶,「你們邊喝邊等。」

雲悅打開手機玩起來遊戲,將音量鍵給關了,只看見她手指不停的滑動,張子葉和榮莉兩個人都想和她組隊,但是想到這是主任辦公室她們瞬間沒了念頭。

她不怕李主任她們怕。

李宏盛見雲悅打遊戲林湘也不管管,瞪大了眼睛,感情她這麼無法無天都是林湘慣的?

「噗!燙、燙死我了。」

他一不留神,大口喝剛泡好的茶,燙的他直接吐出來,他從椅子上站起來這才發現辦公室的人都看着他,他窘著一張臉坐也不是站也不是。

「李主任,你快喝點冷水緩一下。」肖業替他解圍。

李宏盛投去一個感激的眼神,將涼水含在嘴裏那種感覺才消失,他舌頭這兩天是沒辦法好了。

等了半個小時,李鳳請的鑒定師趕到現場,是一個三十齣頭的女人,穿着賽爾珠寶的工作服。

賽爾珠寶在Z國也算是數一數二的珠寶店,各個地方都有分店,蔡紅能成為賽爾珠寶店的珠寶設計師也是有些本事的。

而且聽說她還是從總部調來蘭城考核業績的。

蔡紅帶着口罩,踩着五厘米的高跟鞋,眼眸犀利。

「梁夫人。」蔡紅向她頷首,瞥見林湘她態度明顯恭敬了一些,「林夫人。」

林湘每隔一斷時間都要在他們店裏買上六位數的珠寶,且都是大數目,算是看蘭城的大客戶。

在客戶檔案中有林湘的照片,單憑一雙眼睛她就認出了她。

干他們這一行的就是要眼尖,其次是有眼力勁。

林夫人手中的包就價值四十萬,身上穿的西裝是高定,面容溫婉精緻,在蘭城職場女性中她是頭一個。

林湘不認識蔡紅,但她跟自己打招呼她還是頷首示意。

「蔡設計師,麻煩你看看這條手鏈,價值一千萬,說是凡什麼珠寶大師設計的首飾,就這麼一點一千萬蒙誰呢。」李鳳開口,帶着敵意的目光看向雲悅。

蔡紅蹙眉,帶上手套和鑒定工具,「珠寶呢?」

「在這。」李宏盛捧著碎段的手鏈。

「放到托盤裏吧。」蔡紅拿出專業性開始鑒定面前斷裂的手鏈。

這是被人故意扯斷的。

肉眼就能看出這手鏈精緻,加之她是珠寶設計師,一眼就能看出這條手鏈和凡卡夫大師設計一條手鏈相似。

這條手鏈和一個星期前京城一場慈善拍賣會的那條高度重合。

她面色嚴謹了幾分,聽說最後是京城一個神秘商人以兩千萬的價格拍走的,這條手鏈平白出現在蘭城這樣的地方總覺得不太可能。

但要是高仿的也未免太精緻一些。

十分鐘之後她停止手中的動作,面色複雜。

「蔡設計師,怎麼樣了,這條手鏈是不是真的像他們所說值一千萬。」李鳳急切的開口。

她們母女兩等的着急,不就是一條普通的地攤貨,怎麼還鑒定這麼久。

「這條手鏈是誰的?」蔡紅面色凝重,一時間她也不好確定,損壞的太嚴重了,上面的凡卡夫大師標記也不見了,她不好判定。

但是上面的鑽石絕對是真的,就算沒有一千萬也不便宜。

她下意識看向林湘,這中間應該也只有她買的起這樣的手鏈了,目光落在她脖子上那條項鏈,和這條手鏈做工倒是相似。

「不是我的,是我家悅悅送給同學的。」林湘開口。

「她說這條手鏈和我脖子上這條項鏈是同款,皆由凡卡夫大師設計的,說是她朋友在一個星期前在京城慈善拍賣會上以兩千萬拍到的,然後就送給她了,她自己不帶又送給了我和她同學。」

蔡紅感覺自己在聽段子一樣,整件事情玄幻的不行,兩千萬說送就送,還嫌棄又轉手送給他人!

有錢也不是這麼花的吧。

她疑問的開口,「悅悅是?」

「是我。」雲悅剛好結束遊戲,恰好樓高這個時候發消息過來,已經到校門口了。

她慵懶的抬眸,渾身散發着一股傲氣和痞勁,一雙眸子張揚不羈。

她明明穿的是規規矩矩的一中校服,卻被她穿出了一中地痞的感覺。

「你說這條手鏈是你朋友送的,有什麼證據?」蔡紅下意識開口。

她一時間摸不清楚雲悅和林湘的關係。

「你是珠寶鑒定書,不是警察,審犯人呢?」她眉尾上挑,有邪又野。

蔡紅被她懟的啞口,她只是問一下,不然怎麼鑒別這是不是真的。

說真的她不太相信,畢竟這是一千萬,什麼朋友這麼大方,如果是真的她又能這麼大方送給同學?

這時辦公室的大門被敲響,外面七班的人一直沒走,看着進去一個,這次又來了兩個,還來了一個外國人,一個個都挺好奇的,耳朵緊貼著窗戶。

樓亭一進門就看見沙發上大爺坐姿的雲悅,他沖她挑眉。

看到她的消息,他可是立馬架著凡卡夫上了飛機,以最快的速度趕到這。

「這兩位是……」李宏盛起身,因為這兩位氣場強大,尤其是那個穿西裝的男人,眉宇間給人一種壓迫感,他不得不小心應對。

「我是拍賣那一條項鏈的人,票據在我這,另外這位是設計這條手鏈的珠寶大師凡卡夫。」樓高言簡意賅介紹了一下,掏出一張票據。

榮莉從凡卡夫進門開始眼睛就一直瞪的大大的。

凡卡夫!

真的是凡卡夫!

本人和雜誌里長的一模一樣!

沒想到她居然還能親眼看見凡卡夫大師本人,而且還離的這麼近!

好激動啊!

榮莉極力隱忍不讓自己尖叫出來!

她好想上去和凡卡夫大師合影。

真的好像就是在做夢一樣,覺得今天發生的這些太不真實了。

。 第一百六十四章開玩笑

事實上,單憑演技本身完全達到角色真正的樣子本就非常困難,必須要通過動作或者氛圍音樂等其他方面來輔助襯托。

可是現在,劉浩哲獲得了這樣一個技能,根本不需要任何輔助的手段就能達到角色本身的效果。

這樣一來,只要演技說的過去,任何角色都能信手拈來。

「如果是這樣的話,我就可以一直保持著李逍遙的樣子了……」

劉浩哲一想到這就迫不及待的想要去嘗試,接著他整個人的氣場潛移默化的開始變化了起來。

性格也開始變得跳脫了不少,最讓人難以置信的是他的眼神,深邃中透著靈動,眼珠微微轉動間,還流露出幾分狡黠。

這正是劇中一開始的李逍遙的性格特點——放蕩不羈,甚至還有些頑皮,聰敏中還透著幾分鬼精。

「哈哈哈,很好!」

劉浩哲嘿嘿一笑,陽光燦爛的笑容像是能傳遞給其他人,這一點是劉浩哲本身從來沒有的。

「飯好了,快出來吃飯!」

方榮敲了敲門,不錯,劉浩哲這段時間並不是一個人待在出租屋。

自從知道劉浩哲的想法后,方榮也跟著他一起回到了這裡。

甚至,她也在沒事的時候去接了幾部戲。

等到閑暇或者晚上的時候,兩人還經常對飆演技,只不過,方榮每一次都會被秒殺。

但這姑娘又是個不愛認輸的個性,總是越比越輸,越輸越比。

因此,最近這段時間,她的演技絕對得到了質一般的飛升,畢竟教劉浩哲演技的是系統,有時候劉浩哲也會用系統教學的方式去指導方榮。

同樣的,劉浩哲從方榮的身上,也學到了很多系統所沒有提及的內容,那些大多都是學院派的理論知識和技巧。

比如話劇舞台那樣的表演模式。

那可是需要極強的代入感,也算得上是表演派比較高端的一種模擬方式。

……

劉浩哲一步一跳的朝著方榮的房間內走去,剛把碗筷擺好的方榮一抬頭,就看到笑得爽朗的劉浩哲正倚在門口看自己。

一瞬間,方榮有種劉浩哲被人調包了的感覺。

「劉浩哲,你幹嘛呢?」

這樣的感覺讓方榮非常的不安,腦海里那一閃而過的念頭也並沒有被她抓住。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