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ader

明楓不管走到哪裏,都是眾星拱月的,排場擺得比戰博還要大,戰博只要是行動不便,才會多帶幾個保鏢。

  • Home
  • Blog
  • 明楓不管走到哪裏,都是眾星拱月的,排場擺得比戰博還要大,戰博只要是行動不便,才會多帶幾個保鏢。

在保鏢的簇擁下,明楓大步而來。

他很自然地站在了慕若晴的身邊,面對着趙啟越和慕若惜兩人,但他不看慕若晴,只盯着趙啟越,說道「我明某不喜歡多管閑事,但覺得趙四少丟了男人的臉。」

趙啟越……

這位爺此刻就是多管閑事呀。

很快,趙啟越笑道「是我的錯。」

他鄭重地向若晴道歉,「慕二小姐,我為我剛才的言語向你道歉,對不起。」

「沒事,我這個人很大方的,趙四少既道了歉,我就原諒你,不跟你計較啦。」

趙啟越噎了噎。 因著她開口叫的那句,某人眼底立即浸起無線溫柔,高興的配合她演這齣戲:「你沒記錯,你現在是我傅家的人,跟旁的什麼人沒有半分關係。」

盛歡很滿意這個回答,便眯著眼眸看向俞蘭芝,「俞阿姨,我老公都說了,我現在是傅家的人哦!」

身旁某男人又被順毛撫了一下,心情極好。

盛雪兒一把拉住再要說話的俞蘭芝,抬起頭,柔柔弱弱的道:「傅太太,是我們唐突了,我們不該提這樣無理的要求,做生意本就是各憑本事,盛家虧損也是盛家的事情,我們不該來求您幫忙!」

盛歡淡淡的看她,心道:你有這個自知之明就好。

傅雲澈不想被這兩個人影響了心情,便對蘭姨道:「送客,我跟太太要吃晚餐了。」

「請等一下!」盛雪兒從包里掏出一個精美的首飾盒,放在茶几上:「這裡是江阿姨當年留在盛家的一些珠寶首飾,能找的我都找來了。」

她緩緩打開那首飾盒,目光真誠的看向盛歡,「有些時間久遠,實在找不到了,這裡是遺留的全部。」

盛歡神色僵住,目光直勾勾的看向首飾盒裡的東西,那是……

是那枚蝴蝶胸針!

她從傅雲澈懷裡起身,拿起首飾盒,裡面琳琅滿目的堆滿了媽媽的東西,而那枚蝴蝶胸針她以為這輩子都見不到了!

小時候她在院子里看到一隻蝴蝶,就哭著鬧著要蝴蝶,媽媽為了哄她不哭,熬了一個通宵,用細碎的菜色水晶石幫她做了一枚閃閃發光的蝴蝶胸針。

這枚胸針幾乎陪她度過了整個童年。

首飾盒裡還有其他的,媽媽親手給她做的白玉項鏈,手串,雕刻的玉鐲,除了這些不值錢的,裡面唯一值錢的東西便是媽媽嫁妝里的收拾,金銀掐絲手鐲和一枚瑪瑙戒指。

呵!

當年的江家也算是富庶的大戶,她母親是下家給盛天齊,帶來的嫁妝自然也都是價值不菲,甚至還有古董……現在看看,被盛家敗得只剩下這些不值錢的寥寥幾件了。

現在拿過來,還想讓她感激涕零嗎?

盛歡的臉色,瞬間便冷了,將首飾盒仍在茶几上,睨眼看盛雪兒:「想用這幾樣破爛,來換什麼?」

盛雪兒見她臉色不好,立即搖頭解釋:「我沒有別的意思,我知道只剩下這些,你心裡一定也不高興,我只是想著不管多少,拿給你,也算是個念想。」

盛歡不信她會這麼好心,決定給她點教訓:「好,我收下了。」

盛雪兒一喜,連連點頭:「那太好了!」

盛歡抿著唇,看她。

等她出招。

「傅先生,傅太太,我們……可以留下來一起吃個晚飯嗎?」盛雪兒大膽的詢問。

傅雲澈臉色一沉,便要拒絕。

盛歡卻道:「好啊!」

在自己家,她倒是要看看盛雪兒能作出什麼妖來!

傅雲澈也就只好順著她,示意蘭姨去準備。

餐桌前,盛雪兒先掃了一遍桌上的飲食,竟然有龍蝦、鮑魚這樣的寒鮮食物?

孕婦是不能吃生冷的吧?家裡的傭人也應該都清楚才對。

盛歡瞧著盛雪兒的神色,默默猜測她的意圖。

「傅太太,你喜歡吃龍蝦?」盛雪兒禮貌又生疏的問。

她覺得,自己叫盛歡「傅太太」,盛歡就能放下警惕心。

盛歡不咸不淡的瞥一眼,拿起筷子夾給傅雲澈:「我老公愛吃。」

。《妖妃傾城:王妃今天要休夫》第一卷重新開始第六十八章:再見是路人 「聽天麟的,紅俊你過來,我從另一側過去。」戴沐白略一思索便認同了玉天麟的新安排,和馬紅俊說完后就側身向後走。

馬紅俊也沒猶豫,在戴沐白動身後,從另一個方向來到玉天麟身邊。隨後朝着玉天麟點了點頭,示意自己還能堅持。

六人裏面,對梅花樁有一定了解的,除了玉天麟就是唐三了,畢竟前世在唐門的時候,唐三多少接觸過一些。可玉天麟弄出來的這些卻是現代魔改版的,與唐三那時候的不能說面目全非,但也是毫無干係。

因此除了在剛看到梅花樁的時候感到一絲意外,之後再聽清楚規則和玉天麟的講解之後,唐三就沒再懷疑,同時他也沒發表意見,只是儘可能的熟悉玉天麟提出的這個梅花樁的規則。

「呼~,三哥,我還能堅持住,你先不用扶我,自己也節省一些體力。」小舞咬牙對着走過來的唐三說道。

「我就在你身邊,不要勉強自己。」雖然唐三這麼回,但是餘光卻一直在小舞身上,只要小舞支撐不住,他就能第一時間出手。

就這樣六人結成新的陣型,兩兩照應,繼續在梅花樁上走了起來。

又過了一個小時,趙無極把重力增加到了三倍,這一舉措直接導致本就在艱難前進的奧斯卡,徹底堅持不住了,暈了過去。

而本來就扶著奧斯卡前進的戴沐白,立刻接住了奧斯卡,看着沒有喊停的大師,戴沐白沒出聲而是默默的背起奧斯卡。花了一段時間重新適應當前的狀態后,戴沐白艱難的前進。

這時他也不敢再說話了,也不敢分神去看玉天麟他們,因為戴沐白擔心自己一個晃神直接從梅花樁上摔下去,從而再起不能。

後面的小舞和前面的馬紅俊也都快要到極限了,現在也都被唐三和玉天麟扶著前進。

在這裏不得不提一下玉天麟此時的狀態,其餘五人,哪怕是魂力等級最高的戴沐白此時也汗流浹背,而暈過去的奧斯卡更是面色蒼白。可玉天麟只是出了一點細汗,面色看起來還是與尋常時無異。

如果不是看着玉天麟顫抖的雙腿,和咬牙堅持的表情,玉小剛都以為玉天麟沒被趙無極的重力增強影響到呢。

這自然是冰肌玉骨的外在表現造成的啦,冰肌玉骨自清涼無汗,哪怕這一特性解鎖的時間不是很長,可特性從來都是解鎖即生效,哪怕只是小成。

可這樣玉天麟的身上都出了一層細汗,可見他也快要到自身的極限了。

隨着一個小時再次過去,重力再次增強,玉天麟五人的腳步就像是被粘在了木樁上一樣,怎麼也動不了了。

可能是受到了重力增強的刺激,原本昏迷的奧斯卡直接清醒了過來,意識收攏,想明白現在狀況的奧斯卡直接從戴沐白的背上下來。原本沒有意識的時候還好說,可既然已經清醒,奧斯卡就不想再為戴沐白增加負擔。

一分鐘…兩分鐘…五分鐘…十分鐘…二十分鐘…

漸漸的,戴沐白的腰被壓的有些彎了,邪眸中已經多了幾分紅色,彷彿其後背上壓了一座山。面色慘白的奧斯卡,搖搖晃晃彷彿隨時可以倒下。小舞幾乎把全身的重量都靠在了唐三身上,玉天麟在盡全力的扶著馬紅俊的同時,也和馬紅俊相依靠。

現在除了玉天麟和唐三,其餘四人都是憑藉着毅力在堅持,可能他們的此時的意識都是模糊的。

玉天麟感覺到自己眼前的景物已經模糊不清了,體內的魂力也快要耗盡,隱約中,玉天麟看到玉小剛一直在書寫記錄的手放了下來,貌似還上前和趙無極說了什麼。

但玉天麟已經無法聽清兩人的談話內容了,左邊的馬紅俊已經暈了過去,全身都依靠在了他身上,右邊的小舞也早已閉上了雙目,唐三雖然搖搖欲墜,但還是盡全力的扶著小舞。原本醒來的奧斯卡再次暈了過去,戴沐白甚至快要蹲在梅花樁上了。

此時此刻,玉天麟、唐三和戴沐白全都處於緊繃的狀態,包括神經。可即便如此,哪怕身上還承擔着另一個人的重量,但三人都沒有下樁的意思。

玉小剛早已停止了記錄,六人的具體詳細他也搜集的差不多了,在這第一階段,玉小剛着重訓練的就是六人的身體素質,倒是並未測試六人的武魂和魂技。

對於玉天麟六人現在的狀態,玉小剛也是心如明鏡,他們肯定撐不過趙無極的下一波重力增強。因此他直接和趙無極說明,在下次重力增幅前停下就好。

這時趙無極他們也都過來了,畢竟一會還要他們把這些小怪物搬回去,當然了負責小舞的是食堂的一位阿姨,畢竟他們都是男老師,不適合處理小舞之後的事情。

很快一個小時再次過去,趙無極直接撤下了重力增幅,沒出聲提醒,也沒有什麼聲明,就是這麼突然。

但就以玉天麟三人現在的狀態,外界的變動可能已經感知不到了。

在趙無極撤下重力的一瞬間,玉天麟只感覺身上一輕,隨後便眼前一黑,接着就什麼都不知道了。

因此玉天麟也沒看見,弗蘭德衝過來的身影,和那既驕傲又有一絲心疼的眼神。

玉小剛眼看着玉天麟、唐三和戴沐白以及被他們扶著的三人,一個接一個的倒下,看着弗蘭德沖向玉天麟和馬紅俊,其餘老師也都接住了其他人,玉小剛卻始終紋絲不動,穩如泰山。

直到弗蘭德扛着玉天麟和馬紅俊來到他身前,玉小剛的臉上才流露出一絲淡淡的笑意:「弗蘭德,你教出了兩個非常優秀的弟子啊,不拋棄不放棄,很不錯!」

「小剛,你也很好…夠狠!」哪怕是弗蘭德自己,也從來沒有狠下心去這麼練玉天麟和馬紅俊,因此聲音中多少帶上了一絲小情緒。

可玉小剛卻並未理會弗蘭德,反而是朝着幾位老師揮了揮手:「快帶他們過去吧,別耽擱了他們恢復的時機。」

弗蘭德倒是沒在這時候反駁玉小剛,畢竟他之前就說過,以後對於學員們的訓練都由玉小剛負責,他們可以輔助、可以提意見,但是卻不會反對玉小剛的方法。

因為弗蘭德知道,經由玉小剛之手,這些小怪物的成長會更快。既然他狠不下心,那麼就讓能狠下心的人來負責。 「死者名為碓水律子(32),職業律師,死因被兇手用電話線勒脖致死,人際關係周邊朋友反應都很好……」

宮野悠聽着群馬縣制服警察收集到質料彙報。

山村操拿着筆記本登記盤問妃英理,比較是她們是第一現場目擊者。

「那麼我再複述一次哦,你在發現你先生不見之後,懷疑他很可能在這間客房裏面,就在門前打他的手機號碼,後來果然如你所料的從房間傳來你先生的手機鈴聲,服務員用萬能鑰匙把門打開要進來的時候,卻發現門上鎖了鏈條鎖,你就從門縫中看到了這名女子陳屍在地板上。」

宮野悠瞥一眼妃英理身後某個被捉姦在床大叔。

感覺這個大叔最近被麻醉針射有點飄了,有碗裏的不吃還惦記碗外的。

山村操接着道:「等到你們把門撞開進屋之後,卻發現這名女子已經氣絕多時,這個時候又發現你先生就躺在這張床上對吧?」

妃英理點了點頭「嗯」一聲,山村操一副傷腦筋樣子,轉頭看向宮野悠道:「宮野警官,要不還是你來帶隊,我輔助如何?」

宮野悠眼神瞬間變成死魚眼看着山村操道:「給我好好繼續帶隊。」

山村操看宮野悠臉色不善,然後嘀咕小聲道:「真是的,帶隊就帶隊嘛!用得着那麼凶嗎?」

山村操望向妃英理道:「那,我得遺憾的說兇手恐怕就是你先生了…….」

「噗~」

宮野悠差點一口鹽水噴出,目暮胖子都不敢在沒有證據之前當人家面直說是兇手,找不到證據的話等人家律師投訴吧!

山村操這傢伙當一個律師界王牌女王說句話,不怕被懟下崗……下崗其實對他也是挺好的出路。

「什麼啊?爸爸!你也別楞在那裏好歹說點什麼」

毛利蘭聽着不幹了,自己老爸為人怎麼樣,難道她還不了解,連忙轉身對一旁充當透明人毛利大叔道。

毛利大叔置之不理轉過頭,自己多說無益,畢竟自己躺在死者身旁睡覺,門也是鎖的,黃泥掉在褲襠上,不是屎也是屎。

「怎麼着?您該不會就是毛利小五郎吧?」

山村操順着毛利蘭的目光一看,發現一名長得很像他崇拜偶像,驚訝疑惑問道。

毛利大叔被主事條子一問,感覺洗脫嫌疑幾率又大了,除了宮野警官認識自己,現在多加一名主事條子,那麼現在暫時不用關押去警局審問了。

畢竟自己是名偵探,一下子被押送去警察局會吸引許多記者大量報道,有損自己名偵探名聲。

果然自己頂著名偵探名聲有益無害啊!一下子遇到認識自己名偵探的條子…..啊不是,警察。

毛利大叔乾咳幾聲道:「沒錯,我是。」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