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ader

曹安歌大哥應該是覺得憋屈,打都沒打就被人家的威聲嚇跑了,論誰都不甘心啊!

  • Home
  • Blog
  • 曹安歌大哥應該是覺得憋屈,打都沒打就被人家的威聲嚇跑了,論誰都不甘心啊!

這位將士心中感慨曹安歌大哥真是有血性的漢子啊!

只不過形式太差,不得不「戰略性撤退」

而洪石也想好了。

所有人都會離開這裡的,對方三十萬大軍,就算自己再能說,也不可能讓這三千將士聽自己的以卵擊石,用命和對方三十萬軍隊死拼。

而自己無論如何也活不下去了,不如就選自己想要的死法,自己畢竟沒上過戰場,所以我選擇親身體驗一下,獨自一人面對三十萬大軍。

哈哈,那是何種的氣概啊!

待那一刻我一定喊兩句「一夫當關萬夫莫開」的毫放詩句。

想著想著洪石想起那首,「秦時明月漢時關,萬里長徵人未還。但使龍城飛將在,不教胡馬度陰山」的《木蘭詩》中氣勢磅礴的畫面。

可心中更多的則是蒼涼。

自己終究要死了,一切都將化為空。

等會再當著這些兄弟面前在喊兩句壯壯膽吧!

洪石心中自嘲的笑道。

可就這在時,洪石忽然聽到眼前這位將士嘆息道:

「可是這次在建安城外的那些村民恐怕有很多人無法撤走了」

「哦,這是為什麼?」洪石問道。

將領解釋道:

「消息來的太過於沖忙,我們所有人根本都做不出太多準備,雖說我們已經派人去通知那些村莊,可是時間還是太過於緊張了」

「可是你們現在這不都穿著鎧甲啊!」洪石問了一句,眼前所有人將士都身穿鎧甲,洪石想著有這時間不應該早派人出去了。

「昨天大哥你不是說午夜后全副武裝做好隨時做好戰鬥準備,所以那時就穿上了,到現在還沒脫下」一位士兵有些不好意思的說道。

畢竟按照年齡,這位將領可是比曹安歌大好多,可是昨天說的認曹安歌為大哥,大哥不一定非用年齡論,但是說出這句話時,將領還是有些不習慣。

曹安歌有些意外的看了眼前的將領一眼,昨天原以為這些人只是說說而已,沒想到認真了。

可是我馬上就要死了,說多了都是嘆息啊!

洪石點了點頭,一臉沉重沒有說話,只是讓他帶著所有人在軍營不遠處的一個空地上集合,稍後他要說些話。

很快又過了一刻鐘的時間,所有的將士全部在那片地方集合,而洪石也在這段時間將自己「全副武裝」好。

一千五百的騎兵,兩千的虎兵。

騎兵身上背著弓箭,身披輕質鎧甲,腰間挎著長刀,兩千人的虎兵個個一手拿刀一手木製的盾,加上身上穿的鐵甲,攻防兼備了,這就是他們全副武裝的樣子嗎?

難怪陳衛剛才說了這些將士對於永安朝來說都是精銳。

雖說我將要死了,可是我還是希望有人能和我並肩作戰啊!

洪石仰天長嘆一聲,看著三千人的隊伍,騎上了戰馬驅使走向眾將士的前方,面向眾人。 唰!

丁一面色凝重,看向陸乘風,「那陸乘風,曾以卑鄙手段,殺我門派上百餘人!」

「丁某這一條爛命算不上什麼,死了…也就死了!」

「讓我報仇之後,這一命,任由閣下取走!」

聽到這句話。

陸乘風的身體,都是顫抖了下!

「可笑!」

嚴隨風神色不屑,「這世間,能跟嚴某人談條件的,不多。」

「不過這其中,絕對不包括你這等無名小卒!」

轟…!!

他一步踏出!

地面剎那間,崩裂塌陷!

四周,頓時一片驚呼,弟子們都是面帶崇拜神色。

「轟!」

窒息一般的壓迫氣勢。

讓丁一,狠狠咬緊了牙,驟然暴退!

但,此刻。

一縷寒芒呼嘯而出!

嚴隨風此刻,指尖一彈,罡氣爆發!

嗤!

丁一的肩膀處,驟然浮現出了一個血洞。

看起來,猙獰無比…!

鮮血噴濺而出!

「哦?」

嚴隨風眸光微凝,有些意外,旋即冷笑了一聲。

他那一招,本是沖着對方脖子而去的。

倒是沒有想到。

居然,還被閃避開了要害…

咻!

嚴隨風的身影,宛若一道黑影,呼嘯而出!

而,此刻

轟!

面前,一個金屬盒子,爆射而來!

這,讓嚴隨風一皺眉,指尖一點,將其凌空轟爆!

而,此刻。

丁一的身影,已經是狼狽至極,滾下了山巔!

「哼,找死…!!」

他腳尖一點,正要追上去。

但,此刻。

嚴隨風的眼角餘光,忽然看到了盒子中,滾落出來的一張紙。

那,赫然…

是一封戰書!

而,真正讓他在意的。

正是那個名字,秦蒼穹…!

「嗯?」

此刻,嚴隨風眸光微凝,閃身將戰書拿起,翻看起來。

那,是來自秦蒼穹的一封戰書…!

「唰!」

他的面色,微微一凝,直接止住了腳步。

比起秦蒼穹而言,這區區一個丁一,算不上什麼。

「呵,有意思。」

看着那一封簡短的戰書。

嚴隨風嘴角,掀起了一抹弧度,饒有興緻。

這陣子,西天王秦蒼穹,這個名字,倒是被人時時提起。

先天巔峰層次高手。

真正,站在了門檻前的存在。

「先回去。」

他掃了四周一眼,朝着門內,緩緩走去。

而,此刻。

四周弟子,都有些愣神。

這,簡直…

掌門為何,沒有追上去?

「嚴師兄,那人是什麼來頭?」

一旁的中年男人,面色有些凝重,緩緩問道。

他,正是雁盪派的二長老。

名為雷利。

也是雁盪派中,為數不多的先天高手。

而,此刻。

嚴隨風,冷笑一聲,揮了揮手中的戰書。

「那秦蒼穹不知死活,要於明日,在這雁盪山之巔約戰…!」

聞言。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