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ader

沒有了綜藝在身,祁元便全身心地投入到了《沉默的真相》的拍攝之中。

  • Home
  • Blog
  • 沒有了綜藝在身,祁元便全身心地投入到了《沉默的真相》的拍攝之中。

這期間,姜千葉的首波主打《素顏》,在各大榜單的成績都極好。

這首歌基本上都是以屠榜的形式出現在了公眾的視線之中。

使得大家對於姜千葉的這張專輯的期待,變得極高!

微博大V「針不錯」點評道:「祁元的作品,我向來是很喜歡的。這首《素顏》,不同於他之前的任何作品,這是祁元第一次將目光放在了我們那曾經的美好的愛情上,或者說是初戀上。

但他歌曲的內容,卻又不完全是描述年輕人之間,那青澀而回不去的愛情,更多的是有一種對社會的思考在裡面。

多年前,我們還不會化妝,我們面對面都是素麵朝天,以真誠待人。而到了現在,越來越多的人選擇了用面具來偽裝自己。有多少人在厚厚的妝容之下,漸漸地掩蓋掉了自己的初心?」

胡豆瓣音樂大V「最愛音樂」樂評道:「姜千葉的這首素顏,歌詞旋律看似口水,但其歌詞背後的深意,卻是發人深思。『如果再看你一眼,是否還會有感覺』。是啊,我們多少人,多少曾經的少年們,不曾有過青春的美好?多少人心中曾有那麼一個美好到不敢去褻瀆的姑娘呢?

然而歲月輪轉,光陰迅速,在年華的漸漸老去中,我們黯淡了曾經的美好,蒼老了我們的記憶,你,我,他,彷彿都隨著時光的流逝,而逐漸模糊了眼眶。或許你也曾午夜夢回,遙想當年那個初夏,你在操場上揮汗如雨,而她拎著水,在場下看著你。

多年以後,如果再看她一眼,你還會有曾經的感覺,曾經的心跳嗎?」

一首歌,讓很多人,響起了曾經的年少,響起了曾經那個素麵朝天,未施粉黛,笑靨如花的姑娘。

曾經對上的瞬間,難道是一種錯覺……

你會不會在多年以後,在某個街角,在某間咖啡店,又看到了那個曾經的她?

最真實的喜怒哀樂全都埋葬在了昨天……

做人,還是要向前看。

別懷念,因為懷念,也回不到從前。

……

……

第一卷結束。

接下來是第二卷,卷名是「除了你,萬敵不侵」。。內容還在處理中,請稍後重試! H市,

一座殘破的大廈旁。

風聲呼呼而過。

一陣圓形白光突兀的出現,

給周圍帶來了驟然一刻的光明,

隨即消失,再次變得一片黑暗。

白光消失的原地出現了一個男子,

正是穿越回歸的林凡。

天上的直升機機翼依然不停旋轉,四處飛著,再不停灑落著大量的地下基地撤離點的宣傳單。以此希望有倖存的人看見,來到撤離點。

一張張宣傳單順著風,飄灑到四處。

「地下基地么,還在灑?」

林凡接過宣傳單,望著宣傳單上宣傳的自救文字和撤離點的地點,眼神微微一眯。

自己之前穿越的時候,就已經在灑宣傳單了,現在還在灑,那很明顯,撤離點還沒有出事,倘若出事了,直升機是不會繼續灑宣傳單的。

自己穿越了近一個月,這邊只是短短過去了幾天,看來時間的流速明顯的不一樣,有著差別。

「龍右,你到了沒?」

林凡心中十分期待。

自己總算是到達了天級,更何況學會了紫霞神功和如來神掌。

在紫霞神功的幫助下,只要自己沐浴陽光,林凡就能源源不斷的從太陽的紫氣中獲得真氣回復與運轉。

這對於低武世界是難以想象的,對於岳不群更是難以置信。

對於古代人,

紫霞神功想要練成,只能通過每日的清晨的紫氣東來,才能不斷習練紫霞神功,增長紫霞真氣。

但,對於林凡來說,

只要自己沐浴太陽,紫霞神功就能源源不斷的提供真氣,加速體內真氣運轉,林凡再將真氣轉化成先天真氣。

就像是一個太陽能充電寶,

但不僅僅是這樣的程度。

有點類似超人曬太陽就能不斷變強的情況,但超人不用轉換,是細胞直接增強,林凡是吸收后,加速運轉,充電了后在轉換成先天真氣。

腳下略微用力,

輕輕一蹬,地板瞬間塌陷,碎裂成蜘蛛網一般,林凡整個人身軀猶如炮塔一般一樣,向天上發射出去。

在半空調整身軀,朝著撤離點疾馳飛去。

「-Chong」

「-Chong」「-Chong」

林凡的身軀劃過夜色中的雲朵,在空出發出刺耳的音爆聲。

比起之前的半音速的飛行速度,

現在已經達到了音速的速度。

H市上空。

一架飛機緩緩飛過,在平流層緩緩的飛行著。

機艙內,

司令之女林瓏正在對自家老爺子心中的不滿和自己旅途的不愉快吐著槽。

「真不好玩,帶著這麼多裝備出門,結果老爺子又病了。」

「爾康,給我沏壺菊花茶下火。」

玲瓏一臉大小姐的樣子,頤氣指使著一旁的爾多。

「小姐….我第一百五十二次重申,我叫爾多,不是你的爾康!」

爾多看了一眼玲瓏,一臉黃笑,拿出了自己的珍藏的限定版的鑫瓶梅,沖著林瓏接著說道。

「然後….飛機上沒有菊花茶,只有我的一朵小雛菊~~」

開的黃腔引得林瓏本就惱怒的心情,更是火上澆油。

「你個下流胚子,別一邊耍帥,一般開黃腔!!!」

穿著動力拳套的手,

「BOOM」一聲。

直接砸向爾多,卻被爾多的氣甲術給抗住。

「小姐,撓撓癢嗎?拜託,請你用力….」

「哼,一時生氣,忘了你這禽獸的皮比城牆還要厚了….」

突然飛機一陣搖晃,機外的轟鳴聲傳來,一陣巨力傳遞至機艙內,引得艙內的幾人無法站穩,差點跌倒。

「怎麼回事?」

剛飛過烏雲,機身一陣搖晃,艙外一隻紅色巨鳥抓住了飛機。剛才的搖晃就是其導致的。

「報告小姐,飛機上方出現了一隻巨型鳥類感染者!!!」

艙內的林瓏攜帶的子鼠報告說道。

這次前來,還帶來了子鼠和卯兔。可惜,本來是要去H市的,不過自己家老爺子生病了,林瓏只好讓飛行員掉轉準備回去。

看來,

這情況是回不去了。

巨大鳥類屍兄的頭貼在機艙的艙窗上,嚇得林瓏一聲大叫。

「喂!你們兩個趕緊合體幹掉外面的變態大鳥叔啊!!!」

藍海無奈的翻了個白眼,糾正了林瓏話語間的錯誤。

「什麼合體,這麼難聽!!我們是戰鬥組合好不好!!」

爾多耍著帥,嘴角一斜,興奮的說道。

「看來又到了我們海爾兄弟的出場時間了。」

「準備合體!!!」

一個拿出了自己的鑫瓶梅快速閱讀,一個拿出了高效安眠藥,直接一瓶往嘴裡倒,狼吞虎咽。

短短片刻,兩人瞬間完成了變身。

一個獸血沸騰,身體巨大化且獸化,一個靈魂出竅。

「我的靈魂不能離開我的身體超過一百米,這次就用組合作戰吧!」藍海的靈魂體說道。

爾多背著特製的合金裝著藍海的軀體。一箱特製合金在其身上顯得還不費力。

「OK!合體完成!!小姐這次有空中的敵人,把子鼠也帶上把!!」

「好了!我們從這裡上飛機頂吧!」

爾多背著藍海的特製合金箱子,一臉興奮。

「–唰」

獸化的身軀朝著紅色巨鳥屍兄疾馳而去。

「來打鳥嘍!!!」

另一邊,林凡也遇到了屍兄。

雲層之上,

一個碩大無比的嬰兒巨頭樣的屍兄懸在雲層之上,全身有著碩長的觸手在不斷漂浮擺動著。

林凡的身軀在其對比下顯得十分之小。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