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ader

火箭隊之所以能夠發展至今,很大一部分靠的就是在某些方面領先於聯盟的科技技術。

  • Home
  • Blog
  • 火箭隊之所以能夠發展至今,很大一部分靠的就是在某些方面領先於聯盟的科技技術。

儘管希巴作為傳統的訓練家,對非精靈的力量很是不認同,但是對於這種技術的威力,他還是認可的。

「怪力,解放。」

沒頭沒腦的指令讓獨眼龍一下子也沒反應過來。

「尼咳~」

怪力一聲大叫,扯掉了腰間的腰帶,不知道從哪裏掏出來了另外一個模樣的腰帶系在腰間。

它諾大的嘴巴中,呼出的熱氣在冰冷的雙子島上變成了一團團白霧。

「十萬馬力。」希巴發出了技能指令。

獨眼龍突然感覺很不妙,自己好像應該聽從真鳥小姐的指點,不要提前使用儀器的。

「尼咳~」

怪力一聲大叫,身形消失在了所有人的眼中。

「咚咚咚…….」

密集的擊打聲響起,一隻只火箭隊的精靈倒飛而出。

十萬馬力,純粹的攻擊技能,能讓精靈使出全身力量,猛攻對手。

對於怪力這類精靈而言,就是用發達的四隻手快速的出拳進行攻擊。

可別小瞧了這簡單的出拳。

這代表的是速度與力量的完美結合。

每秒每隻手臂近上百次的揮拳,配合上怪力如山般的力量,哪怕是渡的快龍,也不一定能正面接下這一招。

十秒,僅僅是十秒之後。

整個山谷中心,除了正在略微喘息的怪力,再沒有一隻精靈保持戰鬥能力。

獨眼龍的額頭滿是汗水。

「該死的,三號機器好了沒有。」

他瘋狂的催促着後面的手下。

「還需要大概十秒鐘的時間。」

手下也是滿頭大汗的回復著,他也沒想到希巴認真起來這麼快就結束了戰鬥。

「黑魯加,雙彈瓦斯,貓老大,寶石海星,瑪狃拉,給我上,纏住那隻怪力。」

獨眼龍一口氣扔出了自己僅存的五隻天王級精靈。

「雷電拳。」

伴隨着希巴的指揮,下一秒,怪力就猛地出現在了寶石海星的面前。

雷電竄動,寶石海星尚且剛剛從精靈球當中冒頭,就直接被打飛了出去。

「砰!」

它撞擊在岩壁冰層上,身體中央的紅色寶石核心一閃一閃的,逐漸暗淡了下去。

僅僅是一招,具有超強恢復能力的天王級寶石海星就失去了戰鬥能力。

「二連劈。」

然後,怪力一蹬地,直接出現在了雙彈瓦斯的上方。

「避開!」

獨眼龍的訓練家本能讓他下達了這一神技。

但是很不幸,沒有用,雙彈瓦斯根本來不及反應。

怪力僅僅是一個向下的肘擊,就讓雙彈瓦斯暈了過去,還以極快的速度向著地上的黑魯加撞去。

「咚」

黑魯加和失去戰鬥能力的雙彈瓦斯滾成了一團,整張狗臉都是懵的。

怪力落地,膝蓋微屈。

龐大的身軀再次彈射而出,它背部的肌肉一個發力,斜著撞上了貓老大柔軟的身軀。

貓老大也緊跟着寶石海星被砸進了岩壁。

「撕拉。」

一個微不可查的聲音響起。

怪力的身軀微微一滯。

它左腿處被拉開了三道口子。

始作俑者瑪狃拉接連后跳接后滾翻,想要拉開距離。

「尼咳。」

你要去哪小老弟,怪力龐大的身軀直接出現在了瑪狃拉的背後。

瑪狃拉此時身體還在半空,眼神閃過一絲絕望。

下一刻,怪力四隻手臂同時抓住了嬌小的瑪狃拉,一個絞殺。

「niu—」

瑪狃拉只來得及叫一聲,就失去了戰鬥能力。

怪力四隻手鬆開,瑪狃拉無知覺的落在了地上。

一道火柱襲來,是唯一倖存的黑魯加。

「真氣彈。」希巴下令道。

怪力站在原地一動不動很淡然的抗下了黑魯加的噴射火焰攻擊,四隻手同時放於胸前,搓出一個黃白相間的圓球。

圓球逆着火柱橫衝直撞,直接破開了一條通道,直奔黑魯加而去。

真氣彈擊打在了黑魯加有着骨狀物環繞的脖頸上,但是骨狀物卻沒有像往常那樣起到防護作用。

在巨大威力的轟擊下,黑魯加脖子和身體好似分離了一樣,然後整隻精靈倒飛而出。

「翁~~」

也就是在此時,所謂的三號儀器,發出一道土黃色的光波,直衝地底。

格格黨 「什麼?」楚流星忍住掏耳朵的動作,一臉懵得道,「你靈草全都煉製完了?」

顧微羽點了點頭,「嗯,我打算下午去多寶閣將煉製好的丹藥交易掉。」

楚流星聽了興緻勃勃道,「不愧是我兄嘚!下午哥哥去給你撐場子去!」

說話間三水回來了,在他的身後還跟了十數個手中捧著食盒的僕從。

不一會兒,桌子上便擺滿了香氣撲鼻的美味佳肴。

「羽弟,你不是愛吃這道水煮靈魚片么?這可是今日的新鮮食材……」

楚流星指了指桌上分量十足的水煮魚熱情得招呼道。

顧微羽點點頭,她下意識咽了一口口水。

這桌子上的食材可都是取自各色靈獸身上最肥美鮮嫩的部分,再經由多寶閣內的靈廚精心烹飪出的美食!

多寶閣不愧是無空界都出名的財大氣粗,連鎖商鋪開遍無空界,說是日進斗金都不為過。

也許,她日後都再難吃上這般美味珍饈了!

想到此,顧微羽敞開了肚子大吃特吃起來。

楚流星見了也食慾大增,手裏的筷子就沒有停過,很快,整桌便杯盤狼藉了。

「爽!」

兩人都吃得肚子溜圓,鹹魚躺在了榻上。

午後,多寶閣丹藥區。

顧微羽將六個玉瓶擺放成一排,放到多寶閣專門負責鑒別丹藥品級的藥師面前。

「祁藥師,你可得認真著點看!」楚流星在一旁不放心得叮囑了一番。

祁藥師淡然點頭,拿起一個玉瓶打開,放在鼻尖輕輕一嗅,又用御物訣將玉瓶中丹藥依次檢查了一遍。

「還算不錯,大部分都是上品丹。」祁藥師滿意得點了點頭,又將其他五個玉瓶都看了一遍,這才看向顧微羽道:

「胡公子,你這六瓶丹藥的品質都是上品,每瓶兩百靈石,再扣除你所拿靈草的兩百靈石,最後結餘一共是一千靈石。」

祁藥師一面說着,一面拿出一個儲物袋來,將一千靈石裝進儲物袋裏遞給顧微羽。

顧微羽接過儲物袋,這儲物袋是無主的,她神識輕易便探了進去,裏面滿滿當當的都是靈石。

顧微羽心神激蕩,她還從未擁有過如此多靈石呢!

怪不得煉丹師那麼受人推崇,這賺靈石的速度忒快了!

楚流星在一旁也是一臉艷羨,他雖然零花錢多,可卻不是自己賺到的靈石。

「數目沒問題吧?」祁藥師聲音溫和得道。

顧微羽搖了搖頭,將儲物袋放入懷中收好,「辛苦祁藥師。」

兩人離開丹藥區,顧微羽感激得道,「楚大哥,這幾天多蒙你照顧了。」

楚流星聞言有些詫異得看了眼她,「羽弟,你幹嘛和哥哥這般客氣?」

顧微羽笑笑不再多言,「這兩天一直不停得煉製丹藥,小弟今日想早些回院子休息。」

「行啊,晚食的時候我讓三水過來叫你。」楚流星聽了從善如流得道。

顧微羽點點頭,回了自己住的院子。

酉時剛過,楚流星便吩咐三水,「三水,你過去看看羽弟休息好了沒。」

「是,公子。」三水恭聲應道,轉身出了院子,往隔壁院子走去。

顧微羽住的院子裏靜悄悄的,三水猶豫片刻,還是來到顧微羽的房前,伸手輕輕扣了扣門,「胡公子?」

房間內一片靜寂,沒有一絲迴音。

三水以為是顧微羽沒有聽到敲門聲,不由得再次敲了敲門,揚聲喚道,「胡公子?」

好一會兒過去,屋子內依舊一片死寂,好像這屋裏壓根就沒有人在一般。

三水不知為何心裏一突,伸出手一推門,門吱呀一聲便開了。

這門竟然沒有鎖?

三水忍不住走進房裏,快速掃視了一圈,屋裏空蕩蕩的,哪裏有顧微羽的影子!

三水想也沒想,扭頭便跑了回去,「公子——公子——不好了!」

「三水,你慌慌張張的幹什麼?」楚流星納悶得看着急慌慌的三水,「羽弟呢?」

「胡公子不見了!」三水氣喘吁吁得道。

楚流星聞言也是一愣,扭身便去了隔壁院子。

房間內空無一人,一張素色信箋被細心得壓在窗前的小几上。

楚流星拿起素色信箋,展開一看,只見信箋上的字體飄逸瀟灑,洋洋洒洒寫道:

「見字如面!

楚兄,請原諒羽弟的不辭而別,個中緣由日後有緣自會告知。」

楚流星默默合上信箋,想起這兩日顧微羽不對勁的地方,心裏模模糊糊興起一個念頭。

他將信箋小心收入儲物鐲內,快步走向前面的多寶閣的前台,「六火,你今日有沒有見到胡公子?」

先前和顧微羽有過一面之緣的小夥計六火抬起頭,「見過呀,胡公子午時過後便出去了,說是有事要出去一趟。」

午時便離開了?楚流星一聽便心知肚明,羽弟這是早就已經打算離開多寶閣了。

三水一直默默跟在公子身後,聞言他神色變換不定,心裏暗自懊惱自己竟然沒有早些去任務塔一趟,這下好了,人都跑掉了!

不行,他明日一定要尋個機會去一趟任務塔,能夠拿到一千靈石也是不錯的!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