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ader

當眾反叛龍隱,就是反賊。

  • Home
  • Blog
  • 當眾反叛龍隱,就是反賊。

董霜君沉聲道:「既然錫殿父子已經伏誅,那麼不知道顧特使此來,又為了什麼?」

「難道,在秦家大院,還有錫殿父子的同黨嗎?」

「非也!」顧明朗聲道:「我此來,跟錫殿父子無關。」

「請問老太君,秦彪是您的什麼人?」

董霜君眼皮跳了一下:「是我孫子。」

顧明點頭:「那就好。那就說明,我沒有來錯地方。」

「就在昨天,我們龍隱進山救人,被人截殺。隊員死亡三人,重傷十二人,輕傷三十八人。」

「不僅如此,昨天晚上,龍隱總部大營,被人惡意攻擊,放火燒毀。」

「現在,我們懷疑,這件事情的幕後主使,乃是秦彪。」

「按照程序,所以前來帶他回去,當面問話。」

「老太君,您是深明大義的。事關重大,還請您配合。讓秦彪少爺出來吧。」

什麼?秦彪截殺龍隱隊員,還火燒龍隱大營?

這件事情昨天才發生,加上是秦彪秘密進行的,所以包括董霜君在內,很多人還都不知道。

現在,他們似乎明白了,錫殿父子為什麼該死了。

哪怕他們罪惡罄竹難書,但是龍隱為什麼早不出手,晚不出手,偏偏選擇在昨晚出手呢?

這是為了報復啊!

說白了,是秦天為了報復秦彪!

「胡說!」

「你算什麼東西,在這裡信口雌黃!」內容還在處理中,請稍後重試!內容還在處理中,請稍後重試! 馬紅俊和唐三擬定了作戰計劃,眾人戰意相當高昂,開始摩拳擦掌,恨不得現在就跳上去胖揍皇斗二隊的人員。

而這時,奧斯卡和寧榮榮卻冷不丁的給眾人潑了一盆冷水。

「俊哥、三哥,你們是不是忘了什麼?」寧榮榮掩嘴輕笑。

「忘了什麼?」馬紅俊和唐三有些詫異,他們感覺沒忘什麼啊。

奧斯卡提醒道,「玉老師說,我們史萊克八怪,每次只能上三個。」

「。。。」

馬紅俊和唐三一愣,是興奮,還是什麼?竟然讓他們將這件事給忘了。

「師叔這規定,哎喲,我感覺我牙好疼。」馬紅俊捂著嘴說道。

水冰兒眼中閃過一抹無奈,輕笑道「還是下次再讓我上吧。」

唐三聳了聳肩,無奈一笑,「沐白,那這次只能委屈你了,由你我來替換我堂哥和京靈。」

「可是,」戴沐白張口欲言。

馬紅俊瞪了他一眼,正色道,「沒什麼可是的,也不用爭了。這一次就由我和小三、冰兒、唐辰、京靈、青玄、絳珠上場。」

「哥,你為什麼非要讓小三上?讓他換沐白不行嗎?」小舞疑惑的問道,其他人同樣也納悶馬紅俊為何會如此安排。

「你們忘了院長和玉副院長的話了?」馬紅俊招了招手,讓眾人將頭湊過來,說道「首先,我們的魂環情況大家都很清楚,這是我們史萊克不得不面對的一個難關,所以我們要先給眾人一個震撼的場面,那後面再有這種情況出現,他們也就好接受了,即使以後解釋起來,也會方便很多。其次,我們的魂技威力過於強大,所以冰兒這次上場不是控制敵人,而是……,所以控制系這個角色誰來擔任?……,吧啦吧啦,……你們明白了吧?」

眾人恍然,原來馬紅俊抱的是這個目的。

「哈哈!」唐辰拍了拍戴沐白的肩膀,「沐白你放心,待會辰哥幫你好好教訓那幫天斗皇家學院的傢伙。」

水冰兒輕輕一笑,「竹清、小舞,我也會好好給你們出氣。」

戴沐白一張臉都變成了苦瓜色,但卻沒再說什麼,只是那表情卻相當的幽怨。

小舞道,「冰冰姐,那你一定要幫我好好揍他們呀。」

朱竹清輕輕點了點頭,她明白馬紅俊這種安排其實是最好的選擇,沒有再說什麼,只是輕輕將她的斗篷又系在了肩上,她相信,以後一定也會有她上場的機會。

「好了,既然這樣說定了,那還有一件事,把你們的金魂幣都交出來,讓沐白他們帶去找院長。」馬紅俊說著興奮的搓了搓手。

唐三摸了摸鼻尖說道,「師兄,不用了吧?」

除了史萊克八怪,其他人一臉懵逼,這好好的要他們錢幹嘛?

「俊哥,怎麼回事?」柳青玄問道。

馬紅俊笑道,「給我們自己下注啊,就現在這種情況,我們要是給自己下注,一定會賺翻的。但機會只有這一次,後面就是想下注,也贏不了多少了。」

「押多少?還是老規矩嗎?」奧斯卡興奮道,戴沐白、朱竹清幾人也有些意動。

馬紅俊搖了搖頭,「不,機會只有這一次,所以有多少押多少。這是我的,裡面有一百萬。」馬紅俊說著從右手中抽出一張金卡,遞給了戴沐白。

「我的也一樣,一百萬金魂幣。」水冰兒無奈一笑,玉手從腰間一抹,遞給戴沐白一張紫金卡。

「你們怎麼突然有這麼多錢?」眾人瞳孔一縮,一臉震驚的看著兩人。

馬紅俊聳了聳肩,「從那批死人身上搜出來的,給我和冰兒補了個整數,其他的交給院長充公了。」

「嘶!」眾人倒抽一口涼氣,原來還可以這樣。

這時唐三從腰間抽出一張金卡遞給戴沐白,苦笑道「我這還沒捂熱乎呢。算了,錢財乃身外之物。沐白,我也是一百萬。」

「沐白,我也是。」寧榮榮嘻嘻一笑,同樣遞給戴沐白一張金卡。

奧斯卡苦笑,「我就沒那麼多了,五十萬,都押兄弟們身上了。」說著遞給戴沐白一張銀色卡片,他本來還想得瑟一把的,但見了四個土豪的三金一紫金卡之後,瞬間得瑟不起來了。

朱竹清和小舞同樣遞給戴沐白一張銀色卡片,話不多說,錢也不多,同樣是五十萬,還都是當初多虧了馬紅俊的建議,和學院老師們合作愉快,從索託大斗魂場和西爾維斯大斗魂場賭來的。

戴沐白雙手接過一張張卡片,感覺自己彷彿懷抱了一座大山,心頭沉甸甸的。

「你們原來都這麼有錢,我們只有這麼多,一人一千金魂幣,全部家當了。」唐辰、墨子淵、泰隆七人相視苦笑,各自從身上掏出一個布袋遞給戴沐白。

馬紅俊和戴沐白幾人相視一眼,各自又從身上抽去一張黑卡。

「這是我們以前的下注專用卡,每張卡里有一萬金魂幣,就當借你們的吧,雖然不多,但這次機會難得,你們還是盡量能多下注一點是一點。」

……

相較於史萊克眾人的興奮,其他人完全就是喝倒彩了,說什麼皇斗二隊完全是走了狗屎運了什麼的,史萊克戰隊一看就不像是來比賽的,反而像是借著比賽的名頭來做生意的,完全就像一群小丑。

抽籤結束,薩拉斯陰鷙的渾濁目光掃向全場,淡淡的說道,「本座抽籤,絕無虛假。本座以武魂殿的榮譽起誓。同時,本座在這裡宣布,在場所有魂師學院的參賽學員,凡是能夠進入最後總決賽者,武魂殿將破例准許其直接加入武魂聖殿。」

此言一出,廣大人民觀眾們到還沒什麼,但場內的魂師學員們卻已經是一片嘩然。

武魂聖殿那是什麼存在?那可是僅次於教皇殿和斗羅殿之外,武魂殿的最高所在,這也是武魂殿總殿在天斗、星羅兩大帝國的分殿。

這樣的地方,整個大陸也就只有兩大帝國的首各有一座而已。能夠直接進入這樣的地方,對於一名普通魂師來說,那可真是光宗耀祖,一步登天。

而且對於提升實力來說,不但有著最好的待遇,各種修鍊措施以及武魂聖殿的尊榮,等等這些,無不對普通魂師有著極其強大的吸引力。

只是相較於普通魂師的興奮而言,這位白金主教的話卻明顯讓天斗帝國的皇帝陛下老臉一沉。這時在他身旁的寧風致對雪夜大帝輕輕搖了搖頭,他的臉色才稍微緩和了一些。

然而這一幕並沒有逃過馬紅俊、水冰兒、唐三和戴沐白四人的慧眼,……

隨著司儀宣布對戰消息的時間,非比賽學院的學員開始陸續退場,去了他們各自的觀看比賽區。諾大的休息區很快就只剩下史萊克一行人。

弗蘭德、玉小剛、柳二龍、秦明,四人都沒有來,完全將這場比賽就交給了馬紅俊他們自己來進行自由發揮。

戴沐白沉聲道,「小俊、小三,一定要贏的漂亮,我們會在觀看台上為你們吶喊助威。」戴沐白說著比了個加油的手勢,其他人紛紛有樣學樣,給馬紅俊和水冰兒七人打氣。

馬紅俊拍了拍胸脯,笑道「放心。院長、副院長他們沒來的意思很明確,我們要是一分鐘內解決不了戰鬥,我們的賭注全部歸你們。」

「好,一分鐘內解決戰鬥。」

眾人相互碰了碰拳頭,戴沐白便帶著奧斯卡、小舞、唐辰、泰隆等人去了觀看台。

時間不長,專門的工作人員已經過來催促馬紅俊他們出場,組織者明顯不看好他們,就連前來帶路的工作人員也只派了一個過來。

馬紅俊等人剛走到通道出口,就看到外面的司儀正在拿著他的話筒武魂,高聲宣布著天斗皇家學院每一個入場人員的名字和武魂。

「鍾禮,武魂金虎,三十七級強攻系戰魂尊,魂環兩黃一紫。」

「馮默,武魂金狼,三十七強攻系戰魂尊,魂環兩黃一紫。」

「蕭元之,武魂如意環,三十八級控制系戰魂尊,魂環兩黃一紫。」

「徐倩,武魂如意盤,三十六級輔助系戰魂尊,魂環兩黃一紫。」

「……」

一道專門的金色光束從架設在大斗魂場一側的高台上打下,護送著一個個天斗皇家學院二隊的隊員出場。

每個隊員身著淡金色的隊服,左胸處綉著天斗二字,背後是代表天斗帝國的七顆銀星圖案,一個個看上去英姿颯颯,都是差不多二十多歲的樣子。

每個人在那魂導器光芒照耀下,雖然是白天,但似乎依舊在綻放著奪目的光彩,就像是一輪輪金色的小太陽似的,吸引來無數廣大人民觀眾的眼球。

「我忍不了了,這明顯是拿我們當綠葉來稱托這些紅花的。」唐辰怒聲說著,和馬紅俊等人一樣,解下自己肩上的斗篷收了起來。

「怎會是綠葉?我們分明被人當成笑柄來稱托這些英雄了。」在他一旁,渾身氣息陰冷的骷髏京靈說道。

當初他和破槍唐辰在擂台上拼的你死我活,但下了台,眾人在打配合的那段時間,他們倆卻成為了好朋友。

柳青玄攏了攏額間的秀髮,清秀的帥氣面孔一冷,淡淡的說道,「待會就讓他們知道誰才是笑柄。」

「走吧,到我們出場了。」馬紅俊淡淡的說道。

場上燈光消失,史萊克七人在廣大人民觀眾的一片噓聲和訝然中緩緩登場。

「來了來了,榮榮,來了。」

「小奧你快看,是俊哥、三哥他們,……」

觀眾台上,終於看到史萊克戰隊登場了,寧榮榮、小舞、奧斯卡等人興奮的大吼大叫,為馬紅俊他們吶喊加油。

「加油,加油,史萊克加油,加油,加油!」

……

「這,反差怎麼會這麼大?明明之前怎麼看怎麼搞笑,怎麼現在脫了他們背後的廣告披風了,反而感覺還不錯呢?」

「……」

「好帥啊,這裝扮一點也不輸給其他魂師學員啊,他們又為什麼要那樣?」

「裝扮不錯又怎樣,還不是來搞笑的,看著吧,皇斗二隊待會怎麼教他們做人。」

「……」

「這是什麼學院,竟然還有人為他們加油?」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