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ader

看到南一仙徹底被激怒,花雲毅大聲向雷凌呼喊提醒。

  • Home
  • Blog
  • 看到南一仙徹底被激怒,花雲毅大聲向雷凌呼喊提醒。

可下一秒,雷凌的舉動,驚呆了所有人。

只見,雷凌未曾躲避,反而用劍挑南宸拋向襲來的南一仙。

噗……!

可憐的南宸,瞳孔睜大未能及時呼喊,卻已經被自家老祖一掌拍成血霧,死的屍骨無存。

「什麼?!」南一仙大驚失色,看到自己不小心殺了南宸,這讓他懊悔萬千,頓時雙目赤紅如火,抬頭怒視對面的雷凌。

「兔崽子,老夫今日非要扒了你的皮不可!」

南一仙大發雷霆,南宸被自己誤殺,這已經徹底點燃他心中怒火。

雷凌面露陰森的冷笑,隨後只見他九隻魔魂飛出體外,如狼似虎,穿着人皇戰甲,卻散發出滔天的魔氣,撲向對面的南一仙。

魔魂出竅,身如鬼魅,讓對面南一仙眼花繚亂。

「區區幾個魔魂,就想奈何老夫?」南一仙面色陰冷,身如疾風,快若驚雷,抬手之時掌化萬千,靠近的魔魂皆被他掌威逼退。

而他雷凌,雙目變得陰鷙可怕,只見跨步上前,到手擎天之時,金光迸發,玄黃母氣化為一條龍金龍。

「飛龍在天!」

伴隨雷凌一聲叱吒,金龍從天而降,氣勢洶洶,一頭撞向對面南一仙。

南一仙神色微變,隨後覆手一揮,虛空微動,一道道空間漣漪猶如波紋,卻是無堅不摧。

噗噗……!

金龍沒有襲來,就被南一仙利用規則力量,將其分解,瞬間潰散開來。

颼!

金龍被破,雷凌卻縱身一躍,怒詫:「一劍隔世!」

劍虹貫日,勢不可擋。

可當劍虹殺到南一仙近前時,南一仙驀然抬手右手,打出一道玄光,便將劍虹問碎開來。

「太強了!」

「這個南一仙完全就沒有使出全力。」

「這可怎麼辦?這樣下去,雷凌根本不是他的對手?」

「慌什麼?鹿死誰手還不一定呢?不行咱們一起上,趁著今夜來個屠『仙』之戰!」

……

李天龍、李天豹、花雲毅、茅十八、金不煥、青冥等人面露驚容,看到雷凌手段盡出,都奈何不了南一仙,他們也變得焦慮不安,心驚膽跳。

「雷凌他不會有事吧?」

蘇夢、蕭瀟兩人神情緊繃,看着雷凌與南一仙交手,明顯很是吃力,讓她們心裏不由為雷凌開始擔憂。

花小蕊、李珊珊、蒂娜、納蘭詩雨、東方月,都在為雷凌提心弔膽,捏著一把汗。

嘭!

南一仙趁機反攻,已經不在有所保留,出手威力超凡,讓雷凌一瞬間陷入被動局勢。

。 拉他來後殿,就只是要給他洗把臉而已啊。

不過這隻老狐狸可真多疑,也不好糊弄,孟慕思這一激靈平日里懶得用的大腦立即高速運轉起來:「把爹喊出來,除了是要給爹洗臉之外,確實還有其他的事。一個么,就是要怪爹了,明知道大哥性格魯莽還讓他去接我,結果他半路殺出來害的馬車一個急剎車,就把我腦袋磕出一個大包,疼死了。再有一個,就是想問問爹了,上次我被綁架后爹有沒有認真抓人啊?」

幸好之前孟慕位鬧了這麼一場戲,她能拿來當借口。

至於綁匪的事,她也只是就那麼問問。她相信孟千真絕對不會善罷甘休的,再說還有上官霆呢,還輪不到她來操心。

突然間被孟慕思這麼一責怪,孟千真有些訕訕然起來:「這個……孟慕位,你怎麼弄得,這麼點小事你都辦不好?看爹回去怎麼教訓你,還不馬上給你妹妹賠不是去?」

「妹妹,哥哥錯了。」孟慕位委屈地看著孟慕思。

不是說好了,她要幫著他說好話的?怎麼一轉眼功夫,妹妹就把他給出賣了啊?

孟慕位這個妹控,差點委屈地哭出來。

「爹,明明是你的錯,怎麼卻去怪大哥了?」孟慕思看著孟慕位一副要哭出來的樣子,忽然想起來她好像答應過他什麼來著。

汗死,她把這茬給忘了。

結果,一不小心又對不起孟慕位了。

「這個,本來就是你大哥的錯啊。爹只是讓他去喊你,可沒讓他去攔馬車。」孟千真一推三六五,然後哄著孟慕思,「好啦,慕思別生氣了,爹爹跟你說個開心的事。把你綁架的那幫人,爹抓到了一小部分,慕思要不要親自審訊玩玩?」

「不要!」那麼血淋淋殘忍的事,她才不要去做。

剛說完,孟慕思為了怕孟千真懷疑,急忙有開口解釋:「我上次受驚不小,短時間內不想再看到血啊,小黑屋啊……讓我緩緩。這事就交給爹和大哥了,一定要幫我討回這筆賬。」

「放心了,爹肯定讓這幫人付出十倍百倍的代價。」孟千真一聽說孟慕思至今心裡還有陰影,立即磨牙霍霍。

孟慕位也氣的眉毛直跳,傷害他妹妹的,一個都不放過!

「嗯。」孟慕思立即趁著這個機會下了台階,「要說的都說完了,咱們也該出去了,不然呆久了人家還以為咱們密謀什麼壞事呢。」

「誰敢嚼舌頭,大哥滅他全家!」比起護短,誰都不如這個十足的「妹控」孟慕位。

「知道了。」孟慕思聽了就直皺眉頭,心理按說這一家子真夠狠毒的。

孟慕思正要邁腿離開,就被孟千真給攔了下來:「慕思啊,你跟你大哥說另有打算,是什麼事啊?」

另有打算?

「沒什麼啊……」孟慕思有點著急,她只是隨口說說目的是將孟慕位打發走,哪裡有其他想法。

不過現在孟千真問了,她不好不給一個答案。思來想去,孟慕思就想到在車上她和上官霆曖昧的一幕:「哎呀,就是那種事啦。那種事被破壞,我胡亂敷衍大哥的說法了,哪個曉得大哥真會去說給爹聽。」

那種事?該不會孟慕思在馬車上和上官霆在翻雲覆雨?

孟千真看孟慕思臉色微紅,立即明白自己猜中了,隨即在心裡嘆息。這個女兒啊,怎麼會卡在情這個字上,繞不出來了?

「爹知道了。這種事玩玩可以,不過――」孟千真不由得苦口婆心起來,「你可別為了上官家的男人玩過火了。你要知道上官家的男人都是白眼狼,我們天生和我們不對盤。至於將來……你懂的。」

將來……不就是他要篡位當皇帝嘛!

如果可以,她真希望能夠憑著自己的力量力王狂瀾,讓孟千真放棄這個想法。如此一來,這兩家人就不會成為敵人。

不過這是痴人說夢了。就算孟千真真的答應她不謀反了,上官一家就會放過他們?

當天子的最忌諱什麼?一個是天子的威嚴,一個是天子的江山。

孟千真讓天子的威嚴掃地太久了,又惦記好長時間天子的江山,這兩宗罪,可不是孟千真放下屠刀就可以豁免的。

更重要的是,她如果真的參與進來,贗品的身份隨時都面臨曝光的危險。

所以此時此刻,她能做的,就只有盡最大可能讓這場血雨腥風般的爭鬥推遲。

至於將來,她不敢想,也不願去想。

「知道了,爹再說就老生常談了。」孟慕思擺出不耐煩的模樣。

孟千真見了就只是嘆口氣,也不再說什麼。孟慕位更不敢說什麼,灰溜溜跟在孟千真的身後,離開了後殿。

他們走了,孟慕思才踱著碎步走出來。

夜色好深邃,天上的星星亮晶晶,一閃一閃的。孟慕思看著迷人的夜空,長舒了一口氣:「唉,真好像是打了一場戰,累人啊。真希望我幫助的那個,不是白眼狼。」

她費勁心力幫助上官霆,可只怕回過頭來,上官霆還是會懷疑她吧。

誰叫她姓孟,是孟千真的女兒呢!

「白眼狼?如果瞧見了,也喊我來看看,我還沒見過呢。」上官霆突然無聲無息的出現在她的身後。

孟慕思嚇得一蹦三尺高,差點大喊有鬼。

等她發現站在自己身後嚇人的不是鬼,而是上官霆后,連連拍打胸口:「人嚇人嚇死人啊!你又不是阿飄了,幹嘛走路沒個聲,突然出現在身後啊?」

「好像是你自己心不在焉,所以才沒有聽到我的腳步聲吧?」上官霆面對她的指責非但沒有生氣,反而莞爾一笑。

她的反應太有趣了,小兔子一樣害怕的模樣,就像是天地間最純凈的精靈。

一個曾經那麼惡毒殘忍的王妃,轉眼間竟然會變得天真純粹,這到底是怎麼一回事?

他比較偏向孟慕思不是那個孟慕思。也就是說,眼前的女子是調包王妃。

可是又是誰做了這場調包的戲碼?目的是什麼?

可是,不對勁……

誰會派出這樣傻傻而純正的女子來當探子呢?

更怪異的是,按道理說進行調包戲碼的一方,一定想利用她進行某件針對上官氏的可怕陰謀。

偏偏,她不僅沒有害他,還多次幫了他。

她是在故意讓他放鬆警惕,然後一擊致命嗎?

不過,又不像啊!

她到底是誰?為什麼會來到他的身邊?

上官霆凝視孟慕思。

他覺得她像一團迷霧,越想看清,越看不清。

該不會世間真有神仙。她是從天上掉下來的吧?上官霆自嘲笑開。 洞窟拐角。

幾位穿着鎧甲的魔族女子,並肩有說有笑的走了過來。

「哇,身材真好。」

就在這時小靈兒突然在趙信的腦海低呼,趙信都不用猜就知道她說的是那個站在左面穿着比基尼鎧甲的魔族女性。

要說身材,的確是無可挑剔。

穿着大膽不說,亮灰色的皮膚更是透露著野性的美。

「你還在意這些?」趙信心中輕笑了一聲,道,「你管她身材好不好,咱們可是找到進王城的辦法了。」

這幾位魔族女性一看就身份不低。

從那些妖獸的態度就看的出來,而且在她們的周圍還有着幾名魔族壯漢,看上去就好似保鏢一般,走在最前面推推搡搡為後面的魔祖女子開路。

真是瞌睡就有人送枕頭。

趙信還正犯愁上哪兒找個魔族跟着混進去,眼下這不就來了。而且,就這幾個魔族女子看上去的身份,說不定就是要去魔族。

「你們可真好!」

小聲嘀咕了一句,趙信就振動着翅膀朝着魔族女子身上飛。

他其實挺想到穿着比基尼鎧甲的魔族女子身上,可是她穿的實在是太少了,趙信如果趴到她身上很容易被發現,他就琢磨著到中間那個看上去就很是粗枝大葉,笑的瓜兮兮,有點傻白甜的魔女身上。

可惜,趙信的計劃進行的並不順利。

就在他小心翼翼朝着中間魔族女子身上飛的時候,右面看上去有些冷冰冰手上握著一柄劍刃的魔族女子皺了下眉頭,拔劍寒芒一閃就朝趙信砍了過來。

揮劍之快,讓趙信差點都沒反應過來。

「沃去!」

趙信心中驚呼,嗖的一聲就飛到別處,待到此時一直說說笑笑的比基尼鎧甲魔女和中間瓜兮兮的魔女才下意識側目。

「切爾西,怎麼了?」

這幾個魔女不是旁人,赫然是塔卡王的長公主埃米爾還有艾莉和切爾西,剛剛開口的也是趙信所謂瓜兮兮的埃米爾。

「剛才有個小蟲子朝着咱們這兒飛。」

切爾西皺着眉頭將劍刃歸鞘,埃米爾朝着周圍看了兩眼。

「有就有嘛。」

「可是總感覺那飛蟲有些不懷好意。」切爾西很是敏銳的皺眉,埃米爾眨了眨眼笑道,「可能是想吸血什麼的延續生命嘛,也不奇怪。」

「不是。」

切爾西卻是很執著的搖頭。

「沒那麼簡單。」

「哎呀,切爾西,你能不能別總是這樣一驚一乍的。」穿着比基尼鎧甲的艾莉沉眉低嘆道,「就是個小飛蟲,它再不懷好意又能怎樣呢?有時候你這敏銳特性真的也挺讓自己疲憊的。」

????

殊不知,此時落在土壁上的趙信聽到一頭漿糊。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