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y admin

第75章 太上度人經,度化金光【新書求一切】

第75章 太上度人經,度化金光【新書求一切】

楊文的聲音剛準備響起時。

一道清風拂來,將白霧稍稍吹散瞭一些。

他有一些奇怪,怎麼平白無故會出現一道清風?

可還不等楊文說話時。

葉平的聲音突兀響起。

“大師兄,我悟瞭。”

平靜無比的聲音響起,讓楊文不由愣在原地。

你悟瞭?

你悟什麼瞭?

這也能悟?

大哥,你是不是早就看穿我不是伱大師兄,特意來羞辱我楊某人的?

楊文愣在原地。

他有些牙疼,甚至還有一些肝疼。

先不說葉平的操作讓他實在看不懂,就光說這個悟道。

度化經這種東西,基本上是仁者見仁智者見智溪夢千年君不歸,資質越好的人,領悟的速度也越快,葉平一看天賦就是那種一般般的人。

不然的話,怎麼才練氣二層?

要真是天才,早就被門派保護的嚴嚴實實瞭,練氣二層就下山出來浪?

既然不是天才,一炷香的時間就能領悟度化經?

這不是把自己當做憨批瞭嗎?

楊文沒別的意思。

葉平要是真能在一炷香的時間內,悟出這篇度化經,他直接去投胎轉世,不做鬼瞭,丟不起鬼臉。

“這小子顯然是看穿瞭我的身份,故意在拖延時間。”

“算瞭,要不直接動手吧,都已經走到這裡來瞭,那個臭和尚就算察覺到瞭,也於事無補。”

楊文心中思索著。

他在考慮,要不要現在出手,吸幹葉平的陽氣。

但就在楊文猶豫不定時。

突兀之間,葉平開始誦經瞭。

“眾生蕓蕓,因苦而生,因難而逝,怨念為海,執念為刀,貪嗔癡恨,愛別離怨憎,求不得,放不下,天尊妙法,一切種種,皆因苦來,皆因苦去。”

“無上法,法開一界,落執念者,可入無上界,界內,眾生皆平等,有三億六千萬法門,皆可洗滌一切罪孽,消除一切恨意,踏入輪回,來世福澤,不墮畜生,不墮修羅,不墮苦難。”

誦經聲響起。

不算很大,但字字珠璣。

這一刻,葉平周圍凝聚金色光芒,光芒普照之下,顯得祥瑞無比,地面上有金蓮湧出,接二連三地綻放出來,一股異香彌漫,古老的梵音響起,仿佛誦念著往生咒一般。

沐浴在金色光芒中,楊文神色不由大變。

“度化金光?”

楊文震撼到整個鬼都懵瞭。

度化金光,唯獨得道高人,才能凝聚而出。

當初,臨河鬼墳的鬼王,差一點就被度化金光給超度瞭。

能凝聚出度化金光的,修為再差也有金丹境吧?

眼前的男子,也不過就練氣二層啊。

練氣二層凝聚出度化金光?上輩子普度眾生過?不然怎可能凝聚出度化金光瞭?

這踏馬就離譜。

寧擱這裡扮豬吃老虎咩?

楊文不知道該說什麼瞭,他內心充滿著恐懼。

可就當度化金光沐浴在身時。

一瞬間,楊文愣住瞭。

他本以為會很痛苦,可沒想到的是,沐浴金光,整個鬼仿佛浸泡在溫水之中,渾身上下都得到瞭一種釋放。

梵音響起,似在為自己祈福。

一陣陣黑煙從體內漂浮而出,這些黑煙,是他的執念與罪孽。

滋滋滋!

黑煙滾滾,但很快在葉平的度化之下,楊文恢復瞭原來模樣,他的怨念全部消失瞭,取而代之的便是一種空明狀態。

仿佛覺悟瞭智慧一般,一切種種,成為瞭過往雲煙。

他被度化瞭,自然放下瞭執念,放下瞭手中的屠刀,可以投胎轉世。

楊文愣在原地,他根本就沒想到,有朝一日自己會被度化。

這些年來,雖然他沒有傷人性命,可吸瞭不少陽氣,罪孽深重,若是被正道修士看到,其結果就是被強行超度。

然而葉平的超度法,沒有讓他感受任何一絲痛苦,相反有一種說不出來的解脫感。

可即便如此,楊文還是懵啊。

他沒想到葉平居然真的度化瞭自己。

封印鬼王的超度經,就這麼強嗎?

可為什麼鬼王那麼痛苦?自己卻有一種要升仙的感覺?

是因為我太弱瞭嗎?

還是執念不夠深?

楊文來不及想太多事情,因為輪回之光已經照在身上瞭,他無法抗拒,隻能順從。

下一刻,楊文消失在瞭原地,他去輪回瞭,投胎轉世去瞭。

隨著楊文消失在原地,一道淡黃色的光芒,也沒入瞭葉平體內。

這是功德之力,比空海之前得到的那束要明顯很多。

楊文消失瞭。

然而,一炷香後。

葉平從悟道之中醒來。

“師兄,我悟出來瞭。”

清醒過來,葉平第一時間向蘇長禦報喜。

然而下一刻,他發現四周無人,蘇長禦消失瞭。

“大師兄?”

葉平嘗試性地呼喊瞭一聲,但沒有得到任何回應。

這讓葉平有些疑惑瞭。

不過很快,葉平明白瞭。

“估計是鬼王要復活瞭,大師兄先去對付鬼王瞭,對對對,大師兄應該是去對付鬼王瞭。”

“大師兄,真乃絕世猛男啊。”

葉平心中思索。

他思來想去,也隻有這個可能性瞭。

想到這裡,葉平也就不慌瞭。

很快,葉平開始慢慢體悟這篇太上度化經瞭。

沒錯,這篇度化經,名為太上度化經,葉平足足領悟瞭一炷香的時間,才領悟而出。

這篇度化經,有兩種度化方式。

第一種是誦經度化度人經朗讀,念誦此經,可凝聚度化金光,洗滌怨力,使其放下執念,轉世投胎,但對方沒有做過什麼特別傷天害理的事情,效果最佳。

若是那種沾滿鮮血者,將會痛苦不堪,很難度化成功。

而且不僅僅是對鬼修有效,包括對正常人也有效果,比如說一個人怨恨極大,也可以度化。

換句話來說,若是以後結仇,對方憎恨自己,就可以出手度化瞭。

此乃出門結仇,解除後患的無上法門。

第二種便是以度化金光,化作法器,斬殺鬼修,針對那些傷天害理的鬼修,殺生為護生,斬業非斬人。

而這篇太上度化經,一共有四重境界。

金光境,金輪境,菩提境,太上境。

凝聚百道度化金光,便可化作金輪,在腦後會顯化一圈金輪之光,代表著覺悟智慧,渡人渡己,無需誦經,一言一句便可度化對方。

而凝聚九輪金光,便可覺悟菩提,那個時候隻需要映照出菩提之光,便可度化對方。

至於太上,那就有些遙遠,葉平倒也不是很清楚。

不過讓葉平驚訝的是,自己領悟出太上度化經後,體內居然多瞭一道功德之力。

葉平想不明白這道功德之力是從何處而來。

但想瞭想也沒覺得什麼。

有總比沒有好,更何況還是白送的,這讓葉平心情不由愉快起來瞭。

很快,葉平調動體內的功德之力,他想嘗試一下功德之力到底猛不猛。

剎那間,隨著葉平調動體內的功德之力。

一股澎湃無比的靈氣在體內滋生。

一道功德之力,仿佛化作洪流一般,沖刷著肉身。

僅僅十個呼吸。

葉平的修為,突破到瞭練氣三層瞭。

沒錯,練氣三層。

“嘶!”

感受到境界的提升,葉平整個人都懵瞭。

正常來說,自己想要從練氣二層修煉到練氣三層,至少需要兩三天的時間,因為重修過一遍,所以修煉速度緩慢瞭許多。

可沒想到的是,一道功德之力,就能讓自己突破一層境界。

這要是十道,一百道呢?

那豈不是要起飛瞭?

葉平震驚瞭。

他體內的功德之力也直接耗空。

“搞功德!我要搞功德!”

感受到功德之力的恐怖之處,葉平坐不住瞭。

辛辛苦苦打坐兩三天的時間才隻能提升一層境界。

隨便弄來一道功德之力,就能提升一層境界。

這換誰誰能坐得住?

想到這裡葉平直接起身,往前方走去瞭。

葉平的想法很簡單,蘇長禦鎮壓鬼王去瞭,他去度化一些小鬼,若是遇到危險,直接就跑,要是沒遇到危險,能度化一個算一個。

就如此。

葉平的身影,消失在瞭白霧之中。

也就在此時。

白霧之中。

空海靜坐在一棵樹下。

他目光很平靜,撥弄著念珠,氣定神閑。

空海無懼這裡的鬼魂,他本身便是築基圓滿的修士,而且精通佛法,在超度這方面更是寺內第一,隻要不遇到非常強大的鬼修,他都無懼。

“六百五十一,六百五十二,六百五十三,還差三百四十七道功德之力,我便可以嘗試凝聚佛門金身瞭。”

“若是能在二十五歲之前,凝聚出佛門金身,我便可以在三十歲之前蘊養出度化金光。”

“唉,又要刷新晉國佛門的記錄瞭,三十歲之前,蘊出度化金光,空海啊空海,你為何這麼優秀?”

“你知不知道,你這麼優秀,會讓別人嫉妒的啊,到時因嫉生恨,業力加持,實乃罪孽深重啊。”

“空海,答應我,以後可不要這麼優秀瞭。”

空海心中自言自語,雖然這番話有些告誡的意思,但無論怎麼看,似乎都顯得十分得意。

可沒過一炷香的功夫。

突兀之間,不遠處,隨著一束金光一閃而過。

剎那間度人經朗讀,空海不由一愣。

“度化金光?”

“有得道高人在此?”

他驚訝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