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ader

自從進了教職員室,她就一直一副清冷羞怯的姿態。千臨涯不禁想到:難道這傢伙是怕老師的那種類型?

  • Home
  • Blog
  • 自從進了教職員室,她就一直一副清冷羞怯的姿態。千臨涯不禁想到:難道這傢伙是怕老師的那種類型?

「等等!你們還沒和好呢!」小林老師抓住了他們兩人的手臂,不知什麼緣故,她嬌小的身軀迸發了極大的爆發力,竟然讓千臨涯甩不開手,「一定要先握手言和!」

剛剛鬧矛盾的兩個人,即使不能馬上撮合到關係變好,但至少不能讓他們心裡留下疙瘩,不然,以後可能會發生霸凌!

唯獨學生之間的霸凌是絕對不能容許發生的,絕對!

她一手拉住一個學生的手,面帶笑容道:

「過去的事情就讓它過去好了,那麼,兩位,雖然是第一次見面,為了以後好好相處,握手之後就忘掉恩怨算從頭開始了,來,握手!」

千臨涯看著被老師強行拽過來的清水剎那的白皙的手掌,電光火石之間回想起了剛才的場景。

「我就不了。」

千臨涯掙脫開了手掌。

小林看著他,頓時滿眼失望。

老師,我有不能握手的理由,抱歉了。

清水剎那趁機也甩開手,小聲說:「不握手也沒事的,之前的事我就當沒看到。」

千臨涯壓抑住了自己想問她看到了多少的衝動。

小林老師深深嘆了一口氣。

雖然沒有達到預期,但看這兩個人的樣子,好像不是簡單的鬧矛盾。

「失禮了。」簡單打了招呼,清水背轉身,率先走出了教職員室。

「好吧,你先回去吧。」小林老師放棄似的對著她的背影說。她感覺自己的意見已經被無視掉了,但還是需要在表面上維護一下身為教師的尊嚴,就算作用微弱。

「那我也……」說著,千臨涯正準備轉身,卻被小林老師拽住了。

「千同學,你先留一下。」她的聲音變得嚴肅起來,「今天找你還有別的事。」

「請說?」

她深吸一口氣,認真地問道:「請問千同學,是不是在學校沒有朋友了?」

說實話,被問到這個問題前,他還沒來得及考慮這個,仰頭想了一會兒,發現自己確實沒朋友。

「我妹妹也在學校,算朋友嗎?」

「當然不算的!」小林老師非常有氣勢地用手撐著膝蓋,「千同學,如果被孤立了,要告訴老師啊!」

「我是沒覺得被孤立了……」千臨涯有點愕然地撓頭。

「明白了,千同學是鈍感力很強的類型,」她把手放在嘴唇下,因為雙臂的擠壓,胸口變得鼓鼓囊囊的,在襯衣中間形成一條溝壑。

過了一會兒,她似乎想到了該怎麼說,對千臨涯道:「因為千同學的各種流言傳得沸沸揚揚,你在學校的風評很混亂,說實話,老師也分辨不清那些是真的,那些是假的。」

「能理解。」千臨涯誠懇點頭。

現在還有一堆右翼和「仇帥哥者」,天天在某論壇上匿名發帖黑他呢,編造的黑料都有模有樣。

學校裡面受到一些影響,屬實正常,他也沒在乎過就是了。

「坦白的講,千同學在學校里同學間的評價,是負面居多的,」她小心翼翼地說,生怕傷害到學生脆弱的心靈,「當然,他們心地不壞,只是因為,千同學你做的事情對他們來說太遙遠了,自然會對你有些誤解和猜疑……」

「沒事的,老師,如果你擔心我會因此自閉,你盡可以完全放心。」千臨涯滿不在乎地說,已經開始感覺有些不耐煩了,忍不住掏出手機看了眼時間。

小林老師也緊張起來,急促地說道:「所以,我覺得,如果你想交朋友,不妨從清水同學開始。」

「哈?」

千臨涯對她的判斷有些詫異。

和一個剛剛鬧過矛盾的人交朋友,怎麼想也不該用這個起手式吧?

「聽老師說,清水同學呢,和你一樣,也是優秀而且年輕的茶人,你們在同一個層次,共同點也很多,而且也是鄰座,你們交朋友,應該會很順利呢!」小林老師說著,忍不住露出微笑,「而且呢,老師覺得,你們兩人的性格很像。」

「像?我?和她?」

千臨涯有點開始懷疑,自己在別人眼中到底是個什麼形象啊?!

「只要你們肯消除誤解,肯定會很快就能變成朋友的!老師肯定!」最後,小林重重點了下頭,自己先認同了自己。

「老師,姑且不論你是怎麼判斷的,我猜測,清水同學應該也沒有什麼朋友吧?據我觀察。」千臨涯說。

今天一整天,他都沒怎麼看到清水剎那和其他人說話。

「不,清水同學非常受歡迎,是校園裡的偶像哦,」小林老師說出了出乎意料的話,「不管是一年級、二年級還是三年級,大家都很崇敬清水同學,能這樣俘獲學生的心,連老師都很羨慕她呢!」

「啊?是這樣嗎?她應該是剛轉校過來的吧?」

「是的,僅僅2個月不到,她就成為學校的偶像,厲害吧?」

千臨涯捂住了額頭。厲不厲害他不清楚,反正他現在懷疑清水剎那也有一個系統。

「等一下,」千臨涯忽然有點不甘心地抬起頭,「既然她是學校里的偶像,為什麼今天一個主動找她說話的傢伙都沒有?除了我。」

「哦,那是因為,清水同學看上去不想說話的時候,大家是不敢和她搭訕的。」

「???」

這又是什麼大小姐?

因為小林老師越說越離譜,現在千臨涯連帶著,對教師這個群體都產生了集體不信任。

「總之,好好加油吧!如果在學校遇到被霸凌的情況,記得告訴老師哦!」

被說了這樣的結束語,千臨涯拖著書包離開了學校。

走出校門的時候,他看到幾個染著黃毛的小混混蹲在路邊,看校服,應該是其他學校的學生。本校的學生,都是繞著他們走的。

學校門口有一些不三不四的人也很正常,不過天城高中校風比較嚴,出現這種人的概率要低很多。

但不排除有一些其他學校的人過來蹲本校的女生。

千臨涯路過的時候,看到那些黃毛混混們當中的好幾個,都表情陰鷙地一直瞪著自己。

他渾不在意地轉過頭。

如果說這些傢伙因為聽到關於自己的風評,就不開眼地想來動一動自己,他不介意給他們點顏色瞧瞧。

正好殺雞儆猴了。

在家庭餐廳點了碗蓋飯,順便做好了剩餘的作業,還學習了一會兒。

他100點的智力不是蓋的,記憶力、思維敏銳力已經到達了普通人能夠達到的巔峰,僅僅一天時間,他就已經趕上了課程進度。

可是按照他對自己的要求,僅僅是跟上進度還不夠,必須要超過進度,把大學的內容也學一遍才行。

距離這個目標,他還差得遠,今天也不過只是有空看了兩眼高等數學。

……

「我回來了。」

落日西斜,千臨涯略顯疲憊地回到家。

走到起居室時,夢葉已經迎了上來。

「哥,回學校的第一天過得怎麼樣?」

夢葉眼睛里閃著盈盈光芒,看來挺期待他的回答。

千臨涯把書包取了下來,單手拎著,往起居室走去。

「一般。」

夢葉的眉頭皺了起來。

跟在哥哥身後,「咚咚咚」跟上他的步伐,她又問道:

「作息不習慣?還是同學不友善?還是課程太難了?」

對於夢葉的精準三連追問,他想回答說都有一點。

作息糟透了,同學不友善到極點,課程不難,主要是自己也沒學。

可是考慮到夢葉的感情,還是不要說比較好。

他避重就輕地道:「其實都還好,主要就是課程落下太多,需要加緊追趕,導致今天有點累。」

他把書包放下,和以前一樣把自己塞在了地桌里,躺在榻榻米上,發出舒服的聲音:

「冤家路窄啊。」

「誰是冤家?」夢葉的聲音從廚房傳來。

「……對了。」千臨涯翻身坐了起來。

從口袋裡掏出手機,點開了推特。

那個動不動就發推的女人,他想看看她到底說了什麼。

在推特上,搜索用戶「清水家」,首先彈出了一堆做清水燒的匠人。

翻了一會兒沒有找到目標后,又搜索「清水茶道」,還是沒有找到想找的人。

「清水家家元」「道閑齋」都沒有找到人,最後,他搜索「清水剎那」,馬上彈出來一個一眼就能發現是誰的頭像。

頭像的照片上,一個面容完美的少女用手撥開白色頭髮的鬢角,臉上笑盈盈的,看著就讓人親切。

只不過千臨涯個人而言,因為有今天的經歷影響,他覺得這個頭像看上去怪討厭的。當然他也知道,全世界很有可能只有他一個人會產生這種感覺。

點進去后,白髮的美少女的所有推特,都展現在他面前。

手指翻動到最新的記錄,還停留在6月25日,也就是一天前。

「看來還沒有發嘛,是不準備發了么?」千臨涯暗暗想。

接著,他又開始瀏覽這條推特的內容:

「今天還有報紙在吹噓照幽齋的俠客風範,還沒有吹膩嗎?(笑)好啦我承認他確實很有話題性,可是對於茶人來說,我還是希望記者們不要報道他的各種頭銜,多誇獎一下他身為茶人的本事……哦呀?他還只是個高級茶人啊?那當我沒說。」

配圖:【報紙新聞標題圖片.jpg】

看到這條推特,千臨涯頓時火大起來。

「新聞怎麼吹我,關你什麼事?!莫名其妙的女人!」

本來以為她只是見面時給自己上上眼藥,沒想到她昨天才背地裡黑過自己!

再往前翻,看到上一條推特,6月23日: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