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ader

蕭夢情沒有,因為她太聰明了!

  • Home
  • Blog
  • 蕭夢情沒有,因為她太聰明了!

她是蕭火一手養大的,同時她也沒有蕭家的血脈,所以她很清楚自己的命運,有一天肯定會為了蕭家的利益去和親!

她沒有反抗的餘地,更沒有反抗的心思!

因為,她是一個知恩圖報的人!

蕭火將她養大,傳授她修行之法,待她跟親孫女沒有任何區別!

所以現在,該輪到她報恩了!

「爺爺,我什麼時候去太虛門?」蕭夢情問道!

「這個不着急!你可知道,爺爺為什麼要讓你嫁入太虛門?」蕭火問道!

「爺爺現在不是說了嗎?蕭家現在需要盟友,所以才讓我去太虛門!」蕭夢情一臉疑惑道!

「需要盟友,那只是其中一個原因,爺爺還有另外一件更重要的事情需要你去做!」蕭火又一臉嚴肅道!

「什麼事情?」蕭夢情一臉好奇的詢問。

「十年前,爺爺去秦嶺山脈採藥,碰到一個太虛門的人,他的名字叫太虛幻天……」

「爺爺與他為了爭奪一株藥材打了起來,他使了一門極其厲害的絕學,名字叫太虛散手功……」

「爺爺差點死在這門絕學上!」

「爺爺後來回蕭家后,一直在想破解之法,然而十年過去了,還是沒法破解!」

「所以,你明白爺爺讓你去太虛門幹嘛了吧?」

蕭火說完,眼睛冷冷的盯着蕭夢情!

「明白,爺爺是想讓我去把太虛散手功偷出來!」蕭夢情果然冰雪聰明,一點就透!

當年那一戰,給蕭火留下了很深的印象,讓他現在都心有餘悸!

武道大會就要開始了,蕭家肯定會被很多人針對。

把蕭夢情嫁娶太虛門,可以拉攏太虛門成為蕭家的盟友!

就算是拉攏不了,也可以讓蕭夢情偷出太虛散手功,讓蕭火修行破解!

這樣一來,萬一太虛門成為蕭家的敵人,蕭家也能從容應對!

「你要小心!」蕭火又囑咐蕭夢情:「你並非是真的要將太虛散手功偷出來,你只要學會一些,回來教給我,我也能想到破解之法!」

「好的爺爺,我一定完成您交給我的任務!」蕭夢情神情堅定道!

……

江海!

黃家別墅!

蕭何睡到第二天才起來,一下樓就看到兩個女子在那裏嘰嘰喳喳的聊個沒完……正是沈溫婉和黃煙煙!

「蕭大哥,你醒了?」黃煙煙笑着跟蕭何打招呼!

「老公,你起來了?」沈溫婉臉上也露出笑容。

「你怎麼來了?」蕭何看着沈溫婉,一臉疑惑。

「怎麼?不歡迎我啊!」沈溫婉有些不滿:「不過,這是煙煙妹妹的家,她歡迎我就可以了!」

沈溫婉現在像是一個無賴,蕭何沒有理會。

吃完早飯後,他才知曉,沈溫婉是來與黃煙煙討論修鍊方法的。

兩人現在可都不是普通女子,沈溫婉已經成為三階宗師境界的強者,但她從來沒有修行過,所以她內力縱然有磅礴元氣,也不知道如何運用!

黃煙煙是冰寒之體,體內會自然誕生出冰寒之力,煉化之後就可以獲得元氣……然而她也從來沒有修鍊過,所以更不知道怎麼煉化!

她們兩個現在都像是守着一座寶山,卻不知道怎麼將寶山裏的財寶花出去。

蕭夢情在這裏還可以指點他們一下,然後蕭夢情已經走了。

蕭何也是剛學會修鍊方法,他自己都還在摸索之中,能指點兩個女子的真的不多。

三人坐在一起研究,一直到了晚上。

蕭何對沈溫婉道:「你該回家了,明天在來吧!」

「不,我要留下,我們好久沒一起睡了!」沈溫婉才不管蕭何同意還是不同意,直接去了樓上蕭何的房間。

她推門就進去了,像是回自己家一般!

蕭何不滿的看着黃煙煙:「你就容她在你家裏放肆?」

黃煙煙一臉無奈:「蕭大哥,她現在可是比你還厲害,有本事你去把她趕走啊!」

蕭何立刻閉上嘴巴不說話!

黃煙煙也上樓去睡了!

蕭何進房間的時候,沈溫婉已經洗完澡了,她身上纏着浴袍,雪白的胳膊大腿全露在外面,充滿了誘惑。

「老公,過來睡覺!」沈溫婉喊道!

蕭何沒理會,而是對她道:「爺爺看過醫書上的內容吧?」

沈溫婉愣了一下,隨即點了點頭:「爺爺跟我說,醫書上記載的修鍊功法,名字叫——霸體不滅神功!」

「好怪異的名字,修鍊成了後有什麼用處?」蕭何好奇問。

「爺爺說……若是修鍊成功,肉體刀槍不入,水火不侵,猶如不死不滅……十分霸道,所以才叫這個名字!」

蕭何點了點頭,他明白了,這應該是一門防禦內的功法。

修鍊成功,肉身將極其強大,猶如不死不滅一般!

蕭何又立刻好奇問:「爺爺教過你修行嗎?」

沈溫婉搖頭:「爺爺說了,只有你能修行……因為你已經將醫書上卷融會貫通,並將身體也淬鍊到了極致!」

沈溫婉說到這裏,突然想起,當初同學聚會,有人拿刀刺蕭何,蕭何卻安然無恙……

那時蕭何的解釋是他穿了特殊材料製成的衣服!當時沈溫婉相信了,現在回想……她當時真的好傻!

當時之所以用刀刺不進蕭何的身體里,就是因為蕭何將身體淬鍊到了極致!

「老公,你可要好好修行,因為爺爺還說,神功大成后,三米外都能形成氣牆,將人震死!」沈溫婉又告誡蕭何!

「我會努力的!」蕭何又點了點腦袋,隨即不理會沈溫婉極致的誘惑,盤坐在沙發上開始看書修行!

……

千載集團!

總部公司大樓!

辦公室里,朴仁勇,黑水,軒轅剛,楊博士……這些曾經與皇主王狼狽為奸的人全在!

辦公室大門打開,一個貌美若仙的女子走了進來,正是鐵先生身邊的侍女洛溪!

眾人看到她,臉上都露出一絲敬畏!

「基地的研究成果出來了嗎?」洛溪剛坐下就冷聲詢問。

「國內基地被摧毀后,我們只能在國外研究……進度緩慢了許多,所以還沒成功!」楊博士站了起來回答。

「加快進度!一個月之內,必須拿出成熟的樣品來!不然……自殺謝罪!」洛溪冷聲道!

「是!」楊博士額頭立刻嚇出一層冷汗!

「千載集團發展的怎麼樣了?」洛溪又詢問。

「已經是江海最大的醫療集團,而江海是葯都,能成為這裏最大的醫療集團,也就能成為國內,國外最大的醫療集團!」朴仁勇有些得意道!

「是嗎?」洛溪臉色冰冷,並露出一絲懷疑:「為何江海還有那麼多醫藥集團?為何葯街還有那麼多醫館?」

「我們的目的不是為了讓千載成為第一,而是成為唯一!」

「明天,把葯街所有醫館都清除!把江海所有醫藥集團都收購!」

「你們記住了,我只要結果,不要過程,誰做不到……」洛溪眼神冰冷了下來,辦公室里所有人都打了一個寒顫!

着筆中文網內容還在處理中,請稍後重試!內容還在處理中,請稍後重試! 溫湳洺伸手把北北的小衣服拉了拉,夜裏溫度低,怕着涼了。

「你什麼時候才會叫媽咪呢?嗯?」她期待地看着北北這張白白嫩嫩的臉蛋,晃了晃神,還是早了點吧,畢竟才出生幾個月的小寶寶。

「叮叮叮!」

溫湳洺與北北的交流被敲門聲打斷了,她疑惑地抬頭看向走廊那邊,都這個點了,會是誰?

沒過一會兒,管家帶着一個女人走了進來:「溫總,薛小姐說找你有點事兒。」

在看到來人後,溫湳洺猛地抱緊懷裏的北北,臉色難看地站起身:「你來幹什麼!」

「喲,回家了?看來最近很忙嘛。」薛念挑釁地勾起嘴角,她把手中的包放在身旁的沙發上,然後一步一步地走近溫湳洺,「這個就是你那私生子?」

「把嘴巴給我放乾淨點!」要不是懷裏抱着北北,溫湳洺恨不得上前給薛念幾巴掌。她走向管家,把懷中眨巴著葡萄眼的北北抱給管家,「阿姨,你帶北北上去睡覺吧。」

「怕什麼?看着我就趕緊把孩子送走?怎麼,這孩子是偷來的,還是搶來的。」薛念快速走到北北的面前,挨近他,並且狠狠地怒瞪着眼前張著嘴巴的小傢伙。

這是這個該死的玩意兒,讓屬於他們家的溫氏被溫湳洺搶走了!

這句話瞬間湧入薛念的大腦,薛念憤怒地準備對北北動手時,小傢伙卻突然一巴掌拍在了薛念的臉上,立刻大哭了起來。

溫湳洺一把推開薛念,然後上前拽住對方的手就拖着她往走廊那邊走去:「給我滾出去!別給我大晚上過來發瘋!」

本來北北就是不容易哭的寶寶,現在好了,直接被薛念這個女人給嚇哭了!

到了門口,溫湳洺直接把薛念扔了出去,正準備關上門時,薛念像是瘋了一樣立刻扒開門,大笑着開口:「溫湳洺,你怕什麼啊!這麼怕我接近你兒子!」

「你兒子到底是不是你親生的啊!不然怎麼會沒有父親,你以為靠着順便偽造的親子鑒定,我們就以為是真的嗎?」

溫湳洺好笑地扯扯嘴角:「我兒子不是我生的,是你生的?那親子鑒定是瞎了眼的人都看出來是真的吧?」

「哈哈哈哈!那就是那個和你經常在一起的那個男明星的了?」

溫湳洺怒視着眼前這張醜惡的嘴臉,同時,北北那撕心裂肺的哭聲傳了過來,薛念不僅把北北惹哭,還把簡絡邑牽扯進來,胡扯一通!

她憤怒地握緊拳頭:「行,薛念,你好好記着,你今天晚上過來的代價!」

話完,溫湳洺「嘭!」地一聲砸上了門,讓門外的薛念都懵了。

事情過後,溫湳洺小跑回到客廳,她心疼地接過北北,難受地抱進懷裏:「不哭了,北北不哭了。」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