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y admin

蘇招娣搖頭,「儒者是該尊重,可往往入了官場,清廉之人能有幾個?世子殿下真的是好算計,這些人都是官家子弟,被你用道義文章教上幾年,說不定還真能有大用。」

南玉清眼神微凝,隨後勾唇淺笑。

「真不愧是我家娘子,看來你明白一些了。」

蘇招娣搖搖頭,「其實我並不明白什麼,只是……皇上會看不出來嗎?他真會相信你是為他的江山培養人才?」

「難道我不是嗎?」

蘇招娣微楞,仔細想了想,似乎還真的是,南宇蕭不信任南玉清,可是卻相信南玉清的實力,他更加相信自己的實力,能把這些人才都拉到他這邊,為他賣命。

她站起身,走到亭子邊緣,環顧了一下這座書院,最後望着皇宮的方向,阿姐,你千萬要等我,還有不到兩日,我一定救你出來。

「你有心事?」

蘇招娣回頭,見南玉清看着她,搖搖頭。

「沒有,只是來到了書院,心裏好像也無法靜下來。」

阮清霜跟蘇遠清都擔憂的看着蘇招娣,蘇遠清握住蘇招娣的手,問道。

「姐姐,你為何事憂心呢?」

蘇招娣抿唇,這如何能說?她伸手摸摸蘇遠清的腦袋。

「沒有,沒什麼憂心事,不過就是經常做噩夢而已,小五,今日這沐然書院開院,明日星月書院也要上學了,你去了那裏,可要好好讀書,將來考個好功名。」

南玉清也伸手摸了摸蘇遠清的腦袋,說道

「放心吧,他將來不會差,前提是……你這個姐姐能護他安穩長大。」

蘇招娣抬眸,看着南玉清,她的神情中有幾分疑惑,還有一點兒警惕。

「那是自然」

南玉清握住她的手,緩緩放到自己懷裏,望着蘇招娣沉聲道。

「你可要時刻記得自己的這句承諾。」

其實開院第一日,本也沒什麼可說的,不過就是那些官家公子小姐們見見,畢竟將來大家都是同窗好友,關係好的能更好,關係本就不好的則也和諧一些。

蘇招娣沒心思去應付那些人,所以帶着阮清霜跟蘇遠清跟着南玉清來這裏躲清靜。

「世子殿下,夫子院那邊聽說您來了,想讓您過去一趟。」小北附在南玉清耳邊說道。

南玉清嗯了一身,站起來對蘇招娣道。

「我要去見一下諸位夫子,你要跟我一起去嗎?」

蘇招娣搖頭,「我們就不去了,你去忙吧,我們就在這裏坐一會兒就好。」

南玉清點點頭,目光朝右邊看了一眼,隨後邁步離開。

阮清霜握住蘇招娣的手,問道,「你是不是跟世子殿下鬧彆扭了?」

「啊?」

蘇招娣被問的楞了一下,隨後噗嗤一笑。

「大姐,你想多了,沒鬧彆扭,不過是我自己心裏裝着些事情罷了,不過不用擔心,很快就會好了。」

阮清霜跟蘇遠清對視了一眼,蘇遠清剛要張口,蘇招娣便看向他。

「小五,星月書院開課除了六藝之外,還有兵法,藥理,你都要好好學,知道嗎?」

蘇遠清鄭重的點頭,「姐姐,我會好好學的。」。 地球版圖被大荒吞併,最嚴重的問題是什麼?

是直面大荒中那些強大的怪物么?不,不是,是人類將失去耕地。

「這個進度是多久?」

對於這個問題,藺文萱表示:「不太清楚,大概會有兩三年的樣子?預感在第二劫來臨之後,我們將完全置於大荒當中。」

李和低沉道:「可以種田的時間不多了……」

……

越是需要時間的時候,時間過得越是快速。

防禦工事的建造並未全面竣工,怪物潮汐第一階段就開始爆發了,哪怕,只是附近五百公里的有限爆發,那場面也是極為壯觀的。

冰層,在震動。

就彷彿是地震一樣,實際上,在十多個小時前,震動就開始了,可當地面的冰層開裂的時候,人們明白,該來的終於來了。

「那一天,人類終於回想起了被蟲子支配的恐懼……」

啪!

前沿陣地,陳坤皮了一下,被郭維一巴掌拍在了後腦勺,他叼著煙,不爽道:「人類什麼時候被蟲子支配過?」

「星際啊。」

身高體胖的軍武宅揉了揉腦袋,然後點開個人終端開始做記錄,郭維則看著那冰層下不斷冒出來的各種怪物說道:「老子有密集恐懼症啊,你小子搞快點。」

陳坤一邊進行記錄一邊說道:「開發武器必須有大量戰爭數據才行啊,只有這樣才知道什麼樣的武器是當前最需要的,效果最好的。」

「我必須完整觀看幾場戰役才行。」

郭維吐出一口煙圈,說道:「你小子好點發揮,別給我們江城丟臉,當初讓你擔任裝備研發部主管,老子可是做了擔保的。」

「要知道。」

「歐陽昕那批人出來之後,可是有好幾個在軍火公司研發設計的工程師也來了,你小子不搞出點東西,老子恐怕要在晚會上挨批了。」

陳坤咧嘴一笑,說道:「放心吧,郭老大,我好歹是支書拉進革命軍的啊。」

郭維瞥了胖子一眼,吐槽道:「我以為你進革命軍,就是為了艦娘來著。」

陳坤憨憨的撓著腦袋,說道:「那是男人的終極浪漫嘛……」

「滾蛋。」

「郭老大,開始了。」

「嗯……」

郭維面色嚴肅的看著那些從冰層縫隙中湧出來的怪物開始攻擊要塞,雖然蟲子的數量肯定遠多於哺乳動物,可是首先鑽出冰層的,還是以哺乳動物居多。

看著當先衝來的幾百頭豬,郭維嘀咕道:「附近有養豬場嗎?」

「這豬有點大。」

陳坤感慨著,要塞有五十米高,可那些【冰甲豬Lv_21】也有二十多米高,而且一個個在衝鋒前都開啟了「冰甲術」這種東西,散發著藍光的冰甲覆蓋,讓這些豬顯得無比威猛。

「轟——」

悍不畏死的冰甲豬重重的撞在要塞之上,純鋼的牆壁被撞出巨響,那鋒利的尖牙竟然削鐵如泥一般刺入了鋼鐵當中……

「常規鋼材應該是耐不住造了。」

郭維低語了一句,便持著斧頭沖了出去,而要塞上其他防守的部隊,則紛紛開火。

郭維是《緣高莫用》的讀者,早先他沒有進行任何兌換,因為沒必要,他本身就通過遊戲頭盔覺醒了英靈模板,有力量。

但。

在怪物潮汐來臨的時候,他選擇了兌換。

雖然因為他已經享受了兩個特異點的力量,想要成為《輪迴之主》的粉絲會極為困難,但,他還是兌換了。

2.7億緣數,全部透支。

兌換的是——綠巨人。

「吼——」

在降落的過程中,郭維的身軀驟然變大,落地之後狂吼一聲,手中的斧頭也變為了巨斧,手起斧落,直接砍破冰甲,將一頭冰甲豬斬成兩半。

但。

隨即面臨的就是一群冰甲豬還有其他怪物的瘋狂湧來……

那是極其野蠻的戰鬥,拳拳到肉的肉搏,毫無疑問,對於這些二十級左右的怪物,郭維是在宰豬,可是……太多了。

多到,夜晚的天空都是亮的。

五花八門各種各樣的技能釋放,形成了難以言喻的光污染,即便,這只是怪物潮汐的開始……

陳坤觀看了一會,便將目光轉到一旁的部隊身上。

前沿要塞一共有64個,並沒有阻敵的要求,主要是作為釘子釘在那裡,最先探知局勢變化而已,所以這裡的部隊只有一個排。

曙光軍團在新兵訓練之後,兌換的力量都是基因鎖為主體。

近戰較多。

遠程需要武器,先前獵殺怪物等級過低,爆出來的裝備品質不足,並不適用,而槍炮方面,很遺憾,敵人的強度越高,效用越低。

罪惡之都雖然作為地球上最大的軍火走私地,但,大部分軍火都是低強度的。

真正的好東西,許可權都在媧皇那裡。

這也是他要進行裝備設計的原因所在啊……

看著死去的怪物,哪怕它們是有實體血肉的,在死後一樣會「融化」,雖然早就實驗過,但對於不能取材還是非常可惜的。

觀察了大概半個小時。

記錄了上千種物種怪物化后的情況,陳坤發現在變成怪物之後,體型普遍都膨脹了,幾乎沒有看到體型會縮小的,最多保持不變。

所以。

他需要研發的武器,應該是面對中大體型的那種。

至於精度……

陳坤看著那些靈活的鳥類還有貓之類的東西,各種昆蟲,有些頭疼,嘟囔道:「要啥武器啊,核彈炸最好了。」

……

曙光營地。

在作戰會議室中,李和看到地圖上密密麻麻的紅點出現,而後快速將他們的地盤染紅,幾乎只是數分鐘的時間,罪惡之都的城牆外已經開始出現怪物了。

如此多的數量,的確讓人頭皮發麻。

項少傑卻相當淡定,這樣場面,他經歷過不知道多少了,甚至於,現在都沒有到認真防守的時候,還在試驗當中。

項少傑冷靜的命令道:「開始測試。」

「常規轟炸開始。」

「測試效果,預計轟炸範圍,所有前沿要塞周圍五公里,導彈部隊準備……」

「放!」

於是,城內那些軍火商供應的火炮,在這一刻,發出了呼嘯,屬於工業的力量,開始與幻想的力量進行了第一次碰撞。

。 「哼!你這話是什麼意思?你覺得我沒有實力抓到人柱力?還需要你這個藏頭露尾的傢伙幫忙?」

「不,當然不是,大蛇丸大人都不是您的對手,又怎麼可能需要我幫忙呢?我只是可以為您提供您想要的情報而已。」

寧次的目光逐漸變得冰冷,藥師兜心頭一緊,一滴汗水順著臉頰滑落下來,寧次冰冷的話語再次響起。

「你要搞清楚一件事,大蛇丸是我們曉追捕的對象,抓捕尾獸也是我們曉的目的,如果我現在就去抓捕尾獸的話,那麼我就是站在曉的立場上行動,你明白這意味著什麼嗎?連大蛇丸都不敢這麼利用我,你竟然想讓我做打手?你想死嗎?」

藥師兜呼吸一窒,瞳孔不斷顫抖,身體因為過於緊張而將拳頭握緊,寧次轉身離去,白也緊隨其後。

等到寧次的氣息完全消失,藥師兜的身體稍微一松,大口大口地喘起氣來。

另一邊,天天一行人在森林中快速穿梭,前進的方向正是鳴人一行人的方向,天天一個人一馬當先,顯得有些急切,小李和日向林緊跟在後面。

「天天,你這樣動作太大,太引人矚目了,慢一點啊。」

小李忍不住說了一句,想要讓天天慢一點,但天天只是回頭看了一眼小李,完全沒有要慢下來的意思。

「李,你說寧次為什麼會出現在這裡?剛剛又為什麼突然走了?」

「啊?天天,你突然問我這種問題,我也不知道該怎麼回答啊,那個寧次暫且不說,光是那個白凱老師都說那是非常棘手的傢伙,他們現在突然出現在這裡一定有什麼目的,我們還是別和他們扯上關係了吧。」

天天沒有理會小李的話,自顧自地思考起來,一旁的日向林忍不住皺起眉頭。

「天天,自從那次之後你就變得很奇怪了,就連做任務都會分心,那天晚上寧次到底和你說了什麼?」

「沒什麼!林,你管得也太多了!那是我的事情!」

小李和日向林對視一眼,都不知道天天剛剛還好好的,怎麼突然就生氣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