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ader

蘇明月聽到聲音,立即轉過身:「啊?姐,你還有什麼事嗎?」

  • Home
  • Blog
  • 蘇明月聽到聲音,立即轉過身:「啊?姐,你還有什麼事嗎?」

池魚:「這斷時間,你們倆最好不要再出府,有事派人去將軍府叫我。」

蘇明月和雲蒹葭兩人,都立馬意會了她的意思。

「大將軍,我不會出蘇府的。」雲蒹葭立馬乖乖回到。

而蘇明月也保證道:「姐,放心,我懂得。最近我跟雲妹妹,絕對不出門,如果有事我就派人去將軍府,更何況,還有爹在呢。」

「嗯。」

而後,池魚放心的放下馬車帘子,對北闕吩咐道:「北闕叔,去皇宮。」

之所以她下山回城中,一層是因為山上確實玩夠了,另一層,就是因為皇帝傳召了她。

來跟她傳召的人,跟暗衛是同時到山上的。

傳召的天使官,將口頭旨意帶到后,暗衛就緊跟着在暗地裏告訴她,皇帝傳召她的原因。

昨天,御史台的一眾御史大臣,聯名上奏皇帝,參了她顧池魚一本罪狀。

說她仗勢欺人、目無王法、強搶民女、有失女子之德行。

同時,太史令雲德懷雲大人在上朝時,一改往日不張一嘴的樣子,被逼得悲憤含淚的跪在朝堂中間。

「陛下!嗚嗚…請恕臣殿前失儀,臣實在委屈!臣要告鎮國大將軍,以權壓人,強搶了小女,小女實在可憐啊,請陛下為臣做主!」

說着,雲德懷「咚!」的一聲,在地上嗑了一個響頭,頓時額頭起了個大包。

一時間,痛得齜牙咧嘴。

不過他埋着頭,沒人看到他的表情。

而上首坐在龍椅上的皇帝,看着雲德懷額上的大包,差點嗤笑出聲,他都忍不住替對方道一聲痛!

但對方告的是鎮國大將軍,皇帝面上立馬做出嚴肅的表情:「放肆!你可知道,誣告鎮國大將軍是何等罪責。」

「臣不敢!」雲德懷嚇得慌了下。

隨後,他一想到『前途』一詞,害怕便少了大半,又忍痛嗑了一次頭,哭訴道:「臣不敢污衊鎮國大將軍,臣的女兒,被鎮國大將軍強行帶走,是很多人都看到過。」

緊接着,一眾大臣紛紛站出來,作證確鑿他們家的下人,都有親眼所見。

皇帝見這麼多人,都信誓旦旦的證明,瞬間覺得,他終於抓住了顧池魚的把柄。

所以,這才有了天使官上溫泉山莊,傳召池魚回城。

這件事,本來除了池魚一人知道。

直到下山後,蘇明月、雲蒹葭回到蘇府後,蘇州聽到下人通稟,蘇明月和雲蒹葭都回來了。

。 顏洛雨拍打顏所棲的手,「咳……放開……」

顏所棲直接出了門,將門帶上,才鬆開顏洛雨,問:「你怎麼來了?」

顏洛雨果然還如以往一模一樣,只要是只有兩人,她所有的陰暗面,全部都顯現出來,冷漠不屑道:「我來不來,管你什麼事?」

顏所棲冷眉冷目:「那請你離開。」

「我要進去!」

「你知道誰在裡面?」顏所棲打量著顏洛雨,冷笑一聲:「為什麼來這裡,說!」

這命令一般的冷酷,讓顏洛雨猛地就炸了:「顏所棲,你什麼態度,什麼語氣,我是你的姐姐。」

「你不說就滾,要說就將前因後果一一道來,不然我就動手了。」

毫不留情面,顏洛雨氣炸了,「是!我半路上看到了喬倪安的車,我就一路跟來了,結果萬萬沒有想到,顏所棲,喬總居然到你家了!」

看著顏洛雨激動的模樣,顏所棲只覺得好笑:「這能說明什麼?」

「這還不能說明什麼么?」

「自然不能。」

顏洛雨氣得臉色發青,她見不得顏所棲這麼的自信,這麼強勢,「不能說明什麼,那你憑什麼不讓我進去?」

顏所棲剛剛在思考高調的問題,忽然就想起芳總,如果芳馥香遇見這樣的事情,會怎麼做呢?

顏所棲自動代入芳馥香,朝著顏洛雨冷笑一聲:「我家肉香,有瘋狗在外叫了幾聲表示饞了,難道我就要開門請瘋狗進門吃肉么?」

顏洛雨:「!!!」

「你居然罵我是瘋狗?」顏洛雨不可置信的吼出來:「你瘋了!」

「關你屁事!」

顏洛雨:「!!」

顏洛雨要氣瘋了,打算掏出手機去砸顏所棲,就在這個時候,門突然打開。

喬倪安站在門口,一臉懵逼:「顏小姐……」

顏所棲回頭:「喬首席,你怎麼出來了?」

顏洛雨眼裡忽然掠過一抹算計,快速將手裡的手機調成攝影模式,偷偷的錄製起來。

「我聽到有動靜。」接著,喬倪安看到了顏洛雨:「你怎麼也在?」

顏洛雨連忙說:「我是顏所棲的姐姐,今天我專門來看我妹妹的,沒想到碰到了喬總。」

「哦哦。」喬倪安很懵。

顏洛雨藉機走到門口,手機一掃,將屋內的情形拍出來。

顏所棲將顏洛雨攔住,「我和喬總還有事,你先走。」

已經拍到想要拍的了,顏洛雨也不停留,裝乖巧說了句再見,就走了。

到了車上,顏洛雨看到拍攝的視頻,陰冷一笑。

她還以為顏所棲真的多麼的厲害呢,結果抱溫知寒的大腿不說,還跟堂哥顏朗處得好,現在居然又跟喬倪安走在一起,真的太噁心了。

什麼實力也沒有,就靠攀附男人贏過她,噁心中的噁心!

視頻畫面一轉,房間里的桌子上還擺著設計稿。

顏洛雨一瞬間就懂了。

顏所棲果然就是這麼讓人討厭,比不過她,就讓喬倪安給她開後門。

等著,她會讓顏所棲狠狠地出醜的。

抓住把柄讓顏洛雨心情非常的好,將視頻備份,開車去公司。

她非常的期待,當著所有的面讓顏所棲顏面掃地的那一天!

喬倪安和顏所棲回到房間,顏所棲還挺不好意思的:「喬首席,剛剛,你都聽見了?」

。 第327章香體丸

香體丸?

貴妃聽著花琉璃的解說,一臉激動,笑道:「仁義公主當真讓本宮驚喜,那香體丸快快給本宮呈上來!」

花琉璃看著她興奮的樣子,挑眉道:「這香體丸需要用黃酒送服才能發揮特效!」

「好好好~」

宮女將香體丸呈給貴妃以後,她便迫不及待的將藥丸拿出來,藥丸一拿出來,一股的濃郁的花香散發出來。貴妃用黃酒送服之後,只覺體內由內而外散發一種熱氣……

「怎麼不香?」

「半個時辰以後,香味兒才會散發出來,貴妃無需擔心。」

像這香體丸得是花琉璃自己用砂鍋熬制的半成品,只有七天功效,而用空間做出來的,有半年的功效,而且對人體沒有任何傷害。

但她是個小氣的人,況且貴妃是宰相的女兒,一丘之貉!

「沒想到仁義公主的醫術高超,竟然還會煉藥,不知這香體丸能否持續服用得?會不會對貴妃的身體有損害?」

看著發難的女子,花琉璃將面前的一杯果酒喝光,笑道:「你認為我會借香體丸陷害貴妃不成?我既然敢送,自然是送對身體沒任何損害的藥丸!」

「鄧姑娘看來對仁義公主有諸多不滿啊!」

司徒劍南雙眼寒森森的看著對方,被稱為鄧小姐的女子,面色白了白道:「臣女,怎會對仁義公主不滿?」

鄧姑娘?

花琉璃看向花想容,小聲道:「這個女人跟鄧花什麼關係?」

「她是鄧花的堂妹!」

她說呢,怎麼這個女人一來就跟自己作對!

花琉璃想到鄧花給司徒錦下情蠱,她還沒找她算賬,她的堂妹就出來作妖了!

看了同樣參加宴會的許建一眼,笑道:「聽聞許公子與鄧花鄧姑娘關係交好,傳聞鄧花肚子里懷著許公子的骨肉,臣女懇請皇上給鄧花小姐賜婚與許公子,畢竟這鄧姑娘現在已經顯懷了!」

許建惡狠狠看了花琉璃一眼道:「仁義公主可還不要亂說,我與鄧姑娘發乎情,止乎禮!沒有任何出格的行為得,到是世子昏迷之際,三王爺已經將鄧花替世子將人迎娶進門!這事兒在場之人可都知道,莫要不認賬的好。」

司徒錦見許建別有深意的看著自己,冷笑道:「當時本世子昏迷,而家父被那女人下了蠱毒所控制,與鄧花之間清清白白,況且,鄧花進王府的時候,已經懷有身孕,你認為本世子會撿一雙別人不要的破鞋?」

司徒錦一想到鄧花那女人曾經給自己擦手洗臉,就一陣噁心,恨不能殺而後快。

「你……皇上,既然鄧花已經嫁給了世子,那就是世子的人。」

花琉璃冷哼一聲,突然將蠱蟲神不知鬼不覺的丟向許建,這蠱蟲是大胖在空間培育出來控制人心的毒蟲!

蟲順著他的毛孔鑽進去,通過體溫快速孵化。然後順著血管進入許建的腦部……

「許建,鄧花懷的孩子你敢說不是你的?」

許建本想矢口否認,可只覺腦袋一痛,脫口而出道:「是我的,我與她不過玩玩兒而已,誰知道那女人竟然懷孕了。」

聽著他的略帶僵硬的話,宰相臉色難看,怒吼一聲道:「你給老子閉嘴!」

「宰相,你這時候讓他閉嘴,是不是怕他說出什麼驚天秘密來?許建我再問你,為何不娶鄧花?」

「娶她?她不過是本公子的一個玩物。換做是你,你會嫁給一個玩物嗎?」

許建的話讓鄧尚書頓時變了臉色,玩物?自己捧在手心裡的女兒在人家看來只是一個玩物?讓他如何不生氣?

「皇上,鄧花雖是女子,但她也是在下官的掌上明珠,如今令公子卻當著眾官員的面如此不將我女兒當回事,如今我女兒被他所欺騙,還懷了孩子,請皇上為小女做主啊!」

看著這鬧劇,花琉璃淡定的挑挑眉!

「豈有此理,許建身為皇家書院的學子,又乃宰相之子,竟如此不負責任,鄧花、許建聽旨,你們二人後日完婚!」

皇上氣的連場面話都不想說了,直接給他們兩人賜婚。

至於自己那皇弟,也是因為被賤人控制而犯下的錯,怪不得她。而鄧花膽敢給司徒錦下情蠱,其心可誅,不過念在鄧尚書還有所作為的情面上,他饒她一命,就嫁給許建為妻,也算為府中的孩子找了親爹。

「臣遵旨!」

鄧尚書張張嘴想說什麼,卻意向自己女兒懷有身孕的事兒已經人盡皆知,與其讓她受人蹉跎,不如嫁給孩子的親生父親!

宰相臉色臭烘烘的,很顯然對皇上賜婚表示不滿,只是現在關鍵時刻,皇上怕是正愁抓不到自己的把柄。

這個時候,他若抗旨,皇上定會用此事為難自己!

許建是自己唯一的兒子,本想讓他娶異國公主,沒想到最後卻娶了鄧花那女人。

「花琉璃,這下你滿意了!」

花琉璃看著許枝一臉憤怒,眨眨眼道:「我滿意什麼了?你這不陰不陽的語氣,不知道的還以為許建是你情夫!:」

「花琉璃!」

皇上額頭青筋直跳,這臭丫頭什麼話都敢說,那許枝雖然與許建沒有血緣關係,但外人不知道啊~這大咧咧的說出來,一會兒看你如何收場!

「花琉璃你竟如此詆毀我女兒,你其心可誅!」

見宰相夫人憤怒的看著自家閨女,花想容不滿了,淡然道:「其心可誅?許枝嫁給我的時候,並非處子!」花想容的話,如同一滴水滴入熱滾滾的油里,炸的眾人差點兒反應不過來。

「你,你胡說!」

「我有沒有胡說夫人心裡會沒數?甚至就連她懷的孩子,本將軍都懷疑是不是我的!」

花琉璃看著花想容,為了把許枝這女人正大光明的趕出去,他也挺拼的,連綠帽子這樣別人避之不及的東西都往自己頭上扣!

「花想容,你為了休了我,當真如此不念夫妻之情?」

花想容看著一臉痛苦的許枝,冷哼道:「許枝,自打成親以來,我把花想容自認待你不錯,可你不光派人刺殺璃丫頭的生母與兄長,在本將軍不在家的時候,讓一紅二白追殺她,前段時間更是要用蠱蟲控制璃兒,你的所作所為,讓本將軍寒心也恐懼,是不是那一天本將軍做的事不如你意,你也會給本將軍下蠱控制?」

。 陳靜妍這番話中隱藏了很多信息。

首先,她在話中透露了自己是超越俱樂部的負責人;其次,陳靜妍答應下來了贊助的事情。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