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ader

許林也是有些無奈地搖了搖頭,直接上了駕駛座,然後打開了發動機,目光望向了汪蠻蠻,出聲問道:「去哪裏?」

  • Home
  • Blog
  • 許林也是有些無奈地搖了搖頭,直接上了駕駛座,然後打開了發動機,目光望向了汪蠻蠻,出聲問道:「去哪裏?」

「去南區機場。」汪蠻蠻非常簡單地回應道。

「機場?」許林的眉毛微微向上一挑,臉龐上露出了一抹意外之色,問道。

「怎麼?你有意見嗎?」汪蠻蠻沒好氣地回應道。

「沒有。」

許林說完,就開始踩着油門將車開了出去。

不過。在同一時間,許林也是在暗暗的想到,汪蠻蠻居然是要去機場,這就讓人有些詫異了。

剛剛許林聽到張瑩說汪蠻蠻是要去接機,這也就是說,是有人想要來台都嗎?

那麼,會是誰呢?

能夠讓汪蠻蠻親自接機的人,必定是關係非常好或者非常重要的人。

是袁夢?還是她的父親汪涵?

「希望不要是這兩人才好啊……」

許林在心裏暗暗想道,畢竟袁夢這個妖精實在是太精明了,要是真的是她的話,那麼自己很有可能就被她發現的。

至於汪涵,那就更不用說了,一名超強的念者,能夠看穿他的偽裝,這是絕對非常容易的事情。

所以,想到這裏,就讓許林有一些擔心了起來。

因為許林心中有些緊張會不會碰到的是他所想的那兩個人,而汪蠻蠻又不是很擅長於主動出聲的人,因此車內的氣氛在一時之間就變得安靜起來,安靜得讓汪蠻蠻一時之間,都是變得有一些不適應起來。

終於,在途中,汪蠻蠻還是忍不住先開口了:「喂。」

聽到汪蠻蠻叫了一聲,許林沒有在意。似乎沒有聽到似的。

這讓汪蠻蠻有一些惱怒,又是再一次叫了一聲:「喂!」

許林撇了汪蠻蠻一眼,問道:「汪總,你這是在喂什麼呢?」

「我這是在叫你好不好?」汪蠻蠻沒好氣地說道。

「喔,汪總,原來你是在叫我啊,那麼,你為什麼不叫我的名字,而是要叫我喂呢?我記得我好像不叫喂啊,汪總,你這是想要幫我改名?」許林淡淡地回應道,不知道為什麼。他總是很想要皮一下,畢竟皮一下,很開心啊!

「你!言午林,你就不能好好說話嗎?你好好說話會死啊!」汪蠻蠻氣得忍不住咆哮起來,這要不是在車上,她早就雙爪抓過去了。

「汪總,請注意你的形象,你這樣的形象,要是被外界看到的話,可是會對公司造成不良影響的。」許林一本正經地回答道。

「你,你真的是!」

汪蠻蠻氣得不知道該怎麼反駁前者,乾脆選擇了放棄。氣得直接躺在了椅子上,咬着牙,目光中充滿了殺意,恨不得能夠在這個時候將許林大卸八塊。

見汪蠻蠻氣得牙痒痒的,許林的嘴角邊忍不住微微一揚,不過他並沒有再多說什麼,畢竟皮一下就夠了,要適可而止。

因為許林再一次的沉默。汪蠻蠻也不願意說話,於是氣氛又是再一次變得安靜下來。

這毫無疑問,讓整個車子內的氣氛,再一次變得有一些尷尬。

對於汪蠻蠻來說,這顯得有一些不自在。

汪蠻蠻咬了咬嘴唇,明亮秀麗的美眸中透露著一絲掙扎糾結之色,最終猶豫了很久之後,她終於還是忍不住出聲說道:「喂,言午林,謝謝你。」

聽到汪蠻蠻的道謝,許林愣了一下,臉龐上依舊是保持着平靜的神色。但是雙眸中卻是透露出了一絲疑惑之色,問道:「汪總,你這句話,說出來的是什麼意思?謝謝我?為什麼要謝謝我?」

「謝謝你。救了我,救了瑩姐,也救了公司。」汪蠻蠻的語氣變得非常誠懇地說道。

「不過是拿人錢財,忠人所事而已。這沒有什麼好謝謝的,如果今天換成另外一個東家的話,我也會是這麼拼盡全力去救的。」許林笑了笑,這般說道,但是前提是,要是大美女才行。

許林在心裏又是加了這麼一句。

見許林都已經這樣說了,汪蠻蠻自然沒有再多說什麼,於是,氣氛又是變得有些安靜起來。

但是,沒過一會兒,汪蠻蠻又是出聲了:「我能不能夠問你一個問題?」

「請說。」許林說道。

「你說你有未婚妻,那……你的未婚妻,是一個什麼樣的女孩子?」汪蠻蠻看着許林,俏臉上露出了一絲好奇之色,問道。

「汪總,你什麼時候。也有了這麼一顆八卦的心了?我記得,你好像對於這些事情,從來都不感興趣的吧?」許林淡淡地笑了一笑,說道,「而且,這可是個人私隱,你這麼打探別人的私隱,真的覺得好嗎?」

「這。這哪裏是私隱了?況且,這哪裏是八卦了,我只是想要問一下,究竟是哪個女孩子,居然瞎了眼,會看上你這麼一個男人?這換成是我,倒貼我都不要!」汪蠻蠻沒好氣地翻了翻一個白眼,出聲說道。

聽到汪蠻蠻的話,許林的面龐上浮現出了古怪之色,心想道還不就是你瞎了眼才會看上我的嗎?

汪蠻蠻看到了許林臉上的表情,當下忍不住問道:「你這臉上的表情是什麼意思?」

「沒什麼,如果你真的要問的話,那我只能夠說,她,是這個世界上……」

「最好看的女孩子,沒有之一。」

。 在路上的時候張玄還問了一下章琴,建國叔的身體狀況!

大概在一個月前,王建國沒有任何徵兆的就癱瘓了。

他的雙腳就像是失去了知覺一樣。

一查之後,醫生就說讓她趕緊去準備手術費,必須儘快做手術。

張玄車開的很快,一個小時左右就已經到了縣醫院。

有章琴的帶路兩人很快就到了王建國住的普通病房。

章琴推開了門,張玄跟着她已經走了進去。

在這個十多平米的簡陋病房裏有兩個人。

一個二十齣頭的小姑娘正坐在病床前,削著蘋果。

病床被搖起來,四十多歲的男人正半躺在病床上,跟小姑娘說說笑笑。

「建國,你看我帶誰來看你了。小璐,你還記得他是誰嗎?」

父女倆抬起頭往這邊看來。

王建國看了張玄許久,尷尬的笑了笑,「看着有些眼熟,可一時間想不起是誰了!年紀大了,腦袋也不靈光了!」

王建國是鎮上初中的老師。張玄跟他見面的次數很少,不記得也很正常。

倒是坐在病床前的王璐,一臉驚喜的說道:

「你你你,你是張玄哥!」

「沒想到,小璐你還記得我!」張玄說道。

記得那會,王振國在鎮上上課的,只有每周末才會回來。王璐又還沒到上學的年紀。

於是每天章老師去教室上課的時候,都會把王璐也帶過去。

張玄那時候又被班級里的同學孤立,沒有人願意跟他同桌。

王璐就成為了張玄的同桌。

她有惡鼻炎,經常會流鼻涕!

一流鼻涕她就往張玄的身上擦。

張玄也因為這個事情經常被李秀蘭訓斥。

讓張玄沒想到的是,這個小時候總是流鼻涕的鼻涕蟲,如今也已經出落成一個亭亭玉立的大美女了!

「想不記住都難吧!」想起小時候的糗事,王璐的小臉通紅。

「哦,原來是張玄啊!」這時候王建國也想起來了!

「張玄開車送我來縣城,因為張玄的幫忙,我也湊夠了手術費,馬上就可以給你安排手術了。不用多久,你就能夠出院了!」章琴的臉上露出了笑容。

「這段時間讓你們母女兩受委屈了!」王建國嘆了一口氣,道。

只有經歷過大起大落,才能看清身邊人!

「爸,你沒事瞎感慨啥呀。我們都是一家人,這麼做不是應該的嗎!」王璐說完,就對張玄說道:

「張玄哥,這還有把椅子,你過來坐吧!」

「好!」張玄應了一句。

他過去也不是為了坐,只是想要檢查一下王建國的病情。

十萬塊的錢對於王家來說真的不是一筆小錢。

這場手術一旦做了,他們估計就要吃苦好長的時間了。

這手術費能省就省嘛!

一般來說手腳失去知覺,多半是神經系統出現了問題!

張玄開啟了通天眼開始幫王建國檢查身體。

不久之後他就檢查出了問題所在。

就在這張玄剛剛要開口的時候,病房的門就被推開了。

一個三十多歲的穿着白大褂的男人,跟帶眼鏡的二十多歲的醫生走了進來。

「高醫生,楊醫生!你們來了啊!」章琴連忙迎了上去。

張玄則小聲的問了一下身邊的王璐:「這兩個是誰啊!」

「那個三十多歲左右的醫生叫高靖,是醫院手足外科的副主任,是我爸的主治醫生。聽說還是市醫科大學的教授。在手足外科很有權威呢!」

「而那個二十多歲叫楊開,是他的助手!」王璐小聲的說道。

「正好病人與病人家屬都在啊!我是來告訴你們一個好消息的,下午手術室沒有安排,你們的手術費準備好了嗎?準備好的話,立刻就可以做手術了!」高靖問道。

「高醫生,楊醫生!我們已經湊夠手術費了!現在就可以交費。」章琴連忙說道。

「哦,是這樣啊!正好下午手術室空着,馬上可以安排他去做截肢手術了!」高靖說道。

「你說什麼!截肢!」章琴抓住了高靖的衣領,激動的說道。

「前幾天檢查的是時候不是還是好好的嗎,怎麼突然就要截肢了!」王璐從椅子上站了起來,神色激動的說道。

「說到底,責任還在你們身上。要是在剛來的時候,你們就能夠湊足錢做手術,那麼不就什麼事都沒有了?」

楊開看了他們一眼,隨後繼續說道:

「可你們足足拖了一個月才湊足手術費?他最佳的手術時期早就已經過了。現在就只能做截肢手術了!」

「這……」

高靖的話就像是晴天霹靂一樣砸在了他們一家人的頭上!

王建國才四十多歲,如果真的被截肢了。那他的後半生該怎麼辦?

一家人剛才還滿懷欣喜馬上就可以治好病了,可在這一刻卻聽到了要截肢的噩耗!

這情緒的反差實在是太大了,讓他們一時間接受不了。

「你們的情緒激動,我都可以理解!截肢他還能保住命,可如果不截肢,那麼他很有可能會成為植物人,甚至是失去生命!你們也是時候做出選擇了。」高靖神色平靜的說道。

「截,我們截肢!命要緊!」章琴果斷的做出了選擇。

就像是高醫生說的那樣,腿沒了,大不了她就負責照顧王建國的後半生,可如果人沒了。那就真的是什麼都沒有了!

「對!我們選擇做手術!」王璐也連忙說道。

聽到母女兩個的話,高靖心裏的大石頭也終於是放下了。

事情遠比他們想像的要輕鬆許多!

沒沒他遇到診斷不出的病症時,就慫恿病人家屬截肢。這事他已經不是第一次做了!熟得很。

只是他沒想到,這家人的態度竟然如此果決!

他也省得浪費唾沫了。

截肢本來就是治療的手段之一,這麼處理的方法,也不會被人抓住把柄。

等王建國的手術做完,這個病人也算是解決了。

接下來只要他不接什麼疑難雜症,那他當上手足科室的主人就成了板上釘釘的事情!

「那等下,你們家屬簽一下字,他立刻就可以做手術了。」

高靖說完轉身便要離開。就在這個時候,一直默不作聲的張玄卻開口了:

「高醫生,你是怎麼判斷必須要給王建國做截肢手術的?」

。 都說人為財死鳥為食亡,龍河村人為了水源沒少和靠山村起衝突,今年實在是雨水少把龍河村人給逼急了,才想要治治靠山村……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