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ader

說着,並未將倒好的茶遞給武皇,更不等武皇同意,弦上玄手一揚,自作主張將杯中的茶盡數灑到地上。

  • Home
  • Blog
  • 說着,並未將倒好的茶遞給武皇,更不等武皇同意,弦上玄手一揚,自作主張將杯中的茶盡數灑到地上。

「原來老友已經圓寂。」對面的武皇作出一副遺憾的表情說,「難怪你布計殺除燈蝶,更連帶滅了吾集境萬軍,雖然事過境遷,但老夫仍希望你能給吾一個交待。」

「耶——前輩,燈蝶當時化作你的模樣,更以公主為人質,挾儲君令天下,晚輩不過替尊駕剿殺亂|黨。」

「哦?那吾女之死,你要將兇手交吾嗎?」

弦上玄不急回答,淡定地又倒了一杯茶,舉杯拿到鼻邊嗅了嗅,不緊不緩地說:「晚輩不常飲茶,手藝粗淺,這第二杯又失味了。」說罷,他將倒好的第二杯大紅袍也潑到了地上,潑完還不罷休,甚至拎起茶壺把整壺茶都澆了草……惹得武皇不由眉頭微皺,上山半天一杯茶都沒喝到。

「吾師存了不少大紅袍以備前輩來時共品香茗,可惜物是人非,便讓晚輩代替師尊替前輩再泡上一盞新茶。」弦上玄看似真誠地淺勾嘴角,開始慢慢悠悠泡起第二壺大紅袍。

「無妨。」氣氛莫名尷尬,武皇捋了捋鬍子,「你尚未回答老夫的問題。」

「這個嘛——」弦上玄當着武皇的面,隨心所欲地夾了一大把大紅袍放入茶壺,「不知武皇前輩對誤殺令愛的兇手,與尊夫人的下落兩者之間,何者比較有興趣?」

「哦?」武皇被成功分散注意力,在他不經意間,弦上玄又添了許多茶葉。「你有何條件?」

「前輩是爽快明智之人,當知現今局勢,邪靈與魔域沆瀣一氣禍亂天下,而前輩的集境兵微勢弱,欲想再創霸業,首選當是與吾等合作。」弦上玄轉頭看了一眼石桌旁還未燒開的爐子,「所謂攘外必先安內,前輩當年為何被困吸功石,晚輩斗膽猜測,集境的叛徒不止燈蝶一名。」

「繼續說。」武皇微微闔眼,收斂剛上山時的和藹神情,開始散出一股梟雄的深沉算計之感。

「吾可以提供前輩必要的情報與幫助,而前輩只需展現小小誠意。譬如,用第一魔域最高領導,惡魂暴鬼的頭顱,換尊夫人的下落。」

此時,石桌邊的水爐子開了,咕嚕嚕吐著蒸汽,石桌上兩人對視的目光沒有移開,相互揣測著對方的心思,小心提防著話語中的陷阱。

。 楚星這麼一分心,被都來明追了上來。

「楚星,我要你死。」

都來明飛到楚星身後,一劍刺來。

「看球」

楚星突然大喊,同時手裏向後一揚,一顆小球快速飛向都來明。

都來明連忙轉身,身上浮現出一層金色護罩。

小球碰到都來明護罩就向地面掉落,都來明停在不遠處,看着掉落的小球,臉色發紅。

楚星剛才情急之下,拿出一個小鐵球嚇唬都來明,沒想到效果這麼好。

都來明以為楚星扔出的是上次,把他炸的灰頭土臉的能量球,沒想到這次被戲耍。

楚星停在磁力坑上空,看着都來明嘲笑,「一個小鐵球,就把你怕成這樣,你還怎麼殺我。」

「楚星!」

都來明對着楚星怒吼,他殺楚星的心非常強烈,可是楚星在他手裏已經逃了五次,這次又在戲弄他,令他怒氣衝天。

都來明又沖楚星飛去,楚星對着他微微一笑,左手一揚,一座數萬平米的鋼鐵莊園出現在上空,正好和磁力坑的大小差不多。

楚星飛身進入其中,放出了機械分身、三頭分身和妖虎、螳螂兩隻寵物。

機械分身控制莊園固定在半空中,鋼鐵嚴絲合縫的包裹着冒出的樹枝樹榦。

這時候都來明拿着劍到處破壞,鋼鐵擋不住他的攻擊,沖向楚星的位置。

機械分身一邊修補,一邊控制莊園的變化,本尊和兩隻寵物向其他位置飛去,準備夾擊。

都來明瘋狂擊打莊園,鐵塊、碎木四處亂飛,他如刨食的猛獸一樣。

不過莊園被打碎了,緊跟着又恢復,莊園有數萬平米,打碎的鋼鐵也都在裏面,到處都受機械分身的控制,搞的他非常鬱悶,他直接把打碎的鋼鐵放到儲物袋。

時間一點點過去,莊園卻不見縮小,反而不斷有鋼鐵向他圍去。

楚星痛快的在遠處看着,這次為了能殺都來明,他買了巨量的鋼鐵,絕對不是都來明能破壞的。

都來明飛到空中看向楚星,控制小劍法寶刺去,自己也飛撲過來。

楚星在機械分身的幫助下向其他地方而去,都來明追在後面,一路上鐵塊像捲起的落葉般飛的到處都是。

「楚星,你給我出來。」都來明站在裏面看向四周,「還有銀河,你居然也在這裏,你剛躲在哪裏了。」

「你們有本事,別躲。」

「都來明,你的本事不咋樣啊!」楚星殺意昂然,「看我的。」

突然海量的鋼鐵向都來明圍去,等他要往出飛時,楚星的飛劍向他刺去。

都來明拿出一張金色符寶防禦,體表還有着靈力護罩,楚星的飛劍打的他的護罩動蕩不已。

都來明眉頭微縮。

他手裏的劍不斷揮舞,想飛到外面。

三頭分身在遠處一手拿着火焰扇,一手拿着火球旗,同時向都來明放出火焰。

「滾」

都來明伸手一拍儲物袋,一條血色的長帶飛了出來,擋住火焰。

濃郁的血腥味飄蕩在空中。

「滋滋」

血色長帶被燒的作響,空中血光瀰漫,把綠色的森林染上一層紅霧。

三頭分身一時沖不過來。

都來明的靈力雄厚,不愧是金丹期,剛才破壞鋼鐵,又在楚星不斷的進攻下依舊遊刃有餘。

「楚星,今天你必須要死。」

突然都來明周身血光閃現,身子若隱若現,一股危機感在楚星心頭出現,全身汗毛豎起。

「攔住他。」

機械分身把鐵絲網法寶扔向都來明。

本尊拿出盾牌,拿着寶劍,同時妖虎和螳螂圍在本尊身邊。

「三甲防禦陣」

楚星收集到的特殊金屬,都製成鏤空陣紋,瞬間按一定的規律出現在他周圍,一層亮銀色的氣罩出現,周圍絲絲靈氣集中向這裏。

都來明突然出現在防禦陣外面,一劍刺去,陣法稍微抵擋就破碎。

一劍刺入。

「吼」

妖虎大叫着向都來明撞去,螳螂羽翼「吱吱」振動,用鐮刀向他斬去,楚星本尊用出功法《精元刺》。

都來明用陰冷的眼光盯着楚星,忽然緊皺着眉頭,一聲痛「哼」,但依然眯着眼沖向前。

他對妖虎和螳螂的攻擊也全然不顧,護罩撞開它們,速度稍微受到影響。

一劍繼續刺去。

楚星的盾牌稍作抵擋也被打碎,他用靈活的身法向一旁閃去。

這時候鋼鐵又向都來明圍去,楚星的飛劍也重新圍住他,三頭分身急忙飛了過來,妖虎和螳螂也在旁邊隨時準備攻擊。

楚星本尊快速向後退去。

「楚星,每次見面你都給我驚嚇,實力提升的真是快。」

「我今天就是要殺你這個天才。」

都來明的聲音幽幽傳出。

他拿着劍四處揮舞,血色長帶又被他控制着攔住三頭分身,他臉上毅然決然,心裏對楚星的實力非常震驚。

恍惚間記得第一次見面時楚星的弱小,前一次能在他的攻擊下逃走,這次居然已經能對他造成傷害,他心裏湧出一股害怕的感覺。

在不殺了楚星就沒機會了。

「都來明,你帶着一家人,不好好做人,都該去死。」

楚星緊緊盯着都來明的一舉一動,左手一揮,很多陣紋金屬又飛到都來明身邊。

「飛鱗陣」

一片銀光升起,光幕圍住都來明,裏面劍氣縱橫,如魚鱗的鱗片一樣,一層又一層,不斷擊打在都來明的護罩上。

平常楚星的飛劍陣都是模仿,因為他控制的飛劍數量還少,不能發出陣法最大威力。

現在陣法出來很是壯觀,但因為受材料的影響,並沒有發揮出最大威力。

都來明的防禦符寶終於破碎,但他又拿出一張,接着拿出一個葫蘆,「咕咕」給嘴裏猛灌,因為喝的太急。

兩道血紅的液體順着他的嘴角流出。

楚星看見,發現不對,控制飛劍加緊進攻。

都來明很快肉體泛起血光,護罩也血氣滾滾,成了血色,身上的肉飽滿許多,原本蒼老的臉上帶着一股邪氣,年輕不少,他冷冷看着楚星飛衝過來,速度快了很多。

主要的是防禦力大增。

「吼」

妖虎一口火吐向都來明,同時向他撲了過去,都來明帶着淡淡的邪笑,任憑火焰到了身上,一手爪向撲過來的妖虎脖子,用力直接捏斷。內容還在處理中,請稍後重試! 「這很簡單,你和傅宸關係尷尬,他和戚橙剛在一起不久,怎麼可能會提到這些事情?」

李佳楠不覺得有什麼問題。

畢竟傅宸當初和雲舒鬧得很難看,若是他,他可能一輩子不會主動提起雲舒。

雲舒聽到這話,嘖了一聲:「算了,我送你回去。」

李佳楠點頭:「老大,放心,我覺得這個戚橙不像是壞人,對你應該沒有敵意。」

飯桌上,兩人只說過幾句話,應該沒有什麼利益糾葛。

雲舒一腳踩下油門,驅車離開。

……

將李佳楠送回去之後,雲舒驅車回到雲家。

時間不早了,家人都已經睡下了。

雲舒將車停好,走進大門,路過廚房,腳步一頓。

隨即走進廚房,拿了一盒牛奶,扯開吸管,一邊喝一邊上樓。

回到房間,她聽到淅淅瀝瀝的水聲。

再一看被打開的窗戶,嘴角一抽。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