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ader

身為北原物流現任社長的櫻井冴子又氣又苦惱,決定過段時間親自來京都審查業務。

  • Home
  • Blog
  • 身為北原物流現任社長的櫻井冴子又氣又苦惱,決定過段時間親自來京都審查業務。

西餐廳內。

北原小愛大口吃東西,毫無形象可言,比起她的四個雙胞胎姐姐,她的性格最跳脫有趣,因為擅長使用匕首之類的小型冷兵器,就肩負起了北原蒼介保鏢的職責。

也沒人會覺得一個嬌滴滴,看起來還是高中生的少女會是一個戰鬥力驚人的殺手。

餐廳里隱約傳來討論聲和打電話的聲音。

北原蒼介環顧四周,能看到有北原物流的貨車停靠在馬路一側,運輸工幫忙搬運貨物,那頭格外醒目的冰原狼圖騰就印在車身上,在細雨里露出猙獰的獠牙。

不遠處的一桌,一個西裝革履的男人一邊吃東西,一邊用手機打着電話,通話內容都是金融相關辭彙,乍一看還以為是某位金融機構的精英人士。

畢竟90年代能用得起手機做業務的人寥寥無幾。

他身上的西裝制服掛着燙金銘牌,能看到隱約發光的狼頭圖標。

這是北原神狼信用金庫的職員在做業務。

北原蒼介給他們了一個宏偉的構想和目標,並且付諸了行動,作為第一批職員,他們也是鉚足了勁工作,兩周不到,北原神狼在下京區就打響了名氣。

比銀行更專業和優質的金融服務,顧及到客戶的方方面面,角角落落,而且總部有許多高科技設備,使用起來非常方便,經常舉辦的社區活動也十分吸引人。

北原系的會社,正在一步步入侵京都這個古老的城市。

北原蒼介喜歡看這種潤物細無聲的畫面。

就算千野家嚴防死守,各種堵塞,優質的東西,總有辦法滲透進去,民意不可違!

一個身着靚麗長裙的漂亮女孩姍姍來遲。

內田靜子上一次來京都還是幾年前,年底她就要和長野信完婚,原本這也沒什麼,但北原蒼介突然打來的電話一下子把她的生活都打亂了。

她沒想到山一證券已經出了這麼大的問題!

偷偷向男友旁敲側擊幾次后,內田靜子果斷選擇背叛,她才不想和山一證券一起死呢!

一旦嫁到長野家,她就不再是內田靜子,而是長野靜子,內田家能及時止損,她卻只能陪着他們一家老小入獄吃牢飯!

傻子才願意。

內田靜子看到了北原蒼介三人,疑惑了下,見他朝自己招了招手,立即快步走去。

「靜子妹妹,請坐,沒關係,山田君和小愛都是我最忠誠的下屬,有什麼都可以當着他們的面說。」北原蒼介看了下四周,這裏環境也還不錯,正因為不是很清靜,不刻意聽,根本聽不清人家的談話。

「蒼介哥哥~好久不見。」內田靜子甜甜一笑,山田一馬立即識趣地端著盤子和小愛坐到一起,給他們留出空間,並且幫他們監視四周。

「那邊,長野家,現在怎麼樣了?」北原蒼介用叉子輕輕插進牛排里,然後小小切了一塊給她,「這個味道還不錯,試試。」

「唔。」內田靜子用嘴接住了牛排,咀嚼咽下后,微紅著臉說道,「謝謝蒼介哥哥~」

「長野家,他們……要跑了。」她微微低頭,將聲音壓得很低,然後取出一個文件夾遞給北原蒼介,「他、他說要把資產轉移給我,然後讓我留在國內。」

北原蒼介挑了挑眉,拿出文件夾里的資料翻閱了下,隨後瞭然。

先結婚,然後轉移資產,再離婚,他們則是凈身出戶,全家逃到海外,內田靜子在國內幫忙看管財物和資產。

這種典型的手段在幾十年後依舊風靡各國,是逃脫責任的一大方法,而且正式的信息聯網要到10年後,即便現在上了黑名單,他們這些資本家也不會有太大損失,甚至高消費限制都形同虛設。

至於追責?

人都逃到了海外,跨國追捕的難度不用多說。

「20兆……」內田靜子深吸一口氣,壓低聲音繼續說道,「這是去除所有資產後的凈虧損!他們瘋了,那些錢,全部虧掉了啊……」

北原蒼介點點頭,笑着問道:「那他們長野家的資產,能轉移過來多少?」

「1.2兆左右,包括所有的不動產和流動資金。」內田靜子有些局促不安,「我、我不太想要這些,蒼介哥哥……幫幫我。」

她不想留在這裏給別人看錢,而且還要承擔輿論和各種壓力,一旦答應下來,她就不再是內田家的人,而是長野家的人。

因此內田靜子才會主動聯繫北原蒼介,希望他能幫忙弄掉山一證券。

她不想嫁過去!

「好,靜子妹妹。」北原蒼介笑了笑,忽然說道,「那你就答應下來吧,把資產全部轉移到你名下,然後,我會安排一切。」

「誒?全部拿來?可這樣的話……」內田靜子沒想到他會讓自己答應下來!

北原蒼介點點頭,露出一個燦爛的笑容:「沒關係,你不信任我么?」

「我,我信你!」

抓緊刀叉的內田靜子下意識脫口而出。

一旁吃飯的北原小愛抬頭看了她一眼,隨後低聲嘀咕了一句:「胸大無腦的女人……笨死了。」

她聲音很小,一旁的北原蒼介他們沒聽到,倒是全部落在了山田一馬的耳中。

山田一馬正襟危坐,目不斜視,假裝什麼都沒聽到。

要逃跑到海外?

北原蒼介心裡冷笑了下,他們打的算盤倒是挺好。

但是,能走得掉么?

山一證券……他要親眼看到這個會社被粉碎,以他們的屍骨作為自己吹響反擊的號角!

7017k 」啦啦啦~啦啦啦~我是賣報的小當家~「

張嵐哼著前世的歌曲,回到房間里。

「心情這麼好?遇到什麼好事了?」

極索好奇的聲音從一旁傳了過來。

「碰到了一個有意思的對手。」

極索聽到張嵐這樣說,也有了一絲興趣,停下手中的雕刻,看向張嵐好奇道:」魂宗?「

他是知道張嵐去角斗場進行魂斗比賽的,在哪裡比賽對手也都是同級的魂師。

張嵐點了點頭。

」輸了?「

張嵐又點了點頭。

極索頓時更感興趣了,對於現在的張嵐他是知道有多變態的,身上常帶著近兩千斤的負重。

單純的身體力量就連一些以力量見長的萬年魂獸都無法比擬!

這樣的情況下竟然還能輸給同級的魂宗,那那個魂宗確實可以說是一句天才了。

「說一說唄~」

張嵐看著極索那幅八卦的樣子,對他翻了個白眼,不過到也沒有隱瞞,坐在一旁的椅子上開始慢慢講述。

……

在張嵐講述完后,極索的面容有些怪異。

強攻系器魂師?武魂是長槍,魂技大部分都是遠處攻擊類的?

這也太秀了啊!

不過既然能正面打贏了張嵐,那就證明那個奇怪的女孩還是很強的。

不過對他來說內心的好奇卻少了許多,因為第五魂技的原因,對於這一類的遠程攻擊手段,他一點都不害怕,而且就算沒有第五魂技,以他的速度,這種攻擊,連他的毛都碰不到。

張嵐講述完后,看到了極索仍在一旁的雕塑,好奇的問向極索道:「你這雕的是什麼魂獸?」

看著那個雕塑粗狂的五官和粗長的四肢,有點像猩猩類的魂獸。

極索幽幽道:「那是亞克斯。」

張嵐:「。。。。」

「叫我幹什麼?」

亞克斯粗狂的聲音突然從門口響起,隨後亞克斯推開門走了進來。

張嵐看到亞克斯眼睛一亮,這段時間亞克斯一直在處理家族的事物,忙的不見人。

他對著亞克斯調侃道:「大忙人可算有時間了~」

亞克斯聳聳肩,無奈的苦笑道:「總算是處理完了大部分的事情,剩下的一些小事到不用那麼著急了。」

隨後他又擺了擺手,從左上提著的袋子里拿出兩瓶包裝精美的酒,對著張嵐極索道:「算了,不說這些,這兩瓶酒是我從我那老頭子私藏的酒窖里搞出來的珍品,就兩瓶了,用特製的魂獸和珍果製作,酒味醇厚,而且還能提升魂力,今天也算是為你們兄弟兩人送別。」

張嵐和極索的動作一頓,隨後張嵐嘆了一口氣,雖然這幾天就早有猜測,可是真的發生這樣一幕,他的內心還是不太開心。

不過人各有志,每個人都有著自己的牽挂和思想,自己總不能一直綁著別人。

極索對著亞克斯道:「決定了?」

亞克斯點了點頭,「重岩家族現在情況不太穩定,離不開我,我需要坐鎮家族,而且還要借用你們二人的名號保住重岩家族。」

張嵐和極索對視一眼,隨後兩人的臉都紛紛沉了下來,直勾勾的盯著亞克斯,沒有說話。

場面似乎一下子嚴肅了起來。

三人都沒有說話,空氣越發的凝重。

大概過了三分鐘后,亞克斯對著張嵐極索翻了個白眼。

「行了,你倆還裝什麼。」

張嵐對著極索攤了攤手,道:「我就覺得嚇不到他。」

極索對著張嵐翻了個白眼,還不是你剛剛傳音要嚇唬嚇唬亞克斯的?

張嵐起身,走向一旁的桌子去拿酒杯,嘴裡說著。

「沒意思,啥也不用說了,今天不醉不歸。」

亞克斯望著張嵐和極索二人,內心沒有感動是假的。

雖然自己只是借用了他們三人的名頭,可是真要是出了事情,極索和張嵐二人也必然會受到一些牽連。

而且,之前的意思其實也代表著,他會借用張嵐的名頭,來尋求一些武魂殿的援助。

可是張嵐卻也沒有絲毫的介意。

有著這樣的兄弟,真好。

亞克斯這樣的想著,打開了手中美酒的瓶蓋。

醇厚香濃的酒香從中飄散而出,頓時吸引了房間里三人的心神。

「哇靠,沒想到亞克斯你家族還是有點東西的啊,這兩瓶酒簡直極品啊!」

」那當然,雖然我家族一堆破規矩,但是家族底蘊還是有一些的,等會還有一些大餐,都是一些百年魂獸做的,主菜還有一道千年鋼蛇,讓你們享享口福。「

張嵐和極索聽亞克斯的話后,眼神一亮。

能用魂獸做菜的廚師不多,一些有著特殊技藝的大廚可以勉強用十年的魂師烹食,而百年的魂獸就不是普通人可以烹飪製作的了,最少也要是魂師才可以!

千年魂獸最少也要是魂尊才能烹飪。

「我得到消息,武魂殿這次派來嘉獎的人已經到了,所以我估計你們也要走了。」

亞克斯一邊倒酒一邊對著張嵐極索二人說著他剛剛得到的消息。

張嵐點點頭,「嗯,在這裡也停留了一些時間了,該走了。」

亞克斯手一僵,隨後抱著腦袋煩躁道:「啊,很煩,我也想和你們一起走啊~」

極索聳聳肩調侃道:「誰讓你有這麼一個大家族呢~」

聽到極索的話,亞克斯頓時嘆氣。

「唉~本來來這裡是想回來打個臉,給我媽報個仇,然後和這個家族斷絕關係的,結果沒想到反而接手了這個爛攤子。」

張嵐聞言對著亞克斯翻了個白眼。

「行了吧你,得了便宜還賣乖,你們家族在星羅也算是響噹噹的大家族,祖上也出過魂斗羅,家族產業遍布星羅,更是星斗城這個重城裡的三大家族之一,家族資源廣厚,你還有什麼不滿意的,到時候憑藉著這些資源,你的修鍊還不是快到飛起。」

亞克斯聞言,反駁道:」你可拉倒吧,要真是靠著那些修鍊資源就能飛起,我們家族還能這麼多年連個魂聖都沒有?那些資源也就是魂王之前有用,再稀有的也就是能幫助魂帝實力的微微提升,能對魂聖有作用的,我也就只從傳說故事裡或者那些小說傳記里看到過了。「

。 「小佳彙報家教平台現在的情況!」

夏宇背靠在老闆椅上,調整了一個舒服的姿勢,懶洋洋的說道。

筆記本電腦之中,一顆扎著雙馬尾的卡通女聲,強勢的將呆萌的小智一把推了出去,隨後換了一副卡哇伊的表情,甜甜的說道:「主人,小佳給您彙報目前的家教平台狀況!」

小佳作為家教平台的執掌人工智慧,這段時間也是焦慮的不行,因為她每一次請示夏宇,夏宇就是不鬆口家教平台的試點工作。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