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ader

這些人里有好幾個昔日看她不順眼的,她越是窘迫難堪,他們就只會更加變本加厲地羞辱她。

  • Home
  • Blog
  • 這些人里有好幾個昔日看她不順眼的,她越是窘迫難堪,他們就只會更加變本加厲地羞辱她。

凌斯奕蹙眉還想幫蘇錦說話,一旁大皇子就搶了話茬:「喲,我說這麼眼熟呢。

原來這就是蘇丞相家那個大小姐啊。這才多久不見,怎麼變成了這副……」

他話說到一半,就笑出聲來:「還當真是,女大十八變啊。」

旁邊幾個貴公子,紛紛跟着陰陽怪氣笑起來。

有貴公子煽風點火:「太子殿下,這蘇大小姐怎麼站您身後呢?難不成,還給您當了丫鬟了?」

「去去去,別欺負人小姑娘,你看明白了不就行了?」大皇子心情大好地喝着酒,假模假樣阻攔那個人。

包間里有姑娘在彈琴,燕春閣的頭牌歌妓跟着琴聲翩翩起舞。

大皇子拿筷子有一下沒一下地敲著酒杯,突然停了動作,呵斥了一句。

「彈的些什麼東西?這燕春閣的琴師真是越來越差了,難聽死了!」

旁邊貴公子察言觀色,立刻回了一句:「要說彈琴,在下還有幸在丞相府上聽蘇姑娘彈過一曲呢。那琴音,遠遠聽着都簡直渾如天籟啊!」

大皇子笑着,饒有興味地看向凌斯晏:「哦?是嗎?難怪二弟這麼魂牽夢縈的,還養到家裏去了。」

他說着,又搖頭嘆息:「可惜了,這成了二弟的人,有二弟疼著,我們是沒這個耳福了。」

凌斯晏不疾不徐抿了一口酒,眸眼似笑非笑掃過身後的蘇錦:「會彈嗎?」

蘇錦手臂顫動着,剋制着難堪:「回殿下,奴婢很久不碰琴了,生疏了,別掃了諸位皇子和公子的興緻。」

大皇子笑出聲來:「瞧瞧,瞧瞧,丞相千金就是謙虛,這是只樂意談給二弟聽了。」

凌斯晏手裏拿着杯酒,身體微微往後傾,低聲說了一句:「跪下來求我。」

那聲音很低,只有蘇錦聽到。

蘇錦面色僵住,忽而就低聲笑了:「大殿下若不嫌棄,那奴婢就獻醜了。」

大皇子來了興緻,立刻帶頭開始鼓掌:「來來來,請蘇姑娘。彈什麼好呢?要不就彈一曲《思君》吧。」

包間里一陣起鬨,蘇錦走過去坐到了琴前,凌斯晏的面色難看了起來。

凌斯奕黑著臉起身:「大哥二哥,你們太欺負人了!小錦兒你別怕,下來,本王帶你走!」

大皇子笑意更濃:「三弟這是心疼了,想英雄救美了?那你可得好好問問,太子殿下同不同意啊。」

蘇錦淡聲開口:「三殿下,奴婢沒事。」

凌斯奕氣得拍了下桌子,又坐了回去。

一曲彈完,凌斯晏眼前的一壺酒見了底,面色黑得越來越厲害。

大皇子感覺簡直有意思極了:「蘇姑娘這曲《思君》,彈得可真是哀傷動情啊。

思君思君,莫不是蘇姑娘心裏思念的,也另有其人?」

他似乎是突然想起來什麼:「啊,說起來,司馬將軍這走了都快一年了吧?真是可惜了,可惜了啊!」

凌斯奕忍無可忍,直接起身就拽起了蘇錦的手臂往外面走。

「小錦兒,別理他們,別髒了你的耳朵,本王帶你走。」

蘇錦一路被他拽了出去,凌斯晏手裏的酒杯攥緊,手背上青筋畢現。 工頭在地上躺著不敢起身,可他的眼睛里卻是閃著不一樣的光芒。

身上的修為已經廢了,外面那些破落戶的仇恨早已經拉的滿滿的,現在的他已經完全沒有退路可言。

要下來一套房沒準倒手還能做個富家翁,或者依靠房子在這個世上多活幾年。

所謂富貴險中求,誰讓你孟家主心軟呢!

工頭眼中精光直閃,他把身子一轉跪在地上頻頻磕頭:「孟家主,您可是說過要給我一套房的,您不能反悔吧!」

「我去,這工頭還真是一個不怕死的!」

孟有房看著地上那個磕頭的身影心中微微一樂,這個貨真不知道自己現在的處境嗎?

天堂有路你不走,地獄無門你偏行!

真以為搞下來這一套房就能一世無憂?

孟有房無奈的搖搖頭,小木堡中心的房,雖然沒有賣出去,那是因為價太高人們買不起,可不代表著沒有人不眼紅!

你一個毫無實力的人弄一套免費房,還是在中心,恐怕這更像是催命符吧。

「真嫌自己活的太久了嗎?」

小木堡外面那些人不動手,是因為殺了這麼一個人並沒有任何的好處,可當你有了這麼一套房之後,一切可就都不一樣了。

孟有房沒有再多說,他一伸手把兩份購房合同拿了出來。

快速的在兩份合同上籤上名字按上指紋,孟有房直接扔給了地上的工頭:「來,在這上面簽字吧。」

「真的嗎?!」

工頭滿眼的驚喜,他雙手顫抖的拿著合同,一絲不苟的看著上面的文字,只是他越看心頭越涼。

顫顫巍巍的抬起頭,工頭的語氣有些委屈:「孟家主,這可和說的不太一樣啊,我沒有這麼多上品靈石,買不起的啊…」

「咻!咻!咻!」

破空聲響起,一堆的上品靈石瞬間把工頭包圍,孟有房一努嘴:「現在不是有了嗎?」

「這……」

工頭一下子愣住了,這情況好像不太對勁!

看著地上那些閃閃發光的靈石,工頭不敢再說話,身上也開始冒起冷汗,他忽然覺得自己好像有些冒失了。

「要是晚一點再說就好了,好像孟家主現在有些不太高興!」

工頭在心裡思量著,眼角也在不停的偷偷瞄著孟有房,可他的手卻是不由自主的摸在了旁邊的上品靈石上。

「好東西啊,這靈石恐怕一輩子也掙不到一塊吧。」

工頭的身體突然停止了顫抖,他的眼睛一下子堅定了起來,腦袋重重的向下一磕:「多謝孟家主成全!」

把手指在嘴裡一咬,鮮血順著指尖滲出,他把手指重重的按在了合同上。

「叮咚!合同簽訂,請及時收取購房款!」

一聲提示音響起,工頭的雙手也是出現在孟有房的眼前,他的雙手捧著靈石,上面蓋著兩份購房合同。

孟有房一直沒有說話,他就在那裡看著,然後面無表情的拿過了合同和靈石,隨後是向著隨身倉庫里一扔。

「叮咚!合同成立,購房款已經付清,開始過戶!」

隨身倉庫里一本小紅本開始放光,那上面『孟有房』三個字逐漸變化成了工頭的名字,然後和合同飄落在一旁。

孟有房的耳朵突然顫了顫隨後是心念一動,小紅本和一份合同出現在他的手中。

「我再問你一次,你確定要拿這套房嗎?」

「確定,我想要這套房!」

工頭激動的看著孟有房手中的小紅本,他的腦子裡全是房,至於孟有房的語氣,他早就給過濾到了一旁。

好良言難勸該死的鬼,孟有房再也不說話,直接把房本和合同扔給了工頭。

「這是你的了,好自為之!」

工頭一把把房本和合同抱在懷裡不停的磕頭:「多謝,多謝孟家主,多謝王二哥!」

磕完頭之後他的整個人都變得輕盈,一蹦三跳的向著房子的方向跑。

「家主,這房就這麼給他了嗎?」

王二的嘴裡喊著,其實他的心裡更想大喊一聲:我的業績,我的首單,我的提成!!!

孟有房面無表情的一搖頭,他的手中一枚陣符正在放光:「哎,現在這人啊,總是這麼粗心大意,這買了房都不需要交接鑰匙的嗎?」

把陣符向著王二一扔:「給你這個,給他送過去,多盯著他,有情況隨時向我彙報,不過你不能出手,明白嗎?」

王二把嘴一撇,他好像是明白了一點什麼,可現在不太敢說,拿著陣符一個急閃消失不見。

孟有房看著王二離開,他的眼睛終於是看向了系統。

「叮咚!市場佔有率達到50%以上,店長業績提成累積達到99萬點功德值,系統可升級!」

【系統可升級】

幾個明晃晃的大字讓他的心臟不停的起伏,業績終於是達標了!

毫不猶豫的在升級按鈕上一點,孟有房的耳邊不停的響起叮咚聲。

「叮咚!扣除810萬點功德值系統升級到五級!」

「叮咚!恭喜宿主正式成為店長,店長許可權全面開放!」

「叮咚!店長累計提成993233,提成發放,請注意查收!」

「叮咚……」

孟有房的心情隨著系統的提示音不停的躁動,這一刻他只想說:讓暴風雨來的更猛烈些吧!

只可惜,他還沒高興三秒,孔方的聲音卻是響在了他的耳邊:「家主不好了,我們的沙子工廠出事兒了!!!」

孟有房現在真的很想把這兩個小弟給全部毒打一頓。

一個想刷單,另一個沒有業績不說,居然還給帶來了更加令人不爽的消息,這兩個人,真的是一點用都沒有。

只不過孟有房卻是不敢耽擱,他趕緊是跟著孔方就向著沙子工廠的方向上急奔。

無論在哪裡,處理生產事故永遠都是最麻煩的一件事。

雖然在這個異界人命也就是那麼一回事,可出事故就是出事故,總會給人帶來這樣或那樣的問題,這是氣運,這是玄學。

孟有房和孔方兩個人瞬間來到了現場,只不過孟有房卻是有些納悶,他把眼睛轉向了孔方。

說好的事故呢?

孔方一指前方的生產線:「家主你看,現在這裡的沙子不知為什麼全都通過不了檢測,好像它們都很冷。」

「靠!沙子很冷?這是在玩文藝詞嗎?沙子不冷難道還是熱乎的不成?」

孟有房不管孔方,他一步來到生產線上直接抓起了一把沙子。

【寒冰河沙,由於受到寒冰水的侵襲,河沙的屬性已經變得脆弱,不能用於建設需要長時間穩固的建築。】

「這是什麼,寒冰水還能對沙子產生這麼大的影響的嗎?」

看著眼前的河道,因為靈蜂谷秘境的開放而產生了些許的變化,可這變化孟有房並沒有在意,只要有沙子就成。

可現在,這變化卻是給了致命一擊。

七家城的工程就要開工,小木堡的外圍那些普惠的工程也需要開工,這一切可都離不開這裡的沙子,這要是沒有了供應,房子還改造個屁呀!

「咻!」

一聲破空聲響起,一道肥胖的身影出現在孟有房的視線中,范少增,他的臉上更是焦急。

「怎麼回事,這沙子怎麼還不能用了呢!」

范少增的語氣有些不穩,他比孟有房更關心生產線的問題,沒辦法不關心,基礎材料的供應權全是他的,這東西直接影響著他的收入。

工廠的負責人滿臉的苦笑:「二公子,我們也不知道怎麼回事,挖沙的工人早就覺得沙子不太對,可畢竟還能用,所以也就沒當回事,可現在這批沙子直接就不能用了,我們是毫無辦法。」

負責人說著又來到了一堆沙子旁邊:「二公子你看,這是剛挖上來的,火一烤直接就成了細碎的沫子,根本就達不到要求。」

范少增抓起一把濕沙子仔細的用手搓了搓,他已經是感受到了沙子上的不同,這沙子真的很冷。

「孟哥,這可怎麼辦,這裡的沙子不能用了啊!」

孟有房聽著范少增的呼喊他也在想著辦法。

如果說只是這一點上不能用那還有解決的辦法,可這要是整個一條河不能用,所有的工程都要受到影響。

轉身看向孔方,孟有房輕聲問道:「方大哥,我交待你的事辦的如何了,周邊的環境都摸清了嗎?」

孔方微微一愣,隨後是慢慢搖搖頭:「對不起家主,派出去的人還沒有回報,可能還需要幾天。」

范少增此時也冷靜了下來,他跑到了孟有房的身邊小聲問起:「孟哥,現在到別的地方找沙子還來的及嗎?」

孟有房微微一點頭,向著那位負責人一招手:「先把這裡的活停了吧,全部封存,派好人看守,工人們先回小木堡休息幾天,就當是放個假!」

「孟家主,這…好吧,唉!」

負責人微微一嘆息,他只能是轉身吩咐著手下人打包著現有的沙子,然後封存起現場。

孟有房向著孔方和范少增一招手:「走,我們先回小木堡。」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